《勒索公司》

2 闯关

作者:白天

方天仇回到座位,表演已完毕。

“电话打完了?”林玛丽悻悻地问他。

方天仇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目光却射向音乐台附近的那张桌子,只见庄德成已经在跟金玲玲说话。

林玛丽的眼光也跟着看过去,发现金玲玲赫然在座,不由显出诧异的神情说:

“她也在这里?”

“嗯!”方天仇说。

林玛丽顿时悻悻然说:

“我不愿看见这女人,方先生,我们走吧!”

方天仇不禁为难起来,他只好婉转说:

“她在这里有什么关系,我们玩我们的,不理她就是了。”

“不!我看见她心里就别拗。”林玛丽乖戾地说:“要玩我们就到别处去玩,不然就请你送我回去!”

“那多扫兴……”方天仇真不愿遽然离去,以便知道金玲玲跟庄德成谈些什么。

可是林玛丽却已站了起来,生气说:

“本来就扫兴嘛!有这女人在,什么兴趣也索然了。你要舍不得走,那我就自己回去好了!”

这一来可把方天仇难住了,走吧,就无法获悉金玲玲所谓的坏消息究竟是什么。不走吧,让林玛丽独自回去似乎不妥。

无可奈何之下,他终于陪着林玛丽离去。

走出夜总会大门,方天仇招呼了“的士”过来,问她说:

“我们现在就回去?”

林玛丽笑笑说:

“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到别家夜总会去玩玩好不好?”

方天仇虽然没有这份兴致,但不忍拂她的意,只好偕同她乘车到了“皇后大饭店”附设的夜总会。天下的事就有这么巧,他们还没坐下五分钟就见“黑骑士”的老二小朱,拥着个妖形怪状的女人走了进来。

方天仇刚才在想,好在林玛丽不知道小朱是谁,只要不跟他招呼,大概……

念犹未了,不料已被小朱发现他在座。

这家伙居然一点不知趣,偏偏从老远赶过来,好像阔别多年的老友那么亲热的招呼说:

“哈啰,方兄,这真巧极了,我正想找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方兄……哦,这位是?”方天仇对小朱的印象极为恶劣,根本不屑与他搭讪,只替他跟林玛丽介绍一下,便冷冷地问:

“你找我有什么贵干?”

小朱望了林玛丽一眼,似乎碍于有她在座,不便贸然启口,笑了笑说:

“其实也没什么,我们回头再谈吧!”

说完,他又向林玛丽打个招呼,便拥着带来的那个女人离去,径自去找座位。

待小朱一离开,林玛丽即问:

“他是什么人?”

“无聊的家伙,谁爱理他!”方天仇说。

不料林玛丽却笑着说:

“他不是说要找你吗,也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当着我的面不好说,我看你还是过去跟他谈吧。”

“不管他去。”

方天仇表示不愿理他,正好这时候音乐响起,于是向她笑笑说:

“我们跳支舞如何?”

林玛丽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舞,两个人便相偕走下舞池,随着优美的音乐婆娑起舞。

这是支慢四步的舞曲,她有些情不自禁地把脸依偎在他的肩上,使他们脸与脸之间的距离非常接近。

方天仇不是木头人,由这几天的朝夕相处,他已觉出林玛丽对他的感情,发现这位美丽的少女,已然对他孕生了爱意。

可是,他有着不得已的苦衷,无法接受这份感情!

本来林广泰也有意促成女儿和方天仇这一对,但当他获知方天仇在菲律宾已有了未婚妻后,只好打消了这个意念,但是他还没有机会向女儿说明。

而林玛丽也没有当面要求,说非嫁给他方天仇不可,当然他也就没有说明自己有了未婚妻的必要。

同时,他原打算明天一早就离开香港,他一走,时间自会把一切冲淡,大可不必自寻烦恼。正当他们相拥而舞,彼此默默无语的时候,忽然有四五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

方天仇一眼便看出,这些大汉有些来路不正,不像是跑夜总会这种地方的人头。

只见他们目光四扫,仿佛是在找寻什么人,最后找了在小朱附近的一张空桌子坐下。

方天仇立刻对这几个形迹可疑的人物,暗中留意观察,发觉他们似乎是在对小朱监视。一曲既毕,方天仇刚要偕林玛丽归座,忽见小朱神色张惶付了账就拉着带来的女人匆匆离去,好像是惊觉了被那几个大汉在监视。果然小朱一走,那几个大汉连椅子还没坐热,便跟着离去了。

方天仇一看这情形,心知有异,急忙把林玛丽送回座位,向她说:

“我马上回来。”

这时候他已顾不得林玛丽是否不悦,立刻急步追赶出去。

不料他刚追出外面,就听得小朱带来的女人发出一声惊呼:

“啊……”

方天仇大吃惊,赶紧冲出大门。

只见小朱倒在那女人的脚前,而那几个大汉已登上一辆轿车,风驰电掣而去。

方天仇赶到小朱身边,惊见他的两胁各插进一柄匕首,留在外面的只剩下刀柄!

“小朱……”方天仇非常机惊,知道这时万万不能动他,急问:

“他们是什么人?”

小朱两眼睁得通圆,把嘴连连张动了几下,却是发不出声来。

由于那女人的呼声,早已惊动了里面的职员,涌出一大群人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

方天仇当机立断,向赶出来的饭店经理说:

“快叫救护车!”

经理眼见凶杀案发生在大门口,早吓得没了主意,被方天仇一句提醒,他才急忙亲自去拨电话,通知了救护车赶来,立刻又向警察署报案。

这一来,整个“皇后大饭店”都惊乱成一片,夜总会里的客人纷纷出来,又是住客,又是食客,再加上街上行人围拢来看热闹,一时把大门口挤得人山人海。

直到警署派人赶到,才勉强把秩序维持住。

方天仇不愿被卷入漩涡,连忙挤出人堆,好容易找到了林玛丽,拉着她就走。

这才真正的扫兴了!

连林玛丽也再没心情玩下去,自动向方天仇要求:

“方先生,我们回去吧!”

方天仇正求之不得,心想:只要你肯回去,要我叫你三声姑奶奶,我都情愿!

忙叫了街车,把这位姑奶奶送回了林公馆。

宋公治尚未离去,正在跟林广泰对弈消遣,见他们突然回来,两个人都觉得诧异。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林广泰不禁问他们。

林玛丽一言不发,生气地奔上楼去。

林广泰更莫明其妙了,忙问:

“你们吵嘴了?”

方天仇只好摇头苦笑,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他们。

听完这段经过,林广泰认为小朱是“黑骑士”的人,难免不跟黑社会里的人物结怨,今晚一定是放单被人遇上了,趁机下手报复的。

这种凶杀事件,在他心目中已不足为奇,他觉得值得注意的,倒是金玲玲突然出现在银星夜总会,不知又在动什么歹念头,当即就要打电话给庄德成,问出个所以然来。

但宋公治却说:

“依我看,‘黑骑士’的小朱,可能是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方兄吧?”

方天仇点点头说:

“我也认为有这个可能,只怪我当时没有问小朱,否则就可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我只有去找金胜保,或许他能知道。”

“现在去找他?”林广泰有些担心。

“事不宜迟。”方天仇毅然说:“我一向做事喜欢采取主动,不愿被人家找到头上来,所以必须争取时间!”

林广泰想了想说:

“也好,你去找金胜保,我立刻打电话给老四。”

方天仇当即借用了林广泰的车子,离开林公馆,直接驾车来到“黑美人”酒吧。

金胜保没有在,经向酒吧的女经理询问,才知道“黑骑士”的人这几天都不曾去过,不知是转移阵地了,还是在忙些什么。

问了半天,那位女经理也不能确定金胜保的行踪,只能提供几个可能去的地方作为参考,至于能不能找到他,她却不敢保证。

她说的这几处,一个是开设在“杜老志码头”附近的地下赌场,一个是西营盘的水上花艇,金胜保对此乐而不倦,时常独自跑去寻花问柳。还有就是他形同虚设的住处,在石塘咀租了个简陋的木屋,经常是一两个月不回去一趟的。

除了这三个地方,当然金胜保还有很多的去处,但那就不是她所能知道的了。

方天仇不得要领,只好根据她所说的这三处,分别去碰碰看。

首先他选择了杜老志码头的地下赌场,按址驾车前往。

这地方还真难找,好不容易找到那巷口,车子却是无法驶进去。

方天仇只好把车停在巷口,走进巷子里去,一直走到巷底,才找到女经理告诉他的那个门牌号码。

这是幢旧式的石库门第,虽然建筑的年代已久,但却是门禁森严,仿佛什么显要人物的公馆。门外尚有两个把风的闲汉,眼光一直盯着走近的方天仇。

还没走近,一个闲汉已迎了上来。厉声喝问:

“鬼头鬼脑地干嘛?”

“找人!”方天仇昂然地回答。

“找谁?”闲汉的态度也不客气。

“黑骑士的金老大!”方天仇直截了当他说明了来意。

谁知那闲汉把眼睛朝上一翻,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气,大咧咧地说:

“没来!”

方天仇本来忍住气,不想跟这种小人计较,但看他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神气,心里实在气不过,不禁忿声问:

“你们当家的是谁?”

闲汉倏地把脸一沉,嘿嘿地冷笑说:

“你想干嘛?告诉你金胜保不在,就是不在,你管我们当家的是谁!”

“我不管自然有人管!”

方天仇也报以冷笑,说完扭头就走。

闲汉一听这话不对,赶了上来,喝声:

“站住!”

拦住了他的去路,双臂在胸前一抱,摆出一付要打架的样子。

方天仇毫不在乎地笑笑说:

“看样子你是不让我走?”

“走?没那么简单!”闲汉把眼珠一弹:“你得先说清楚,究竟想来干嘛的,不说清楚就别想走。”

“我说得还不清楚吗?”方天仇不动声色他说:“如果你老兄耳朵有毛病,那我就再说一遍,我是来找黑骑士的金老大!”

闲汉突然大怒,怒喝一声:

“小子,你敢骂人!”

挥起一拳,照准了对方的脸击去。

方天仇根本没把这种角色放在眼里,从容不迫地把身子一闪让,避开了那闲汉的一拳,顺势捉住了他的手腕,用力往后一扳,再抵在背后猛朝前一推,那闲汉就踉踉跄跄地冲跌出去。

另一闲汉飞步赶到,及时把他扶住了,才算没有一跤栽倒。

“妈的,你小子还敢动手?”

那闲汉发了狠,返身又朝方天仇扑来。

另一闲汉也看出方天仇有两手,不是等闲之辈,唯恐同伴不敌,赶紧由侧面发动攻击。方天仇顿成两面受敌之势,但他依然从容不迫,直待两个闲汉同时扑近,才突然出手如电,双拳左右开弓,给了他们尝尝铁拳的滋味!

“哇……”

“哦……”

两个闲汉的痛呼声犹未落,方天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双臂齐张,捉住了他们的衣领,猛力一拉,使两个人的头撞在一起,撞了个七素八晕,几乎昏倒过去。

没等他们站稳,方天仇已冲到了门口,抓起门上的铜环连连敲着。

这种旧式建筑未装防盗眼设备,所以外面才派了两个把风的,如果发觉情况不对,立刻就以装置在墙角的电铃通知,里面的人便会采取应变措施。

现在里面未得把风的警告,听见有人敲门,以为是有赌客上门,随即把门开了条缝。

方天仇的动作奇快,伸手猛力一推,人已跨进了门里,不等那开门的大汉发问,便问:“当家的在吗?”

那大汉正要怒责他的鲁莽,被他先发制人,没头没脑地一问,也不知方天仇是老几,只好回答:

“在,在里边……”

方天仇冲他笑笑,就径自大摇大摆的往里走去。

这时外面把风的两个闲汉已冲来,大叫声:

“拦住那小子!”

开门的大汉不由一怔,但已拦阻不及,眼看着方天仇已经穿过天井,走进了里面作为赌场的大厅。

他不禁惊问:

“那小子是干什么的?”

把风的闲汉怒声说:

“谁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你怎么不问一声,就随便开门让他往里闯?”

开门的大汉不服地反问道:

“你们在外面是干吗?又不给我个通知,我知道他是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2 闯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勒索公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