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索公司》

8 谈判

作者:白天

邹炳森带着四个黑衣蒙面大汉,来到了密室外面,各自先戴上防毒面具,才转动门旁的铁轮。四个大汉手里均握着枪,一个个如临大敌,以枪口对着铁门,似乎怕门一开,方天仇会突然冲出去。

连邹炳森也很紧张,紧握着一把四五口径的曲尺手枪,站在门旁,生怕毒气毒不死那神通广大的小子,防备被他攻个措手不及。

铁门开了,四个大汉一齐冲进密室,只见满室的烟雾弥漫,墙角的地上躺着方天仇,和那几乎赤躶的金玲玲,两个人都是一动也不动,亿佛已经中毒死亡。

邹炳森看没有发生意外,这才放心大胆地走进来,见两个人都躺在地上,看样子是死了,可是不知道是否还有救活的希望。

由于这次是他擅自作主施放毒气的,没想到总经理居然有意收罗方天仇,如果救不活这小子,他难免要倒个小楣呢。

邹炳森把手一挥,两个大汉便走过去,其中一个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方天仇的胸口,觉出心脏尚在跳动,即向邹炳森点点头。

知道方天仇尚未死,邹炳森松了口气,立即指示两个大汉把他抬起,另两个大汉则抬起了金玲玲出了密室,邹炳森在前面领着,四个大汉抬着方天仇和金玲玲,由暗道来到了上层的大厅。

厅里至少有二十多人,一律都是穿黑袍,戴着面罩,简直不知道他们自己是用什么方法,识别出谁是谁来。

这时他们或站或坐,把一个身材高大,端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簇拥着,如同众星捧月似地对她诚惶诚恐,送茶递烟,马屁是拍到了家!

当邹炳森领着四个大汉,把方天仇和金玲玲抬入时,几个原来是坐着的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只有那女人无动于衷,仍然正襟危坐,显得十分冷静和沉着。

邹炳森上前鞠躬如仪,振声向那女人报告。

“总经理,这小子大概还有救。”

“嗯!”那高大女人微微点了下头,侧过脸向站在沙发旁边的一个瘦高个子,轻声交代了几句。

瘦高个子应了一声“是!”即吩咐四个大汉:

“把他们抬到我的房间来!”

四个大汉唯命是从,两个人抬一个,跟了那瘦高个子,由左边的铁门出去,经过甬道,来到一间密室里。

这里很像个医生的诊所,有两只高大的玻璃橱柜,陈列着琳琅满目的葯瓶,尚有四张空着的手术台,铺上洁白的床单。此外还有许多设备,如氧气筒,吊架等等……

大汉们分别将方天仇和金玲玲,置在两张手术台上,各自持枪守在一旁监视,并且关上了铁门。

那瘦高个子大概是医生,专司负责这个组织的伤患。他这时先用氧气罩,罩在两个人的呼吸器官上,然后从玻璃橱里取出注射器,套上针头,由一只小瓶里吸入两支粉红色液体,准备施行急救。

当他撩起方天仇的袖子,以酒精棉花替他在手臂的静脉下消毒时,冷不防手被方天仇捉住了。

方天仇的行动比闪电还快,霍地翻下手术台,把这瘦高个子的手反扭,挡在自己的面前,同时拔出了插在腰间的手枪,对准四个惊慌失措的大汉,厉声喝令:

“不许动!”

情势变得太快,四个大汉虽然已有戒备,但在这种出其不意的突然发难之下,他们已来不及应变。

只见方天仇把那瘦高个子的手臂一捉,逼令他说:

“你想留住命的话,就叫他们把枪放下!”

瘦高个子那敢反抗,急向四个大汉吩咐:

“你们把枪放下……”

四个大汉虽然心有未甘,可是瘦高个子被方天仇制住,为了投鼠忌器,他们只好忿忿地把枪丢下。

金玲玲睁眼一看,方天仇已缴了他们的械,急忙翻下手术台,赶紧过去拾起地上的四支手枪。

瘦高个子忽然狞笑说:

“嘿嘿,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出得去了,哈哈……”

方天仇把他的手腕猛力一扭,怒声说: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们费心!”

瘦高个子的手腕差点被扭折,痛得“哟!”地叫起来。

方天仇心里何尝不明白,凭他手里的一支枪,要想离开这地方实在不容易。但不管怎样,他总得尽力试试,不能束手就缚呀。

眼光一扫,发现室里尚有一道较狭的铁门,即问:

“这个门通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都不通。”瘦高个子冷声回答:“这是个储藏室!”

方天仇灵机一动,当机立断地逼令他:

“把它打开!”

瘦高个子被他推到储藏室门口,无可奈何地伸出手,连续按动门旁的一排几个号码电钮,便见铁门徐徐开启。

方天仇又发出了命令:

“叫他们进去!”

瘦高个子不敢不从命,沮然向大汉们说:

“你们照他的意思做好了……”

大汉们气得七窍生烟,但在方天仇的手枪威胁之下,只好一个个走进了储藏室。

方天仇问明关门的方法之后,便逼着那瘦高个子脱下黑袍和面罩,露出了庐山真面目,竟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老者被推进储藏室后,方天仇又命大汉们脱下两套黑衣和面罩丢出来,然后按动电钮,关上铁门,把他们一齐关在了里面。

方天仇不敢怠慢,立即叫金玲玲穿上那大汉的黑衣和蒙上面中,他自己则穿起黑袍,戴上了面罩。

金玲玲穿上黑衣,不禁惊诧地问:

“你想干吗?”

方天仇还没来得及回答,忽见铁门开动,邹炳森一面走进来,一面问着:

“马大医师,怎么样……”

尚未看清室里情形,门旁已闪出了方天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照他后脑狠狠一枪托,把他击昏了。

方天仇急说:

“擒贼擒王,快!”

金玲玲听得暗吃一惊,知道方天仇这胆大包天的家伙,是在想对付那位女总经理,不由惊急交加地说:

“方天仇,你简直是不要命啦!……”

方天仇不由分说,拉了她的手就冲出密室,以最快的行动奔向甬道尽头。

他刚才被两个大汉抬去时,已偷偷记住了路径,所以能像识途老马似的,毫不困难地找到原来的路,来到了大厅的铁门外。依样画葫芦,伸手按动门旁的电钮。

厅内的那一班人,正在举杯向顶头上司敬酒:

“欢迎总经理莅临……”

突然,铁门开了,方天仇举枪一扣扳机。

“砰!”地一枪射去,居然把那高大女人手里的酒杯,神准无比地击中,击了个粉碎!

“啊!……”站在旁边的壮汉发出声惨叫,被玻璃碎片击伤,肩头上顿时血流如注。

这真是城门失火,池鱼遭殃,活该也倒霉,谁叫他要凑近总经理大献殷勤,结果遭了这无枉之灾!

变生突然,全厅的人均不免大吃一惊,由于进来的这两个人,装束跟他们完全一样,显然是“自己人”,所以一时尚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高大女人虽是意外地吃了一惊,但她不愧是见过场面的人物,在这种情势之下,居然能临危不乱,极力保持着镇定,冷冷地笑着说:

“方天仇,看你这付打扮,是有意思参加我们这个组织了?”

方天仇没想到这女人如此厉害,非但毫不惊乱,反而能一眼看出是他,足见她的足智多谋,不是个好对付的对手!

他也不甘示弱,双手执枪,冷静地说:

“多谢总经理抬举的美意,可惜方某人不是这块料,还够不上资格参加贵公司!”

“你何必谦虚。”高大女人若无其事他说:“我是久闻大名,才特地亲自赶来的,现在我们是否可以谈谈?”

“没什么可谈的。”方天仇断然说:“现在只需要麻烦总经理送我们出去!”

别看这里有着二十多人,但他们是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方天仇突然冲入,先发制人,出枪吓住了。

尤其方天仇刚才露的一手神准枪法,使他们有所惮忌,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高大女人仍然无动于衷,冷森森地笑了一下,忽然别有居心地说:

“你是说送你们两位出去?”

“是的!”方天仇斩钉截铁地回答。

高大女人忿然说:

“这么说,金小姐是跟你共进退的了?”

这句话使金玲玲听得一怔,心里顿时矛盾不安起来。因为她知道,今天就算是侥幸脱离虎口,她在香港已孤立无援,如果再得罪了这个组织,岂不更是四面楚歌了?

再说,以“勒索公司”的势力和手段,要对付她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我怎么办呢?……”她心里暗自打着鼓。

金玲玲正在进退维谷时,方天仇已沉声说:

“总经理,我没有太多的时间……”

话犹未了,金玲玲突然用枪抵住他背后,大声喝令:

“别动!把枪放下!”

方天仇做梦也没想到,这女人会如此反覆无常,在这紧要关头,居然倒戈相向起来!

可是枪抵在背后,他毫无反抗的机会,只好把枪丢在地上,忿声说:

“哼,我看你简直是执迷不悟,无可救葯了!”

金玲玲冷笑说:

“我早跟你说过了,我们的梁子已经结定了!”

方天仇的枪一丢,所有的人一齐包围上来,纷纷出枪对住了他。

高大女人这才松了口气,似笑非笑地说:

“金小姐这才是明智之举!”

金玲玲有些受宠若惊地说:

“总经理过奖了!……”

不料高大女人突然下令说:

“把金小姐先带下去!”

“总经理……”金玲玲大吃一惊。

高大女人不由狞笑说:

“金小姐,你一定认为自己的功劳不小吧?其实你错了,凭你们手里拿着两把枪,就能吓住我了?哈哈……你现在不妨对我身上放几枪试试!”

金玲玲握着枪,不知所措地说:

“这……”

“这是我的命令!”高大女人厉声说:“我现在命令你对我开枪,如果你不服从,我就命令他们对你身上开枪了!”

金玲玲吓得魂不符体,只好举起枪来,对准那高大女人的身上,“砰砰”连发两枪。

子弹射在她身上,竟若无其事一般!

高大女人放荡形骸地大笑说: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这还不明白,原来她身上穿着防弹夹克呢!

金玲玲已无话可说,沮然丢下了枪,毫不反抗地跟着两个黑衣蒙面大汉出去。

方天仇被十几支手枪对着,任凭他智勇双全,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只好放弃反抗,一切听天由命。

高大女人走了过来,笑笑说:

“我相信你在下面的传声器里,已经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我也没有否认的必要,本公司确实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怎么样,我们是否有商量的余地?”

方天仇冷笑一声,不屑地说:

“我现在是在你们掌握之中,任凭宰割,还有什么商量不商量的!”

高大女人郑重说:

“我不喜欢强人所难,而是要你心悦诚服地参加我们这个组织!”

方天仇犹豫了片刻,忽然说:

“如果我口头上答应了,你们怎知道我是不是真心加入贵公司?”

“这个我用不着担心,哈哈……”

高大女人自负地狂笑起来,笑得令人汗毛直竖,仿佛无数的针,扎进了方天仇的心上!……

庄德成见过金玲玲的面,离开国际大饭店后,便直接回到银星夜总会,一心一意静候她的消息。

他认为这比林广泰和孙奇,都要棋高一着。因为只有直接找金玲玲,才算摸对了路,除非这女人存心放弃“银星”,否则她一定会把方天仇找到。

这一等,足足等了好几个钟头,当晚场夜总会将要开始第一场表演前半小时,露娜才匆匆赶到。

庄德成怕她误场,急说:

“你怎么现在才来,快去化妆……”

露娜却急着问:

“方先生来过没有?”

“你问他干嘛?”庄德成不禁一怔。

露娜便将遇见方天仇,一起到东方大饭店的情形告诉他,并且说:

“当时方先生发现那两个人形迹可疑,就跟了出去,叫我在餐厅里等,说很快就回来。谁知他一走不返,害我等了两个小时,看他老不来,又回房间去等。一直等到现在,我怕误了场,才急急忙忙赶来。”

庄德才听出了眉目,迫不及待地追问:

“你们在餐厅看见的,是两个什么样的人,以前见过没有?”

“没有。”露娜摇摇头说:“那两个穿的倒蛮像样,西装笔挺,就是神情有些不对劲,我们走进餐厅,他们就一直在注意,等方先生朝他们看了一眼,他们立刻就付账匆匆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8 谈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勒索公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