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场赌命》

10 红粉干戈

作者:白天

房门刚关上,陈莉莉已带着几个女郎推门而入,劈头就问: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沙玫呢?”

郑杰从容不迫地回答:

“她在这里,而我只要不走出这木屋,大概总可以自由活动吧!”

陈莉莉冷声问:

“刚才是她打电话给宋组长?”

郑杰点点头说:

“不错,是我叫她打的!”

“什么事?”陈莉莉紧逼地问。

郑杰表情逼真地说:

“我已经知道姓白的在哪里了,不过得先跟宋小姐谈好条件,所以刚才我叫沙小姐打了个电话给她,可是她不在……”说时掏出那包香烟,取出一支点着猛吸。

不料陈莉莉竟轻描淡写地说:

“现在找不找得到那个人,根本已不重要了!”

郑杰暗自一怔,但马上随机应变他说:

“难道你们不想知道庞老板的全部计划?”

陈莉莉这才颇感兴趣急问:

“你知道吗?”

“当然!”郑杰说:“但我必须先跟宋小姐谈好条件,否则就恕难奉告!”

陈莉莉冷声说:

“接待组并不管这种事,就是你跟她谈了,她也做不了主。你可以把条件说出来,由我去向岛主请示!”

郑杰灵机一动说:

“我们可以单独谈吗?”

陈莉莉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随即吩咐那几名女郎:

“你们到外面去等着!”

等她们出了木屋,陈莉莉便迫不及待地说:

“现在没有别人了,你说吧!”

郑杰从容不迫地笑笑说:

“我们坐下来谈……”说着便径自坐在沙发上,把手里的半截烟丢进烟灰缸。

然后他把那包香烟又掏出,递向她面前,笑问:

“抽烟吗?”

陈莉莉摇了摇头说,在他的身旁另一只沙发上坐了下来。

郑杰又取出支香烟点上,猛吸了几口,始说:

“我的条件并不苛求,只要岛主说的话算数,事后遵守诺言,让我干特别行动组的组长!”

“这大概不成问题!”陈莉莉说:

郑杰故作神秘地轻声说:

“还有……请你坐近些好吗?”

陈莉莉不疑有他,当真把身子移近了些,不料郑杰却趁向她脸上喷了一大口烟,使她不禁悻然说:

“请你放尊重些,现在还没有干上我们组长!”

郑杰又向她喷了口烟,笑问:

“如果我干上了你们的组长呢?”

陈莉莉笑骂了声:

“讨厌!……”急用手把烟挥开,可是忽然之间,她的神情一变,变得两眼呆滞的,脸上木然毫无表情起来。

郑杰不禁暗喜,因为这包香烟是从“金鼠队”得到的“战利品”,其中一半是掺有解葯的,另一半则足以使人被催眠,失去意志,任凭对方的摆布。

他先吸了一支是掺有解葯的,然后再吸另一种,自己就不致被催眠了。

现在一看陈莉莉的神情,心知喷了两大口烟已发挥作用,于是他立即吩咐:

“你叫外边的人,去请宋小姐立刻到这里来!”

陈莉莉果然唯命是从,起身走到门口,吩咐门外的几个女郎:

“去请宋小姐立刻到这里来!”

“是!”一名女郎不知就里,应了一声便向广场奔去。

郑杰大喜过望,忙不迭把陈莉莉叫回来坐下,怕两口烟的效力维持不久,索性把手里的烟递给她说:

“把它慢慢抽完!”

陈莉莉虽然根本不会吸烟,但她居然把烟接过去,坐在那里当真连口猛吸起来。

不消片刻,宋菲菲已走进屋来,急问:

“什么事?”

郑杰使了个眼色,示意要她把门关上,然后把她叫到一边去,郑重其事的轻声说:

“你不必顾忌她,我们来谈谈吧!”

“谈什么?”宋菲菲局促不安地问。

郑杰直截了当地说:

“现在由你自己选择,一个是设法使我们离开这个岛,一个是我们出面向岛主揭穿你的身份和秘密!”

“你别傻了,海边已整个被封锁,各处都在严密戒备中,我根本无法助你逃走,那样等于是叫你去送死。现在我们只有等庞老板来了,我已经设法通知过他,决定今晚发动……”

“真的吗?”郑杰似乎不太相信。

宋菲菲并没有立即回答,回头望了陈莉莉一眼,诧然问:

“她是怎么回事?”

郑杰笑笑说:

“她已经被我催眠了,你不必顾忌,有话就直说吧!”

宋菲菲这才正色说:

“现在情势迫切,我只好通知了庞老板,今晚必须采取行动,否则我们的人就会被一网打尽。因为岛主已安排好了,准备在今晚举行决斗时,在酒食里做了手脚,把所有来这里避风头的人全部迷昏……”

“那为什么还通知庞老板发动?”郑杰问。

宋菲菲回答说:

“岛主大概也算准了,庞老板今夜一定会大举来犯,所以用这个方法,使我们的人无法作内应,以免有后顾之虑,而可以全力对付庞老板方面的攻击。可是现在一切对外通讯已被封锁,我无法再警告庞老板,只好将计就计,通知了我们所有的人,绝对不要用这里准备的酒食。等庞老板的人马一来,我们就发动内应,使他们顾此失彼,措手不及,这个岛就不难被我们据为己有啦!”

郑杰听她左一声“我们”,右一声“我们”,似已当真把他认为是庞万通派来的了。这时他自然不便否认,于是不动声色地说:

“难道岛主一直没有对你怀疑?”

“这……”宋菲菲怔了怔说:“我想不会的,否则他不会当我在场时,宣布整个的计划了。”

郑杰不以为然地说:

“也许是我自作聪明,但我绝不相信那女人会这样笨,居然在这紧要关头,把她的整个计划宣布出来!”

宋菲菲惊诧地问:

“你的意思是说其中可能有诈?”

“我可不敢乱猜,不过……”他忽然向木然坐在那里的陈莉莉一指说:“她是岛主的死党,也许知道岛主的真正意图。现在她已被催眠,问什么她就答什么,如果你想知道真相,不妨就去问问她看吧!”

宋菲菲立即走过去,在陈莉莉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半信半疑地注视了她片刻,才开始轻声问她:

“岛主宣布的计划,是真的吗?”

陈莉莉木然地回答:

“那不是真正的计划……”

宋菲菲大吃一惊,急问:

“那么真正的计划是什么?”

于是,陈莉莉有问必答地,把一切说了出来……

正说之间,站在窗前的郑杰忽然发出警告:

“有人来了!”

宋菲菲立即停止再问,起身走到窗前看时,果见七八名女枪手,正从那最大的建筑向这边走来,使她不禁吃了一惊,急说:

“说不定出了问题,万一我无法通知所有的人,请你无论如何得设法警告在十一区木屋里,四号房间的马老五。假使跟他联络不上,就告诉酒吧里打杂的小张或者姜盛,要他们通知大家,回头必须装成昏迷倒地,以免……”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七八名女枪手已到了屋前,直接闯了进来

一名女郎仍然执礼甚恭地说:

“宋组长,岛主有请,要你立刻去一趟!”

宋菲菲一看这情形,已然情知不妙,因为岛主要她去,随便派个人来通知就行了,何必如此的排场?

可是她不便多问,只好暗向郑杰一使眼色,硬着头皮跟她们去见岛主。

郑杰这时忽然感到无所适从起来,因为庞万通和冷艳霜即使火拼,无论双方谁胜,对他根本毫不相干。而他混到这个岛上的目的,只是为了查寻白振飞等人,如果他们并不在这里,他就必须设法立即脱身,绝不愿被卷进这场暴风雨中。

而且事实摆在眼前,双方都决定孤注一掷了,以目前的情势看来,尚不知鹿死谁手。同时,他既不是庞万通派来的,也并不真想干那特别行动组的组长,何必为任何一方面担心,甚至卖力呢?

但他若不设法及时通知庞万通那些人,在决斗进行中,他们就很可能悉数被残杀殆尽!

于是他心念一动,突然拿定了主意,趁着陈莉莉的葯力尚未消失,急向她吩咐:

“带我到十一号木屋去!”

陈莉莉唯命是从,站起来就向外走。

不料房里的沙玫却追出来问:

“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郑杰郑重说:

“你不能跟着我,暂时先留在这里比较安全,现在我们是在绝路中找出路。我去碰碰运气,只要能成功,绝对把你一起带走的!”

沙玫尚未置可否,郑杰已急步跟着陈莉莉出去,她只好无可奈何地独自留在了木屋里。

立在门口的几个女郎,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陈莉莉带着郑杰出来,以为他们的条件已谈妥,当然是问都不必多问,就跟着他们走了。

幸好这时金秃子已忙着赶到海边去,查看那边布置的情形,广场中也在忙着布置,以致根本没有人过问。

他们来到十一区木屋,郑杰立即抢先两步,在陈莉莉耳边轻声说:

“叫她们在外面等着,你跟我两个人进去!”

陈莉莉顺从地吩咐了几名女郎,便偕同郑杰走进十一区木屋。

直接来到了走道左边第二间,门上钉有四号的房门口,只见房门紧闭,郑杰立即举手敲了两下,振声问:

“马老五在吗?”

“谁?”房里紧张地问。

郑杰回答说:

“是宋小姐叫我来送信的……”

等了片刻,房门才开,闪身出来个壮汉,迅速反把房门带上,似乎怕被来人看到房里的情形。

可是,当他乍见来的是郑杰和陈莉莉时,不由地大吃一惊说:

“是你!……”

郑杰急慾表明立场,但他刚才说了声:

“我……”

壮汉突然从怀里掏出手枪,反手开了房门,逼令:

“进去!”随即缴了陈莉莉佩戴的枪。

郑杰不便动手,只好带着陈莉莉,在枪口的监视下推门进了四号房间。

进去一看,原来房里聚集七八名大汉,一个个的神情都很紧张。可是一见被壮汉以枪逼着进房的,竟是郑杰和陈莉莉,不约而同地均以愤怒而仇视的眼光,狠狠地瞪住了他。

一名个子矮小的家伙,突然情不自禁地冲上来,怒声说:

“妈的,在酒吧里的老子那一刀没有掷中,现在还是让我来干掉这出卖老邱的小子!”

执枪的壮汉急加喝阻:

“小张,不许乱来,等我问清楚他们来干什么再说!”手一扬,把从陈莉莉身上缴的手枪抛了过去。

小张一伸手接住了,立刻以枪口对着郑杰。

“哪位是马老五?”郑杰却从容不迫地问。

执枪的壮汉冷哼一声说:

“就是老子!说吧!你们来找老子干嘛?”

郑杰却用手势向他们说:

“你是马老五,他是小张,那么还有位叫姜盛的,大概也在这里吧?”

又一名大汉挺身而出,忿声说:

“妈的!老子今天上午在山头上救了你,想不到你竟让那些女人迷昏了头,居然出卖了老邱他们!”

“你们当真是庞老板派来的?”郑杰颇觉意外,想不到竟然歪打正着。

马老五怒声说:

“你他妈的少装蒜,快说,现在又把这娘们带来干什么?”

郑杰心知在这种情势之下,绝对无从分辩,于是突然出其不意地,冷不防向马老五迎面一拳。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夺过他的枪,并且以臂弯勒住他的脖子,掩护在自己身体前面。

他的行动比闪电还快,使房间里的人犹未及应变,马老五已被制住!

郑杰立即退至房门口,沉声说:

“现在你们听着,宋小姐的身份可能已经暴露,刚才被岛主叫了去,她怕万一无法脱身,所以要求我来通知你。今晚举行决斗时,你们千万不可食用酒食,但必须装成昏迷倒下,否则将会悉数被杀。我的言尽于此,信不信悉听尊便!”说完,把马老五拖出了房,才把陈莉莉叫出去。

然后放开马老五,逼令他堵在房门口,始说:

“外面还有人守着,我相信你们不至于希望惊动她们,所以最好叫你的人别轻举妄动!”

于是,他拉着陈莉莉,倒退至门口,才迅速转身夺门而出。

消息总算传到了,郑杰走出木屋才松了口气,至于信与不信,那就与他无关,完全是他们的事了。

但下一步又如何呢?……

他的眼一抬,眼光忽然接触到那幢白色的木屋,想起沙玫曾告诉过他,这是专门“改头换面”的地方,由那位叶博士主持。不但能替女人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0 红粉干戈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