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看刀》

1 神秘女客

作者:白天

澳门最近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女人,每晚总是在午夜以后出现,几乎所有著名的大赌场她都光顾过,而且每夜均大获全胜,满载而归!

于是,整个澳门的赌场,都对这神秘女人加以密切注意了。

一连一个星期,这女人使得几家著名的大赌场,已蒙受到不小的损失,但却始终无法查出她的来龙去脉。

每次她都是亲自驾驶一辆豪华私人轿车,单枪匹马地盛装而来,当她大有所获后,便悄然离去。虽然不断地有人在暗中跟踪,但她非常机警,而且可以说是很狡猾,使跟踪的人疲于奔命,却每次都在中途被摆脱,无法知道她的去向。

但在另一方面来说,却发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就是凭着她绰约的风姿和仪态,以及对她的好奇,所以无论她在哪一家赌场出现,只要消息一经传出,马上就引起轰动,使得正在别家赌场赌的赌客,也会闻风而来,趋之若鹜。好像她有着无比的魅力,能把赌客们全吸引到她光顾的那家赌场去。

由于这个缘故,所以尽管她是战无不胜,赌场却巴不得她能每夜光顾。因为凭她的号召力,足以招揽更多的赌客,反而使赌场方面沾了她的光,大有收获呢!

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这已成了个谜,使人人都想把它揭开,却始终无法获得答案。但由于她每夜是在午夜以后出现,又充满了神秘的魅力,因此大家便替她起了个“午夜情人”的绰号!

但是,今夜她又将在那一家赌场出现呢?却谁也无法预料……

位于下环街市的“大鸿运赌场”,除了附设在几家大饭店的大型赌场之外,它是这一带规模最大并且资格最老的一家。它的老板陈久发,不仅是靠赌起家的,而且在黑社会圈子里也拥有相当势力,在当地可算得上是号举足轻重的人物。

平时他很少来赌场,把一切都交给他手下最亲信的两个人,一个是他当年的搭档朱茂才,另一个则是初出茅庐,近年才在圈子里崭露头角,凭斗狠玩命闯出名气来的彭羽,绰号叫作“小霸王”。

他们是陈老板面前最红的人,朱茂才负责整个赌场的业务和经济大权,彭羽则指挥所有的保镖打手,赌场里一旦发生纠纷,或者有人闹事,那就由他出头。

“大鸿运赌场”由这两个人主持,更加上后台硬札,所以在当地能一枝独秀,使其他的同行无不相形见绌,营业状况大为逊色。

但开赌场并不是靠恶势力,硬把赌客强拉上门来,主要的还是招牌硬。这里之所以能吸引大批赌客,就是靠资本雄厚,赌的硬札,赌注无论多大,绝不受限制。赢的筹码随时可以兑现,拿了就走,从不拖延时间或短少分文。

最近几天以来,由于“午夜情人”的出现,使得整个澳门的赌场均为之轰动。消息传到陈久发的耳朵里,听说那神秘女人已光顾过他的赌场,所以一时好奇,决定每夜亲自坐镇,希望能一赌那女人的庐山真面目。

今夜已是他亲自在赌场坐镇的第三天了,但谁也没有把握,能预料那女人将在哪一家赌场出现。当然,如果她在别家赌场里,陈久发也不能硬把她请来。

现在是午夜十二点,正是所有赌场最热闹的时候……

突然,一辆深红色的豪华轿车,风驰电掣地来到了“大鸿运赌场”,在门外找了个空位处把车停住。

车门开处,下来个盛装艳妇,风姿绰约,仪态万千的年轻女人,从容不迫地走进了赌场大门。

整个赌场里,正在赌得起劲的赌客们,突然被这女人吸引住了,无数的眼光,均不约而同地集中目力射向她身上来。只见艳光四射,穿一身夹金丝的晚礼服,袒其胸而露其背,手臂上挂着个金链长带的金色漂亮皮包。满身佩带着珠光宝气的名贵首饰,确实雍容华贵,相当的动人!

一名大汉立即奔进帐房里的办公室,急向坐镇在那里的陈久发报告:

“老板,那女人又来啦!”

陈久发正由朱茂才在陪着闲聊,闻报微微一怔,急问:

“什么女人来了?这么大惊小怪的?”

那大汉郑重说:

“就是那个叫‘午夜情人’的女人!”

陈久发这才“哦?”了一声,突觉精神大振,立即站了起来,准备走出办公室。

朱茂才急加劝阻说:

“老板,你最好先别出面,让我去看看……”

陈久发断然说:

“不!我已经等了三个晚上,为的就是要亲眼见识见识,看看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朱茂才忙起身说:

“老板,这女人的来历虽然值得怀疑,但我们却不宜把她惊走,因为目前各家赌场都巴不得她去光顾,才能吸引更多的赌客上门呀!所以我在想,最好是能不动声色,从暗中把她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先弄清了她的来头,然后再决定行动,必要对不惜来个霸王硬上弓,逼使她就范。只要能使她答应跟我们合作,午夜以赌客的身份来这里,那么我们‘大鸿运’就必然生意兴隆,夜夜门庭若市啦!”

陈久发霍然心动地说:

“嗯!这倒是个办法,但我听说这女人非常机警,而且很狡猾,最近接连几个晚上,每夜都有人打算跟踪她,结果却被她甩掉了。我们又怎能有这个把握,一定能查出她的行踪?”

朱茂才胸有成竹地笑笑说:

“这个差事交给我好了,老板尽管放心,今晚我负责把她的行踪查个水落石出!”

陈久发犹豫了一下,始说:

“好吧!你马上去安排一切,我现在只出去看看她,究竟是怎么样个女人?”

朱茂才唯唯应命,立即召来一名精明强干的手下,吩咐他先溜出去,找到那女人的车子,设法打开车后的行李箱,藏身在里面。

这确实是个匠心独到的鬼主意,比跟踪高明多了,只要那女人不打开行李箱,就不至于发觉车上藏了个人。那么无论她到哪里,也就把那家伙带着,绝对无法摆脱了。

她既不会发觉车上有人,又没发现被人跟踪,岂不是放心大胆地把车开回目的地?

这样一来,她的行踪就被查明啦!

朱茂才对自己这个主意,颇有些沾沾自喜,认为是绝对有效,而万无一失的。

交代完毕,等那汉子领命而去,他也就走出了办公室,经过帐房,来到赌况正热烈的大厅。

眼光朝四下一扫,只见陈久发已默默站在距离轮盘赌桌不远的楼梯口,站上两层梯阶,以便居高临下注视整个长桌上的赌况。

朱茂才悄然走过去,挨着他身边朝长桌上一看,果见那女人赫然在座,正在桌旁用带来的纸和笔,计算开出过的号码。

赌轮盘完全是靠运气和凭灵感,而一般精于此道的,却喜欢计算开出过的号码,以为借此可以推算出哪个号码容易中,或者机率较高。

其实那根本是在自欺欺人,真要能计算得准确,数学家岂不个个都成了每押必中的大行家?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其中可能还真有点门道,不然这女人怎会每夜大获全胜,满载而归?她现在就在聚精会神地计算呀!

陈久发忽然轻声说:

“老朱,你看那女人是不是有点门道?”

朱茂才再定神一看,这才发现那张赌桌上,已进入了半停顿状态。原来轮盘赌是一大张长桌,轮盘置于头上的那一端,由一个专人负责,等赌客下好了注,他便转动轮盘,使投入盘中的一个钢珠随盘不停地转动。直到轮盘由快而慢,逐渐缓缓停止前,钢珠才落入注明号码的槽中。一共是三十六个号码,任由赌客自行押注,钢珠落入那一个号码,押中那一号的无论下注多寡,均照赔三十六倍。因此明知押中的机会极少,只有三十六分之一的希望,但它的诱惑力却非常大,使人趋之若鹜,乐于此道而不倦。

在负责转盘的人两旁,各有一名拿着“丁字扒”的女郎,专门负责吃进赔出,而桌的另一端,则有两名男职员担任监视。

桌上除了置有一具轮盘,大部分的面积则用来划成了小方块,每一格里是一个号码,供赌客自行下注。

这时桌的周围拥挤了不少人,而座位有限,大部分都站着,显然是被那女人吸引过来的。连本来在别桌的赌客,也纷纷停下了赌,围过来看热闹了。

照说这一桌的赌况应该相当热烈才对,其实不然,由于这女人坐下来后,始终还没开始下注。以致除了少数几个技痒难禁的赌客,在那里应景之外,其余的人居然都在作壁上观,好像是要以她马首是瞻,她不下注,别人也就不下注似的。

朱茂才一看这情形,不由地暗自一怔,随后陈久发又说:

“老朱,你得想想办法呀,这个局面继续下去算怎么回事?”

朱茂才把眉头一皱说:

“这倒有点伤脑筋了,她不下注,我们又不能强迫她下。并且……万一她真有点门道,当真每押必中,而其他的赌客也一起地跟着她押,那我们不惨啦!”

陈久发沉声说:

“我就是顾虑到这一点,所以才要你……”

谁知他的话犹未了,那桌边坐的女人已搁下了纸和笔,突然把面前早已兑换的筹码,以纤纤玉手拿起五个红的,押在了“二十一”的号码方格里。

果然不出所料,她一出手下注,其他的赌客立即起哄似的,一个个都凑起热闹来,纷纷跟进,一起都把筹码向“二十一”押下。

在轮盘转动以前,那方格里早已押满了红的,蓝的,绿的及黄的大小各种筹码。其中以她押的注最大,五个红的筹码,就是代表五千葡币。

通常玩这种轮盘赌的,押注都不会太大,为的是要“细水长流”,因为它的“机会率”较小,赢的成分只占三十六分之一,所以不能像赌牌九,或押宝等那样孤注一掷,否则三下两下输光就没得玩的。

因为在轮盘赌的桌上,一出手就是五个“红牛”,确实算得上是大注了。而其他那些赌客也有不甘示弱的,押下了三两个“红牛”,积少成多,加上其余五百的,一元的及二十的,总计下来那一个号码就押了不下一两万。

虽然赌场方面占的赢面较大,等于是三十五与一之比,但万一真被他们押中“二十一”号,要照三十六倍赔出去,就得赔上几十万葡币。

负责转盘的一看这局面,不禁傻了眼,竟然怔怔地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注已下定,而他却迟迟不转动轮盘,赌客们哪能按捺得下,立即有人不耐烦地催促说:

“喂!大家的注已经下好了,怎么还不开始转?”

负责轮盘的背对着楼梯口,尚不知道陈久发和朱茂才早已在冷眼旁观了,他被赌客一催,更是六神无主,急得满头直冒冷汗了。

他倒并不是没见过场面,看到桌面上押的注太大,就怕的不知所措起来,而是因为“神秘女赌徒”赫然在座,并且她计算了半天才开始下注,似乎是很有把握,看准了才押的。

单单她押的就是五个“红牛”,加上其他的赌注,最少也在一万五以上。这神秘女人每夜战无不胜的纪录,早已轰动了整个澳门的赌场,使人对她已“闻名丧胆”,叫那负责转盘的怎能不提心吊胆?

正在急得手足无措,忽然一抬眼,发现对面站在另一端负责监视的职员,在暗向他频使眼色,并且以嘴chún噘他后面的楼梯口,似乎在示意要他向站在身后的人求援。

他一回头,这才发现站在楼梯上的大老板和赌场的负责人,顿时如获救兵地急说:

“老板……”

可是还没等他说下去,陈久发已把脸一沉,冷声说:

“客人的注都已下定了,你为什么还不开始?”

“老板……”他犹图分辩,却被陈久发把眼一瞪,吓得噤若寒蝉了。

这时赌客们更起哄了,催促之声大起,使他无可奈何,只好硬着头皮转动了轮盘,随即投入钢珠。

起哄的人声这才静肃下来,顿时鸦雀无声,只听得“格格格格”的轮盘转动声音,无数的眼光,都聚精会神地随着那钢珠在转动。

“格格格格”轮盘在不停地转动着……

陈久发以手臂轻碰了朱茂才一下,要他注意那女人,只见她神色自若,毫无患得患失的紧张表情。好像她根本没下注似的,只是在那里漠不关心地作壁上观!

围在长桌周围的赌客,不时把凝视那尚在转动的轮盘的眼光,移向那女人的脸上,再迅速的移回轮盘。

最紧张的是那负责转盘的,他目不转睛地,直直地盯着那个被带转而跳动的钢珠,恨不得用手把它放进槽里去,只要不是“二十一”号就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 神秘女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看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