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看刀》

10 金鼠队

作者:白天

一个多小时之后,楼上那幕残酷的丑剧才告结束。

像一朵含包待放的花蕊,在狂风暴雨的摧残下,林家玉终于难逃厄运,遭到了无可抗拒的凌辱。

尽管她曾作奋力的抵抗,声嘶力竭的哀号,然而陈久发却无动于衷,冷酷地坐在那里,欣赏这一幕毫无“艺术”的丑剧上演。好像是监刑官,在法场监督着犯人受刑。

她是这幕丑剧里的“主角”,而“龙套”却是七八名彪形大汉。

朱茂才并没有实践他的诺言,在必要时设法为她解围,他只是徘徊在紧闭的房门口外,心烦意乱地,像热锅上的蚂蚁,焦急不安地来回踱着。

对于林家玉的遭遇,他实在爱莫能助。不过退一步想,在他来说,只要她没有机会说出实情,倒也免得他亲手杀她灭口了。

可是,朱茂才对她不惜威逼利诱,使她被迫挺身作证,决心要把彭羽除掉,为的是要得到她,现在又怎能再得到这少女?

不过这并不能怪朱茂才,也不能怪彭羽,严格地说起来谁也不能怪,只怪沉迷于赌的小林!他不仅输光了父亲的遗产,又欠下了巨额的赌债,如今更输掉了他妹妹的一生。

林家玉不惜一切牺牲,为的是想使小林脱身赌债的桎梏,能够痛改前非,回头是岸,重新做人。

但她的牺牲值得吗?

害得她丧失一切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赌”!

暴风雨终于停止了,房里平静下来,只能隐约听到一声声衰弱无力的痛苦呻吟……

房门开了,走出来七八名春风满面的大汉,一个个脸上都流露着满足的笑意。在朱茂才默默无言的注视下,匆匆走下了楼去。

他们得到了发泄,那是一种狂性和兽慾的发泄。

陈久发也得到了发泄,他发泄的是愤怒,和报复的恨意!

朱茂才仍然在房外徘徊,他不是心有不忍,怕进到房去看到那惨不忍赌的景象。而是作贼心虚,惟恐林家玉一看见他,就想起他保证的诺言。万一在最后咬他一口,说出了被迫作证的实情,他岂不是一切前功尽弃?

突然一声“老朱!”使朱茂才出其不意地吃了一惊,忙回过头来,发觉陈久发已站在房门口。

“老板……”他忙不迭应了一声。

陈久发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声说:

“我倒没想到她还是个‘原封货’!”言下之意,似乎要早知道,他就自己先受用受用啦!

朱茂才急问:

“哦?她怎么样了?”

陈久发哼了一声说:

“这丫头也太不中用,只不过几个人下来,就把她弄得半死不活的了。”

朱茂才向房里一张,只见林家玉躺身在长沙发的后面地板上,身体被沙发遮挡住了,仅能看到两条躶露的大腿。

“老板,”他皱着眉头说:“小林知道我们把她弄回赌场来了,万一她真死了,恐怕小林……”

陈久发嘿然冷笑说:

“这怕什么,谁能替他证明是我们把他妹妹弄回来的?连小林这种角色你也担心,胆子未免太小啦!”

朱茂才忧心忡忡地说:

“她真死了,当然没话说。我是在想,如果她死不了,我们倒不如把她送回去。至于小林方面,他还欠赌场里一笔赌债,只要他保证不把事情张扬开去,我们就把那笔帐勾销,老板您看这个主意怎样?”

陈久发沉思了一下说:

“你有把握使小林不声张?”

“这件事可以包在我身上,”朱茂才说:“小林我很清楚,他是绝不敢声张的,何况他妹妹亏已经吃了,难道还能把我们怎样不成?尤其我们同意把他的赌帐勾销,他就更没话可说啦!”

“但这丫头自己呢?”陈久发已看出了她倔强的个性,怕她受了这番凌辱,必然于心不甘。

朱茂才很有把握地说:

“她也不至于有问题,我可以负责说服她,使她把这件事忘掉!”

陈久发犹豫了片刻,终于勉强同意说:

“好吧!这件事完全交给你去办,但我有言在先,出了事可得唯你是问!”

“我负全责!”朱茂才只好硬着头皮承担下来。

陈久发忽然打个阿欠说:

“这一夜实在把我弄得精疲力尽,现在你叫人把她弄下楼去,一切由你看着办好了。我必须好好休息一下,回头那女人一来,我还得亲自应付她呢!”

朱茂才大献殷勤说:

“老板,那女人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突然跑来,您要是睡着了,再把您叫起来也不好。我看倒不如您现在先洗个热水澡,叫昨夜那两个妞儿再来替您按摩按摩,然后烧两口提提神,您看怎样?”

这正投其所好,对了陈老板的味口,他那会不同意?于是点了点头说:

“也好!你先叫人把那半死不活的丫头弄出去吧!”

朱茂才唯唯应命,叫了两名大汉上来,把陷于半昏迷状态的林家玉,赤躶躶地抬下楼去,置于后面的那个小房间里。

把服侍大老板的一切交代之后,朱茂才便单独地走进了小房间。只见躺在床上赤躶的少女,仍在半昏迷状态中衰弱地不住呻吟,几乎只剩下奄奄一息。

现在当然不能把她送回去,朱茂才只得拉开被单,替她覆盖在身上,决定等她清醒过来再说。

于是,他退出了小房间,派一名大汉把守在房门口,随时留意房里的动静。

然后他来到了帐房,从保险箱里找出那本厚厚的帐册,带进了办公室。

他翻寻了一阵,才把附在帐册里的借条找出,那是小林亲笔所写的,借款的数字高达十五万七千葡币!

朱茂才先将借据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再把帐册那一面折起一角,以便随时一翻就可以找出。然后他把帐册锁进了办公桌抽斗里,点起一支香烟,坐在那里猛吸,一面沉思起来……

这整整一夜的折腾,使他感到了精疲力尽,但他不能像大老板那样在楼上享受热水澡,和两名女郎纤纤玉手的按摩,他必须打起精神来支撑着。

本来问题很简单,只要林家玉答应挺身作证,使彭羽有口莫辩,把他处置掉之后,朱茂才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并且,到了那时候,林家玉就在他的掌握中,还怕她不乖乖地就范。

可是,偏偏在紧要关头,白莎丽的一个电话打来,突然提出另一个条件,使得陈久发临时改变主意。决定了暂缓处置彭羽和郑杰,打算以他们为饵,把那女人诱来。

这一来,朱茂才可不安了,他怕林家玉万一泄漏出被迫作证的实情,所以决心必要时不惜杀她灭口。

但没想到陈久发把她单独叫上楼去问话,会问出了那个僵局,使得老色迷恼羞成怒起来,居然以辣手摧花的手段来泄愤。

不过在朱茂才来说,他虽然无能为力,不能阻止陈老板形同疯狂的报复,但他却暗庆林家玉在那种情形下,根本没有机会泄漏秘密。

因此朱茂才现在改变了主意,由于彭羽尚未被处置,他必须把林家玉这个唯一的人证留住,以防万一需要她时,却已死无对证。

但最重要的是,她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必须一口咬定作过的证是事实,绝不能改口,说出被威逼利诱的真相。所以朱茂才得设法把她紧紧抓住,首先是把小林的赌债一笔勾销,取得她的信任和感激。下一步则是如何安抚他们兄妹,不把事情张扬出去。

只要使林家玉认为,自己完全是得到朱茂才的相助,才能死里逃生,并且了清了她哥哥的赌债。那么这少女即使明知受了利用,陷害彭羽于不义,对他也不得不感恩图报了。

朱茂才独自坐在办公室里,猛吸着香烟,一面沉思着。他是在动脑筋,等林家玉清醒过来后,如何凭三寸不烂之舌把她说服?

同时,那女人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闯进来,所以他必须耐心地等着……

现在已是上午十点多钟,整个赌场里除了那些女郎们之外,没有大老板解除戒备的命令,谁也不敢去睡。尽管一个个呵欠连天,有的甚至连眼皮都几乎张不开了,但仍然得硬挺着,继续支撑下去。

尤其赌场后面的两间空房里,分别关着郑杰和彭羽,负责把守的那些打手们,更是在强自振作严密地戒备着。

然而,白莎丽自从来过电话之后,便消息杳然,连坐在办公室里的朱茂才也暗觉纳闷起来,不知什么原因使她姗姗来迟?

照理说,她既在电话里提出另一个条件,表示只要把彭羽和郑杰交由她处置,她就说“午夜情人”的一切秘密。那么她早就该亲自赶来,把事情作个了断了。可是她反而如此沉着,好像早晚来都无所谓似的,实在令人想不通她在故弄什么玄虚!

事实上她又何尝不想尽快赶来,但她似乎早已料到,跟陈久发打这种交道,无异是在与虎谋皮。人来到了赌场里,万一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强迫她说出“午夜情人”的一切,那时候她在人家掌握中,又能奈何?

同时,就算他们不以武力威胁,等她说出了一切,他们却不交出郑杰和彭羽,她也不能硬把人抢走呀!

既然如此,她当然得考虑周到,把一切都事先安排好,有个万全的准备,和万无一失的把握才敢来哦。

十点半钟的时候,一辆敞篷轿车终于风驰电掣而至,来到“大鸿运赌场”的大门口,车上的女郎赫然就是白莎丽!

门口把风的保镖们,一看她驾车来了,立即派人进去飞报。

朱茂才不由地精神一振,但他并不马上通知楼上的陈久发,却亲自出了办公室,迎向大门口来。

把风的保镖奉有命令,对这女郎不敢擅自挡驾,而她的神态也极从容不迫,泰然地走进了赌场。

朱茂才正好迎到门口,招呼说:

“请进,陈老板早已候驾多时!”

白莎丽歉然微微一笑说:

“真对不起,我临时有点事情耽搁了,不能尽快赶来……”

朱茂才暗向门口把风的保镖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注意有没有人跟她一起来,以及密切监视附近的动静。然后带着白莎丽,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白莎丽已暗中注意到,赌场里虽未摆出如临大敌的场面,但看门口的态势,想必他们早已在严阵以待了。

但她不动声色,到了办公室里,才问:

“陈老板呢?”

朱茂才故意说:

“老板久候没见你来,已经在楼上睡着了,我已派人去叫醒他。请坐,我们可以先谈谈……”

白莎丽在他的假作殷勤招呼下,只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开门见山地就问:

“陈老板已经同意了我的第二个要求吧?”

“原则上当然没问题,”朱茂才说:“你的第一个条件……”

白莎丽立即更正说:

“我不承认那是条件,只不过是个要求!”

朱茂才只好改口说:

“好吧,就算那是要求,你的第一个要求,希望陈老板把赌场借给你三天,而你又不同意说明用途,为了慎重起见,自然很难照办。至于今天早上在电话里说的嘛,我想是不成问题的,因为那两个人都在这里,要不是你来了电话,我们早已把他们处置啦!所以你既跟他们有些过节,交给你处置还不是一样?不过,我倒要请教一下,你打算怎样处置他们?”

白莎丽笑笑说:

“朱先生,人交给了我,如何处置就是我的事了,我认为没有事先向你们说明的必要吧!”

朱茂才强自一笑说:

“当然当然!我不过是随便问一声,没有别的意思。既然你不愿说明,那当然不能强人所难。不过还有一点,本来我是不该告诉你的,但我想凭你这么聪明,就是我不说你也早会想到啦!”

“哦?”白莎丽诧然问:“朱先生这倒把我弄糊涂了,我确实没想到什么,不知你所指的是关于那一点?”

朱茂才别有居心地说:

“那我就不妨直说吧,陈老板虽然答应把他们交由你亲自处理,可没同意让你把人带走。所以我认为你应该会想到,如果你想把他们带离这里,恐怕是办不到的呢!”

白莎丽不动声色地问:

“朱先生这话是意味着什么?”

朱茂才直截了当地回答:

“我的意思是除非你在这里,当场处置他们之外,想把他们活着带走是绝不可能的!”

白莎丽怔了怔说:

“这是陈老板要你告诉我的吗?”

朱茂才摇摇头说:

“陈老板并没让我告诉你,而是我私下向你透露的。因为他的个性和为人我都很清楚,如果不事先让你心里有个准备,到时候僵持起来,彼此都难免会感到不痛快的哦!”

白莎丽望着他问:

“朱先生的意思,是最好在这里处置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0 金鼠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看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