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看刀》

4 针锋相对

作者:白天

“大鸿运赌场”今夜吃了赔帐,这是自开张以来从未发生过的现象。在赌局尚未结束以前,根据帐房里初步的结算,被赌客兑去的现款,已与兑换出去的筹码数字相差无几了。

换句话说,现在尚在赌的赌客手里,还持有为数不少的筹码,除非全部输光了走路,否则在赌场打烊之前,尚得兑付出去一大笔现款。

同时被那青年绅士带走的,还有一批筹码,如果全部加上,那就赔的更多啦!

朱茂才一看这情形,心知帐房里的现款已不足应付,立即到办公室里打开保险箱取出两百万葡币,交给帐房里以备赌客随时兑换。

陈久发仍然留在赌场里等着消息,以为既派人藏在“午夜情人”的车上,那么无论她到哪里,都会把那条“黄鱼”带去的。

只要到了目的地,那家伙就会立刻有消息回来。

可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一直等到了深夜三点多钟,不但没有消息回来,连藏在车上的家伙也一去不返,不见他的人影了。

朱茂才情知有异,把场子里的事交代一下,便赶紧匆匆上了楼。

今夜用来设下圈套,诱使郑杰中计的那间套房,实际上就是专供陈久发来时休息的。虽然这位大老板并不常来坐镇,但房间总得替他准备着,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朱茂才在利用。

陈久发在等消息,当然不必干坐在楼下办公室里等,楼上的房间比较舒服,又特地派了两名年轻女郎随侍在侧,那才不致感到无聊。

朱茂才来到房门口,不敢贸然闯进去,先伸手在房门上叩了两下。

“谁?”房里的陈久发喝问。

朱茂才忙大声回答:

“是我!……”

“进来!”陈久发说。

朱茂才这才推门进去,只见两名半躶的女郎,正站在一旁背转身整理rǔ罩,显然是刚从大老板的怀里站起来。

他装作未见,径直向坐在长沙发当中的陈久发说:

“老板,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回来,我看情形有点不大对劲呢!”

陈久发沉声说:

“我是听你说得那么有把握,才同意用这个办法的,现在要是又失败了,你可得替我负责!”

朱茂才连声恭应说:

“是!是!这个办法本来是万无一失的,除非那女人突然打开行李箱,否则绝不可能发现有人藏在里面。但她只是以车代步,这么深更半夜,根本就没有必要打开行李箱……”

陈久发不以为然地说:

“那可不一定,任何事都有个万一,譬如她的车胎在途中突然爆了,要取出备胎来换,一开行李箱不就发现有人藏在里面了?”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朱茂才呐呐地说。

陈久发冷声说:

“那么我问你,为什么我们的人去了两个多钟头,还没有一点消息回来?我不信‘午夜情人’住的这样远,一两个小时还到不了目的地?”

朱茂才把眉一皱说:

“我倒想到一个可能,就是那女人落脚的地方不但远离市区,而且附近既没有车,也没有电话。所以小方跟到了目的地,却无法跟我们联络,只好靠两条腿跑路回来……”

陈久发沉思了一下说:

“这么说,他还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非得在这里干等着?”

朱茂才忙陪着笑脸说:

“其实老板用不着等,可以先回公馆去休息,这里一有消息,我马上打电话向您报告……”

陈久发却断然说:

“不!我回去也睡不着,干脆等有了消息再说!”

朱茂才立即顺水推舟地说:

“也好,如果老板觉得无聊,就叫她们来点余兴节目调剂调剂,我去把烟枪拿来,您烧两口可以提提精神……”

陈久发把手一摆说:

“不用了,你下去等着吧,一有消息就立刻上来告诉我!”

“是!”朱茂才心知老板已有了节目,不必要他安排,忙不迭恭应一声,很知趣地退出了房间。

派在这里侍候大老板的两名女郎,是赌场里最年轻又最漂亮的,本来在轮盘赌的桌上服务,负责吃进赔出,由于临时有特殊任务,才把她们抽调到楼上的套房去。

在这两名年轻漂亮,身材又动人的女郎随侍在侧,大老板还会感到无聊?

朱茂才之所以特别受到器重,就是占了善解人意,会投其所好的便宜。知道大老板好色,他就特地选了这两名女郎去陪着他。不然要他坐在那里干等,久久不见消息回来,他要不发脾气骂人才怪呢!

回到楼下,朱茂才向各处巡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太大的风波,一切似乎已恢复正常,跟平常一样。他这才比较放心,把彭羽找到了办公室去,神色疑重地说:

“小彭,刚才我到楼上去见过老板了,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我好容易才把他安抚下来。可是,小方去了这么久,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我实在担心他会出了事!”

彭羽似乎不关痛痒地说:

“小方那么精,这点事还办不了!”

朱茂才忧形于色说:

“这不是他精不精的问题,而是‘午夜情人’太狡猾,接连这么几天,各方面都出动了人马去跟踪她,结果全都被她甩掉了,谁也没能查出她的行踪,所以我担心小方很可能会出事。因为他不是暗地跟踪,而是根本就藏身在她车上呀!”

“现在我们跟小方又联络不上,你打算怎么办呢?”彭羽问。

朱茂才一到有求于人的时候,就是那付惟恐巴结不及的嘴脸,皮笑肉不笑地说:

“小彭,你能不能帮个忙,出去找找小方?”

彭羽不置可否地说:

“这是关系整个赌场的事,也算不上帮谁的忙,只要我能做得到的,那还有什么话说,可是现在上哪里去找呢?”

朱茂才又强自一笑说:

“就为了没有目标,找起来很费事,所以就必须请你亲自出马啊!”

彭羽犹豫了一下,始说:

“要我去找是没有问题,但我有言在先,这等于是去瞎猫碰死老鼠,我可没有把握一定把他找到!”

“当然!当然!”朱茂才喜出望外地说:“只要你老弟肯辛苦一趟,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彭羽趁机说:

“不过我也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这几天夜里老板都在,白天又见不着你的人,所以始终找不到适当的机会跟你谈……”

朱茂才想不到这小子居然趁机提出了条件,但此刻正有求于他,只好故作慷慨地说:

“你老弟的事,还有什么问题,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那还不是一句话!你说吧,要我帮忙的是什么事?”

彭羽向通帐房的那道门望了望,才走近他轻声说:

“‘太子饭店’七号小林欠这里的那笔赌债,你是否能设法替他消掉?”

朱茂才面有难色地说:

“那笔钱已上了帐,并且小林已经拖欠了好儿个月,要不是大家是熟人,我哪能替他担当了这么久……不过,他怎么找上了你,要你出面替他把那笔赌债消掉?”

彭羽回答说:

“他妹妹已经找过了我好几次,说小林在‘太子饭店’当仆欧,每月连薪水带小费也拿不了几个钱,一时实在还不出那么大一笔赌债,所以希望我替他想想办法。不然他连工作都安不下心来,万一再把饭碗弄砸了,他们一家的生活都成问题呢!”

朱茂才哈哈一笑说:

“小彭,可别瞒我,大概小林的妹妹跟你有什么名堂吧?否则你是不会出面替他们多这个事的!”

彭羽并不否认,坦然说:

“这也没什么好瞒的,他妹妹确实长得不错,很讨人喜爱。不过她找过我几次的事,小林并不知道,她是瞒着小林私下来找我的。你看能不能想个办法,替小林把那笔赌债消掉,就算帮我的忙好了!”

“唔……”朱茂才犹豫不决地说:“小林那笔赌债是十五万多,数目实在太大,又上了帐,当时是我向帐房替他担的保。如果私下把它消掉,不但帐上少了一笔,万一让老板知道……”

彭羽灵机一动说:

“今晚那跑掉的小子,身上不是带走了一批筹码没兑现吗?只要你老兄真肯帮忙,设法扯一扯,老板就是查帐也不至于发现呀!”

朱茂才终于勉为其难地说:

“好吧,你现在先去找小方,这件事我们回头再商量,只要不出漏子,我负责替小林把那笔赌债消掉就是!”

彭羽大喜过望,振兴说:

“那我就先谢啦!”

于是,他兴冲冲地出了办公室,把场子里的事交代一番,便独自驾驶赌场里备用的轿车离去。

但他并不急于去找失踪的小方,反而急着要把朱茂才答应消掉赌债的消息,赶去告诉小林的妹妹。

小林是在“太子饭店”当仆欧的,家就在附近,租了个小公寓的房间给他妹妹住,实际上他们就只有兄妹两个人。

可是小林的家近在咫尺,他却根本很少回家。除了值班的时候之外,一有空就脱下号衣,穿的西装革履,俨然以阔少的姿态往赌场跑。

结果不但赚的几个钱都送光,还欠了一大笔赌债,使他日坐愁城,哪还能安心工作?尤其赌这玩意一旦入迷,就会使人沉迷而无法自拨,赢了是侥幸,赌下去最后还是输。输了的更想捞本,结果是愈陷愈深,很多人为此倾家荡产,身败名裂,走上毁灭之路,就是由赌而起。

俗语说,久赌神仙也会输,其中道理就在此。即使开始给你赢了,那只是侥幸,让你尝点甜头,继续赌下去终落个一败涂地。从来没听说有人靠赌起家,创立一番轰轰烈烈事业的。

就算是职业赌徒,也不过是图个一时痛快,怎么来也是怎么去,绝不会长久的。尽管世界各大城里,开设了不少赌场,家家日进万金,但到头来却很少有好结果!

然而,由于赌最富于刺激,它的魔力能使人不知不觉地入迷,甚至终日废寝忘食,因而消沉和堕落,却偏偏有人明知故犯,乐此而不倦。

否则赌场早已关门大吉,像摩洛哥,蒙地卡洛,澳门……这些靠赌博税收充裕国库的地方,每年的税收就大受影响了。

这种荒谬的事实,居然被认为合法,而让它存在于世界各国竞向太空发展的今日,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更是人类莫大的讽刺!

彭羽驾着赌场里的备用轿车,在驶近“太子饭店”时,突见从饭店的大门口,匆匆走出一名穿着时髦的女郎,上了停置在不远处的那辆敞篷跑车。

他虽惊鸿一瞥,未能看清那女郎的面貌,但对她的那身打扮却似乎很眼熟,好像今夜曾在赌场里见过。

转念一想,猛可记忆起来,她就是今夜去过赌场,曾坚持要见陈久发的那女郎!

彭羽无意间发现了这女郎,不禁喜出望外,于是当机立断,决定暂且不去小林的妹妹那里,而暗中对这女郎加以跟踪,查明她的来龙去脉。

那女郎已将车开动,驶离了“太子饭店”,朝码头的方向疾驶而去。

彭羽的车头正好是同一方向,不必调转车头,立即就在后面紧紧尾随着。

“太子饭店”的位置是在市中心,但笔直穿过几条马路,就到了“港澳轮渡码头”。

由香港方面来澳门玩的游客,多数是乘坐港澳对开的轮渡,每天的班次很多,极为方便。并且还有些不定时的汽艇,由游客租用驶来,此外更有私家游艇载来,以及从世界各地搭乘飞机从天而降的豪客。

彭羽暗忖那女郎这么深更半夜前往码头,很可能就是去接什么人,从香港乘汽艇或游艇来澳门的。

但他却估计错了,那女郎把车开到码头,便折回驶回南湾,直趋西环。

南湾在新马路的尽头,由此开始,直到西面的烧灰炉为止。这一带风景极为优美,石堤整洁曲折,马路中央遍植大叶榕树,是散步和远眺的好去处。

再一直过去,就是景色宜人,到处可见高级别墅的西环了。

那女郎等于是把车子开着兜了个大圈,其实要从“太子饭店”直接到西环,有的是捷径,根本不必走这么多的冤枉路,由此可见她是在担心被人跟踪!

彭羽更起了疑心,一直尾随到西环,只见她把车子驶进了一条狭巷里去。

他对澳门的地形很熟,任何大街小巷均了若指掌,心知这条狭巷的另一头出去,便是大街上了。于是他哪敢放松,赶紧也驶进了狭巷。

果然不出所料,那女郎的车子正从另一头驶出了巷口,似乎已发觉有人跟踪,企图利用这条两头通的狭巷把他摆脱。

彭羽哪敢怠慢,立即紧紧跟了出去。

谁知出了巷口一看,发现那辆敞篷跑车已停在街边,车上的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4 针锋相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看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