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看刀》

8 踏破铁鞋无觅处

作者:白天

黎明前的澳门,显得特别的宁静。

它是一个畸形发展的都市,一切好像到了夜晚才复活,因此一切都在黑夜里进行,灯红酒绿的夜总会,出卖色情的表演,低级酒吧里卖笑的吧娘,等在小街黑暗处强拉嫖客的阻街神女,在大饭店里一个电话就叫来的应召女郎,沉迷在赌场中的男女赌客,以及贩毒、走私、抢劫、暗杀……一切罪恶都在黑暗中发生。

但是,这形形色色的罪恶,却包藏在黑夜里!

当黎明的到来,这一切便销声匿迹起来,让过正常生活的人们,开始了一天的为生计而忙碌……

彭羽驾着偷偷前往“太子饭店”外取回的轿车,到各处大街小巷都转遍了,结果非但没有发现那女人的踪迹,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出来。

他已疲于奔命,眼看天已将明,必须在天亮之前赶回林家玉那里去,否则郑杰过时不候,一走了之就完啦!

谁知正在加足马力,驰向那小公寓的途中,突然发现后面有辆轿车在紧紧尾随着。

彭羽暗自一惊,为了要证实是否在跟踪他,便故意减低了车速。不料后面的车子却反而加速飞驰,超车而过,接着突然一个紧急刹车,停在他的车前。

幸亏彭羽反应快,而且驾驶技术不错,急将车子紧急刹住,才不至撞了上去。

正待跳下车去兴师问罪,而前面的车上已出来个女郎,回身急步走到他的车前来。但她并非来道歉的,彭羽定神一看,不由地惊喜交加,想不到她就是他找了大半夜的那女人!

彭羽的手刚伸入怀里,枪尚未及拔出,不料那女人竟笑笑说:

“小霸王,用不着动家伙,我知道你在找我,所以我特地赶来,难道你不应该对我表示友善吗?”

彭羽心知这女人诡计多端,再也不敢轻易上她的当,仍然拔出了手枪,对着站在车门外的她说:

“很好,那就请上车吧!”

那女郎却摇摇头说:

“不!你的车子目标太大,最好把它停在街边,以免妨碍交通,有什么话到我车上来再说吧!”

说完,她根本就不理他手上执着的枪,扭头就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彭羽不能当真朝她开枪,只好赶紧把车发动,驶向街边停下,无可奈何地上了她的车。

那女郎立即把车开了就走,彭羽以枪口对着,冷声说:

“这回你可别玩花样了,乖乖地听我的!”

那女郎若无其事地笑笑说:

“我要玩花样,也就不会开了车来接你了。”

“你来接我?”彭羽诧然问。

那女郎忽然正色说:

“不是来接你是干嘛?你真是多此一问!”

彭羽忿声说:

“我当然得问问清楚,你既明知我在找你,干嘛……”

那女郎一本正经地说:

“我的驾驶技术并不高明,请别打扰我开车,反正到了地方你就会明白,现在我不能分神跟你说话!”

彭羽简直被她弄得莫名其妙起来,手里虽然拿着枪,却又不能派用场。并且看她的样子,似乎根本毫不在乎,吓也吓不住她。

为了想知道她究竟干什么,他只好怀着纳闷的心情,看她到底把车开到哪里去。

反正他已打定主意,手里有支枪,她又在射击范围之内。只要一发觉情形不对,那就对不起,先把这女人制住了再说!

一阵疾驶,彭羽已发觉车正驶向郊外,终于忍不住又问:

“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那女郎只说了声:

“到了你就知道!”便不再回答了。

彭羽索性也沉默下来,闷声不响地望着车前,但暗中却提高警觉,一面戒备,一面注视着她……

这时车已来到郊外,折向公路旁岔出的一条土路,终于驶进了一片树林。

车还没停,彭羽已一眼发现,林中停了部深红色的豪华型轿车,立即认出赫然正是“午夜情人”代步的交通工具。

一个刹车,那女郎把车停下了,距离那部深红色的轿车不到两码。

她并不下车,先熄了火,才说:

“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你有什么问题,尽量先提出来吧,我绝对有问必答!”

彭羽已憋了半天,再也无法按捺,劈头就怒问:

“你为什么整我的冤枉?”

那女郎笑笑说:

“你这个人真不凭良心,送了那么多筹码给你,又把你送到旅馆去,还特地找了人陪着你,这叫做整你冤枉?”

彭羽忿声说:

“不错,谢谢你把那些筹码放在我口袋里,又把我送到旅馆里,还替我叫了个女人,这一切实在很周到。可是在我回赌场以前,你却打电话去放风,咬了我一口。硬说筹码是那姓郑的小子交给我的,准备持往帐房兑了现分帐,请问这是安的什么心?”

那女郎又笑了笑说:

“当然是为了你好呀!”

“为我好?”彭羽怔住了。

那女郎这才正色地说:

“老实说吧,你在那种赌场里,混一辈子也混不出个名堂来,而我们有一个庞大的计划,正在各方面物色需要的人手。昨夜我们才发现,你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人才,所以不得不用这个离间计,使陈老板不能容忍你,你才会离开赌场,加入我们的阵容呀!”

彭羽冷哼一声说:

“你终于说了实话,居然不择手段,想使我不能在‘大鸿运赌场’容身,这个离间计用的多高明,多毒辣呀!”

那女郎不以为然地说:

“我们又没打算置你于死地,怎么叫毒辣?”

彭羽想起回赌场的情形,不由怒火又起地说:

“哼!陈老板要不是看在我平日替他出力卖命的份上,如果换了任何别人,十个也让他干掉了!”

那女郎却振振有词地说:

“我们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知道他不至于把你怎样,充其量是请你走路,所以才开你这个玩笑呀!”

“这叫开玩笑?”彭羽怒形于色说:“对不起,我可没兴趣跟你开玩笑,现在陈老板还在赌场里等着,限我在天亮之前,把你抓回去作证!”

那女郎笑问:

“那么你现在是要逼我跟你回赌场去?”

彭羽把枪口一抬,断然说:

“那可由不得你去不去了,枪在我手里,你就非跟我回去不可!”

那女郎把眼皮朝他一翻说:

“那么我问你,既然是我放风整了你的冤枉,现在你却逼我去作证,如果当着陈老板的面,我一口咬定筹码是姓郑的交给你的,那你怎么办?”

“这……”彭羽倒没想到这一着,顿时被她问得怔住了。

那女郎遂说:

“老实说吧,我们已决定争取你,那就志在必得。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一切听我的,那样对你才有益无损,否则你就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彭羽沉思了一下说:

“那我倒要听听,你所说的庞大计划,究竟打算干什么买卖?”

那女郎断然拒绝说:

“目前恕我无法奉告!”

“如果我答应你呢?”彭羽问。

那女郎回答说:

“就是你答应加入我们,在人手未物色齐全之前,也下能告诉任何人。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的计划是绝对周密的,而且万无一失。一旦成功,足够每一个加入的人,尽情享乐几辈子都绰绰有余。”

“你们打算抢银行?”彭羽惊问。

那女郎居然大言不惭地说:

“抢银行那算什么,跟我们的计划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本不值一顾!”

“哦?”彭羽更觉惊诧地说:“连抢银行你都说不值一顾,那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那女郎笑笑说:

“我已经说过了,在时机未成熟之前,天机是绝不可泄漏的。现在天已亮了,你自己快考虑考虑,拿定个主意吧!”

彭羽似乎有些心动地问:

“如果我现在答应了,是不是就马上加入你们,跟你们一起走,不再回赌场了?”

“那倒不急,”那女郎说:“因为我们物色的人,还有没谈妥的,必须暂时留在澳门。但也不能把你藏起来,而且你还得替我们办点事,证明你是诚意加入,所以你还得回赌场去!”

彭羽把眉一皱说:

“我回去怎样向陈老板交代?”

那女郎胸有成竹地说: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们早已想到了,就是为了使你回去好交代,我才带你来这里呀!”

彭羽茫然问:

“你带我来这里,跟我回去交代有什么相干?”

那女郎笑了笑说:

“我们先下了车,再让我告诉你吧!”

彭羽防她有诈,丝毫不敢大意,仍然以枪监视着她一起下车,到了那部深红色的轿车前。

“你认识这轿车吧。”那女郎问。

彭羽回答说:

“当然认识,这就是‘午夜情人’的车子……哦,对了,昨夜我们还派了个人,事先预藏在这车后的行李箱里呢!”

那女郎点了下头说:

“不错,但他早已闷死在里面了!”

彭羽顿吃一惊说:

“什么?他已经闷死了……”

那女郎笑笑说:

“你别紧张,我说的闷死,只是表示他昏迷失去了知觉,跟死了差不多。但这得谢谢我,如果不是我半夜来打开行李箱,放了些新鲜空气进去,那倒恐怕是真死啦!”

彭羽忙不迭想打开行李箱,但是锁着的。

“钥匙在我这里!”那女郎说:“你不必忙着打开,我保证他死不了的,等你把他带回去救醒绝不迟!”

彭羽怔怔地问:

“让我开车带他回去?”

“你总得带个人回去交差呀!”那女郎吃吃地笑了起来。

彭羽不由地忿声说:

“你们想心早已有了安排,那就不必卖关子,痛痛快快地说了出来吧!”

那女郎止住了笑,正色说:

“这是‘午夜情人’的车子,车上这家伙是你们赌场的人,现在你可以把车开回去,就说各处找遍了,没有找到我和‘午夜情人’,但却发现了这部车子,而且车上这家伙在昏迷中需要急救。为了救人要紧,所以仍然只好把车先开回赌场!”

彭羽问:

“但关于那些筹码……”

“这个你放心,”那女郎说:“我跟陈老板约好八点钟以前通电话的,到时候我自然有办法对他说,使他不再追究的。不过你自己心里有数,绝不可向任何人泄漏我跟你谈的一切,否则你就自食其果!”

“这次你不会又是整我冤枉吧?”彭羽大有被蛇咬一口,见了草绳都害怕的感觉。

那女郎微微一笑说:

“我无法向你作任何保证,只有彼此信任啦!”

彭羽仍不放心地说:

“反正事已如此,只好这么办了。不过,这次我再也不会上当了,你也用不着重施故技,用你的随身法宝来对付我!”

那女郎知他指的“随身法宝”是什么,脸上不禁微微一红,娇羞万状地说:

“过去的事不必提了,只要你诚心加入我们,今后我们大家就是自己人了……”

“对了!”彭羽忽说:“我还想问个问题,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不是指的‘午夜情人’?”

那女郎摇摇头说:

“目前还不是,但早晚会是的!”

彭羽也不再追问下去,把手一伸说:

“那么请你把这部车的钥匙给我吧!”

那女郎把手一伸,原来钥匙早已握在了手掌里,向他递过去说:

“时候不早了,我们也不必多说,反正随时我会设法跟你取得联系的。关于你答应加入我们的事,是否一言为定?”

彭羽望了望她,想起被愚弄的事,似乎有些于心不甘,于是故意说:

“我倒希望来个一吻为定!”

他是存心想借此机会报复的,不料那女人竟毫不在乎,当真把脸一仰说:

“那就请吻吧!”

彭羽哪跟她客气,立即把她朝怀里一搂,低下头去就是一阵狂吻!

这一吻足足吻了两三分钟,顿使彭羽的怒气全消,好像一切都获得了补偿。即使回去再被陈老板掴几个火辣辣的耳光,那也相当值得!

吻罢,他终于心满意足地,跟她在树林里分了手,驾着那部深红色的轿车出林,风驰电掣而去……

这时从密林深处,走出了一位西装革履,蓄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绅士。只见他把手枪收了起来,松了口气说:

“莎丽,你居然真把他带了来,看他手里拿着枪,使我真替你捏了把冷汗呀!”

白莎丽却轻描淡写地说:

“有你白大爷在暗中保护,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中年绅士急加纠正说:

“莎丽,你怎么老是记不住,又叫我白大爷了!”

“是!爸爸!”白莎丽只好再叫了他一声。

原来这位中年绅士,就是当年在香港赫赫有名的白振飞!

但听他的对话,和她失口错叫的称呼,分明不是真正的一对父女,那么他们以父女相称,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这真是个耐人寻味的谜!

白振飞颇为得意地抻手捏捏鼻下的两撇小胡了,遂说:

“莎丽,这小子大概是不至于有问题了,郑杰还得下番功夫呢!”

“她那里怎么样?”白莎丽问。

白振飞回答说:

“昨夜我们已经作了最后摊牌,她的条件是要我们把郑杰和彭羽抓住了,协助她办完了事,才答应我们的要求。现在彭羽大概已没有问题,只要郑杰能同意加入,我相信她总不至于出尔反尔,再变卦了吧!”

白莎丽忿声说:

“她要再变卦,我可没那么好的耐性了,非给她点颜色看看。她才会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

白振飞急加劝慰说:

“莎丽,你千万不能意气用事,须知小不忍,则乱大谋,那样一来就影响了整个的计划呀!”

白莎丽这才收起怒容,偕同这位假父亲上了她的车,掉转车头,开出了树林……

彭羽并未直接回赌场,而是急急赶到了林家玉的住处来,因为郑杰还在等着。

这件事也真妙,本来他是找白莎丽的,但毫无线索。真像他自己说的是瞎猫想碰上死耗子,开了车乱转一通,仍然找不到那女郎的影踪,结果他反而被白莎丽找到了。

他既有枪在手,为什么不逼白莎丽回赌场去,当着陈老板的面把一切澄清呢!

这完全是被白莎丽的一句话吓住了,她说的不错,如果她被逼着去赌场,当着陈老板的面前,一口咬定彭羽跟郑杰是勾结的。那么这小霸王就更有口难辩,白的也成黑的啦!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改变主意,决定先把昏迷的小方载回赌场再说。

不过,郑杰还留着林家玉那里等着,他必须先去转一下。而他现在考虑的,是有没有把郑杰强行带回赌场的必要?……

主意尚未拿定,车已到了那座小公寓门口。

彭羽把车停下,便匆匆进入公寓,直登二楼。

到了房门外,正要举手敲门,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缓缓的放下了举起的手,而将耳朵贴近了门上。听了片刻,房里竟然毫无声息。

他的疑念顿起,不禁暗忖,房里只留这一男一女,那小子会不会……

于是,他轻轻伸手试转了一下门扭,似乎里面并未闩上,再轻轻一推,门竟应手而开。

他立即伸手入怀,按在了枪柄上,猛可一下推开了房门。谁知闯进去一看,一眼就看见躺在地板上的小林!

再看房里,却不见郑杰和林家玉的人影,彭羽不禁大吃一惊,心知这里发生了事故。

第一个意念就使他想到,必是小林赶回来时,发现郑杰正在趁机向林家玉轻薄,所以那小子恼羞成怒,击昏了之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她劫持而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忙不迭蹲下身去,扶起了小林的上身,伸手在他的脸上连连一阵轻拍。

突然,小林终于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彭羽迫不及待地问。

小林定神一看是彭羽,忙不迭地就把发生的事情经过,一口气说了出来。

彭羽这才知道看错了人,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误把郑杰看作了见色起意的好色之徒。

但他们现在已被抓回赌场去了,事情岂不更棘手啦?

尤其林家玉是无辜的,跟这件事根本风马牛不相于,她既被洪老九带回赌场,显然是把她当人质。使彭羽为了她的安全不能置之不顾,只管自己一走了之。

换句话说,林家玉既被带走,他就非回赌场不可!

小霸王果然不是孬种,他马上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向小林说:

“小林,你别担心,我现在就回赌场去!”

小林早已六神无主,他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好向彭羽哭丧着脸说:

“彭兄,无论如何,你总得设法把我妹妹救回来呀!”

彭羽只点了下头,转身就向房外走去。

不料刚到房门口,外面己站着了洪老九,带着几名赌场里的打手!

彭羽冷哼一声,昂然说:

“你们不必劳驾,我正准备回赌场去!”

洪老九也知道小霸王的厉害,真要翻了脸动起手来,他就首当其冲。

既然彭羽已表示要回赌场,他们就犯不着动手了,于是皮笑肉不笑地说:

“那我们就走吧!”

彭羽冲他把眼一瞪,又发出声冷哼,便昂然走出了房,从容不迫地走下楼去。

于是,洪老九他们分乘两部轿车,一前一后,把彭羽驾驶的深红色轿车夹在当中,风驰电掣地驶回了“大鸿运赌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看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