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对决》

11·图穷匕现

作者:白天

郑杰被丢在迪尔盘桥下不久,一辆跟踪而至的轿车便赶到,停在了桥的引道旁,车上跳下两个年轻女郎,正是白莎丽和汤美兰。

她们不知郑杰是死是活,两个人都惊异万分,忙不迭绕至桥下。发现被丢在堤旁的郑杰,正在奋力企图爬起来,但由于受的伤不轻,刚一撑起身又倒了下去。

这足以证明,他虽被殴成伤,至少还没有死!

白莎丽见状大吃一惊,立即赶过去把他的上身扶住,劈头就抱怨说:

“唉!你这真是何苦来哉,明知找姓杜的是与虎谋皮,你偏不信邪,硬要单独找上门去,那不是自讨苦吃!”

郑杰忍住周身的痛苦,悻然说:

“难道你还幸灾乐祸?”

白莎丽这才表示关怀地说:

“我当然更关心你的伤势,否则我就不必抱怨了!”

汤美兰也赶过来急说:

“我们赶快抬他上车,送到医院去……”

郑杰强自振作了一下说:

“你们要抬也抬不动,只要扶我起来就行啦!”

于是,她们一左一右,合力把他扶起来,慢慢走上堤旁的斜坡,终于吃力地把他架扶到车上了。

汤美兰只好在后座扶着郑杰,白莎丽仍然担任驾驶,立即发动引擎,驶离了迪尔盘桥。

疾驰中,汤美兰主张把郑杰送往医院,但他却坚持不肯,认为不必小题大做。

经过一番争论,由于郑杰执意甚坚,使她们拗不过他,最后只好决定把车驶返侍卫街,先回冯阿姨那里再说。

来到“巴黎时装公司”,她们把郑杰架扶下车,由后门进去,非常吃力地将他扶上了楼。冯阿姨乍见之下,不禁大吃一惊,急问:

“郑先生,你怎么啦?”

郑杰尚未回答,白莎丽已迫不及待地说:

“汤小姐,请你跟冯女士费神照顾一下,我得立即去找白大爷!”

郑杰这时已无能为力去救出伍月香,自然只有把白振飞找来,再从长计议。因此他不便表示异议,不过郑重叮嘱说:

“你千万小心些,别再出事情,无论找不找得到他,最好尽快赶回这里来!”

“我知道!”白莎丽说了一声,便匆匆而去。

但是,等她驾车赶到了“金孔雀夜总会”,却发现这里早已提前打烊!

白振飞这时当然不会留在夜总会里,也不可能逗留在附近,这教白丽莎上哪里去找他呢?

思忖之下,似乎只有两种可能,白振飞此刻如果不是正在各处找寻他们,就一定是回饭店等着了。

白莎丽既无目标,不能满街乱找,又怕再惹上麻烦,只好当机立断,决定赶回“马尼拉大饭店”去看看。

于是,她立即把车驶回了饭店。

在途中白莎丽忽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担心被他们丢在“圣地亚哥堡”的丘子佩,可能已经赶回夜总会去,派了人马来饭店里报复。甚至已经在守株待兔,等着他们回来了!

念及于此,她便不敢贸然直接上楼上,到达饭店,她先在楼下的大厅,打了个电话到白振飞的房间。

结果电话铃响了半天,却没有人接听!

这已证明白振飞不在房间里,但他究竟是否回来过,却是不得而知。

白莎丽为了获得这个答案,犹豫之下,最后只好拿定主意,硬着头皮乘电梯上了三楼。

由于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那值班的仆欧不免有些作贼心虚,对他们这几位旅客已惟恐巴结不及。所以一见她回来,就忙不迭上前殷勤招呼:

“白小姐回来啦!……”脸上还挂满了笑容。

白莎丽直截了当地就问:

“三零七号房间的白先生回来过没有?”

仆欧陪着笑脸回答:

“白先生还没有回来……对了,晚上你们刚出去没多久,就有人送了封信来,说是等你们回来,无论交给哪一位都可以……”

说着,便忙从身上拿出一封信,恭恭敬敬地双手递给白莎丽。

她接过去一看,信封上没有一个字,忙不迭拆开来看时,只见信笺上草草地横写着:

“人在我们手里,如果愿意谈谈,可派那位白小姐前来。时间不限,但必须在今夜。地点是阿亚拉桥!”

看毕,白莎丽不由地怔住了。

对方虽未署名,但已毫无疑问,就是前往“圣地亚哥堡”,干掉了守在那里的七八个人,把伍月香从地牢劫持去的那批家伙。

由他们的行动看来,人数绝不会少,否则绝不可能把丘子佩派在那里的人悉数赶尽杀绝。

现在信上却指明了,要白莎丽单独前往谈判。

这时候既然找不到白振飞,郑杰又被打伤,教她一个人怎么敢贸然独自去阿亚拉桥?

“三一三号房间有人在吗?”白莎丽忽问。

仆欧回答说:

“他们一直没回来过,房间没退,也没结账!”

白莎丽沉思了一阵,终于拿定主意,向仆欧借了支钢笔,在信笺的背面写上几句话,仍然放进信封,又用胶水封贴住,再交给仆欧说:

“白先生一回来,你就把这封信交给他,千万不要忘记,否则我把今天下午的事情向你们经理报告!”

“是!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仆欧连声恭应着。

白莎丽又赏了他一千比索,才匆匆离去。

这女郎的个性也很好强,并且喜欢独断独行,现在她就决定不去跟郑杰商量,便直接单独前往阿亚拉桥了。

对于伍月香她毫无好感,甚至于有些幸灾乐祸,但他们的计划中却少不了这个到处惹纰漏的闯祸女郎。所以她才不得不决定去单独冒险,否则伍月香出了事,他们再要物色这样适当的人手,恐怕一时很难发掘到呢!

马尼拉是个良好的港口,港外有很长的防波堤,堤内即是码头区。而帕锡河便经由这个地区入海,所以码头分为南北二港,由五座横跨在河上的大桥,连接两港的地面交通,阿亚拉桥就是五座大桥之一。

白莎丽驾车来到桥头的南端,把车先停住了,眼光向附近和桥上一扫,并未发现行迹可疑的人物。于是,她再把车开上大桥,一直驰往北端的桥头。

停车等了一阵,仍不见有人上前接头,她无可奈何,只好再掉转车头再开回南端。

这样往返行驶了三次,直到再驶回北端桥头停住,始见附近突然驶出一辆大型摩托车,一直来到了她车旁,停下了向车内一张,遂问:

“你是白小姐?”

白莎丽点点头,表示她是来谈判的。

那骑士又问了声:

“你是一个人来的?”

等白莎丽再把头一点,他才说:

“你开车跟着我来吧!”

于是,她只好驾着车,跟随在那骑士的车后,离开了阿亚拉桥,顺着帕锡河驶去。

一路尾随,来到了北港的一座仓库后面,摩托车才停住。白莎丽心知已经到了谈判的地点,但这附近连个人影也不见,不禁使她暗自提心吊胆起来。因此她只将车子停下,却未熄火,更不敢下车了。

但那骑士己将摩托车架住,走到她的车旁来,在车窗外笑问:

“白小姐,已经到了,你干嘛还不下车?”

白莎丽早已握枪在手,以手提包遮着,冷声说:

“如果你是跟我谈判,那么现在就谈吧!”

那骑士似已发觉她有枪在手上,不敢强迫她下车,只好强自一笑说:

“我只负责带你来这里……”

“那我跟谁谈?”白莎丽问。

那骑士立即用两个手指放进口中,吹出尖锐刺耳的口哨,显然是在发出暗号,通知藏在附近的同伴。

果然哨声一落,便见黑暗中奔出了几条人影,由四面八方向轿车奔了过来。

白莎丽见状,顿时紧张起来,但这时她想开车逃走也来不及了,只好极力保持镇定,以观对方的动静。

等他们到了近处,白莎丽始借着朦胧的月色,看出他们全是二十来岁的家伙。一个个都是油头粉面,穿得不伦不类,有的还蓄着长发,乍看简直无法分出是男是女!

他们一共有七八个人,但其中只有两个似在饭店见过,就是偷看伍月香更衣的那些小子。

那骑士迎过去,先向其中一个轻声嘀咕了几句,这家伙点了点头,表示心里已有数。然后才走向车窗外,向严阵以待地坐在车上的白莎丽说:

“白小姐,我们长话短说吧,那位伍小姐现在已经在我们手里,如果她对你们并不重要,自然另当别论,否则你们就得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白莎丽不动声色地问。

“这条件并不苛刻!”他说:“而且你们绝对可以办得到,那就是让汤美兰带我们两个哥们上她家里去,弄开他父亲的保险箱!”

白莎丽仍然不动声色地说:

“嗯!这个条件确实不算苛刻,并且对我们毫无损失!不过,问题是纵然我们接受了,汤小姐怎么肯答应?”

那家伙笑笑说:

“我想只要你们向她要求,她是不好意思拒绝的。因为你们今天下午救助过她,否则她在旅社里就出了大丑,难道她还不应该感恩图报?何况她既能把你们带回家去,要带我们的人去自然也不成问题?!”

白莎丽不禁诧然问:

“你怎么知道的?……”

那家伙哈哈一笑,眉飞色舞地说:

“我们不但知道这些,而且知道的还多着呢!”

“你们还知道什么?”白莎丽好奇地问。

那家伙回答说:

“老实告诉你吧,今天晚上我们去‘圣地亚哥堡’时,从守在那里的一个家伙口中获悉了一些秘密,那是关于汤太太和丘经理的阴谋。如果让她们的阴谋得逞,不但你们首先遭殃,连汤宏涛也得身败名裂,甚至家破人亡!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来个交换条件,只要汤美兰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不但放回那位伍小姐,还把这个秘密告诉你们,这总够意思了吧!”

“我想先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秘密,”白莎丽说:“反正伍小姐在你们手里,你现在就是告诉了我,我也绝不可能置伍小姐于不顾的。而我必须知道这秘密是否重要,才能借此向汤小姐提出要求,使她不得不为顾全大局而答应我们呀!”

那家伙犹豫了一下,始说:

“好吧!你可以告诉汤美兰,她继母和丘经理的阴谋,是要以她父亲的名义接待这次将路过马尼拉的‘金鼠队’。一方面故意制造成广东帮争取接待的空气,实际上他们早已接头好了,一切完全由他们负责,广东帮根本挨不着边。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巴结‘金鼠队’,而是早就计划好了要绑那十二只肥羊的票,先把这些人身边带着的油水榨出来,再逼他们通知各人的家里备款赎人,那当然不是一笔小数目。由于空气早已放出去了,最后财是他们发了,却让‘老广’背这个黑锅。甚至到必要的时候,姓丘的带着钱先跑掉,汤太太则留下,向警方告发一切主使是汤宏涛,与她毫无关系。等到汤大爷吃上了官司,风声平息下来之后,她再变卖掉所有的产业,远走高飞去跟姓丘的会面。那时候他们不但逍遥法外,而且还捞足了一大票,尽可享受一辈子吃用不完啦!”

白莎丽大为惊诧地说:

“这消息是真的?”

那家伙把眼皮一翻说:

“信不信在你,反正我没有骗你的必要,老实说吧,别说还有个人在我们手里,就凭这个消息,也能值个一两百万的了。”

白莎丽沉思了下,不置可否地说:

“你们这个条件,我愿意考虑考虑,不能立刻给你答复。因为问题不在我们,即使我同意接受,汤小姐可不一定肯答应。所以我必须设法说服她,但可没有绝对的把握!”

那家伙有恃无恐地笑笑说:

“也好,你现在就可以去找汤美兰谈谈,不过请你们自己把握时间,今夜如果事情解决不了,明天‘金鼠队’就到了,那就一切都不必谈啦!”

白莎丽忽问:

“你能不能告诉我,万一汤小姐不答应这条件,你们打算怎样?”

那家伙断然拒绝说:

“对不起,现在我不能告诉你,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的!”

“假使汤小姐答应了呢?”白莎丽问。

那家伙笑笑说:

“我们的人随时都准备好的,只要她答应了,你就带她来这里,然后带我们的人到她家里去!”

白莎丽再追问:

“那么伍小姐呢?”

“这不用你操心,”那家伙说:“等你们来把我们的人带去,我们马上就派车去接伍小姐,到汤公馆附近等着。只要我们的人能顺利得手出来,我立刻就放人,绝不失信!”

白莎丽无可奈何,只好表示同意。于是,他们对她并未留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1·图穷匕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王牌对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