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对决》

4·黄雀在后

作者:白天

郑杰何尝会想不到,这个姓汤的少女为了达到目的,竟然不择手段,甚至不惜以自己的身体为保证!

他被这少女发动热情攻势时,所担心的是伍月香会突然闯进房来,因为这时门锁并未锁上,房门只要一推就开。

可是他却没想到,伍月香会去向汤太太通风报信,而那几个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狼狈逃走的家伙,却是心有未甘,跑去搬了救兵来,决心要向他还以颜色!

也就是当那少女将要提出最后“保证”之际,他们正在赶来“马尼拉大饭店”的途中……

使郑杰深感困惑的是,这少女很可能就是汤宏涛的女儿,但她以金钱收买那些家伙,打算捉汤太太和丘经理的姦,却是令人无法理解,和不可思议的怪事。

因此他必须先弄清这少女的身份,以及那对私下有姦情的男女,究竟是不是汤宏涛的老婆,和白振飞上午去汤公馆时曾见过的那位丘经理。

还有,就是这少女不惜一切代价,动机究竟是为了什么?

当她经过一个热情的长吻,由于憋住气的时间过长,不得不把嘴chún与对方暂时分开,以便喘息。郑杰便趁机在她耳边轻声问:

“汤宏涛是你什么人?”

少女不由地一怔,突然从他怀里撑坐起来,微露惊诧地说:

“你,你问这个干嘛?”

郑杰直截了当地说:

“我必须先弄清楚你的身份和动机!”

少女犹豫了一下,始说:

“老实告诉你吧,我叫汤美兰,汤宏涛就是家父!”

果然不出所料,被郑杰猜中了,这少女就是汤宏涛的女儿。

“哦?”郑杰遂问:“那么你们说的那位汤太太……”

汤美兰不屑地说:

“那鬼女人就是我的继母!”

郑杰恍然大悟说:

“原来是这么回事,你继母跟那姓丘的,当真……”

“当然是真的!”汤美兰说:“要没有真凭实据,我也不敢让人去抓他们啦!”

郑杰“嗯”了一声说:

“这个我相信,但你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汤美兰恨声说:

“那鬼女人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一直把我父亲蒙在鼓里,既然被我发现了,能够不闻不问?”

“你不会告诉令尊?”郑杰问。

汤太兰沮然叹了口气说:

“那有什么用,我父亲被那鬼女人整天死缠着,连家里所有的佣人都向着她,使我想跟家父单独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并且,没有抓住他们的真凭实据,说了家父也不会相信,弄不好还挨顿臭骂呢!”

郑杰不置可否地笑问:

“所以你才不顾一切后果,采取这个办法?”

汤美兰郑重说:

“这个我早已考虑过了,与其将来被他们勾结起来对付家父,到不如现在把事情拆穿,以免后患无穷!”

“而你竟不惜牺牲自己?”郑杰颇不以为然地问她。

汤美兰毅然说:

“我绝不能错过今天的机会,纵然是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我也在所不惜!”

郑杰正色说:

“但你付出的不是代价,而是……难道你竟敢这样信任我?”

汤美兰毫不犹豫他说:

“这就是孤注一掷了!”

郑杰刚说了声:

“我认为……”

不料话犹未了,她已再度投进他怀里,伏在他胸前娇羞万状他说:

“你不必说了,我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你。他们现在可能已经在夜总会见面了,看完节目彩排就会到他们常去的地方去,我们不能错过机会。现在我没有钱给你,为了使你对我信任,放心去替我抓他们,只有……”

下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而是以行动表示了出来。

她此刻当真是不顾一切了,一面送上热吻,一面已自动伸手拉起露脐的短上衣,露出了雪白的胸腹。

虽然她并未宽衣解带,尽除罗衫,但这已表示她是放弃防守,在开城迎敌了。那意思就是说,这已是个不设防的城市,尽可放心大胆,长驱直入地攻进城去。

不过,为了少女的矜持和自尊,她不便主动把上衣脱下,只能开个头,像宴客时一样,主人先动了筷子,客人才好开动。

换句话说,她已动过了筷子,郑杰如果要想狼吞虎咽的话,就得自己动手了!

热吻中,她仍不见郑杰采取行动,不禁离开了他的嘴chún问:

“你怎么啦?难道还要我自己把衣服……”

郑杰正在尴尬万分之际,不料突听落地窗一响,犹未及把她推起,已听一声嘿然冷笑说:

“啊!这场面真够火辣呀!”

汤美兰顿吃一惊,急向阳台看去,只见七八个人已从落地窗涌入。除了那几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之外,尚有三个穿短装的壮汉!

这一惊非同小可,她急将双手一撑郑杰的身体,从他怀里撑起,站下了地,惊怒交加地娇斥:

“小金,你……”

郑杰待她一起身,刚要霍地跳起,谁知一名壮汉已冲到沙发背后,以枪把狠狠就当头击下。

这一下又狠又快,使郑杰根本不及提防。臀部才离沙发,已被当头一击,只听他发出声冷哼,便当场被击昏了。

汤美兰见状大惊失色,情急之下,立即不顾一切地大声呼起救来:

“救……”

刚一出声,便被一名壮汉一把抱住,急以粗大的手掌捂在了她嘴上。

另一名壮汉遂说:

“老潘,这倒是个现成的机会,我们不如……”

抱住汤美兰的壮汉就是老潘,他操着广东口音说:

“不,我倒有个更好的主意!”

“什么主意?”那不安好心的壮汉问。

老潘冷笑说:

“这丫头本来是说好了要我们替她办事,去抓那对狗男女。可是她居然临时变卦,跟这小子搞在一起,存心把我们抛开了。那也好,反正这头落了空,还有另一头,我们不妨另找主顾,去跟汤大爷的老婆谈谈。如果她肯出相当代价,我们就把这里布置一下,让丘经理派人来抓这一对野鸳鸯!”

那壮汉尚未置可否,小金已首表赞同说:

“对!潘大哥这个主意简直想绝啦!”

老潘哈哈大笑说:

“这小子大概羊肉还没上嘴,只闻了闻羊味,但我们要他先惹上一身羊膻!”

那大汉这才不表示异议,立即从身上拿出个小葯瓶,笑着说:

“这瓶东西本来是准备给那对狗男女用的,现在就给他们用吧!”

汤美兰吓得魂飞天外,但她拼命反抗也无济干事。只见那壮汉又拿出块脏兮兮的小毛巾来,开了瓶盖,将瓶内的无色液体倒上大半瓶。

两个油头粉面的家伙立即上前相助,合力制住了汤美兰,让那壮汉将湿毛巾按住她的口鼻上。

一阵强烈的葯水味,使她仅只奋力扭动片刻,便昏迷了过去。

当那壮满再以毛巾按在已经被击昏的郑杰嘴上时,汤美兰已被抬上床,被他们七手八脚地,将全身脱了个精光!

接着,郑杰也在昏迷中任凭摆布,被他们脱光全身的衣服,抬到了床上去。

这真是不堪入目的场面,只见躺在床上的一对青年男女,这时已是赤躶躶的,全身一丝不挂!

在老潘的指挥之下,他们把一切布置完毕,开了房门出去,把值班的仆欧叫来,吩咐他锁上房门。

仆欧认识这三个壮汉,都是“老广”方面的人,在当地一向横行无忌,非常吃得开,他哪敢不买他们的账?

于是,在锁上房门后,老潘又关照说:

“记住,如果他们一起的人回来问起,就说他跟一位小姐一起出去了,留了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叫他们不用等他。也不许开这个房间的门,等我们叫你开才可以开,否则就当心你的狗命!”

说完,故意把衣服向上一拉,露出别在腰间的手枪。

“是!是……”仆欧吓得只好唯命是从地连声应着。

他们这才回到那几个家伙的房间,关上房门密商了一阵,然后由小金出马,独自离开了饭店去办事。

小金直接雇车来罗哈斯道,在“金孔雀夜总会”附近下了车,然后由电话亭里打电话到夜总会去。

电话铃响时,也就是白振飞他们刚离旧不久,汤太太正与丘子佩密商毒计之际。

丘子佩是夜总会的经理,有电话打来自然由他接听,不料对方开口就问:

“汤太太在吗?”

丘子佩不知对方是谁,不便贸然回答,反问对方:

“请问你是哪一位?”

对方冷声说:

“你不必管我是谁,这是非常重要的事,必须跟汤太太亲自谈,她如果不在就算了!”

丘子佩只好说了声:

“请等一等!”然后向坐在沙发上猛吸香烟的汤太太使了个眼色。

汤太太用手指向自己一指,表示问他是否要她接听。丘子佩急将电话按住说:

“有个家伙说有重要的事,非跟你亲自谈不可!”

汤太太只好抛去香烟,起身走过去,接过电话,提身坐上办公桌,娇声问:

“喂!哪一位?”

“汤太太吗?”对方说:“我有个重要的消息,是关于你跟丘经理,不知汤太太愿不愿意知道?”

汤太太暗自一怔,急问:

“什么消息?”

对方哈哈一笑说:

“汤太太,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关于你跟丘经理之间会有什么消息,相信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吧!”

汤太太不禁忿声说:

“既然你认为我知道,又何必告诉我?”

对方笑了笑说:

“汤太太可别误会,你们的事与我无关,不过我要告诉汤太太的这个消息却是有人花了相当大的代价,要我们当场抓你和丘经理的真凭实据呀!”

汤太太惊怒交加地说:

“我懂了,你的意思是否看我能出多高的代价,如果我能出更高的代价,你们就放弃那一边?”

对方停止了笑声说:

“汤太太很聪明……”

汤太太却不等他说完,就不屑地冷声说:

“可惜你的消息来得太迟,别人已经抢了生意,不但把一切告诉了我,并且我还知道主使的人是谁!”

“你已经知道了?”对方颇觉意外地问。

汤太太冷哼了一声说:

“你想不到吧?”

“确实没想到。”对方说:“但汤太太可能想不到,我现在所说的并不是那消息,因为抓不抓还在我们……”

“那又是什么呢?”汤太太急问。

对方这才郑重其事地说:

“汤太太,请你详细听着,既然你已经知道主使人是谁,就不必由我告诉你了。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为了免伤和气,和使你跟丘经理出洋相,已决定不接受这份差事了。不过,假使汤太太真愿意出更高的代价,我们倒有一对现成的野鸳鸯在那里,可以交由你们去处理!”

“哦?”汤太太诧异地说:“你能把话说清楚些吗?”

对方又笑笑说:

“老实说吧,我们本来是受雇要在今天下午,抓你和丘经理的。但因为代价太低,我们不太感兴趣,已经决定放弃了。而现在主使的人却跟一个小子在一起,被我们抓住了,并且把他们用葯迷昏,双双被脱得精光地躺在床上。大概在一两个小时之内是醒不了的,这样说汤太太总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汤太太急不可待地问:

“现在他们人在哪里?”

“对不起!”对方姦滑他说:“在条件未谈妥以前,这个实在恕难奉告!”

“那我先听听你的条件!”汤太太似已突然心动。

对方直截了当地说:

“我不想狮子大开口,但别人出的是一百万比索,汤太太总不能低于这个数目吧!”

汤太太毫不犹豫地说:

“我出加倍的代价!”

“好!”对方喜出望外,一口答应说:“汤太太开出的口,我绝不讨价还价,不过得马上兑现!”

汤太太更爽快,她说:

“不成问题,钱是现成的,你可以立刻亲自来取,我马上叫丘经理准备!”

对方欣然说:

“我五分钟之内就到!”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然后,他又拨电话到“马尼拉大饭店”,接通他们的房间,把洽谈的情形告诉了老潘。

那家伙虽是粗线条的人物,心却很细,立即警告说:

“小金,你可别上那女人的当,她叫你去拿钱,夜总会里全是他们的人,你一个人去……”

小金却有恃无恐地说:

“那倒不用担心,他们的小辫子已经被我们抓住,现在我一个人去,他们才更不敢把我怎样呢!”

老潘仍然叮嘱了一句:

“你还是当心些的好!”

“我知道!”小金笑了笑,便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4·黄雀在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王牌对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