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对决》

9·艳杀

作者:白天

经理室与大厅之间,只隔一条走道,汤太太和丘子佩尚在密商大计,突然被騒乱声惊动,不禁大吃一惊,忙不迭冲出经理室,赶到大厅里来。

冲进大厅一看,只见满场已乱成一片,受惊的男男女女,正在四散逃避,纷纷夺门而出,情势已是乱得不可收拾。

他们首先就发现,那些翻桌子推椅子的,正是“老广”方面的家伙,顿时惊怒交加。

一名大汉刚冲过来,尚未及报告,就被丘子佩当胸一把抓住了喝问:

“怎么回事?”

大汉气急败坏地回答:

“有个自称是记者的家伙,硬要闯到后台去采访,被他溜进了二号化妆室,我们正要把他抓来让经理处理。不料他突然动了手,逃出化妆室,就从后台一直冲出音乐台,火就是那家伙烧起来的。”

“那家伙是谁?”丘子佩怒问。

大汉茫然说:

“不认识,他是持着请柬来的……”

丘子佩一听那“记者”持着请柬而来,立即心里有数,因为今晚他们并未发出第二张请柬来。

“一定是姓白的!”汤太太也想到了。

丘子佩“嗯”了一声,急问:

“那家伙呢?”

大汉回答说:

“没、没看见了!”

丘子佩眼光急向全厅一扫,只见夜总会方面的人已跟“老广”动上了手,来宾已逃了个精光,却是根本不见白振飞的人影。其实白振飞就算尚未趁乱逃走,由于化过了妆,丘子佩一时也无法认出。

一看场子里的情势,毕竟自己这方面的人多势众,对付“老广”尚绰绰有余。

由于这一闹,警方势必被惊动,很快就会赶来大批人马镇压。丘子佩惟恐汤太太在场反而不好,急向她说:

“这里交给我好了,你最好先离开吧!”

汤太太也明白他的顾忌,只把头一点说:

“我先回去,这里的情况怎样,回头打电话给我!”

说完便匆匆向后面走去,由几名大汉护送出了后门,再绕到前面的停车场,上了她自己的座车,吩咐那兼任保镖的司机立即打道回府。

这时候尚不到九点钟,夜总会里经这一闹,今晚是不可能再继续营业了,善后由丘子佩去处理,她这位老板娘自然没有留在那里的必要。

回到汤公馆,一问女仆汤宏涛已经睡了,她便决定先不把事情惊动他。等丘子佩来过电话,知道了情况以后再说。

于是她吩咐女仆跟上楼去,替她准备好洗澡水,然后挥挥手说:

“没事了,你下楼去吧!”

“是!”女仆恭应而退,出房顺手把门带上了。

汤公馆这座巨宅,单单楼上就有五六个房间,另外尚有两个小客厅,而楼下由于厅太大,占丢了大部分面积,所以除了餐厅之外,仅有个书房,别无其他的房间。

因此汤宏涛要住在楼下,就不得不把书房暂作卧室,而汤美兰又经常不在家,住在她那冯阿姨处。所以这巨宅的整个楼上,实际上等于只住了汤太太一个人。

不过,汤公馆除了男女仆人不算,保镖的就有七八个之多,日夜轮班防范。而且尚有四条经过严格训练的凶猛狼犬,闲杂人,根本就别想跑进来打主意,所以汤太太从未为她的安全顾虑过。

尤其只要汤美兰不在家,汤宏涛是休息的时间较多,室内上上下下都是汤太太的心腹,那就完全是她的天下了!

这时她已脱光衣服,赤躶躶地走进浴室,匆匆浴罢出来。

因为楼上没有其他的任何人,她根本毫无顾忌,连身上的水还没擦干,就围了条大浴中走出浴室。不料回到卧室一看,床上竟已躺着个赤膊的男人,全身仅保留着一条短内裤!

汤太太出其不意地大吃一惊,几乎失声惊呼起来。

“你,你是什么人?……”

床上的男人哈哈一笑说:

“汤太太最好声音小一点,楼下的汤大爷还没睡着,万一惊动了他,这个场面让他看见可热闹极啦!”

汤太太定神一看,才发现床上这几乎赤身露体的男人,赫然竟是郑杰!

这一惊非同小可,吓得她顿时魂飞天外。因为照她的计算,他们是死定了的,怎么会突然睡在了她的床上?

刚才卧室里尚无异状,她这个澡只不过洗了几分钟,郑杰怎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尤其宅内防范森严,还有四只狼犬各处巡视,绝不可能被这小子溜进来的呀!

她只要一声惊叫,楼下保镖的立刻就会赶上楼来,可是她却被郑杰的话唬住了。因为自己的衣服尚未穿上,而这小子又脱得全身仅余一条短内裤,这场面被汤大爷看见了算怎么回事?

尤其这是她自己的卧房,床上躺着这个年轻男人,当真惊动了汤大爷,赶上楼来发现这场面,她就有口难辩啦!

汤太太果然被吓阻了,不敢出声呼救,但却惊怒交加地问:

“你想干什么?”

郑杰仍然躺在床上,以两手垫在脑后,冷笑一声说:

“我是特地来向汤太太报告一个不好消息!”

汤太太力持镇定地说:

“你明知我在夜总会里,干嘛跑到这里来,你是怎么溜进来的?”

郑杰置之一笑说:

“我是怎么进来的,汤太太就不必问了。不过,我本来是打算来休息休息的,实在没想到你今晚回来得这么早啊!”

汤太太冷哼一声,迫不及待地问:

“你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要告诉我?”

郑杰却从容不迫地回答:

“先说丘经理借给我们的那辆车子吧,在路上出了点意外,车子已经完全报销,恐怕无法完璧归赵,这不是个坏消息吗?”

汤太太的心往下一沉,仍然极力保持镇静地说:

“一部车子算得了什么,丘经理绝不会要你赔的!”

郑杰笑笑说:

“真要赔的话,相信我们还不致于赔不起。可是,几条人命我们就赔不起了呀!”

汤太太惊问: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郑杰一骨碌坐了起来,冷声说:

“汤太太,不必太紧张,汤小姐并未发生意外,死的只是几个身份不明的家伙!”

汤太太不知是过于吃惊,还是故意亮相,突然失神地把手一松,使身上围在胸前的大浴中,不觉地掉落了下去。

顿时,她赤躶躶地站在郑杰面前。

但郑杰对这女人充满诱惑和魅力的肉体,却是不屑一顾,居然视若无睹地说:

“汤太太,你认为这消息该不该让汤大爷知道?”

汤太太似乎根本没觉出,自己是全身一丝未挂,脸上毫无表情地木然说:

“既然汤小姐没有发生意外,就没有告诉他的必要!”

郑杰不禁笑笑问: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虽然有人想置汤小姐于死地,而她只要没死成,就不值得大惊小怪啦!”

汤太太突然把脸一沉说:

“姓郑的,我们不必兜圈子了,你究竟想打什么主意,就痛痛快快地说明吧!”

“好吧!”郑杰这才冷冷地说:“关于这件事的发生,我们彼此心里都有数,不必多费口舌。我现在只要汤太太回答一个问题,出这主意的是你?还是丘经理?”

汤太太故作茫然地问:

“你说的是什么主意?”

郑杰冷笑说:

“汤太太如果真不清楚的话,那么我就再浪费口舌吧!我们接受了你的条件,开了丘经理借给我们的车子,就直接去找汤小姐。而当我们一离开夜总会,我发现了被人跟踪,当时我们以为是奉你之命去监视,怕我们不去找汤小姐的。可是等我们说服了汤小姐,带着她离开马尼拉,打算开往拉蒙湾的途中,那些家伙仍然在尾随,并且突然加足了马力猛追,使我们不得不开快车,幸亏我们及时发觉引擎盖旁的气窗在冒烟,赶紧停车跳下了车,就在那一瞬之间,发生了爆炸。而且追踪的家伙也停车下来,以乱枪向我们射击,结果我们的命大,不但死里逃生,还解决了他们几个。现在我不管那些家伙是谁派去下手的,而爆炸却是由于丘经理那辆车子引擎箱里,预先置有特制的炸弹,引擎一发热就自动引发爆炸,显然是想把我们一起炸死。车子是丘经理借给我们的,而条件却是汤太太提的,所以我不知道这笔烂账究竟应该找你们哪一位算?”

汤太太面带寒霜地说:

“既然你知道该找谁算账,那为什么不去找丘经理,却找上了我?”

郑杰沉声说:

“其实这没什么分别,找你和找他都是一样,反正冤有头债有主,这笔账该记在谁的头上,我们就会找谁算的,绝不牵连无辜!”

“如果是我呢?”汤太太忽然笑问。

郑杰直截了当地说:

“那你就得自食其果!”

汤太太有恃无恐地说:

“但你别忘了,那位伍小姐还在我们手里!”

“那不成问题!”郑杰说:“姓丘的靠山是你,他只要失去了依持,就得乖乖地把伍小姐交出来!”

汤太太暗自一惊,色厉俱厉地问:

“现在你打算把我怎么样?”

郑杰笑笑说:

“你放心,我绝不会像你那么心狠手辣,随便杀人的。现在让我告诉你吧,汤小姐就在隔壁房间里,只要我一声招呼,她就立刻到楼下去通知汤大爷,让他来看看这个场面。结果是怎么回事,相信不需要我说你也明白了。”

汤太太不禁怒形于色说:

“哼!我早就料到是那鬼丫头带你闯进来的,可是我不相信,你会自己也陪着我倒媚?”

郑杰哈哈一笑说: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因为临时找不到‘男主角’,所以只好由我‘客串’一下。只要让汤大爷亲眼看到我在你房间里,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但我绝不会被抓住,到时候我自然能脱得了身的……”

不料他的话犹未了,汤太太竟然出其不意地向他扑去,使他冷不提防,被扑倒了下去。

这女人真够厉害的,全身扑压在郑杰身上,就将他紧紧抱住不放,并且毫无顾忌地说:

“你想脱身可没有那么容易,现在你让那鬼丫头去叫老家伙来吧,给他看看我的这个帅哥!”

郑杰倒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一着,实在大出意料之外,其实她是突然把心一横,才使出了这个铩手锏的。

因为汤宏涛患有心脏病和血压高,绝对受不得刺激,如果真看见这个场面,不把他气得脑出血,当场一命呜呼才怪呢!

而这巨宅上上下下的人,又全是她的心腹,汤大爷一翘辫子,他们还不更对她效忠?

到时候保镖们一赶到,对郑杰和汤美兰还有什么问题,所以她才在情急之下,突然使出了这一手!

“你……”郑杰被她紧紧抱住,一时反而不知所措起来。

汤太太却放荡地笑着说:

“你不是要客串‘男主角’?现在你正好有机会表演呀,不妨把躲在隔壁房间的鬼丫头叫过来,让她欣赏欣赏,也见习见习!”

郑杰不禁情急起来,双臂一张,突然抱住了她的身体一翻,使她被从身上翻压下去,反而被他按住了。

可是,她的双手却仍然紧紧抱住不放!

这一来,便成了郑杰侧身压住了她,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汤太太!”郑杰怒问:“你难道真不在乎?”

汤太太吃吃地笑着说:

“我有什么好在乎的?反正我就是这么个女人,跟老丘的事谁都知道,连老家伙也早就看出来了。可惜他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总不能强迫我守活寡呀!所以你这一招用错了,根本吓唬不了我!”

郑杰不屑地冷笑说:

“你简直真是不……”

“不要脸对吗?”汤太太毫不在乎他说:“那么我问你,你们男人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拈花惹草,任意玩弄女人,还要自命风流,那就是应该的……”

郑杰忿声说:

“我不跟你扯这些!……”

“那么我们就扯别的吧!”汤太太说:“现在我可以老实告诉你,丘经理车上预置炸弹的事,如果不是你刚才说出来,我根本一点都不知道!”

“哦?”郑杰诧异地问:“这么说是姓丘的想置我们于死地,与你无关?”

汤太太表情逼真地说:

“他又没死,我们可以当面对质!”

郑杰遂说:

“好在我们也没死成,现在就暂时抛开这个不谈,请你把伍小姐交出来,你同不同意?”

汤太太故意说:

“我同意也没用,人在丘经理的手里!”

“你可以命令他把人交出来!”郑杰说。

汤太太断然拒绝说:

“绝对办不到!”

“为什么?”郑杰怒问。

汤太太回答说:

“事实摆在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9·艳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王牌对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