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黑猫党》

10 摊牌前夕

作者:白天

由于“黑猫党”突然使出这一手绝招,迫使严正辉不得不随机应变,临时决定改变了整个计划。

他原定由鲁安妮冒充女猫王,以及一批橡皮人,约马光祖与卡洛斯去那古堡谈判,目的是为了安排一下步棋。

因为“黑猫党”对那秘密组织,不但是个障碍,同时也具有相当的威胁。如果金博士夫妇真潜来此地,目的不外乎是希望那秘密组织找上门去,好以那批资料待价而沽,甚至要求参与其事。

而“黑猫党”则是垂涎尚存在瑞士银行的那笔巨款,志在必得地要弄到手。她们可能认为存款证明,一定在金博士夫妇手里,因此毫不放松地追踪而来。

当然,在女猫王的想法,只要找到金博士夫妇,就不怕他们不乖乖地交出那一千万美金。即使无法找到他们,但“黑猫党”一天不离开此地,他们就一天不敢再露面。

那秘密组织方面则更急于找到这对夫妇,既然如此,就不得不委曲求全,设法把“黑猫党”打发走。

打发她们不能用武力,只可破财消灾。否则的话,万一她们向警方放风,那秘密组织所受的影响和损失,就无法以金钱来计算了。

严正辉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明知“黑猫党”已潜来此地,却并不急于对她们采取行动。一则是故意表示警方尚未得到任何风声,以免打草惊蛇。一则是以毒攻毒,利用“黑猫党”对那秘密组织的威胁,造成互相受牵制和顾忌的局面。

这样一来,专案小组的一切暗中活动,才不致惊动那秘密组织。尤其利用阿义的介入,更故布疑阵,形成了扑朔迷离的情势。

时机一成熟,严正辉便按照原定计划,安排了圣地牙哥堡的谈判。由鲁安妮冒充女猫王,把出五百万美金作为“黑猫党”离去的条件,并且允许考虑卡洛斯要她们加入那秘密组织的建议。

卡洛斯只是出面与马光祖接头的人,一切他都不能擅自作主,必需向那从不露面的神秘人物请示。但专案小组派出了不少人手,日以继夜地在各处暗中监视,包括监听电话线路,却始终未能查明,卡洛斯与那神秘人物是以什么方法取得联络的。

可惜严正辉百密一疏,没有想到还有个杜燕,在暗中监视卡洛斯和马光祖。否则,只要在那神秘人物以电话指示她时,查出电话的来源,也许就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了。

不过,无论他们以何种方法联络,假如那神秘人物接受女猫王的条件,那五百万美金的巨款,就势必要当面交给卡洛斯。

而严正辉一切的安排,目的就是要抓住那神秘人物,逼他招出那秘密基地,一举破获那足以威胁整个世界的庞大非法组织。

可是现在“黑猫党”已知道了一切,她们已绝不可能中计。相反的,女猫王更藉此为要挟,居然向严正辉勒索起来,实在出人意料之外。

严正辉不愧是干警探的出身,能够处变不惊,临危不乱。他在慎重思考之下,终于当机立断,决定来个孤注一掷。

他故意断然拒绝女猫王的勒索,使她恼羞成怒。

果然不出所料,女猫王在“与虎谋皮”不成之后,立即转移目标,改以那秘密组织为勒索的对象了。

消息传来,姓罗的女人突然被“黑猫党”释放,回到了她主持的私人俱乐部。不久之后,她就带着几名大汉,乘车赶到那秘密赌场去。

严正辉接获这个消息,当即判断出女猫王释放那女人,是要她带口信给卡洛斯的。由此可见,女猫王确实相当机警而狡猾,她似已经知道各处的电话线路均被窃听,不便亲自以电话跟卡洛斯谈判,而放回了姓罗的女人替她传话,这一着又是严正辉未曾想到的。

然而,女猫王又凭什么,认为释放了姓罗的女人,不致遭到警方的逮捕呢?

奉命赶往马尼拉湾的程帮办,突然带着两名大汉赶回来复命,向严正辉报告弗南等三人已遭毒手。

严正辉顿吃一惊,莫名其妙地说:“这怎么可能,如果女猫王已处置了他们三人,那么被她释放的女人是谁呢?”

“组长说的是谁被释放了?”程帮办茫然问道。

严正辉把眉一皱说:“十分钟前,我刚接到消息,被‘黑猫党’劫持的那个姓罗的女人,已经被释放回去,又带了几个人赶到那地下赌场去了。而你们却发现弗南先生他们三人的尸体……”

“组长!”一名干探接口说:“我倒想到了一个可能,说不定放回的那女人,是女猫王本人或她手下化装的呢!”

严正辉沉思了一下说:“嗯!这倒有可能,否则程帮办他们发现的三个尸体,总不会有一个是故意化装成那姓罗的女人吧!”

程帮办激动忿声说:

“组长,‘黑猫党’简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不但公然向我们勒索,更杀害了弗南先生。如果我们再不采取行动,把她们一网打尽,上面追究下来怎样交代。”

严正辉神情凝重地说:“今夜我们是成败在此一举,绝不能意气用事,因小不忍而乱大谋。现在卡洛斯可能已经得到女猫王的通知,但她绝不会轻易说出一切,必然要等到对方答应她的条件,并且钱到了手,才会告诉他们的。所以目前我们只好暂时按兵不动,静候进一步的消息……”

正说之间,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严正辉亲自接听,对方是那姓赵的便衣警探。听完他的报告后,这位专案小组的负责人,简直是啼笑皆非吩咐了声:“你们马上撤回来!”随即忿然搁下了话筒。

“怎么啦?”程帮办急问。

严正辉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沉思了足足有两分钟,才突然哈哈大笑说:“程帮办,我们都虚惊一场,被‘黑猫党’开了个大玩笑啊!”

“哦?”程帮办闻言怔怔地追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严正辉这才说出老赵的报告,然后加以判断:“据我看,她们是故意让杜燕跟踪知道那个地方,并且早就做好他们的蜡像。无论女猫王是故布疑阵,或者是另有目的,总之她们绝不会藏匿在那里,否则就不致被人跟踪到家了。”

程帮办忽说:“可是,弗南先生是今晚才被她们用计劫持的呀!”

“不错,”严正辉点点头说:

“这说明了一点,就是最初她们可能是打算把阿义引去,让他在乍见那两具假尸体时大吃一惊。也许只是开他个玩笑,但阿义始终没找去。而在把弗南先生劫持到手后,女猫王一方面向我们勒索,一方面则把人留在手上作为人质。弗南先生的蜡像,自然是临时赶制出来送去的,现在‘黑猫党’已经知道了一切,她们不得不为钱到手后的脱身之计打算,必要时可以用人质作王牌,所以才没有真向他们下毒手啊!”

程帮办终于恍然大悟,想了想说:“组长,现在我们是否应该采取行动,设法去找到弗南先生?”

严正辉并不急于采取行动,他很沉得住气,认为在目前对弗南的安全尚不足为虑。并且“黑猫党”已释放姓罗的女人,显然是要她带回口信的。

卡洛斯不能擅自作主,必需向那神秘人物请示,始能给女猫王答复。无论他们用何种方法联络,为了急于知道女猫王待价而沽的重要消息,势必非接受她的条件不可。

带口信回去的,是那姓罗的女人,一事不烦二主,到时候去答复女猫王的自然也是她。因此,只要严密监视这女人,就不难跟踪她找到“黑猫党”的踪迹。

但最大的目标是那神秘人物,所以纵然追查出了“黑猫党”的行踪,也不宜贸然采取行动。必需等那秘密人物被迫露面,或者查明他的身份,才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把他们一网打尽,一举破获那庞大的秘密组织。

现在,值得担心的倒是阿义,在他认为救出石坤比任何事都重要,而且是义不容辞的。万一他不顾一切后果,单枪匹马去找“黑猫党”,严正辉的整个计划就难免不受到影响,甚至被他的鲁莽行动所破坏。

因此,目前当务之急,就是尽快分头去找阿义,阻止他轻举妄动。以免节外生枝,造成弄巧成拙的局面。

今夜专案小组的人员已全体出动,更有大批军警在待命,只要查明那秘密基地的所在,一声令下,他们就立即赶往。

可是,尽管动员了如许众多的人员,严正辉仍感人手不足,迫不得已,只好临时又派出那批曾化装“黑猫党”的女警探交付给她们的任务,则是再度以猫女的装扮出现,诱使阿义跟踪,以便把他抓住。免得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影响了今夜整个的计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智斗黑猫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