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黑猫党》

11 神秘人物

作者:白天

在午夜十二点钟以后,姓罗的女人突然离开了那秘密赌场,独自驾着旅行车飞驶而去。

赌场已受到严密监视,她一离去,就被专案小组的人跟踪。

严正辉接获这消息,心知这女人必然是去答复女猫王的,足见卡洛斯已向那神秘人物请示过了。可是,他们是如何取得联系的,任何一方面均毫无所获。

经过大家的研判,这才恍然大悟,一致认为的那神秘人物,很可能是以赌客的身份,混迹在那秘密赌场里!

除此之外,卡洛斯既未离开那秘密赌场,又没有电话跟他联络过,他如何向那神秘人物请示?

于是,严正辉当机立断,立即发号施令,决定向那秘密赌场采取突袭行动。另一方面则追踪那姓罗的女人,只要发现她跟“黑猫党”发生接触,就将她们一网打尽。

姓罗的女人把车一直驶向市区,在奎松桥畔的一座公用电话亭旁停下,进去打了个电话。也不知她是打给谁的,仅仅说了两三句话,就挂上听筒。出来登车疾驶而去。

她一离开那秘密赌场就被跟踪,可是并未发现她与“黑猫党”接触,只是打了个电话,以致不便对她采取行动。

眼看她驾车疾驶而去,跟踪的车子仍然紧紧尾随,同时以车上的无线电话向严正辉报告。

严正辉尚未接获其它方面的消息,听完这个报告,认为姓罗的女人一定是打电话给女猫王,于是吩咐继续跟踪,见机行事。

结果大出跟踪的人意料之外,这女人并未去见女猫王,却是直接回到了由她主持的那个私人俱乐部!

这一着连严正辉也没想到,那女人在电话亭里打的电话,根本不是打给女猫王或任何人的,只不过是乱按个号码,随便说了两三句话。实际上是故作打电话状,趁机悄然把手里的一张字条,塞在了电话号码簿下面。

她一离开电话亭,把跟踪的车引走后,附近立即出现一名女郎,急急走进电话亭去取那字条。

取到字条,那女郎正待走出电话亭,不料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而至,停在亭外挡住了她的去路。

女郎顿吃一惊,犹未及夺门冲出,那骑士已丢开摩托车,闯进电话亭去,反手把折门拉上,霍地掏出把弹簧刀。轻轻一按跳出了锋利的刀身,向她面前一晃,冷声逼令:“把你手上的纸条给我!”

“你……”女郎定神一看,这才认出他竟是阿义,顿时吓得魂飞天外。

就在这时候,停在桥头下的一部轿车,已然发现那女郎被困在电话亭内,立即飞驶而至。

车一停,跳出两名女郎,企图搭救那女郎的危急,但折门被阿义以背抵住,使她们无法推开。

电话亭内的空间有限,两个人挤在里面已无法转身,那女郎既逃不出,又被阿义以弹簧刀相逼,使她退无可退。不禁惊怒交加地威胁:“你再不放我出去,我可要叫救命啦!”

阿义哈哈一笑,毫不在乎地说:

“那就叫吧,猫叫春的声音一定特别好听!”

女郎心知已被他识破身份,只得忿声问:

“你究竟想干嘛?”

阿义又把刀在她面前一晃,冷声说:

“我要你手里的那张纸条,看看上面写的什么!”

女郎情急地说:“你别忘了,那个姓石的还在我们手里……”

“是吗?”阿义故意说:

“据我所知他与另外两个人,已在马尼拉湾的一幢别墅里遭人杀害。反正他已死了,人死又不能复生,你们别想用他的安全来威胁我了!”

女郎急说:

“不!你弄错了,他们都好端端地活着,并未被杀害……”

阿义“哦?”了一声,遂说:

“好吧,如果还活着,我也不想知道你手上那张纸条写的是什么,不过,你得带我去找他!”

女郎为难地说:

“这……这……”

她尚未置可否,突见一辆轿车赶来,使电话亭外的两名女郎顿吃一惊,竟置这被困的女郎不顾,仓皇登车风驰电掣而去。

女郎急得大叫:

“喂!你们不能丢下我……”

但那两个女郎根本听不见她的喊叫,即使听见也顾不得她了。

阿义趁她分神之际,出其不意地捉住她的手,用劲一扭,使她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纸条终于被他夺下。

“现在我们一起去见女猫王吧!”他把身体一侧,开了门,将她拖出电话亭外。

眼看那辆轿车已近,阿义急将倒在街边的摩托车扶起,骑跨上去,立即发动。

那女郎是奉命来取纸条的,现在纸条已被阿义夺去,使她回去无法交代。正在犹豫不决时,那辆轿车已停在后面,跳出了四名穿黑色紧身衣裤的女郎,拔枪向他们喝令:“不许动!”

阿义疾喝一声:

“上车吧!”

那女郎已然无暇迟疑,立即跨上后座,双手紧紧围抱住阿义的腰部。

四名女郎一拥而上,但已慾阻不及,阿义竟不顾一切地以车冲开她们,加足马力飞驶而去。

她们就是严正辉最后派出的一批女警探,一共十二个人,每四人一组,驾车分头在各处找寻阿义。结果这一组正好经过这里,发现电话亭外两名女郎在拼命的推门,里面却有一男一女在相持不下,于是立即赶去查看究竟,想不到那男的果然就是阿义。

一见阿义不听阻喝,载着那女郎飞车逃走,她们忙不迭登车,在后面紧追不舍。

原来,阿义并不知道女猫王释放了那姓罗的女人,更不知道上哪里去找“黑猫党”,只不过是驾着摩托车乱找一通而已。

转来转去毫无发现,于是他灵机一动,决定去找那秘密赌场。不料刚好驶向郊外,正遥见一部旅行车迎面疾驶而来。

他急将摩托车避开路边,等那旅行车驶近,一眼就识出,这车是曾载他与施兰君去秘密赌场的。并且,虽只惊鸿一瞥,也看清了车上是那姓罗的女人在驾驶!

正在暗觉诧异,发现旅行车后面,竟有部轿车在遥遥尾随。于是,当这两部车一前一后驶了过去,他也掉转车头,在后面跟踪起来。

一路跟进市区,经过奎松桥,只见旅行车停在了公用电话亭旁,姓罗的女人下车进去打了个电话,而跟踪的车则停在不远处暗中监视,并未采取任何行动。

阿义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同时更发现在桥头下,黑暗中停候着一辆轿车。虽然无法看出车上是什么人,但已引起了他的注意和怀疑。

果然,姓罗的女人一出电话亭,登车而去,跟踪的车子又继续尾随而去。桥下即出现一名女郎,飞步奔向电话亭。

阿义哪敢怠慢,立即飞车而至,一眼就瞥见那女郎从电话簿下取到纸条,终于恍然大悟,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显然是这姓罗的女人,有什么重要消息要传递给女猫王,却担心自已被监视或跟踪,所以双方事先约定,用这方法才不致冒险。

结果却是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被阿义撞上了!

现在纸条已在他手里,这女郎既要把消息带回去复命,还能不带他去见女猫王?

阿义驾驶摩托车的技术非常高明,就像他用弹簧刀一样得心应手,轻而易举地就摆脱了跟踪。

然后,他才问女郎去什么地方。想不到女郎说出的,竟是圣地牙哥堡!

今天下午,严正辉曾利用这座古堡废墟,由鲁安妮等人冒充“黑猫党”,把卡洛斯和马光祖约来谈判。

没想到今夜女猫王也选中了这个地方,确实大出阿义的意料之外!

这地方已相当僻静,荒芜。到了夜里更是阴森森,冷寂寂,仿佛是一片孤魂野鬼出没的墓地。

阿义心里有数,先驾车逃走的两个女郎,必然早已逃回向女猫王报告了一切。这时他的车一近,猫女们大概早严阵以待了。但他既问明了石坤被禁在古堡内,那就义无反顾,哪怕这里是鬼门关,他也得硬着头皮来闯一闯的。

果然不出所料,摩托车刚接近古堡,黑暗中就窜出几名猫女。后座的女郎唯恐她们开火,跳下车急向她们大声招呼:

“不要开枪,我是黑猫六号!”

“驾车的是什么人?”黑暗中喝问。

那女郎急说:

“是小子阿义,他要见我们首领……”

阿义突然跨下车,把车丢开就跳到一旁,以倒下的车身为掩护,急忙将全身伏下,振声说:

“姓罗的女人有张纸条在我手里,大概是有什么重要消息通知你们,不知你们是否有兴趣想知道是什么消息?”

黑暗中传来女猫王的声音,她忿声问:

“你是想以释放姓石的,作为交换条件?”

阿义回答说:

“不错,如果你认为值得,就以石坤和那美国人换这张纸条!”

女猫王怒哼一声说:

“假使我认为不值得呢?”

阿义报以冷笑说:

“那我怎能勉强你们,反正我的条件已经开出,同意与否全在你!”

女猫王不屑地问:

“你是在替警方当狗腿子?还是想从我们这里捞点油水?”

阿义断然说:

“石坤是我的好友,我是为他而做,别把人看扁了。”

“那你凭什么要我放洋鬼子。”女猫王怒问。

阿义看准了她们急于知道纸条上的消息,所以有恃无恐地说:

“我不希望你们厚此薄彼,并且,在我认为,这张纸条上的消息,绝对值得交换两个人,否则我就未免太吃亏了!”

女猫王勃然大怒说:

“见你的大头鬼,这又不是做生意,根本扯不上吃亏二字。现在我不跟你浪费口舌,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以姓石的交换,要我放那洋鬼子则免谈!”

阿义的听觉非常灵敏,尤其在这种情势之下,更是必须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他虽在听女猫王说话,仍然不敢分神,始终全神贯注地注意附近的动静。

果然女猫王是故意在分散他的注意力,一面说话,一面示意几名猫女,利用天色黑暗做掩护,悄然向他包围过来。

但阿义立即惊觉,不由振声说:

“你们最好别打歪主意,我的枪上可没装灭音器,如果枪声惊动了警方,可别又说我是狗腿子,故意把他们引来的!”

女猫王嘿然冷笑说:

“把他们引了来又能怎样?只要那个洋鬼子在我们手里,看谁敢轻举妄动!”

阿义忿声说:

“那么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们这次来马尼拉的目的是什么?”

女猫王直截了当地回答:“为那一千万美金!”

阿义灵机一动,故意说:“那不就结了,既然你们是为的钱,现在这张纸条上写的,就是答应如数照付,并且说明了交款的时间和地点,难道这还不值得交换两个人?何况,只要有相当代价,我还可以效劳……”

不料话犹未了,突见几条黑影扑来,使他几乎被攻了个措手不及。

这几名猫女并不用武器,她们的武器就是那带有钢制利爪的手套,一被抓中,不但皮破血流,而且立即昏迷不醒,确实比刀枪更厉害。

阿义那容她们近身,急以弹簧刀连刺,逼开了两名企图向他身上扑来的猫女。迅速挺身而起,再飞起一脚,将另一名正面攻来的猫女踹跌开去。

猫女们也知道小子阿义的狠劲,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但她们仗着人多势众,以及有钢爪手套为武器,一个个都有恃无恐,奋不顾身地合力展开了围攻。

阿义腰间别的这支枪,是夺自那姓郑的便衣警探之手,子弹仅剩五发。他既不敢随便浪费,也不愿当真用枪对付这群猫女。

在他认为,好狗不跟鸡斗,好男不跟女斗。自己是个大男人,跟这批女人动手已经不光彩了,再要跟他们动枪,岂不是太丢人。

可是他没想到,这批猫女可不是普通女人,你对她们于心不忍,她们可不理你这一套,完全是玩命的作风!

阿义不禁怒从心起,正待发狠之际,突闻女猫王一声令下,围攻的猫女们立即住手,纷纷退了开去,一时倒弄得他莫明其妙起来。

等他眼光一扫,才发现来路上一连串车灯,正由远而近,风驰电掣地赶来。从车的灯数可以看去,起码有七八辆之多!

难怪女猫王急命猫女们停止围攻,原来是发现突然有大批人马赶来,不得不仓促应变了。

女猫王惊怒交加,怒声喝问:“来的那批人,是不是你带来的?”

阿义忿声说:“我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能够请来那么多人!”

女猫王情急地说:“好!我们后会有期!”

随即发出一声招呼,猫女们便纷纷冲向古堡。阿义哪肯让她们脱身逃走,急起直追,一直追近了古堡。

突然“砰砰”两声枪响,接着是女猫王怒不可遏地说:

“你听着,我决定把姓石的留下,回头等我们离开这里之后,你再过来放开他。如果你想阻止我们走,那就对不起,我先干掉他,再跟你一拼!”

阿义果然怔住了,不敢贸然追进去。

黑暗中,古堡右侧突然驶出三部轿车,猫女们忙不迭急急登车,看情形她们是不准备迎敌,打算逃走了。

阿义等她们的车一开动,立即冲进石堡,只见一片漆黑,根本无法看清她们是否当真留下了石坤。

他忽然想到很可能是受了骗,返身就冲出石堡,打算驾摩托车去追女猫王。

谁知不要他追,那三部车已被及时赶来的浩浩荡荡车队,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猫女们居然不甘示弱,犹图先发制人,一齐在车内举枪射击,开火发动了猛烈攻击。

来的七八辆车立即散布开来,把她们的车包围住。同时,车上也开了火,竟是声势骇人的“乌滋”冲锋枪怒吼!

枪虽是朝天发射示威,但十几挺冲锋枪齐发,威力确实惊人,终使猫女们的枪声被镇压下来。

车上的扩音器发出了警告:“我们是警方人员,你们快下车弃械投降,否则我们就要向你们扫射了!”

猫女们不敢顽抗,纷纷丢下武器,一个个高举双手下了车……

突然,一条黑影冷不防突围而出,不顾一切地向黑暗中狂奔如飞而去。

阿义急起直追,终于追近那黑影,猛用全身向前一扑,双臂齐张,从背后将她拦腰一把紧紧抱住。

“你找死!”她怒喝一声,反手向阿义肩上抓了一把。

阿义慾避不及,刚听出这是女猫王的声音,突觉肩头一痛,顿时头晕目眩,摇摇慾坠起来。

但他仍未放手,女猫王用力一挣扎,便双双倒在地上。

阿义急慾振作精神,却已无能为力,终告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逐渐清醒过来。

睁眼一看,躺着的床前站了个奇特打扮的女人,赫然就是女猫王!

阿义一惊而起,却听床边有人哈哈大笑,使他不由地又是一怔。

再转过头来,发现坐在椅上的竟是严正辉!

“这,这是怎么回事?……”阿义简直莫明其妙了。

女猫王这才笑着摘下猫脸的面罩,露出了真面目,想不到她并不是鲁安妮,而是神秘“失踪”的施兰君!

她微微一笑,歉然说:“张先生,这次的事真抱歉,把你们扯了进来……”

阿义急问:“石坤怎么样了?”

严正辉站了起来,走近床前说:

“幸亏我们的人及时赶到,否则他与弗南先生都被‘黑猫党’带走了。当我们从车上把他们救下时,他们也跟你一样的昏迷不醒,现在大概也快清醒了吧。”

阿义这才放心,但却诧异地问:“你们怎会赶到那里去的?”

严正辉笑了笑说:“大概你没看那张纸条吧?那是卡洛斯给女猫王的答复,约定在一个小时之后,将派人先送两百万美金给她,交款的地点就是圣地牙哥堡!”

“可纸条在我手里呀……”阿义说。

严正辉又笑笑说:

“但姓罗的女人已看过,当她回到那私人俱乐部,以为任务已完成时,却被我们的人赶去逮捕了。她起先什么也不说,直到知道我们己对那秘密赌场采取行动,将整个赌场的人及全部在场的赌客,悉数一网打尽了,她才说出纸条上的内容。所以我立即通知所有距离比较近的人员,全部赶到圣地牙哥堡去。本来我打算先派人去守株待兔,女猫王收到那张纸条一定会去。没想这么巧,她们今夜居然也在利用那地方,而你已先去,并且跟她们动上了手!”

阿义迫不及待地追问:“那神秘人物抓住了吗?”

严正辉眉飞色舞地笑着说:

“如果没抓住,我还能这样轻松?告诉你吧,他是个国籍不明的洋人,经常以赌客的姿态混迹在那个秘密赌场里。大家只知道他叫道格拉斯,手面很阔绰,住的是观光饭店,能说好几国的语言,华语也说得非常流利。而他的真实身份,只有卡洛斯一个人知道,他们就利用那赌场随时联络,所以我们始终查不出他们的联络的方法……”

阿义简直等不及地又问:“他招出了那秘密组织的基地没有?”

严正辉却从容不迫地说:

“他自知法网难逃,只好招供了一切。原来他负责在此地活动,只不过是故布疑阵而已。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树大招风,各方面已在密切注意那个秘密组织。尤其美国联邦调查局,及国际刑警组织方面,更在世界各地进行侦查。他们为了以防万一起见,所以故意在此地兴风作浪,必要时可以移转警方的目标。实际上那秘密基地并不是建在马尼拉附近,而是在苏碌海中的一个无名小岛上,昨夜我已通知了那边的军警两方面。这次从美国赶来的人员,除了弗南先生之外,也已全部乘军用飞机赶去。相信那个秘密基地一定会被顺利破获,把那些人全部一网打尽的!”

施兰君接口说:“严组长,这次张先生出的力可不少,最后女猫王也是他抓住的,总得好好奖励他吧!”

“当然,当然,”严正辉哈哈一笑说:

“等那秘密基地破获的消息一到,我立刻签报上去,对于张先生的功劳,那是一定得重赏的呵!”

阿义强自一笑说:“重赏倒不必了,只是我对‘张先生’这个称呼,实在不太习惯,以后还是叫我小子阿义吧!万一我违警被捕,只求少关我几天就行啦!”

严正辉与施兰君,都忍俊不住笑了起来。

此刻天尚未亮,他们忙了整整一夜,虽然疲倦,精神却特别振奋。而且不能休息,需等那秘密基地破获的消息到了,才能真正安心。

于是,他们相偕告辞而去。

阿义也困极了,他真需要好好睡一觉。可是他的思维里,却不断地涌现出一张张的猫脸……

他忽然想起,始终尚未看到那些猫脸,黑猫六号的脸也没看清。重赏他倒不希罕,只希望让他看看抓住的那些猫女,尤其是女猫王的庐山真面!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智斗黑猫党》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白天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白天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