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黑猫党》

5 鱼目混珠

作者:白天

变生肘腋,使得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不张惶失措。

阿义已知双方都想杀他灭口,只得先发制人,拔枪扑向了女猫王。

他这时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决心先亲自击毙女猫王,替惨遭毒手的石坤报仇,然后再对付其他的人。反正杀一个够本,杀两个以上就有赚的——这就是他的原则,也是他的玩命作风。

但女猫王非常机警,一个纵身翻出了断墙缺口外,使阿义一连两枪均未射中。

姓马的唯恐卷入混战,遭到无忘之灾,急向他们的人招呼:

“我们走吧!”

他真聪明,索性置身事外,把情急拼命的阿义,留给了“黑猫党”去对付。

卡洛斯当然不愿凑这场热闹,首先就转身冲出了古堡。

其他的人哪敢怠慢,忙不迭争先恐后地逃了出去。

阿义的目标是女猫王,根本无暇理会他们,只顾追出断墙缺口。

说也奇怪,古堡里散布在四面八方的猫女,共有十几个之多,她们眼看女猫王被追杀,居然一个个都在袖手旁观,仿佛与她们漠不相干似的!

女猫王更差劲,她身为“黑猫党”的首领,起码总有两手吧?

谁知她只顾逃命,连举枪还击都忘了。

阿义紧追不舍,瞄准目标就射。可是他一向惯用的是弹簧刀,从不用枪的,以致连发数枪均未命中。

女猫王已逃至一条长廊的尽头,正待奔下石阶,阿义眼看距离只有几码,这回该弹无虚发了吧?

不料瞄准了目标一扣扳机,撞针竟撞了个空膛!

阿义气得狠狠一咬牙,猛将空枪照准女猫王掷去。

想不到空枪反而比子弹管用,这一掷正击中女猫王的背部,痛得她惨呼一声,冲跌下了石阶。

阿义飞步追了上去,发现女猫王倒在石阶下的地上,正在呻吟不绝,他大喝一声:“看你往哪里逃。”

三步当两步冲下了石阶,正待全身扑向女猫王时,冷不防阴暗的角落里,窜射出两名大汉,双双向他扑了过来。

阿义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人埋伏,只得放弃女猫王,挥拳迎战两名大汉。

他们的身手倒也不含糊,一出手就使出了擒拿术,合力对付阿义,使他一交手就知道今天遇上了劲敌。

但也忽然想到,“黑猫党”都是女的,怎么突然跑出两个彪形大汉?……

念犹未了,突见两边的横道里,又涌现出七八名大汉,一个个手里均握着短枪。

阿义顿吃一惊,不料这一分神,已被两名大汉合力以擒拿术制住。

在七八支枪的威胁下,阿义终于放弃了反抗,心想这次落在“黑猫党”手里,那是必然没命无疑了。

他并不贪生怕死,而是遗憾未能替石坤报仇,使他死也不能瞑目!

对方为首的是个平头中年壮汉,他吩咐几名手下上前监视着阿义,然后亲自过去扶起女猫王,关切地问:

“鲁小姐,你受伤了吗?”

女猫王苦笑说:

“组长,这差事只此一遭,下回你另请高明吧,我再也不干了!”

那位组长见她只是跌下石阶时,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这才放心。于是扶她到一旁,在石阶上坐下来休息,随即走到被两名大汉制住的阿义而前,遂说:

“张先生,现在是揭开这个谜的时候了。首先我必需说明,我们曾把你的一切,调查得很清楚。最后经过总部的同意,才决定利用你的身份,参与这次的艰巨任务……”

阿义暗自一怔,诧然问:

“什么任务?”

那位组长正色说:

“你可能已察觉出来了,这次是受了金博士夫妇的利用。但我相信你绝对想不到,如果由于你的关系,而使这次的任务顺利完成,使我们一举破获那庞大的秘密组织,那就是为全世界消灭了一个严重的危机!”

“有那么严重?”阿义更觉惊讶了。

那位组长郑重地说:

“我绝不是故意危言耸听,事实上那个秘密组织,正在进行一项足以威胁整个世界安全的阴谋。一旦成为事实,他们即可向世界各国勒索,开价起码是在一亿美金以上呢!”

阿义已听女猫王说过,那秘密组织是以干扰电波为威胁,企图达到敲诈勒索的目的。现在听这位组长一说,虽未说明详情,显然已与女猫王说的不谋而合,是确有其事了。

但是,他们又是哪方面的人呢?

没等他发问,那位组长已表明了身份,说:

“现在你可能急于想知道,我们究竟是干什么的。不妨让我告诉你吧,我叫严正辉,是此地反黑总部,特勤第二小组的组长。这次由国际刑警组织,及美国联邦调查局派来的人,加上我们特勤第二小组的全部人手,联合组成了一个专案小组,一切行动就是由本人负责。”

阿义仍然莫名其妙地问:

“那你们为什么要把我扯进去?”

严正辉当即把一切说明,原来早在两年之前,美国情报人员已知道有个庞大的秘密组织,正在暗中策划建立一处秘密基地,企图利用强力电波的干扰,使全世界的卫星电讯受到影响,同时足以改变发射飞弹的航向。

一旦成为事实,整个世界必然大受威胁,那时势必接受他们的任何勒索。

可是,这秘密组织始终无法查明,更不知道他们的基地将建立在什么地方。

因此美国情报当局,经过慎重周密的研究,决定以金维达为饵,授意他提前辞去太空研究发展中心的工作,而以赌客的姿态出现在拉斯维加斯。

金维达利用工余之暇,研究出一套轮盘赌推算法,这倒不是假的,确实能稳操胜券。但他去拉斯维加斯,并非是为了赢钱,而是奉命前往,故意透过情报人员放出空气,让那秘密组织方面,知道他窃取了一批机密资料,希望找到适当的买主待价而沽。

据美国情报当局获悉,那秘密组织的经费来源,很可能是自世界各大赌城,因此把金维达这个诱饵放在了拉斯维加斯。

果然不出所料,首先上钩的就是施兰君!

她受了那秘密组织的威逼利诱,利用她过去是金维达得意高徒的身份,奉命赶去搭线。

当时师生在赌城相逢,一拍即合,再由施兰君通知对方,派人来与金维达当面正式谈判。

结果被“黑猫党”得到风声,也想从中插一上脚,以致弄得对方根本未敢露面。

第二次的谈判改在蒙地卡罗,结果又被“黑猫党”赶去,使得谈判再度告吹了。

由于“黑猫党”的毫不放松,迫使得金维达这对有名无实的夫妇,到处东藏西躲,逃避她们的追踪,直到最后才在芝加哥与那秘密组织取得联系。

谈判的结果,是由对方先以金维达的名义,在瑞士银行存入一千万美金,然后持存款证明去取那批资料。

施兰君完全是受了威逼利诱,答应成交之后酬谢她五百万美金,而她并不知道那秘密组织的一切。

因此美国情报当局的安排是想以金维达为饵,设下圈套抓住对方接头的人,或者跟踪那人查出他们的大本营,然后来个一网打尽。

没想到施兰君最后接到的命令,竟是要她等金维达准备好资料时,出其不意地开枪将他击毙,夺了资料就走,则一千万美金将尽归她所有。

施兰君毕竟于心不忍,正待警告金维达逃命,不料对方的几名枪手已经突然掩至,逼令他们将资料交出,临去时竟打算把他们双双杀了灭口。

金维达首当其冲,被击中两枪,施兰君正在千钧一发之际,幸而暗中保护的情报人员及时赶到,救下了她一命。

双方激战中,几名枪手均遭击毙,可惜并未抓住任何一个活口。

金维达伤中要害,在临终前说明了自己的任务,并且晓以大义,希望施兰君能协助情报人员,破获那足以危害整个世界的秘密组织。

施兰君至此已觉悟,心知纵然受那秘密组织利用,最后仍然是吃力不讨好,难免一死,因此毅然决心要为金维达报仇。

于是,那秘密组织并未得到那批资料,也不知道金维达被击毙,甚至不知派去的那批枪手的去向,而那一千万美金,一直就存在瑞士的银行里。

秘密组织方面,由于派出一批枪手始终未回去复命,自然知道他们出了事,因此急于追查金维达夫妇的下落,以便查明究竟出了什么事。

而“黑猫党”方面也不罢不休,志在必得地非找到这对夫妇不可。

其实金维达己死于非命,施兰君则受到情报人员的严密保护,从此不再露面。

直到半年前,美国情报人员获得证实,那秘密组织的基地,可能是建立在菲律宾的某座孤岛上。

时机已成熟,于是由联邦调查局,会同国际刑警组织,组成了一个专案小组。由一名干员冒充金维达,偕同施兰君潜来马尼拉,匿居在郊外的别墅里。

实际上,那几名男女,即是由严正辉这方面派去的。

这次仍然是布下了诱饵,希望对方上钩。

因为对方一旦获悉这对夫妇在马尼拉,势必要来找他们。而专案小组早已暗中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对方的人一露面,就得自投罗网。

没想到对方真沉得住气,也真够谨慎小心,居然始终毫无动静。直到几天前,才由那秘密赌场出面,通知冒充的金维达,表示要以高价收买他研究出的轮盘赌推算法。

严正辉得到通知,立即会同来自美国的专案小组人员,召开紧急会商。研判的结果,一致认为是那秘密组织在幕后主使,买通了那秘密赌场替他们出面。

此举的目的,显然是要证实,这对夫妇究竟是不是金维达与施兰君,唯恐他们是冒牌货。

在这同时,专案小组又得到消息,获悉“黑猫党”已闻风而至,正在等候女猫王赶来采取行动。

经过几方面的商讨,最后终于决定将计就计,故布疑阵,使“黑猫党”与秘密赌场双方互相猜疑,甚至发生正面冲突,以迫使那秘密组织非出面不可。

但是,施兰君与冒充的金维达,非得去一趟那秘密赌场,才能使那秘密组织相信他们不是冒充的。

问题是那冒充金维达的干员,戴上面具虽能以假乱真,可是万一被赌场的人为难,就没有把握能脱身。

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以玩狠出名的小子阿义!

因为由他戴上面具冒充,不但可以保护施兰君脱身逃出赌场,必要时更可以有个藉口,表示是怕赌场方面心怀叵测,不得不防他们一手。

小子阿义在当地是以玩狠出名的,纵然寡不敌众,万一被赌场的人制住,被迫说出一切,那也不致揭穿留在别墅里的金维达,居然也是冒充的呀!

何况专案小组方面早已另有安排,等阿义陪同施兰君刚被接走后不久,就派了一批女干员,化装成“黑猫党”前往,把冒充的金维达劫持而去。

这一着是预留退步,万一阿义的身份当场被揭穿,不论他是否能保护施兰君脱身,赌场方面势必立即派人赶到别墅来。

等他们赶去,获知金维达已被“黑猫党”掳走,除了怪己方来迟一步,以致被别人捷足先登之外,又能奈何。

严正辉的计划和安排非常周密,处处都考虑到了,甚至想到了可能发生的每一种情况。但百密一疏,万没想到阿义落在“黑猫党”手里,以致使整个情势急转直下。

专案小组已是势在必行,只好按照原定计划,派人冒“黑猫党”的名,要姓马的与卡洛斯来这里谈判。

因为卡洛斯是代表那秘密组织出面,一切由他跟姓马的接头,假女猫王所提出的条件,是要五百万美金,始答应离开马尼拉。

这条件卡洛斯不敢擅自作主,势必向那秘密组织请示。而专案小组早已完成一切部署,无论他以任何方法跟那秘密组织联络,都逃不过他们的耳目。

只要抓住线索,知道那秘密组织的负责人是谁,以及联络的地址,再追查那秘密基地,就不难一举破获了。

姓马的果然信以为真,不知女猫王是冒充的,立即通知了卡洛斯赶来,结果阿义也跟来凑上了这场热闹。

严正辉说到这里,不禁笑了笑,指着坐在石阶上休息的假女猫王:“这位鲁小姐,实际上就是我们特勤第二小组的人!”

阿义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这位“女猫王”一个劲地逃,并不开枪还击。假使遇上了真的女猫王,那就不至于对他手下留情了。

他忍不住好奇地问:

“那么金太太并没出事罗?”

严正辉笑笑说:

“当然没出事,那座别墅过去曾是一个贩毒组织的大本营,里面筑有几个密室,还有一条密道。这次我们利用那座别墅,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起见。当你们发觉金太太失踪时,实际上她就藏在密室里!”

阿义沉默了一下,忽问:

“现在我能为你们效什么劳呢?”

严正辉正色说:

“本来我们并没想到,你会跟卡洛斯一起来,现在他们可能以为你已送命在女猫王手里。而据我们所知,女猫王还指望从你这方面,查出金博士夫妇的下落。并且她们也可能发现你跟卡洛斯有过接触,所以你必须再去侍卫街。如果她们跟你取得联系,你不妨告诉女猫王,就说卡洛斯已开出条件,愿以相当代价要你交出金博士夫妇。而你希望获得更高的代价,女猫王必然信以为真,无论她表示愿付你多少,你就答应。不过必须坚持一点,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约她们今夜在那别墅交款,然后带她们去找金博士夫妇。你的任务就是这个,其它的一切不用管,由我们来安排。”

阿义对这任务极感兴趣,当即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下来,但忽然想起石坤的惨死,不禁忿声说:

“不过我有个条件,就是女猫王必须交由我亲自处理!”

“为什么?”严正辉问。

阿义沉痛地说:

“因为我的好友石坤,死在了她们手里!”

不料严正辉却哈哈大笑说:

“原来你是打算为石坤报仇,那倒大可不必,石坤与那姓罗的女人,都还在她们手里啊!”

“哦?”阿义怔地说:

“可是那座石膏像……”

严正辉接口说:

“那只是用的激将法,女猫王怕你不为财色所动,不去侍卫街找她们,所以故意塑了石膏像。使你以为石坤已遭毒手,那就非去找她们算帐不可啦!”

阿义终于恍然大悟,听说石坤尚活着,这倒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但人尚在“黑猫党”手里,必须把石坤安全救出,才能真正放心。

于是,他迫不及待地说:

“那么我现在就去侍卫街走一趟!”

严正辉当即同意,在走上石阶后,又向他叮嘱:

“万一遇上那赌场出面的人,你就说女猫王逃走了,以免引起他们的怀疑。”

阿义点点头,十来个人相偕走到刚才双方谈判的地方,发现两名假猫女正在收拾现场,而其他的“猫女”,原来全是充气的橡皮人。

难怪当阿义突然发动时,“她们”都袖手旁观,按兵不动,想不到是摆在四面八方充场面,故意虚张声势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智斗黑猫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