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黑猫党》

8 猫女

作者:白天

就在阿义把心一横,准备奋不顾身,冲杀出房之际,突闻刺耳的警车急鸣,由远而近,风驰电掣地向这家弹子房驶来。

壮汉顿吃一惊,急向他的手下招呼:

“条子来了,快走!”

那些大汉哪敢怠慢,忙不迭收起武器,争先恐后地向后门逃出。

可是,他们犹未及夺门而出,两部警车已赶到后门口,挡住了去路。随即跳出八名武装警察拔枪喝令:

“站住,不许动!”

但他们充耳不闻,回身拔脚就逃,企图从前面的弹子房冲出。不料门外早已停了两部警车,由两个便衣人员,率领几名武装警察,荷枪实弹地在严阵以待着了。

弹子房里正在打撞球的人,尚不知这里出了什么事,一个个早已惊乱得张惶失措。

那些大汉一看前后均被封锁,毕竟不敢明目张胆地开枪拒捕,只好放弃抵抗,弃械投降了。

当警方人员从前后门冲进弹子房,由一批人监视那弃械投降的七八名大汉,另一批人冲入后面的房间时,却已不知那壮汉的去向。

小房间里只有阿义,及被他击倒躺在地上的两名大汉。

一名便衣人员上前问明阿义的身份,遂说:

“我们是接到严组长的通知,按址赶来的,严组长大概很快就会赶到……”

正说之间,严正辉已带着两名便衣人员匆匆的赶到,吩咐把那两个大汉拖起带走,始说明他是根据被阿义击毙的那四个人,查明他们的身份,知道他们是这家弹子房老板胡炳元的手下。

胡炳元是这码头上的流氓头子,这家弹子房就是他们经常聚集,为非作歹的地方。

严正辉早已得到消息,知道胡炳元及他手下的一批不法份子,可能受那秘密组织的利用。但这些唯利是图的亡命之徒,只是见钱眼开,有钱给他们任何事都肯去干,却不可能与那秘密组织发生直接关系。因此严正辉对他们始终按兵不动,以免打草惊蛇。

一小时前,他突然接到女猫王的电话,她们的神通真广大,居然设计诱使美方派来的一位干员被劫持。不但向他逼问出了一切,并且向严正辉提出条件,除非立即答应付她们五百万美金,否则她们就把一切通知那秘密组织,使专案小组的全部计划,枉费心机。

严正辉不禁惊怒交加,可是,没等他表示可否,女猫王却斩钉截铁地指定,今夜十二点钟以前,必须把五百万美金准备好,到时候再等她通知交款的方式,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女猫王竟以专案小组为勒索对象,确实令人啼笑皆非,实在想不到的一着!

但“黑猫党”这一着相当厉害,她们已知道了一切,万一真通知那秘密组织,使他们明白这是个陷阱,那么专案小组的整个计划就泡汤了。

她们垂涎瑞士银行的那一千万美金,志在必得地要想弄到手,所以毫不放松地追踪金博士夫妇。现在既知金维达已死,而施兰君是在协助专案小组,决心设计破获那庞大的秘密组织。

如此一来,女猫王已知无法从金博士方面弄到那笔巨款,自然必需转移目标,才能不虚此行。目标只有两个,一是专案小组,一是那秘密组织。

由于专案小组的整个计划,是以金博士夫妇为饵,设下这个陷阱,使那秘密组织以为他们已潜来此地,不是以那批秘密资料待价而沽,就是另有目的。总之,他们那一千万美金显然未到手,否则就不必冒这种风险了。

事实上那笔钱始终尚存在瑞士银行,而那秘密组织方面,也一直弄不清,派去向金博士夫妇下手夺取资料的枪手,何以一去不返,最大的可能,当然认为他们是遇上了美方的情报人员,以致悉数被捕或被杀,那对夫妇则已逃之夭夭。

因此他们急于找到金博士夫妇,才能解开这个谜,并且逼这对夫妇交出那批资料。

女猫王看准了这一点,所以不惜在太岁头上动土,先向专案小组勒索五百万美金。这虽等于与虎谋皮,但专案小组却不能不有所顾忌,如果不答应这条件,“黑猫党”就可能把一切向那秘密组织透露,换取相当的代价。

万一那秘密组织获悉这是个陷阱,立即采取紧急应变措施,专案小组再想破获那秘密基地,恐怕就得大费周章,不是原来想像的那样简单了。

不过,这件事关系重大,严正辉不便自作主张,必需与其他两方面的负责人会商,才能决定对策。

正在他准备召开紧急会议之际,突然得到消息,知道阿义独自驾车去了马尼拉湾。

严正辉判断他可能已查出眉目,知道胡炳元这条线索,唯恐他贸然轻举妄动,影响了整个计划。于是,立即以电话通知马尼拉湾码头的警署,派人赶去以抓赌为名,希望能阻止阿义乱来,同时自己也亲自带了两名干员匆匆赶往。

结果他们虽及时赶到,使一场火拼未发生,却仍被胡炳元趁乱溜之大吉。

胡炳元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他这一溜掉,无异已打草惊蛇,必然使那秘密组织提高了警觉。

说到这里,严正辉不禁叹了口气,又神色凝重地说:

“当初我们未对‘黑猫党’采取行动,原指望利用她们牵制那秘密组织,形成对他们的一种严重威胁,藉以掩护我们暗中的一切行动。没想到女猫王会突然来这一手,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样一来,倒使我弄巧成拙了。”

阿义急问:

“现在如果能抓住女猫王呢?”

严正辉苦笑说:

“即使能把‘黑猫党’一网成擒,也只不过是能暂时保守住我们整个计划的秘密而已。何况女猫王非常机警狡猾,要抓她们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阿义终于忍耐不住,说出了‘黑猫党’就藏匿在马尼拉湾这一带,建议由警方出动大批人马,展开全面搜索。

可是严正辉却不以为然,他说:

“这无济于事,别说是不知道她们藏匿的确实地点,纵然知道,目前也不宜对她们采取行动。因为我们必须顾虑到,逼急了她们很可能会不顾一切,立即把我们的整个计划通知那秘密组织。同时这一带只要有个风吹草动,那秘密组织就会得到消息。那样一来,反而打草惊蛇……”

阿义接口说:

“现在姓胡的跑掉了,不是已经使那秘密组织知道,警方对这里采取了行动吗?”

严正辉摇摇头说:

“不,码头这一带经常有聚赌的场合,警方不断地扫荡,抓人是常有的。刚才抓住的这批人,回头我们以聚赌的罪名,处以罚款,把能缴付罚款的释放,他们就不会知道我们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了。”

阿义感觉很懊丧,他原以为发现了这条线索,是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结果非但毫无所获,反而替严正辉增加了麻烦,必须以抓赌来掩饰这次的行动,确实是他始料所未及的。

早知如此,他又何必自作聪明,落个多此一举。

一阵莫名的愧疚,使他不禁沮然说:“严组长,现在我是否没有跟女猫王接触的必要了?”

严正辉很了解他此刻的心情,强自一笑说:

“老弟,你用不着灰心,虽然女猫王已经知道一切,使我们对‘黑猫党’的原定计划必需改变,不能再由你出面诱使她们上钩了。好在来日方长,以后我们仍有借重你的地方啊!”

他说的虽很婉转,但言下之意,似已表明这次的事件,阿义已派不上用场了。

这对阿义来说,无异是个严重而无情的打击,原来他是个重要的角色。“黑猫党”与那秘密组织方面,都以为他知道金博士夫妇藏在什么地方,双方均企图从他身上,追查出那对夫妇的下落。

现在“黑猫党”已获悉一切,自然不可能再中计。

而严正辉交付给阿义的任务,是要使女猫王相信,他已对卡洛斯答应的条件心动,但希望获得更高的代价。

因此,如果女猫王肯不惜代价,双方谈妥了条件,再约定今夜在那别墅见面。

这显然是严正辉的计划,打算将“黑猫党”一网成擒,或者另有安排。

没想到“黑猫党”会出奇制胜,突然来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着,使整个情势急转直下。严正辉被迫不得不改变原定计划,阿义自然也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严正辉的安慰,并不能消除阿义心理上的沮丧,他突然有种被遗弃和冷落的感受,趁着大家在忙于处理现场,不声不响地悄然离去……

借酒浇愁,愁更愁。

阿义又喝了不少的酒,被一种莫明其妙的烦乱,使他希望用酒来暂时*醉自己。

但是,他办不到,因为他的神志仍然很清醒。

他突然之间想到,严正辉虽然改变了计划,已使他英雄无用武之地。但石坤尚在“黑猫党”手里,难道他能置身事外,不闻不问?

对!别的他可以不管,救石坤则是义不容辞的。

既然师出有名,他就可以不顾一切放手去干!

酒能误事,既决心要去救石坤,这玩意就不能再喝了。可是,刚待起身离座,忽觉肩上被人轻轻一按,使他又坐了下来。

转过头来抬眼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身边竟已站了个曲线玲珑的娇艳女郎!

这是位于侍卫街的一家酒馆,通常光顾的酒客中,男女都有,更有专在这种地方鬼混,伺机找男人勾搭的女人混迹其间。

难道这女郎是?……

念犹未了,女郎已径自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冲着他嫣然一笑,又说:“请我喝一杯如何?”

一听这种口气,阿义更证实自己的判断不错,这女郎果然是在外面鬼混,专门钓“凯子”的女人!

“对不起,我还有正经事要去办!”他断然拒绝。

女郎却妩媚地笑着说:

“你又怎么知道我不办正经事?”

阿义冷声说:

“我看你就是不正经女人!”

他毫不保留,当面说出这种话,也未免太使人难堪了。但女郎却不以为忤,反而笑问:“何以见得?”

阿义不屑地说:“如果你是正经女人,就不会随随便便,要一个陌生男人请你喝酒!”

女郎仍然笑笑说:“你虽不认识我,而我却认识你呢!”

“哦!”阿义诧然问:“你认识我?”

女郎这才一本正经说:“当然认识你,不信把你的左手伸出来看看,如果我没认错人,那么掌心和掌背上就都有个刀疤!”

阿义下意识地举起了左手,但很快又放下去,突然把脸一沉:“你究竟是什么人?”

女郎轻声细语说:“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还想不出?”

阿义怔了怔,终于若有所悟,不禁惊诧地问:“你是‘黑猫党’?”

“别那么大声!”女郎说:“万一我被人抓住,对你也没有好处!”

阿义正色说:“好吧!你找我有什么正经事?”

女郎直截了当地说:“你的朋友在我们手里,如果想我们放他,你就得为我们办一件事!”

阿义已猜出她的要求,却故意问:“什么事?”

女郎从容不迫地回答:

“有人答应付我们一笔钱,今夜我们会通知对方把钱放在什么地方,到时候得麻烦你替我们取一趟,然后送到指定的地点。这件事你一定能胜任,只要事办妥了,我们立刻释放你那位朋友!”

阿义忿声说:“既然人家答应付你们,为什么要我去取?”

女郎耸耸肩说:“这是女猫王交代的,我只能奉命把话转告你,至于为什么要你去取,或者你接不接受这个条件,那就与我无关了。”

阿义犹豫了一下,始说:“好吧,我到什么地方去取那笔钱?”

女郎欣然一笑说:“今晚你在常去的那家酒吧等着,在九点钟正,我们会打电话通知你的!”

她说完就起身要走,阿义笑问:“怎么要走了?你刚才不是要我请你喝一杯的吗?”

女郎摇摇头,风情万种地笑笑说:“谢谢,不用了,等事情办完,让我请你喝个痛快吧!”

阿义目送她走出酒馆,立即付了酒账随后跟出。谁知就这眨眼之间,已然不知那女郎的去向。

他急向街的两头张望,仍然未发现她的人影。

前后走出酒馆,充其量相隔不过二三十秒时间,就算一分钟吧,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那女郎怎会一出酒馆就消失无踪了?

这真令人不可思议!

阿义又失去了跟踪的机会,无可奈何,只好决定趁现在无事可干,前往医院去看看杜燕的情形。

他的摩托车尚留在那别墅里,一直无暇去取回,行动委实感觉很不方便。在雇车前往医院的途中,他忽然想起个始终没想到的问题:“黑猫党”的行动既然神出鬼没,何以竟敢公然派两名猫女,带着一些搬运夫,把他与那石膏像用木箱装着送回去?

这又牵出另外两个问题,一是她们如何把这两只木箱运出藏匿的地方?一是为什么一定要雇用搬运夫?

如果是打电话雇的货车,连同搬运夫到指定的地点去载运木箱,似乎没有派两名猫女护送的必要。因为凭“黑猫党”的机警和狡猾,不会不顾忌到阿义住的附近有人暗中监视。

纵然必须冒险,也不至让杜燕一路跟踪到家,竟浑然未觉呀!

尽管杜燕是个女飞贼,也绝不可能让她轻而易举地跟回那地方,并且发现石坤与那女人吧?

除非是女猫王另有阴谋诡计,否则实在令人怀疑。“黑猫党”假使真是这么差劲,又凭什么能活跃于美国各大都市,居然被视为神出鬼没,几乎无所不能的神秘组织?

一路沉思,仍然寻不出合理的答案。

他带着微醉,来到了医院,发现鲁安妮果然恪尽职守,始终留在医院没有离去。

鲁安妮告诉他,杜燕尚在恢复室里没有清醒,随即问他为什么又跑到了医院里来。

阿义掩饰说:

“我不放心,特地来看看杜小姐的情形怎样了……”

鲁安妮大概已接获通知,知道阿义的任务已取消,因此并不问他是否跟“黑猫党”发生了接触。

不过她善于察言观色,从阿义的神情上,已看出他是心事重重,来医院绝不完全是为了关心杜燕,必然另有目的。

果然不出她所料,阿义原想来看看杜燕是否清醒过来,最好能问明确实地点,单枪匹马闯到“黑猫党”藏匿的地方,设法把石坤救出。那就不必再受女猫王的要挟,今夜去替她们取那五百万美金的巨款了。

但杜燕尚在恢复室里没有清醒,使阿义颇觉失望。

“鲁小姐,”他终于忍不住问:

“难道‘黑猫党’潜来此地,她们的人数那么多,你们竟始终没查出她们藏匿在什么地方?”

鲁安妮闪烁其词地说:“这倒不清楚,可能她们是化整为零来到此地,然后才取得联系的……”

阿义毫不放松地追问:

“可是据严组长说,在我住的附近,派有你们的人在暗中监视。那么今天她们派了两个人,带着一些搬运夫,把我和那个石膏像,用木箱装着送回去,离开时难道你们人竟没跟踪她们?”

鲁安妮正色说:

“我们的主要目标是那秘密组织,‘黑猫党’只是次要目标,所以严组长并不急于对她们采取行动,以免打草惊蛇,自然就没有跟踪她们的必要了。”

阿义却不以为然地说:

“我相信那秘密组织也怕打草惊蛇吧?他们既利用了姓马的,又收买了马尼拉湾码头上的一批地痞流氓,为什么不希望查明‘黑猫党’的藏匿地点,指使那两方面的人去对付她们,除掉这心腹之患?”

鲁安妮被问得哑口无言,沉默了片刻,始强自一笑说:“也许他们有其他的顾忌,或者是唯恐把事态闹大,引起警方的注意吧……”

阿义明知她是奉命不得泄漏机密,不便当面揭穿,于是置之一笑说:“好吧,反正没我的事了,我也不必过问。不过请你转告严组长一声,如果今晚九点钟以前见不到石坤,我就自己去找他!”

鲁安妮急问:

“你现在去哪里?”

阿义故意卖关子说:

“不一定,我是个没头的苍蝇,成天到处乱飞。不过,假使严组长有事找我的话,相信他总有办法找到我的!”

说完,莞尔一笑,转身便向外走去。

鲁安妮望着他的背影怔了怔,突然追出大门,发现阿义已走远。急向守在附近的一名便衣人员打个招呼,示意他去跟踪,然后回身进来,立即打了个电话向严正辉报告。

于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智斗黑猫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