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黑猫党》

9 孤注一掷

作者:白天

像往常一样,阿义又独自来到了这家酒吧。

他从七点钟不到,就坐在了这里,一杯酒喝了将近两个小时,仍然还剩大半杯摆在面前。

这简直不是喝酒,而是在摆样子。

如果酒吧的客人全像他,那就早关门大吉了!

但他是这里的常客,谁都知道他不是吝啬鬼,绝不会是舍不得花钱,只弄一杯酒在这里穷泡。看他独自默默地坐在那里,显得心事重重的,谁也不敢过去打扰他。

时间在糜烂的音乐和乌烟瘴气中过去……

每晚七八点钟以后,酒吧里就越来越热闹。现在已经是九点半了,“黑猫党”的电话尚未打来,也没有任何动静。

是事情发生了变卦?还是严正辉不受威胁,没有答应女猫王勒索的五百万美金?

总不会是女猫王整他冤枉,故意把他陷在这里吧。

念及于此,阿义再也没有耐性等了,立即付了账离去。不料刚走出酒吧,却有两名大汉紧跟了出来。

阿义不动声色,故意转进一个狭巷里,突然一回身,双目怒睁地喝问:“你们想干什么?”

两名大汉出其不意地一惊,忙不迭表明身份,说出他们是严正辉的手下。

“哦?”阿义忿声说:“难道是严组长派你们来监视我的?”

一名大汉郑重其事地说: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如果你不离开酒吧,我们绝不干涉你的自由。否则的话,那就很抱歉,我们只好把你带回警署啦!”

“以什么罪名?”阿义怒问。

那大汉耸耸肩说:

“很抱歉,这是严组长交代的,事后由他向你解释吧……”

阿义不由地怒从心起,突然一个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这两名奉命监视他行动的大汉,发动了攻击。

这也难怪他忍无可忍,各方面都在利用他,而在用不着时,就把他一脚蹬开。严正辉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居然派来两名大汉负责监视,不许他离开酒吧。否则就要带他回警署,未免太过份了吧!

他一动手,两名大汉也毫不客气,立即双双发动,打算合力把他制住。但严正辉交代他们的,只是监视阿义不得离开酒吧,以免被他擅自采取行动,而影响到专案小组今夜的计划。

所以他们不便亮出武器,仅能以徒手对付这个以玩狠出名的阿义。

但他们使出的擒拿术,根本不放在阿义心上。他一发狠,手下毫不留情,以那雷霆万钧的凌厉攻势,逼得两名大汉几乎招架不住。

一名大汉急喝:“阿义兄,我们是奉命行事,并非故意找你麻烦,希望你也别使我们为难……”

阿义充耳不闻,双拳连连猛攻,逼得那大汉退向了一家住宅的围墙下。另一大汉刚从背后扑来,张臂将阿义一把紧紧抱住。

被逼至墙下的大汉,趁机向前冲来,企图合力制住阿义。不料刚一近身,犹未及出手,却被阿义双脚齐蹬,冷不防踢了个正着。

阿义是双脚全力蹬出,踢中那大汉的胸部,顿使他踉跄连退,一个仰面倒栽,头部正好撞上围墙。

这一下撞的不轻,只见他身子向前一挺,便背靠墙滑倒在地上,立即昏了过去。

由于阿义用力过猛,被那股反冲的力量,使那在背后紧紧抱住他的大汉,与他双双向后连退几步,终于一起跌倒在地上。

阿义一翻身,按住那大汉,出手如电地接连两拳,击得那大汉龇牙裂嘴,连连发出沉哼,已然失去了还手的能力。

这时的阿义已形同发狂,突然擒住那大汉的左臂,也以擒拿术紧紧扣住,厉声喝问:

“说!严组长为什么不让我离开酒吧?”

那大汉不敢泄漏秘密,但被阿义用力一扳被扣住了手腕,终使他支持不住,被迫说出一切:

女猫王今晚果然打了电话给严正辉,表示志在必得,今夜非得到五百万美金不可,否则就决定去跟那秘密组织打交道。她并且指定,钱必须在九点钟以前如数准备好,到时候将由阿义去取。同时更警告不得派人跟踪,如果被她们发现有人跟踪阿义,她们就绝不会露面。

没等她把话说完,严正辉就断然加以拒绝,更在电话里斥她的胆大妄为,异想天开,竟敢向政府当局勒索巨款,未免太目无法纪了!

趁着他们在电话里舌战,事先准备好待命行动的一组人,已根据对方的线路,查明女猫王这个电话,是从“马尼拉大教堂”前的广场附近,一个街边公用电话亭打来的。

大批人马立即分乘几部车赶去,他们的行动已相当快,当他们将那电话亭包围时,女猫王那边电话尚未挂断,正在继续向严正辉威胁,根本全不理会他的严词相斥。

可是,电话亭里并没看见人,等他们冲近一看,才发现听筒摘下搁在平架上,一旁却放置着一具小型用干电池的录音机。

女猫王这一着真狡猾,害他们枉费心机,扑了个空。非但上了她的大当,恐怕还得被她讥笑呢!

严正辉从电话里听到这消息,简直有点啼笑皆非。

不过他知道,女猫王虽是以录音机把事先录下的那番话,向他施以威胁,但录音机不会拨电话号码,必然是她拨通了,听出对方是严正辉亲自接听后,才打开录音机的。

由此可见,她已防到了警方这一着。

那么她离开了电话亭,一定仍然留在附近暗中监视,以便知道警方是否会赶去采取行动。

现在女猫王总该明白,“与虎谋皮”这条路是走不通的了。但她绝不会轻易甘休,恼羞成怒之下,纵然跟那秘密组织打交道也不简单。即使无利可图,为了报复严正辉的不卖账,她也势必向他们放风,说明这个陷阱的。

严正辉之所以不顾后果断然拒绝女猫王,就是故意要激怒她。因为她并未直接与那秘密组织发生接触,纵然决心放风作为报复,也必然是通知卡洛斯或马光祖。

他们一旦得到这消息,势必由卡洛斯设法警告那神秘人物,再通知那秘密组织。

专案小组从今天下午开始,已出动了全体人员,不仅加派人手暗中监视几处目标。包括那私人俱乐部,秘密赌场,胡炳元开的弹子房,以及卡洛斯和其他重要可疑人物的住处。同时更派有专人负责,监听他们这几处的电话线络,无论打进打出的电话,完全逃不过监听。

只要卡洛斯急于通知那神秘人物,无论他们以何种方法联络,就绝难逃出专案小组人员的耳目。

严正辉定下的这一着,可说是孤注一掷,成败在此一举。

万一弄巧成拙,不幸被那秘密组织获悉了一切,而又未能抓住那神秘人物,追查出他们的秘密基地,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因此,他不得不特别慎重,为了万无一失起见,只好派人去酒吧监视阿义。唯恐这小子不甘寂寞,或者急于救出石坤,不顾一切地自作主张,独自采取行动。那样一来,势必使整个计划受到影响。

那大汉一口气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又愁眉苦脸地说:“阿义兄,现在你总该明白了,我们绝不是故意为难你……”

阿义冷哼一声说:“严组长只顾自己求功心切,为什么不想一想,他这一着如果使女猫王恼羞成怒,万一先拿石坤出气,到时候由谁负责?”

那大汉木讷地说:“这,这实在是迫不得已的,美国联邦调查局派来的那位弗南先生,不也落在了‘黑猫党’手里……”

阿义断然说:“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现在我也是出于迫不得已,只好委屈你在这里躺一会儿了。”

说完,挥出重重一拳,击昏了那大汉,立即起身,匆匆向巷口外奔去。

马尼拉湾的夜晚,很明显地划分成为两个世界,在码头这一带,比白天更形热闹,到处熙熙攘攘的。尤其无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在满街活动拉“生意”,平添了一些千奇百怪的画面,及肉麻当有趣的镜头。

而过了海滨浴场,却是非常的静寂、安宁。

阿义仍然不死心,又来到马尼拉湾。

他现在已明白,胡炳元既受那秘密组织利用,“黑猫党”就绝不可能藏匿在码头附近一带。如果不是利用这些豪华别墅中的一幢藏身,只有躲藏在距离码头较远,海滨的岩石洞或乱石之间了。

严正辉今夜是痛下决心,不惜孤注一掷,势在必行非破获那秘密组织及他们的基地不可。“黑猫党”自然不甘寂寞,也一定会去凑这个热闹的。

“黑猫党”的人手有限,她们既然志在必得地要得到那五百万美金,在最重要的关头,就必需全力以赴,绝不可能留下较多的人看守石坤他们。除非已知道严正辉断然拒绝,立即把他们置之于死地泄恨。

不过照情理上看,女猫王纵然恼羞成怒,也不至于如此冲动,迫不及待地置他们于死地。

因为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留有人质在手,必要时也许还能派上用场。何况气只能出在那个叫弗南的美国人身上,石坤根本与这件事无关,那女人则是马光祖方面的人。

然而,尽管一切诚如他所料,现在只要能找到地方,正好是个趁虚而入的机会。但问题是偌大的马尼拉湾,并没有确实的目标和范围,一时又从何去找?

他此刻是借用酒吧里老黄的那部旧摩托车,顺着海边浴场向前疾驶,到了那一幢幢的豪华别墅区,才把速度减低下来。

这不是走马看花,必需仔细观察每一幢别墅,希望能发现外面有人把风,或者值得注意的可疑之处。

唯一能有所帮助的,是他记得自已被猫女们劫持,清醒时发觉是置身在一个建筑形式很特殊的房间里。那四壁无窗的长方型房间,举手可以碰到天花板,四根支柱,以及矮矮的门……这一切,均说明了那地方不是普通一般的建筑。

它既不像普通房间,也不似地下室,更不可能是阁楼(阁楼就应该有天窗)。那么,它究竟是个作什么用的地方呢?

阿义只能想出这一点,再进一步推想,这种特殊形式的建筑,究竟是作什么用途的?哪类人家屋里才会辟建这种奇形怪状的房间?说不定就能给他个启示了。可惜他对建筑是外行,而且从未见过这种形式的建筑,绞尽脑汁也无济于事,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在这时候,突闻后面有车风驰电掣而来,使他暗自一惊,急将摩托车避向海边,熄了火在黑暗中观看动静。

虽然这可能是路过的车,但他不能不特别提高警觉,以免再节外生枝。

这部车由远而近,并未发现避开的阿义,以高速一直疾驶过去,目的地竟是一幢面临海湾,建筑豪华的别墅。

直到了别墅门前停下,立即跳下五名大汉,他们行动非常迅速,两个分由两边绕向了后门,另两名则把守住门口,然后始由为首的上前捺电铃。

可是,捺了一阵,却毫无动静。

为首的一打手势,一名大汉立即蹲在围墙边下,双手一托,由另一名大汉一脚踩上他的手掌,再起身向上一托,便将那大汉托上了墙头。

那大汉身手很矫健,翻墙而入,再开了大门让同伴进入,立即一起涌向宅内。

这别墅只有个小花园,建筑的形式完全是西班牙风格,屋前和两侧均有走廊,楼上伸出的部分,则是配有矮矮铁栏杆的阳台。

此刻全宅没有一点灯光,也毫无动静和声息,仿佛别墅里根本无人居住。

但他们并不相信,仍然弄开了门,各自找枪戒备,小心翼翼地进内搜查。

打开电灯一看,只见整个客厅里乱七八糟,大部分空间均被占用,搭了个如同拍摄电影用的“布景”。

从外型看去,这是个以木板搭成的长方型大“木箱”,四周均以木条支撑着,仅在正面有个矮矮的小门。

“这是什么玩意?”一名大汉禁不住诧异地问。

为首的大汉吩咐:“不管是什么,进去看看!”

那大汉立即蹲下身,推开那仅有三尺高的矮门,钻进去以手电筒一照,突然吃惊地失声大叫:“程帮办,快来看呀!”

程帮办就是为首的大汉,闻声也吃了一惊,忙不迭钻进矮门,只见那大汉以手电筒照射的地方,地上躺着一排男女三个尸体!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赶紧上前仔细一看,认出第一个就是被“黑猫党”用计劫持的弗南,其他两人则是石坤与姓罗的女人。

程帮办不禁惊怒交加忿声说:“女猫王好狠,竟然当真恼羞成怒,杀他们泄恨了!”

那大汉急问:“楼上要不要搜查?”

“不用了,”程帮办说:“她们既已下了毒手,就不会再留人在这里。你跟老赵留在这里守着,阿义大概还没找到地方,说不定随时会找来。假使他真找来了,你们千万别让他再跑掉,我现在赶去通知严组长。”

“是!”那大汉唯唯应命:“程帮办放心,这里交给我们好了。”

程帮办钻出矮门,又向外面的大汉交代一番,才径直匆匆离去。出了别墅,把守在后面的两名大汉召来,立即登车疾驶而去。

留下的两名大汉守在客厅里,姓赵的不禁埋怨说:“可惜姓杜的妞儿清醒得太迟,如果我们早来一步,也许弗南先生就不致被……”

那大汉突然作了个噤声的手势,神色紧张地轻声说:“嘘!老赵,你听见了什么声音吗?”

老赵静听了片刻,茫然说:“没有呀!”

那大汉却正色说:“你再仔细听听,我好像听见外面有什么动静!”

老赵笑笑说:“你别神经兮兮的,在那里疑神疑鬼,‘黑猫党’既向他们下了毒手,就不会再回这里来。如果世界上真有鬼魂,反正又不是我们害了他们的命,总不至于来向我们索命吧!”

那大汉急急说:“可是小子阿义……”

老赵耸耸肩说:“你要不放心,就到外面看看吧。不过,据我看是大可不必多此一举,他又不知道地点,绝不可能找来,恐怕现在还在码头一带瞎摸呢!”

那大汉仍不放心,持枪在手,径自走了出去。

老赵刚掏出香烟,忽听外面一声轻响,这次他可听得很清楚。于是立即起身赶到客厅门口,急问:“老郑,是你吗?”

外面一片漆黑,既没有任何动静和声息,也未听得那大汉应答。

老赵又连问了两声,仍然毫无动静,顿时情知有异,立即拔枪在手,小心翼翼地走近门口,突然一蹬开门,迅速闯了出去。

几乎在同时,一条人影扑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一掌劈在老赵的后颈上。使他在措手不及之下,只发出声沉哼,便倒在了地上。

老赵未及爬起,一支枪已抵在他背后,使他只好丢下枪,举起了双手。

“站起来!”这是阿义的喝令。

老赵不敢不遵命,高举双手站了起来,急向阿义表明身份:“我们是严组长派来的……”

阿义冷声说:“我知道!可是我不明白,严组长既然早已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迟迟不采取行动,非要等到现在才派你们来?”

老赵急说:

“不!严组长是接到报告,知道你已离开酒吧,判断你一定是独自来马尼拉湾了。所以一面派了我们赶来,一面打电话给留在医院的鲁小姐,刚好她也正准备向严组长报告,因为杜小姐已清醒,说出了这里的地址。严组长立刻以无线电话通知我们,否则我们就去了码头找你,不会来这里……”

“你们是来找我的?”阿义问。

老赵回答说:

“据杜小姐说:石坤和姓罗的女人都被‘黑猫党’藏在这里,怕你孤掌难鸣,所以派我们赶来。谁知我们来迟一步,石坤和姓罗的女人,还有弗南先生部已遭了毒手!”

“什么?……”阿义大吃一惊,突然一把推开老赵,回身冲进客厅。

他听说石坤已遭毒手,顿时形同疯狂,一脚踹倒一根支柱,便见正面的木板整个倒塌下来。

这一来,不需由矮门钻进去,已可看清了里面的一切。

一切都很眼熟,阿义记的很清楚,这正是自已被劫持几乎把他塑成石膏像的地方。可是他没想到,“黑猫党”是故弄玄虚,以这套“布景”弄成个形式特别的房间,显然是使他事后无法判断,曾被劫持在何处。

再定神一看,地上躺着男女三具尸体,顿时他惊得目瞪口呆,魂飞天外!

“老石!”他悲愤慾绝地大叫一声,向石坤的尸体冲了过去。

蹲下去一拉石坤的手臂,竟然僵硬得如同铁石一般,不禁又使阿义大惑不解起来。女猫王必然是在严正辉断然拒绝后,才下这毒手报复泄恨的,尸体怎么这样快就僵硬了?

阿义疑心顿起,再仔细一看,这哪里是石坤的尸体,竟是几乎可以乱真的蜡像!

想不到女猫王真会故弄玄虚,先是以石膏像,使阿义以为石坤已遭毒手。现在又变了花样,以蜡像穿上衣服,伪装成三具尸体。

就在阿义啼笑皆非之际,突闻身后一声冷喝:“把枪放下!”

阿义置之一笑说:“老兄,我建议你先看看清楚这三具‘尸体’吧!”

“有什么好看的?”老赵似乎怕他耍花枪,丝毫不敢大意。

阿义振声说:“如果老兄的眼睛没毛病,大概总能分辨得出,地上这三个是死人还是蜡像吧!”

老赵“哦?”了一声,急向那三具蜡像瞥了一眼,仍未看出破绽,不禁冷笑说道:“你别动歪脑筋,快把枪丢下,免得……”

不料阿义突然回转身来,毫不在乎地说:“老实告诉你吧,地上这三个都是蜡像,不信你就看吧!”

说完,他回身就是一枪,击中石坤“尸体”的头部,立即碎裂开来。果然外面一层是蜡,里面的模型则是以石膏作底子!

老赵不由地一怔,忙不迭走近一看,才发现那是蜡像。刚才以手电筒照射,根本未看清楚,居然连那位程帮办也未察觉,以为三人均遭了毒手呢。

阿义冷冷一笑说:“老兄,地上这三个既是蜡像,足见是‘黑猫党’在故布疑阵,如果你决心阻止我去找她们,或许这里就会真有两具尸体了!”

老赵左右为难地说:“可是,我是奉命……”

阿义毫不在乎地笑笑说:

“那你可以先开枪,甚至让你从我背后开枪。不过我在倒下之前,我一定会回敬。现在对不起,我要失陪了!”

他说完就回身向外走去,老赵却茫然不知所措,目送他从容不迫地出了客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智斗黑猫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