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乐园》

11 神枪

作者:白天

石万山是说做就做的,立即吩咐手下,把项梅英带到大厅去,并且通知宋佩妮也到场。

宋佩妮尚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匆匆赶到大厅一看,项梅英已被剥了个精光,赤躶躶的捆在柱子上。

山里的全部人手,都集合在大厅,如临大敌地严密戒备着。而石万山却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跟一脸莫可奈何的叶雄,谈笑自若呢!

宋佩妮见状大吃一惊,上前急问:

“怎么回事?”

石万山不动声色,用手拍拍沙发说:

“坐!坐在这里,让我们一起欣赏!”

宋佩妮不敢违命,暗向叶雄瞥了一眼,只好在石万山身边惶惑不安地坐下。

石万山把她往怀里一搂,这才下令:

“开始!”

叶雄不便阻止,只见一名土女,捧来满满一盘小酒杯。走到木柱前,取了三只,分别置于项梅英的头上和两肩。

项梅英被捆得全身不能动弹,连头部也不能动,所以酒杯才能放稳,不至掉落下来。

那土女刚一退开,便见另一土女拔枪快如闪电,砰砰砰!一连三枪,便对项梅英头上和两肩的酒杯,全部击中,三只酒杯顿时被击了个粉碎!

这真是别开生面的酷刑,子弹虽未击在项梅英身上,但酒杯被击碎的爆破力相当大。碎玻璃刺划过她那一丝不挂的赤躶肌肤,马上就血丝条条,看得在场的人心惊肉跳,尤其是宋佩妮,简直不忍目睹。

那土女露了这一手又快又准的枪法,脸上毫无表情,仍然站在那里待命。

石万山却是无动于衷,这时候才言归正传,向捆在柱子上,吓得魂不附体的项梅英喝问:

“小妞儿,你要想避免皮肉受苦,最好说实话是不是甘瘤子派你来的?”

项梅英已顾不得两肩的痛苦了,头上尚好,由于有头发护着,否则早已头破血流。她恨声说:

“我根本不知道什么甘瘤子,是那个女人送我来的!”

石万山嘿然冷笑说:

“好!你既然不说实话,我们就慢慢蘑菇吧,反正有的是时间!”

说罢,一使眼色,捧着盘子的土女,便又取了三只酒杯,像刚才一样,分置在她的头上和两肩。

刚才项梅英糊里糊涂地被捆在柱子上,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已明白石万山是在用刑逼供。这种别出心裁的怪主意,对她肉体上的伤害并不算大,可是对心理上的威胁,却是无与伦比的。试想,万一那土女失手,子弹岂不是射在了她身上?

所以这回当土女将杯子一放在她头上,她就吓得赶紧双目紧闭,索性连看也不敢看。

她的眼睛刚闭上,另一土女便又大显身手,拔枪快如闪电地连发三枪,果然弹无虚发,对三只酒杯击成粉碎!

这次也不过是皮破血流,对她没有太大的伤害。可是看在宋佩妮的眼里,真是触目心惊,比自己身受其苦犹甚。

石万山看项梅英仍然守口如瓶,不禁勃然大怒,立即下令那名枪法如神的土女:

“你先来个反身快枪,她要再不说实话,就表演你的拿手好戏——盲目射击!”

于是,捧着盘子的土女,又在项梅英的头上和两肩,置放了三只酒杯。

那土女便从斜挂在腰问的弹袋上;取下六颗子弹,以迅速而熟稔的动作,一一装进“左轮”的弹轮。

然后,她将枪插回枪套,背向着项梅英突然一回身,几乎在同时,已拔枪连射,击中了目标,将三只酒杯击得粉碎。

在场的那班大汉,看得又惊又佩,情不自禁地喝起彩来:

“好!……”

这种表演实在够刺激,而且项梅英的身上一丝不挂,全部赤躶躶地呈现在眼前,使他们趁机大饱眼福,比看夜总会的表演还精彩,过瘾!

可是,宋佩妮却如坐针毡,被石万山搂在怀里,简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她既不敢为项梅英求情,又无法阻止,直急得她心毛火辣,慾哭无泪。

叶雄坐在那里,心里何尝好受,他倒不担心这土女会失手,因为他自己也是位神射的快枪手。只看土女的拔枪动作,和射击的准头,就知道她是经过严格训练,而且下过一番功夫的,绝对万无一失。

他此刻所担心的,是一个少女承受惊恐的极限究竟有多大。万一超出了这个限度,使项梅英承受不起,而在昏乱的意识下,承认了一切。那么包括宋佩妮和他,势必遭受同一命运,被石万山骤下毒手,置他们于死地了。

幸而项梅英此来是矢志报仇的,她宁死也不会招认出来,以免宋佩妮同遭毒手,那就永远无法报那血海深仇了。同时她知道,纵然自己今天死在那土女的枪下,宋佩妮也绝不会放弃报仇。而且加上她一条命,宋佩妮的报仇心会更切,终必达到目的,使她死能瞑目的!

由于这种意念,产生了无比的力量和勇气,使她决定咬紧牙关,任凭石万山使出什么残酷手段,她也绝不说出一个字来。

于是,那土女在石万山的示意下,开始表演她的拿手好戏了。

所谓的“盲目射击”,便是由那土女在项梅英面前,距离大约四五码站定,先精确地估计了一番目标的位置,然后以一块黑中蒙住眼睛,再拔枪发射。

尽管叶雄自负枪法如神,但蒙上了眼睛,连他也不敢说有绝对把握,能够百发百中。只要稍有偏差,就不是闹着玩的啦!

这时候,整个大厅突然静肃下来,变得鸦雀无声,使气氛相当的紧张起来。一个个睁大了眼睛,仿佛在欣赏一场惊险无比的表演。

突然,那土女拔枪就射,砰砰砰!一连三响,子弹疾射而出,丝毫不偏不差,正中目标!

“好!”大汉们顿时齐声喝彩,爆出了一片欢呼。

叶雄虽是极力保持镇定,心里却替项梅英捏了一大把冷汗,抬眼向她看去,只见她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全身不住地在颤抖。

不料被石万山搂在怀里的宋佩妮,竟然惊吓过度,昏了过去!

石万山无动于衷,把她从怀里推开,先吩咐手下去弄杯酒和湿毛巾来,然后向叶雄皮笑肉不笑地说:

“老弟,你觉得这场表演如何?”

叶雄强自一笑说:

“精彩!我总算不虚此行,开了次眼界……”

石万山狞笑说:

“老弟过奖了!这点雕虫小技,实在不登大雅之堂。常言说,强将手下无弱兵,据说贵当家的仇老大,也是精于此道,久负盛名的神枪手。大概老弟也不含糊,能不能露一手让大家见识见识?”

“这……”叶雄暗自一惊,力持镇定说:“石大爷,我倒不在乎当众出丑,而是怕万一失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石万山哈哈大笑说:

“老弟不必谦虚,就凭你这句话,已经表示你是精于此道的大行家哦!”

他可不管叶雄同不同意,完全是独断独行的作风。竟然吩咐手下,将柱子上的项梅英放了下来,拖到一旁去。

叶雄尚不明白他的意图,老家伙忽然指着昏迷未醒的宋佩妮,向手下发出命令:

“把她捆上去!”

“是!”立即走上来两个大汉,架起宋佩妮,拖向木柱去。

叶雄不禁惊诧说:

“石大爷,你怎么把石太太……”

石万山嘿然冷笑说:

“老弟,那封信是她交给我的,现在这妞儿已用过刑,但她什么也没招认,大概是真的跟这码事无关了。那么只剩下了我太太嫌疑最重,由老弟来逼她说明真相,岂不是最适当的安排吗?哈哈……”

“这……”叶雄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向木柱上看去,宋佩妮已被捆起,正由一名大汉用湿毛巾在她额上轻拭着,另一大汉则将一小杯酒,向她中口慢慢地灌。

宋佩妮终于悠悠苏醒,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竟被捆在了木柱上,不由地大吃一惊,怒问:

“这是干什么?”

石万山狞笑说:

“太太,这位叶老弟也想露两手,让我们开开眼界。临时要你帮个忙,充当助手,你总不好意思拒绝吧?”

宋佩妮气得浑身发抖,铁青着脸说:

“放屁!我凭什么当他的助手,还不快放开我!”

石万山故意向叶雄使了个眼色,笑问:

“老弟,我太太不愿合作,你看怎么办?”

叶雄一时无计可施,只得起身走上前,冷声说:

“石太太,请问那封甘瘤子假遗的信,是你交给石大爷的吗?”

宋佩妮怔了怔,这时候她无法解释,只好硬着头皮说:

“不错,是我在你屋里发现,就拿去交给他的,怎么样?”

叶雄冷冷地说:

“幸好石大爷明察秋毫,识破这是甘瘤子用的诡计,不然我就惨啦!所以希望石太太说实话,那封信究竟怎么会到你手上的?”

“你要我说实话?”宋佩妮愤然怒问。

叶雄故意走近她,趁机暗使了个眼色,说:

“石太太,你我无冤无仇,大概不至于用那借刀杀人的诡计吧?不过石太爷却要查明,那封信……”

没等他说完,宋佩妮已怒不可遏地说:

“还要查什么?他早已经知道,信是姓苏的女人带来,存心留在这里,好让人发现的。刚才我还劝他不要意气用事,中了甘瘤子的离间计呢!”

“哦?”叶雄颇觉诧然,回头向石万山问:“石大爷,你已经早知道了?”

石万山顿时面红耳赤,不禁恼羞成怒说:

“哼!你别听她的鬼话,她要真怕我中计,就不会把信交给我了。分明是以退为进,慾擒故纵,希望我一气之下,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你干掉,那才称心呢!”

宋佩妮把心一横,恨声说:

“石万山,我知道你是看中了姓苏的女人送来的那个妞儿,准备把她留下。怕我不愿意,所以想借这莫须有的罪名,把我这眼中钉拔除,好让她取代我的地位,是不是?”

石万山似乎被她一语道破,突然纵声狂笑说:

“我石大爷只要高兴,爱把谁留下,就把谁留下,还管你他妈的愿不愿意?老实说吧,昨夜暗助罗九那小子逃走,我怀疑就是你干的好事!”

“什么?我干的?……”宋佩妮毕竟有些作贼心虚,脸色不由地大变。

石万山阴沉沉地说: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姓苏的娘们在岛上还想混下去,大大地捞些油水,她绝不敢帮助甘瘤子来对付我。而你却一口咬定,信是她带来,故意留在这里的。由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你是做贼心虚,让她来替你背黑锅,实际上跟甘瘤子勾结的,就是你自己!”

宋佩妮惊怒交加说:

“你,你简直是在含血喷人!我们可以把甘瘤子找来,大家当面对质……”

石万山狞声说:

“你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甘瘤子怎么会到我这里来?嘿嘿,我看还是由叶老弟来露两手,也许你才会说实话呢!”

说罢,他一使眼色,便见一名土女,拔出手枪,抛掷给叶雄。

叶雄一抄手,接住了那支左轮手枪。

这时他握枪在手,突然有个意念,可以把那四名土女全部解决。剩下的两发子弹,用来制住石万山,只要老家伙被制住他的手下投鼠忌器,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这样一来,充其量不过是挟持住石万山,使宋佩妮和项梅英脱身,逃出老家伙的魔掌,甚至于让她们趁机报了不共戴天之仇。

但叶雄此来目的,并不是对付一个石万山,而是……

念犹未了,已听石万山喝问:

“老弟,怎么还不动手?”

叶雄微微一怔,当机立断,决定暂不采取这冒险的行动,以免万一弄巧成拙,一个棋子下错,落个满盘皆输,岂不是小不忍而乱了大谋?

于是,他执枪在手,将弹轮推得的溜溜一转,完全是职业枪手的手法。

当土女将三只酒杯,置于无法抗拒的宋佩妮,头上和两肩后,叶雄说声:

“献丑了!”

举枪连发,三枪均命中目标,将酒杯悉数击成粉碎,但宋佩妮的肩上,居然未被碎玻璃所伤!

大汉们并不捧场,喝彩的只有石万山一个:

“好!老弟果然有一手!”

叶雄虚怀若谷地笑笑说:

“现丑现丑,我跟石大爷的这几位女神枪手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宋佩妮身历其境,反而比较镇定,不像在一旁看着项梅英那样的心惊肉跳。

“姓叶的!”她不屑地说:“你有这一手枪法,石大爷一定会重用你的,我看你干脆也表演一下‘盲目射击’吧!”

叶雄忙说:

“石太太,你千万别整我冤枉,刚才完全是侥幸,蒙上眼睛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失手,我可赔不起人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1 神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罪恶的乐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