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乐园》

6 神秘女人

作者:白天

苏凯莉以待罪的心情,把四个女郎送到石万山那里,由他们挑选留下两个,她才带着另两个女郎,如获大赦地离去。

她原打的是如意算盘,金大妈那里的两万美金身价钱,已经由甘瘤子答应付了,她等于白赚四个“原封货”的大妞儿。将来收的皮肉钱不说,就这一笔“开彩费”,就可以狮子大开口,狠狠地捞个万儿八千!

谁知偏偏事与人违,甘瘤子的手下,男男女女被石万山的人干掉了十来个,不把这笔账算在她头上,那已经是侥天之幸了,她还敢向甘瘤子开口提那两万美金的酬劳?

这还不说,大不了是自掏腰包,本来这笔身价钱,就是该由她自己付金大妈的。甘瘤子要她帮忙办事,答应代付,那不过是外快罢了。

现在使她心痛的,是白白地把两个最出色的女郎,送给了石大爷去痛快,非但“开彩费”分文到不了手,连那两个女郎是否玩过了再还她,尚不得而知呢!

并且更担心的,是甘瘤子这边死了十来个人,虽然不是她下的手,但这件事如何交代呢?

一路上她提心吊胆,愁眉不展,显然心情万分沉重。使她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孤岛,干脆远走高飞,来个避不见甘瘤子的面,一走了之。

将近大门外,只见门口把守着一二十名荷枪实弹的汉子,在那里严阵以待,仿佛如临大敌似的。

她不由地暗吃一惊,情知有异,但又不能不回去,只得带着两名女郎,加快脚步,硬着头皮走向大门。

走近一看,果然这些人全都是甘瘤子的手下。

他们见是苏凯莉回来,并未阻难,任由她和两名女郎进去。

酒吧外面,又是七八个大汉在戒备,她一看这情势,就知道甘瘤子必然亲自出马,正在里面等她。

果然不出所料,她刚走近,便听一名大汉大声说:

“快进去吧,咱们甘老大等得要发火啦!”

苏凯莉连那两个女郎也不顾了,急步走进酒吧,只见甘瘤子铁青着脸,气呼呼地坐在那里狂饮。

在那张桌上,尚有郑驼子,汪一明,和张家两兄弟,除了罗九之外,甘瘤子的几员大将都已到齐!

“甘老大……”苏凯莉如同犯人,走到了法官面前。

甘瘤子冷哼一声,突然重重一拳击在桌面上,两眼怒睁,咆哮如雷地破口大骂:

“臭婊子,你干的好事!”

苏凯莉吓得魂飞天外,不由地向后一退,故意惊问:

“怎么啦?甘老大为什么对我发这么大的火……”

甘瘤子咬牙切齿地,恨声说:

“老子要你这臭婊子,赔出十条人命!”

苏凯莉力持镇定说:

“甘老大,你这火简直发的莫名其妙,让人没头没脑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十条人命,不十条人命的……”

甘瘤子把眼一瞪,怒问:

“你到说说,我叫你办的是什么事?”

苏凯莉表情逼真地说:

“你叫我跟那小子上劲儿,我照你的话做了,一切依照你甘老大的吩咐,把他骗到山洞里去,当面交给了老吴。他一点也没疑心,以为老吴当真是石大爷,我的任务达成了,马上就离开回这里来,难道我还没做对?”

甘瘤子并不知道当时的情形,只是久等未见那批人回去复命,不免起了疑心。派人赶去一看,始赫然发现那十个男女,已横尸在山里。

现在死无对证,苏凯莉又推得一干二净,不禁使他勃然大怒说:

“你倒推得干净!我问你,老吴他们那班人,怎么全被人干掉的?”

“什么?”苏凯莉装出大惊失色地问:“你说老吴他们……”

甘瘤子恨声说:

“全被人干掉了,一个也没活着!”

“这……这……”苏凯莉的表演真不错,居然像是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甘瘤子虽然老姦巨猾,竟也未能觉察出她的做作,信以为真地问:

“那么说,你把那小子带去以后,立刻就离开了,后来的事完全不知道?”

苏凯莉点点头,说:

“我能不对你甘老大说真话吗?”

甘瘤子沉哼一声,忽问:

“你刚才上哪里去了?”

苏凯莉心知这是无法隐瞒的,索性坦然说:

“石大爷听说我新到了四个妞儿,特地派人来通知,所以我刚才亲自把她们送去……”

甘瘤子悻然说:

“哼!他的消息真快,你也真够巴结的!”

“这有什么办法呀!……”苏凯莉表示她是无可奈何。

始终插不上嘴的汪一明,这时忽然冷声说:

“甘老大,在山里下手的,不用说自然是石万山的人。只是他怎么会得到风声,知道有那么个小子要找他谈生意?又怎么知道那小子被我们骗到山里去,而派人赶去下手,把我们的人赶尽杀绝了呢?”

甘瘤子诧然问:

“你是说有人向他放风?”

汪一明点了下头,说:

“一点不错,没有人放风,石万山根本不会知道,郑驼子今天带来了那姓叶的小子!”

甘瘤子的眼光,不由地盯住了惶惑不安的苏凯莉,冷声说:

“这件事除了我们在场的几个人,和老吴那班人之外,没有别人知道。现在老吴他们全部送了命,难道是我们在场的这些人中,有人走漏了风声?”

苏凯莉作贼心虚,急说:

“甘老大,你可别疑心到我头上呀!”

甘瘤子置之不理,径自向汪一明问:

“你认为是谁?”

汪一明故弄玄虚,并不立即指出是谁,却向苏凯莉问:

“苏小姐,小肉弹呢?”

“在吧?……”苏凯莉呐呐地说。

汪一明遂说:

“那么麻烦你,马上把她叫来!”

苏凯莉只好点点头,急步向酒吧后面走去。

甘瘤子迫不及待地问:

“怎么,你疑心是小肉弹?”

汪一明一脸老谋深算的神气,说:

“甘老大,小肉弹是你的相好,本来我不会疑心到她头上的。可是刚才我问过郑驼子,在船头上他们向你报告,说出姓叶的小子要见石万山的时候,我跟苏小姐都还没上船,而当时小肉弹却跟你在一起哦!”

甘瘤子沉思一下,说:

“嗯!当时我把小肉弹带去,根本也不知道有那小子在船上,所以没顾虑到这一点。现在你这一说,我才记起来,当时我还关照驼子,不要让石万山知道,那姓叶的小子要向他购买军火,小肉弹在我身边全听见的!”

“所以啦!”汪一明更肯定地说:“我们自己人绝不会出卖自己人,而苏小姐当时又不在场,那么除了是小肉弹向石万山放风,还会有谁呢?”

甘瘤子气得铁青着脸,怒不可遏说:

“真要是她,我非让她尝尝我的手段,知道我的厉害!”

汪一明劝阻说:

“甘老大,你先别动气,看我的……”

正说之间,苏凯莉已把黄玉凤带到。

她尚不知道大祸临头,春风满面地笑着叫了声:

“甘爷……”

“哼!”甘瘤子把脸一沉,杀气腾腾。

汪一明已起身走上前,一使眼色,便见两名大汉过来,不由分说,把黄玉凤的两臂按住。

黄玉凤吓得脸色大变,急向甘瘤子求援:

“甘爷……”

甘瘤子理也不理,汪一明却慢条斯理地,掏出香烟来燃起一支,叼在嘴上,嘿然狞笑说:

“小肉弹,甘大爷已经把你交给我了,假如你不反对,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

“谈,谈什么?……”黄玉凤惊诧地问。

汪一明猛吸了两口烟,才睁着那一对贼溜溜的眼睛,说:

“你最好说实话,今天郑驼子在船上向甘老大报告,关于姓叶的小子来找石万山洽购军火的事,是不是你走漏的消息?”

“我?……”黄玉凤矢口否认:“我有几个脑袋,敢把甘爷的事去向石大爷说呀!”

汪一明冷声说:

“你的脑袋只有一个,心却不止一个呢!”说时,以那不怀好意的眼光,盯住了她暴露在“纱龙”外,一片袒躶的酥胸,和那挤成深深的一条*沟。

黄玉凤下意识地把头一低,怯生生地说: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汪一明狞声说:

“如果你只有一个心,那么甘老大待你不薄,你的这颗心就该向着甘老大。可是偏偏你的心不止一个,另一个却向着石万山那边!我的话你该懂了吧?”

黄玉凤吃惊说:

“这话从那里说起呀,甘爷待我的好处,我怎么会不知道……”

汪一明咄咄逼人地说:

“既然知道,那就太好了!说吧,石万山那里是不是你放的风?”

黄玉凤仍然否认:

“我,我没有……”

“没有?”汪一明狂笑一声,突然一伸手,出其不意地将她身上的“纱龙”一扯。

“纱龙”不过是一整片布裹住身体罢了,而胸部以上则躶露在外。被汪一明这一扯,立即松开,脱落了下来,顿使她全身赤条条的,仅只留下一条紧身内裤!

“啊!……”黄玉凤不由自主地,失声惊呼起来。

但两名大汉紧紧按住双臂,使她挣扎不脱。汪一明却露出狞狰的姦笑,将嘴上的香烟取下,用烟头渐渐凑近她赤躶躶的*头!

香烟火头的热力刚一逼近*头,就使黄玉风痛得双眉紧蹙,忍不住在叫起来:

“哎哟!你,你不能逼我,我什么也没向石大爷说呀……”

汪一明无动于衷,把烟头又递近一些,声色俱厉地逼问:

“你说不说?”

黄玉凤心知一旦承认,后果就不堪设想,索性把心一横,说:

“我没什么可说的!”

汪一明勃然大怒,突然将手里火辣辣的香烟头,对准了她的*头上捺去!

“哇!……”黄玉凤顿觉痛彻心肺,惨叫一声,垂下了头,几乎当场昏倒。

“滋!”地一声,发出了一股焦肉的怪味,香烟的火头顿告熄灭。

这一幕狠毒的酷刑,看得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连甘瘤子也暗觉一阵心痛,不忍目睹!

汪一明却意犹未足,从身上掏出一支雪茄,在黄玉凤的面前晃着说:

“这雪前的滋味,可比香烟更不好消受,你是说实话呢?还是想尝试一下?”

黄土凤猛一抬头,双目怒睁,咬牙切齿地恨声说:

“你就是把我宰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汪一明怒声说:

“好!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紧,还是我的手段狠!”

说罢,他把雪前的尾端咬掉,衔在了嘴上,掏出打火机来把它点燃。

整个酒吧顿时鸦雀无声,十来双眼睛,不由自主地集中在打火机的火焰上,静看着那支雪茄在火焰中燃烧,逐渐燃着了……

汪一明将雪茄点着,猛吸了几口,然后摘下雪茄,把一大口烟喷向黄玉凤脸上,阴沉沉地笑着说:

“小肉弹,我给你最后一分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你聪明的话,就免得自讨苦吃。否则,嘿嘿,这玩意烧在你那又白又嫩的肉上,可确实不好受哦!”

他一面说,一面已将手里的雪茄,递近她另一只躶露着的*峰。

甘瘤子坐在那里,真有点于心不忍,几乎想出声阻止。但为了自己的威信,他不能因为一个出卖灵肉的女人而丧失尊严,以后无以服众。

“甘爷……”黄玉凤仍然希望获得他的怜悯。

但甘瘤子已决定狠起心肠,来了个视若无睹!

雪茄愈递愈近,浓郁的烟味中,已使黄玉凤感到热力骤强,将她*峰上最敏感的部分,烤得火辣辣的一阵阵怪痛。

汪一明这主意想的真绝!他把燃得红红的雪茄,接近到与她的*头几乎接触,其间的距离不及一公分,只要稍不小心,就会碰上。

黄玉凤已痛得冷汗直冒,拼命地挣扎。但按住她的两个大汉,却硬使她的胸部挺起,无法向后退缩。

然而,尽管面对着这残酷的毒刑,她却仍然咬紧牙关,坚不吐实!

汪一明终于不耐烦茄说:

“一分钟已经过去了,小肉弹,看来这是你自讨苦吃,怪不得我姓汪的心狠手辣啦!”

这杀人犯果然够狠的,话才说完,连最后的考虑机会都不给黄玉凤,就手一下子把燃得红红的雪茄,捺住了她那颗赭红色的小葡萄上!

“哇……”黄玉凤发出了一声惨叫。

“滋!”地一声,就在那一股焦肉怪味,和冒起的淡烟下,她终于痛得昏死了过去。

可是,汪一明的酷刑,仍然是柱费心机,未能逼她吐出一个字来!

他原以为自己这个绝招,绝对能使黄玉凤吐实的,所以自告奋勇,在甘瘤子面前拍了胸脯。谁知出乎意料之外,小肉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6 神秘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罪恶的乐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