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乐园》

7 不共戴天

作者:白天

石万山的大本营里出了事,顿时乱成一片。

当时老家伙正在销魂,忽听外面哗声大起,使他不禁大惊失色,赶紧推开怀里的女郎,赤条条地跳下床,随手抓了条大毛巾围裹在腰间。

就在四名土女拔枪戒备,守住门和窗口之际,一名大汉飞奔而来,人还没到门口,便气急败坏地嚷着:

“不好了,姓罗的小子跑掉啦!”

石万山本来已决定把罗九放回,好让甘瘤子平息一口气,免得双方当真火拼起来,或者对方停止供应一切生活必需品,在目前来说,却是个麻烦,还是能避免就避免的好。

可是让罗九逃走了,情形就完全两样。他不愧称得上心细如发,首先就想到,这里的防范如此森严,而且尚有几处关卡,这小子是怎么脱身的呢?

“是准看守那小子的?”石万山冲到门口,怒不可遏地喝问。

这大汉是名担任巡逻的小头目,他回答说:

“是老丁他们,刚才我们正派人去接班,发现他们两个被击昏在小木屋前,姓罗的小子却跑掉了!”

石万山气得破口大骂:

“妈的!你们这一群饭桶,都是啃稻草,喝西北风的?还不快去搜查!”

“是!”小头目唯命是从,转头飞奔而去。

于是,整个山里如临大敌,展开了严密的搜索。

在石万山认为,他这里如同铜墙铁壁,防范森严,罗九即使逃离了木屋,也绝不可能突破重重关卡,逃得出他的势力范围。

因此他更担心,万一那小子藏在山里,企图伺机向他下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罗九的那一手飞刀绝技,石万山早已听说过,几乎是百发百中,如果这小子狗急跳墙,或者来个情急拼命,对他生命的威胁实在太大,所以必须展开全面搜索。

但他哪里知道,那蒙面女郎指示罗九逃走的那条峡谷,在表面上看,形势万分险恶,根本不可能利用。其实只要胆大心细,却是唯一的出路,除此之外,真的没有第二条路,可以使罗九脱身的!

这时罗九早已逃之夭夭,回到了甘瘤子那里,那班人纵然把整个山里搜遍,也是枉然,哪里还能搜到他的人影?

搜索了一阵,毫无所获,小头目只得来向石万山复命:

“报告石大爷,我们到处都搜查过了,除了太太的房间,和姓叶的和那妞儿在一起的屋子,连山洞里的仓库都找过,没有那小子的踪影,八成是逃走啦!”

石万山勃然大怒说:

“不必搜了,去把老丁他们两个窝囊废带来!”

“是!”小头目恭应一声,又掉头匆匆而去。

石万山刚才正在销魂,这一来,可大煞风景,使他的慾念顿消,再也提不起兴头了。

不消片刻,小头目已和几名大汉,把看守木屋的老丁及另一汉子带到。

四名土女均拔枪在手,毫不松懈地戒备着。

石万山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上前就是一巴掌,掴得老丁踉踉跄跄,跌了开去。

另一汉子却被他当胸一把抓住,怒声喝问:

“说!那小子怎么跑掉的?”

那汉子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哭丧着脸说:

“这,这不能怪我们,我和老丁守在屋前,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石万山手下毫不留情,挥手又是一耳光,怒问:

“那他怎么能逃走了?”

那汉子捧着掴肿的脸,沮然说:

“我,我们先是听到屋后发出两次轻微的声响,立刻绕过去查看,可是毫无动静。等我们再回到屋前,正在说着话的时候,不知那小子怎么弄开手脚上捆的绳子了,突然在背后拿枪制住我们。我和老丁学没来得及回身,就让那小子在头上狠狠一击……”

石万山怒哼一声说:

“这么说,是有人用计把你们引开,趁机溜进去放开了那小子?”

那汉子茫然回答:

“这……也许是吧,当时我和老丁都被他击昏了,直到接班的人来弄醒我们,才知道那小子已经跑掉了……”

这时宋佩妮已被惊动,披着一件薄薄的睡袍赶来,惊问:

“出了什么事?”

石万山怒形于色说:

“罗九那小子跑掉了!”

“哦?”宋佩妮大吃一惊:“怎么会让他跑掉的?”

石万山虽在盛怒之下,仍能冷静地判断说:

“甘瘤子的人不可能溜进来,那小子也绝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神通,能够弄开绳子,准是我们自己的人里,有人把罗九放走的!”

“是谁呢?”宋佩妮强自保持镇定。

石万山咬牙切齿说:

“我一定要查出来,只要让我知道是谁,老子就要他的命!”

宋佩妮暗正一惊,故意忿声说:

“这一定要查明,否则以后就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了……”

石万山当即下令:

“这件事暂时不必惊动各关卡,除了他们之外,把山里的所有人都召集起来,带到大厅去!”

“是!”小头目唯唯领命而去。

石万山这才放开抓住的那汉子,喝令:

“你们先到大厅去等着!”

“是!”两个汉子忙不迭夺门而出。

石万山沉思一下,忽问:

“姓叶的那小子呢?”

宋佩妮把嘴一噘,故作妖嗔说:

“我怎么知道!他们在屋里办那事,我好意思去参观?”

石万山怀疑地说:

“这里从来没出过事,怎么这小子一来,这里就出了漏子……”

宋佩妮急问:

“你疑心是他干的?”

石万山沉声说:

“这个不难知道,如果他没有出屋一步,确实跟那娘们在快活,自然与他无关。否则这小子就有问题,嫌疑比谁都大!”

“那我去看看……”宋佩妮也不等他表示可否,说了就走。

石万山并不阻止,匆匆穿上衣服,由那四名土女保护着,把那女郎单独留在屋里,反锁上门,气冲冲地走向大厅。

厅上已挂起四盏煤油灯,把整个大厅照得通明,如同白昼一般。

山里的一二十名大汉,已全部到齐,一个个恭然肃立,仿佛从前衙门里的侍役,在恭候大老爷升堂。

这位大老爷的气派可真不小,由四名土女簇拥着,大摇大摆地走进厅来,大咧咧地坐在了沙发上,冷峻的眼光一扫,始沉声说:

“你们大家听着,今晚姓罗的小子能够逃走,一定是被甘瘤子买通了山里的人,暗地里把他放走,否则他绝对没有逃走的机会!这件事是谁干的,我早晚会查出来,所以最好自己承认,我答应绝不追究,不然等我查出是谁干的,他就别想活命!”

大汉们茫然相顾,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出声。

石万山冷酷地狞声说:

“我石某人待你们不薄,想不到今天居然有人见利忘义,吃里扒外,向着甘瘤子那边倒了!既然你们之中,出了问题人物,为求安全起见,如果查不出那个出卖我的人来,我是宁可错杀,而不错放的。必要时可怪不得我心狠手辣,把你们全部赶尽杀绝,一个也不留啦!”

这话一说出口,大汉们无不大惊失色,因为石万山向来是说得到做得到的。万一没有人挺身出来承认,他一怒之下,真能把他们一二十个人,悉数置于死地呢!

“石大爷,”小头目终于鼓足勇气,硬着头皮说:“我们跟随您已经多年,一向唯命是从,没谁心怀二志过,别的我不敢说,但我敢以生命保证,在场的哥们,绝对没有一个会把罗九放走!”

“你敢保证!”石万山怒问。

小头目拍着胸脯说:

“我敢以生命保证……”

话犹未了,石万山突然一使眼色,站在沙发边的两名土女,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双双拔枪齐射!

她们各发一枪,便听那小头目一声惨叫:

“啊!……”身子一扭,已倒在了地上。

大汉们大惊失色,一个个全吓得魂飞天外,呆若木鸡!

小头目身上连中两弹,倒在地上,犹自撑起上半个身子,怒目盯住石万山,以最后一口气,咬牙切齿地恨声说:

“石,石万山,你好狠……”话没说完,他已气绝而亡。

石万山无动于衷,嘿然狞笑说:

“你们谁还敢以生命保证!”

他这杀鸡儆猴的一手,使大汉们无不惊怒交加,暗自胆战心寒不已,但却敢怒而不敢言。

就在石万山准备大开杀戒之际,正好宋佩妮把叶雄带来,他见状不由诧然惊问:

“石大爷,你这是干嘛?”

石万山冷哼一声,置之不答,径向宋佩妮问:

“怎么样?”

宋佩妮脸上一红,赧然说:

“我刚把他从被窝里拖出来……”

叶雄上身赤着膊,下面只穿了条长裤,强自一笑说:

“刚才真不好意思,石太太进去也不招呼一声……”

宋佩妮的脸更红了,她窘羞万状地忿声说:

“还说呢!这都怪大爷……”

石万山看他们当着他的面,简直是在眉来眼去,打情骂俏,不禁怒形于色说:

“姓叶的,你可知道这里出了事?”

叶雄点点头,说:

“刚才我已经睡着了,忽然被外面的人声惊醒,就猜到大概是出了事。可是我不敢朝外边乱跑,只好留在屋里,直到石太太进房来把我拖起,我才听说有人跑掉了,是什么人跑了?”

石万山板着脸问:

“她没告诉你?”

叶雄向大汉们扫了一眼,说:

“我们才出来,正向这里走,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见这里的枪声……”

宋佩妮指着地上的尸体,惊问:

“他怎么?……”

石万山冷哼一声,说:

“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拍胸脯以生命保证,今晚的事不是我们山里的人干的。我倒要看看,他的生命能保证什么?”

叶雄诧异地问:

“石大爷,跑掉的究竟是什么人?”

石万山把眼皮一翻,沉声说:

“就是甘瘤子那里最吃香的罗九!”

“哦?”叶雄怔了怔。

宋佩妮正色说:

“那个罗九是甘瘤子的左右手,过去在马戏团里表演,一手飞刀非常厉害。今天使我们的人一死一伤,最后总算被我们制住,带回来关了起来,派有人守着。刚才不知怎么会被他跑掉了,石大爷认为一定是我们自己人放的,所以才生这么大的气哦!”

叶雄望了地上的尸体一眼,说:

“石大爷已经查出,是这个人干的?”

石万山怒声说:

“不管是不是他,老子先把他干了,做一个榜样。如果再没有人承认,我就宁可错杀,绝不错放,把这批吃饭不办事的兔崽子,全部杀个干净!”

叶雄忽然哈哈大笑说:

“这倒是个办法,石大爷可以先杀这一批,然后再一批批地杀,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自己就绝对不会出卖自己了!”

石万山勃然大怒说:

“姓叶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雄止住了笑,振声说:

“石大爷手里掌握着生杀大权,要杀谁还不是随心所慾?但这样一来,势必造成人人自危的局面,那时候即使甘瘤子方面不大举来犯,也恐怕要众叛亲离,使石大爷陷于孤立无援了!”

“谁敢!”石大爷非常自负,跋扈地怒吼着:“老子一枪一个,管叫这批王八蛋全趴下!”

叶雄置之一笑地说:

“不错,石大爷的这四位女枪手,确实枪法神准,弹无虚发。可是拿自己人当活靶,未免是大材小用,等于是在替甘瘤子大开杀戒。恕我说句不中听的话,石大爷大概是想把辛辛苦苦在岛上建立的势力,拱手让人了吧?”

石万山确实在是盛怒之下,气昏了头,一切后果都置于不顾了。现在听了叶雄的一番话,终于若有所悟,哈哈大笑说:

“老弟,你的话果然有点道理,来来来,我们坐下来好好地谈谈!”

随即把手一挥,吩咐垂头丧气的大汉们: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都替我滚出去!”

“是!”大汉们齐应一声,如获大赦,赶紧抬起那小头目的尸体,忙不迭退出大厅。

宋佩妮眼看机会难得,即说:

“你们谈话,这里没我的事了,我去看看那两个妞儿吧?”

石万山犹豫了一下,终于点点头,表示同意。

宋佩妮不禁暗喜,急忙出了大厅,匆匆来到招待叶雄的那间木屋。

项梅英仍然躺在床上,用被单盖覆着赤躶的胴体。正在浑浑噩噩地胡思乱想,忽见宋佩妮到来,立即一骨碌坐起身子,急问:

“佩妮姐姐,外面出了什么事?”

“嘘!”宋佩妮忙把手指在chún上一竖,示意她不要声张,然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7 不共戴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罪恶的乐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