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乐园》

8 一夜销魂

作者:白天

叶雄有几颗脑袋,居然敢色胆包天,威胁宋佩妮让她一亲芳泽?

原来石万山在宋佩妮走出大厅后,立即叫叶雄坐到他身边来,轻声说:

“叶老弟,你说的那回事,我已经考虑过了,决定干了,你尽快设法通知仇老大,跟我取得联络!”

“不成问题,只要石大爷点了头,决定发动的时间,仇老大那里随时可以配合!不过,我怕夜长梦多,迟则生变,必须愈快愈好,使甘瘤子那边措手不及……”

石万山点点头说:

“既然决定干了,自然事不宜迟,可是……”说到这里,他忽然慾言又止起来。

叶雄急问:

“石大爷莫非有什么顾忌?”

石万山轻声说:

“今晚罗九跑掉的事,实在使我担心,我这里的人一定出了问题。除了这四个土女之外,连我太太在内,我都认为可疑!”

叶雄诧然道:

“你怀疑石太太?”

石万山脸色阴沉沉地说:

“她当初一来到岛上,就千方百计地接近我,对我施出浑身解数,使我经不起诱惑,终于收了她做太太。不过我始终怀疑她另有企图,所以暗中特别小心防范,连睡在一张床上,屋里也不离人。使她就是想打歪主意,也没有机会,这几年才能相安无事。”

叶雄不以为然地说:

“我看石太太不会吧?”

石万山狞声说:

“但愿她不会,不过我一直在疑心……”

叶雄已不再顾忌了,他冒出了一句:

“你疑心她是甘瘤子派来卧底的?”

“这很难说……”石万山忽然想到了什么,急说:“叶老弟,你愿不愿意替我做件事?”

叶雄毫不犹豫地说:

“只要我能胜任,石大爷尽管吩咐好了!”

石万山大喜,附在他耳旁,异想天开地说:

“我要试试她,对我究竟是不是真心,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由你去故意挑逗她……”

没等他说完,叶雄已惊诧说:

“让我去挑逗石太太?”

石万山正色说:

“过去我一直在动这个念头,可是我的手下这些人里,实在找不出个适当的人选。而老弟是今天才来的,又是一表人才,我看她对你的印象不错。如果给你机会去接近她,实在是最理想的‘试金石’,一试就知道她的心了!”

“可是……”叶雄苦笑说:“这未免太唐突了吧,万一弄巧成拙,我怎么有脸待在这里?”

石万山却坚持说:

“这个你不用担心,一切有我!现在她去看那两个妞儿了,我马上回房去,你趁这个机会去接近她,如果她不在你那里,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到她房里去找她!”

“这……”叶雄面有难色,实在不敢贸然造次。

但石万山却已站起来,拍拍他肩膀说:

“老弟,你就算帮我个忙吧!”

说完,他发出了一阵狂笑,也不等叶雄表示可否,就把手一挥,带着四名土女出了大厅。

叶雄无可奈何,只好走出大厅,匆匆回到招待他的那间大屋去。

谁知刚走近门口,就听见两个女人在窃窃私议,由于聚精会神,以至叶雄悄然进了屋,要不是他出声,她们尚浑然未觉呢!

现在,叶雄非但是奉石万山之命而来,更抓住了她们的弱点,自然有恃无恐,毫无顷忌了。

宋佩妮也有她的主意,自从被石万山收作太太之后,这几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处心积虑地,伺机报仇雪恨。

她曾经也打算以色为诱,迷惑住石万山的几个亲信,助她一臂之力。但是,这一条路根本走不通,石万山的手下都是他的死党,谁也不敢碰她一碰,惟恐遭到杀身之祸。

而真正能接近石万山的,却是那四个女枪手。她们更是忠心耿耿,把老家伙敬若神明,绝不可能被宋佩妮买通。以至等了几年,她已黔驴技穷,仍然无计可施。

今天一见叶雄,获悉他的身份和来意,她就灵机一动,认为这是绝望中的一线希望。正好发觉苏凯莉送进来的女郎中,其中一个赫然竟是项梅英,当时她确实又惊又喜。

因为她们两家二十余口,都是在十多年前惨遭石万山的毒手。那晚只有宋佩妮带着才五岁的项梅英在花园玩耍,宋佩妮也只不过才十来岁。但她非常机警,一看大批蒙面人冲进来,逢人就杀,她立刻情知不妙,拖着项梅英躲进假山,始得幸免于难。

这两家富有的邻居,在一夜之间,除了宋佩妮和项梅英之外,悉遭暴徒毒手,而且被洗劫一空。

惨案发生的数日,正值风靡全世界的英国歌星“披头四”,巡回演唱至菲律宾,整个马尼拉都在若疾若狂,连所有新闻媒体都在抢“披头四”的特别报导,警方更出动所有警力维持秩序。以至使这件惨绝人寰的血案,在报刊上只占了极小篇幅。

直到“披头四”结束演唱,马尼拉一切恢复正常。等警方再来调查这件耸人听闻的血案时,那批蒙面暴徒早已远走高飞,逃之夭夭了。

宋佩妮却是人小鬼大,她发现了唯一的线索,就是那经常到两家走动,专门敲诈勒索的石万山,在案发以后突然不见了踪影,从此未在马尼拉露面。

她之所以疑心石万山,是这家伙曾经在落魄时,被她父亲收容在家过,知道她家里的一处密窟里,藏有一批珍贵的古玩。而在惨案发生的那夜,这批古玩全被暴徒劫去。因此她认为,这不共戴大的大仇人,就是那忘恩负义,丧心病狂的石万山!

如今仇人已被她找到,而且就在她身边,但却无从下手,内心的痛苦,实在是可想而知。

现在项梅英也混到岛上来了,但仍然无济干事,必须获得个把身手不凡的人相助,否则绝不敢轻举妄动。

叶雄今天才来,而且不是石万山的死党,自然是宋佩妮认为唯一可以动脑筋的人选。所以她暗嘱项梅英,要好好抓住他,原因便在此。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胆大包天,向她要挟一亲芳泽起来了,这不是邪门?

其实这正中宋佩妮下怀,由她亲自出马,自然比项梅英更有把握,把这色迷迷的小子迷个神魂颠倒,晕头转向。但令她担心的,倒不是怕让叶雄占了便宜,而是万一被石万山的手下发觉,一个小报告上去,那就一切完啦!

继而一想,这小子既敢如此放肆,她何不将计就计。当真被石万山获悉,她就索性一口咬定,是叶雄以暴力向她侵犯,有项梅英作证,还怕老家伙不相信?

如果能不被石万山知道,那就更好了。凭她的姿色和手腕,难道还诱惑不了这小子?只要他一上钩,就不怕他不就范,让她牵了鼻子走。

总之,无论事情会不会被发觉,她都胸有成竹,预先打定了主意,到时候随机应变。何况她已暗助罗九逃走,让他转告甘瘤子,石万山已准备勾结海盗,夺取岛上的独霸之权。甘瘤子得到这个消息,如能先发制人,大举来犯,趁着双方战况激烈,一片大乱中,她就可以混水摸鱼,伺机向石万山下手了。

由于她打的是这个主意,所以再也不顾一切了,突然扑进叶雄怀里,双臂一张,勾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送上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缩在被窝里的项梅英,尚不知道宋佩妮的心意,看她无可奈何地送上一吻,还以为她是怕事机泄露,迫不得已,才如此委屈求全呢。

谁知宋佩妮的这一吻,当真施出浑身解数,不仅叶雄暗觉这女人的热情大胆,连项梅英也看得莫名其妙。

其实宋佩妮心里正在想:最好是石万山在这个骨节眼,突然闯来,撞见这个场面,一怒之下,把叶雄干掉。那么他就不可能获得海盗的支援,必须独力和大举来犯的甘瘤子方面苦战了。

于是,她把叶雄的脖子勾得更紧了,同时以那扁贝似的皓齿,轻咬着对方的嘴chún,更将活溜溜的一条滑腻香舌,伸进他的口中,卷动翻腾起来。

叶雄只不过是故意威胁她,以探她的虚实,没想到她会如此热情大胆,反而使他成了骑虎难下。一时情不自禁,张开双臂,把她紧紧地搂抱住了。

正在双方热情gāo cháo之际,忽听项梅英紧张地说:

“听!好像有人来了!”

宋佩妮虽然巴不得有人来,撞见这个场面,但毕究作贼心虚,沉不住气。猛一听项梅英的警告,不禁下意识地大吃一惊,慌忙挣脱叶雄的拥抱,贴身紧靠在门后。

叶雄一时情急,也忙不迭扑到床上,一下子钻进了被窝,不由分说地抱住项梅英,向她一阵狂吻。

项梅英听的没错,果然是有人来了,原来是两名担任巡逻的大汉,遥见这木屋的门未关,灯光外泄,特地赶过来查看。

他们走到门口,向里一张,不由地大声笑着说:

“喂!老兄,你在大享艳福,也别吊咱们的胃口呀。还是把门关上,免得春光外泄,看得咱们心痒痒的哦!”

说罢,这大汉伸手把房门带上了,跟同伴嘻笑着走开,继续向别处去巡逻。

直到笑声渐远,宋佩妮才惊魂甫定,松了口气。

项梅英为了要使宋佩妮脱身,她当真学会了那一套对付男人的理论,立即采取主动。张开双臂,将叶雄愈搂愈紧,而使自己赤躶的双峰,紧贴在对方赤着膊的胸前,使他忽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他似乎已忘了宋佩妮尚在屋里,经不起这种肌肤相触的诱惑,终于心魂荡漾,不能自制,情不自禁地在她赤躶躶的胴体上,遍体抚动起来。

宋佩妮趁此机会,悄然开了房门,在他们尚未发觉之前,溜出了房去……

第二天一早,苏凯莉独自来到了山里,要求面见石万山。

由于她来得太早,谁也不敢去把石万山叫醒,那非挨一顿臭骂不可!

苏凯莉只好独自在大厅上等,等了个把钟头,这位石大爷仍然未见升帐。她终于等得不耐烦了,向一旁在监视的大汉说:

“我不等了,回头石大爷起来,就说我来过了。没别的事,只是来问一声,昨天的那两妞儿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带回去。如果石大爷要留她们多玩几天,就请他派人去通知我一声,免得我再跑了。”

那大汉也不挽留她,当即陪送她出了大厅,一直送到山口的关卡,看着她走远,才算完事。

这时候,宋佩妮已起身,她整夜失眠,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心烦意乱到了极点!

一夜没睡,她的眼圈呈现了一片淡黑,眼珠也布满了红丝,神情显得十分倦怠,仿佛大病初愈似的。

她披了件薄若蝉翼的晨楼,隐约可见,里面穿的仍是昨天那两截式,极为暴露而性感的窄裤和胸罩。

山里除了她和那四名土女,全部都是彪形大汉,再没有一个女人。而妙就妙在四名女枪手,不分昼夜地随侍在石万山左右,如影随行,寸步不离。服侍宋佩妮起居,以及一切的,却是两名笨手笨脚的汉子。

在这里最珍贵的,就是淡水,原因是地势太高,山石坚硬,无法凿井。必须靠山上流下的涧水,沿着竹管流下,用小铁桶接住,再一桶桶地储存到大木桶里去。

既是水源缺乏,任何人都不得乱用,除了解渴之外,连用来漱洗都被禁止。但宋佩妮不受此限,她有个习惯,每天一起身。就要洗个热水澡。数年如一日,从不间断,而她一天至少是洗三次。

因此有人估计过,以她每天洗澡浪费的水量,就足够石万山手下几十人喝的了!

今天她起的特别早,以至那两个汉子,尚来不及替她准备洗澡水。

宋佩妮正好有气没处出,逮着这两个倒霉的臭骂一通,然后怒气冲冲地走到了大厅去。

无意间,被她发现在沙发的脚边,不知是谁遗落了一封信。一时好奇,她连忙拾起来,只见这封上写着“叶雄老弟亲启”几个字,使她迫不及待地抽出信囊来,信上写的是:

“叶雄老弟,多承暗助,罗九已于昨夜安然脱险返回。据称老弟凭绰约口才,已使石万山对仇老大愿出力支援之事深信不疑,可喜可贺。盼老弟继续努力,将山中实力及一切详情,尽速赐告,以便里应外合,一举歼灭其全部势力,共享胜利成果。一切务必谨慎,勿露破绽,我等静候佳音,即行全力发动。

甘震手启,即日”

宋佩妮看完这封信,不禁惊喜交加,想不到叶雄竟然会是甘瘤子派来的!

但她暗觉奇怪,信的开头说,罗九昨夜脱身逃走,是得力于叶雄的暗助。而这件事分明是她自己干的,怎么甘瘤子竟张冠李戴,认为是叶雄暗助罗九脱身的呢?

正在想不通其中的道理,忽见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8 一夜销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罪恶的乐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