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买灵魂的人》

10 护身符

作者:白天

黄珍妮非常聪明,她在酒店里一得到消息,听说郑杰跑了,并且还把那司机连人带车劫持而去,就立即判断出他将不顾一切地去救出姜文珠。

这时她已由那装扮的仆欧,把衣服从郑杰房间里取回穿上,当即亲自率领守在酒店里里外外的人手,分乘两部轿车,风驰电掣赶回家去。

尚未到家门口,已发现被劫持的那辆轿车,和昏在座上的司机。黄珍妮见状已无暇停车查看,心知郑杰必已侵入她家中,于是直接把车开到了门前才停止。

一下车,她连大门钥匙都不及找出,就命那十几名大汉越墙而入。开了大门,然后由她亲自一马当先,领着他们冲进去。

客厅的门未锁,他们冲进去一看,全都大吃一惊,只见地板上躺着四男一女,正是押姜文珠来的四名大汉和那女仆,但已不见姜文珠的人影,连彭羽也不知去向。

黄珍妮不禁惊怒交加,以为是郑杰赶来攻了他们个措手不及,不但击毙了宋福全等人,把姜文珠救走,连彭羽也被劫持而去。

照时间上算,郑杰既未用停在外面的轿车,如果没有白振飞开车来接应,他们就不可能走远。

于是黄珍妮急命那些大汉分头去追,只留下两个处理现场。

就在这时候,一名大汉发现了那女仆并未死,而是昏倒在地上。

黄珍妮立即吩咐把她救醒,扶到了沙发上让她坐下,然后亲自问明了一切。

她这才知道自己的判断错误,宋福全他们原来是被彭羽干掉的!那么郑杰既然来了,怎会不见他的人影呢?

这只是一个可能,就是女仆被吓昏之后,郑杰才匆匆赶到。

但究竟是郑杰赶来把彭羽制住了,连同姜文珠一起救走,还是彭羽制住了郑杰,这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黄珍妮却不明白,彭羽怎么会突然倒戈相向的?他把姜文珠劫持而去,又是为的什么?

并且郑杰和彭羽是敌对的立场,两个人绝不会凑在一起的。既然在这里碰上了,就势必火拼一场,任何一方也不可能轻易把对方制服。

因此使黄珍妮忽然想到,除非是郑杰来迟一步,发现姜文珠已被彭羽劫持而去。立即加以追踪,只有这个假定比较接近当时的情况。

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彭羽是发现了自己的处境不稳,已形同被软禁在这里了,才突然猝下毒手的。再没有想到的,是郑杰这时候就在女仆住的小房间里!

黄珍妮此刻一脑门只是在想着,彭羽究竟为什么不惜下这毒手,一口气击毙了宋福全等四个人,而把姜文珠劫持而去?……

沉思之下,她终于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彭羽想逼姜文珠,领他直接到“灵魂教”去找伍月香,威胁那女郎跟他立即逃离香港!

其实非但姜文珠不知道“灵魂教”在哪里,除了周末聚会是临时接到通知之外,连黄珍妮也无法主动跟那秘密的组织取得联系,甚至从未见过那神秘教主的庐山真面目!

彭羽即使把姜文珠劫持而去,也绝对进不了“灵魂教”的,这点黄珍妮非常放心。值得担心的反而是自己这方面,因为今晚已接二连三地出事,首先是白振飞企图利用“夏威夷沙龙”的门路,设法混进“灵魂教”去,幸而被李老四认出,但结果却使高鸿逵和陆炳通送了命。

接着是白莎丽混进了周末聚会的地方,虽被教主识破她的身份,用了那慾擒故纵的诡计,跟踪到“维多利亚大酒店”,但仍然未能把白振飞和郑杰一网成擒。

现在白振飞的行踪尚未发现,郑杰又跑掉了。黄珍妮的助手姜文珠已“叛变”,彭羽更倒戈相向,干掉了宋福全等四个人。

而这一连的事件,却是由一人而起,那就是从澳门逃抵香港的伍月香!

但是,伍月香却是黄珍妮带进“灵魂教”,要求给与她暂时庇护的。换句话说,要不是她多管闲事,又怎会替“灵魂教”带来这些麻烦?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教主不追究则已,否则黄珍妮就真要吃不完兜着走啦!

眼看客厅里躺着四具尸体,顿使她心乱如麻起来,但她仍然极力保持着镇定,冷静地叫两名大汉,先把宋福全等人的尸体弄回码头去,等她跟“灵魂教”取得联系后,再决定如何处置善后。

这时昏在车上的司机也清醒了,进来向黄珍妮报告被劫持的经过,然后协助两名大汉,把四具尸体弄上了车。

他们刚把尸体用车载走,电话铃就响了起来,黄珍妮忙不迭亲自抓起电话接听,果然正是那神秘教主打来的。

黄珍妮赶紧向对方报告说:

“教主,我这里又出了事情!”

大概对方问了句什么,黄珍妮便迫不及待地,把接二连三发生的变故,在电话中作了个详尽的报告。最后引咎自责地说:

“这一切都是我惹出来的,使教主引起这么多麻烦,我应该接受教主的处分!……是……是……什么?……教主,我可不是故意呀,您怎么能……教主!教主……”

对方显然不容她分辩,已把电话挂断了!

黄珍妮沮然搁下了电话,脸色突然变得苍自起来,站在一旁的女仆见状,不禁暗自一惊,急问:

“小姐,你,你怎么啦?”

黄珍妮脸上毫无表情地说:

“没什么……我忽然有点头痛,替我倒杯酒……把酒瓶也带来!”

“是!”女仆应了一声,便走向酒橱,取出还余下大半瓶的白兰地,并且带了只高脚酒杯,送到黄珍妮面前,替她倒了满满一杯。

黄珍妮端起来就猛喝了一大口,忽说:

“我有点饿了,你去替我买盒点心来吧!”随即打开手提包。取了张千元大钞交给女仆。而她的目光却停在包内,手绢盖住的下面,赫然是支手枪。

女仆似已觉察出女主人的神色有异,但她不敢多问,接了钞票就勿匆而去。

黄珍妮等那女仆一走,就把酒杯举起一饮而尽,随即从皮包里取出那支手枪,向它默默点凝视起来。

然后,她又连喝了满满两杯酒,突然发出一连的狂笑,把枪口推向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就在她的手指刚要扣动扳机之际,冷不防已被悄然掩至沙发背后的郑杰,出手如电地把枪夺下了。

黄珍妮猛吃一惊,急问:

“谁?……”同时回头一看,才发现站在身后的竟是郑杰!

郑杰微微一笑说:

“黄小姐有什么事想不开,居然……”

黄珍妮突地跳起身来,惊怒交加地说:

“你……”扑身过去就要夺枪,但郑杰只向后退了一步,使她扑了一空。身体翻过了沙发背,一个倒栽冲,跌在沙发背后的地板上了。

郑杰并不上前扶她,有点幸灾乐祸地问:

“黄小姐,难道‘灵魂教’里,还有‘赐死’这一条教规?”

黄珍妮这一下跌的可不轻,气得她索性坐在地板上,怒不可遏地说:

“管你个屁事,你最好替我滚出去!”

郑杰微微一笑说:

“黄小姐,你虽然不感激我的救命之恩,但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呀,你说对吗?”

黄珍妮咬着牙恨恨地说:

“哼!你还是救救你自己的命吧!”

郑杰耸耸肩说:

“既然这样,我也不必多管闲事了。你真不想活,那就请便!”随即把枪抛到她面前,扭头就向门口走去。

不料黄珍妮伸手抓住了枪,就突然跳起来厉声道:

“站住!”

郑杰只好回过身来,冷笑一声说:

“这年头好人真难做,我好心好意阻止你自杀,想不到你居然会恩将仇报!”

黄珍妮以枪对着他说:

“哼!我本来是一帆风顺,主持那个沙龙,一切都很得心应手的。就让你们几个混帐东西来一搅,弄得我一败涂地,你们使我活不下去,我也绝不会让你活命!”

“黄小姐,”郑杰正色说:“这可不能怪我们,只怪你咎由自取呀!”

黄珍妮冷声说:

“不错,我是咎由自取,不该加入那翻脸无情的‘灵魂教’。更不该多管闲事,把伍月香送去,以致惹出这一大堆的麻烦来。但现在已是一子下错,满盘皆错,使我无法收拾这个残局了。刚才教主已来过电话。根本不容我分辩,命令我等候处置。与其等她派人来下手,我倒不如自己了断。可是我实在于心不甘,你来得正好,我临死正要找个垫背的呢!”

郑杰毫不在乎地笑笑说:

“能替黄小姐垫背,那倒真是艳福不浅,我死也可以心安理得了!不过,我可不相信黄小姐对‘灵魂教’如此虔诚,教主要你死,你就毫无反抗地接受了。难道……”

黄珍妮不容他说完,就断然怒斥说:

“你不必枉费心机,我是不会被你煽动的,只要我能亲手干掉你这罪魁祸首,我就是死也值得了。”

郑杰从容不迫地笑问:

“那你干嘛还不下手?”

“我要知道你留在这里干什么?”黄珍妮逼近了两步。

郑杰仍然是那付满不在乎的神气说:

“那你又何必多此一问……”

黄珍妮把枪口一抬,怒问:

“你说不说?”

郑杰又耸耸肩说: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那么就算我是在这里等你回来的好啦!”

“鬼话!”黄珍妮怒斥说:“你等我干嘛?明明是来救走姜文珠的!”

“那你不是在明知故问?”郑杰不屑地说。

黄珍妮冷哼一声说:

“我要问的就是姜文珠上哪里去了?”

“如果我知道的话,就不会留在这里等你啦!”郑杰回答得更妙。

黄珍妮勃然大怒说:

“你既早就藏在这里,刚才阿玉说的话你当然都听见了,难道还不知道姜文珠被彭羽那小子带走了?”

郑杰把头一点说:

“你那女仆人向你报告的,我是全听见了。可是我却有些怀疑,姓彭的小子怎么会突然下这个毒手,又为什么把姜小姐挟持而去?也许这个问题,只有你黄小姐能回答吧!”

“好!我让你死了不致作糊涂鬼吧!”黄珍妮说:“我本来是想把他也介绍加入‘灵魂教’的,因为他的身手不错,又是个玩命的狠角色,我们正需要这种人手。可是教主却不同意,认为他是个反复无常的家伙,在澳门赌场里既能说翻脸就翻脸,加入了‘灵魂教’也照样会来这一手,所以坚决反对他加入。并且决定等过了今晚之后,就把他干掉,以免他万一向外泄漏风声。刚才我派人押姜文珠回来,顺便要他们监视彭羽,不让他外出。大概他小子看出了情形不对,就突然狠下毒手,把宋福全他们击毙,劫持了姜文珠逃走了!”

郑杰诧异地说:

“但他把姜小姐带走,对他根本毫无用处,反而是个累赘呀?”

“那倒不见得!”黄珍妮说:

“如果不出我所料,他很可能是把姜小姐当作人质,一方面做他的护身符,一方面跟我们谈判。因为姜小姐是我的助手,除了不知道‘灵魂教’的教坛设在那里,对沙龙里的一切都了若指掌。只要人在那小子手里,他认为我们就有所顾忌,不得不接受他开出的任何条件?”

“你认为他可能提出什么条件?”郑杰问。

“这就很难说了,”黄珍妮说:“不过据我猜想,不外乎几种可能,譬如说吧,他可以向我们狮子大开口,勒索一大笔钱,并且保证使他安然离境。甚至要求我们交出伍月香,让他把她带走……”

郑杰打断了她的话问:

“他要真提出这种条件,‘灵魂教’方面会接受吗?”

“绝对不会接受!”黄珍妮断然说:

“因为我们虽是‘灵魂教’的一份子,但除了教主的一些死党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教坛在那里,连教主的庐山真面目都没看见过,所以姜文珠并不足以构成对‘灵魂教’的威胁。必要的时候,教主甚至可以牺牲‘夏威夷沙龙’这个联络站,反正另设一个联络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郑杰终于恍然说:

“所以教主在电话里命令你等候处置,就是决心牺牲由你主持的联络站了!”

黄珍妮沮然点点头说:

“她既决心牺牲那个联络站了,还留着我们干嘛?”

郑杰不以为然地说:

“你可以犯不着牺牲自己呀!”

“能活谁不想活呢?”黄珍妮说:“但是你要知道,整个‘灵魂教’将近有两百人,我除了知道姜文珠之外,任何其他教友的真面目都没见过。即使沙龙里的人有教友在内,我也认不出来。教主既已决定处置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命令一个教友向我下手,我还能逃出他们的掌握?与其随时随地提心吊胆,生活在恐惧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0 护身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出买灵魂的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