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买灵魂的人》

12 真假教主

作者:白天

这是郑杰想出来的锦囊妙计,所谓利用黄珍妮,就是要她客串一次“灵魂教”的教主!

因为谁也没见过教主的面,连聚会时也戴着金色面罩,穿着金色大披风,下命令大部分是用电话。

那么换句话说,无论任何人,只要是那付打扮,再有些教友撑场面,她就认为是教主了。

郑杰找出了这个漏洞,于是灵机一动,先让黄珍妮和那女仆避到这旧旅馆来。他则跑到一家大服装公司去,以高价要求赶制了十几套黑色披风和面罩,以及一件金色披风及面罩。由于时间仓促,只好粗制滥造,在一个小时之内,由十几名裁缝快马加鞭地赶工之下,终于全部完成,工虽粗,看上去倒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于是他又买了十几具服装模特儿,装了满满一车,急急赶到旧旅馆去布置,把一件件披风,穿在站在两排的模特儿身上,又套上面罩。

一切布置完毕,他便关掉灯,带着黄珍妮和那女仆离去,把车开到了“夏威夷沙龙”后门的附近。

郑杰原定的计划,是以为彭羽既将姜文珠劫持而去,必然会先把她藏在个安全的地方,再亲自出面去谈判。

“灵魂教”彭羽找不到,自然只有到这个联络站来,透过沙龙方面的联络,才能跟那位教主接触。

这一点果然不出所料,但却没想到来迟了一步,就在郑杰赶制披风和面罩之际,彭羽已来到了“夏威夷沙龙”,随即被击昏了,由“灵魂教”派人来接去了。

郑杰并不知道彭羽已落在“灵魂教”手里,他认为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只要一来沙龙,就等于自投罗网。一旦被执,沙龙方面无法主动向“灵魂教”报告,必须等那边有电话来。

那么他们的机会就来了,由黄珍妮冒充教主打电话去,命令沙龙的人把彭羽送往旧旅馆,而他们这里就先赶去,等着他把犯人接下。

彭羽到了他们手上,岂不是就知道姜文珠的下落?

等了很久,仍未见彭羽的动静,正在这时候,姜文珠被送回了沙龙。

郑杰情知不妙,姜文珠既被抓回,彭羽当然就凶多吉少了。

黄珍妮主张依计而行,先弄出了姜文珠再说,但郑杰却极力反对。他倒不是舍不得把布置的这个场面,浪费在姜文珠身上,因为这个场面只能用一次。

而且他另有主意,认为姜文珠既被抓回,“灵魂教”只要一得到消息,就会派人来接去,那么只要他们暗中跟踪,岂不就查出那秘密组织的地点了?

于是,他们决定按兵不动,静候着“灵魂教”方面的人到来……

但左等右等,也不见动静。其实在他们来这里以前,赖有才早已带着大批人马,赶到关老二那里去啦!

直到赖有才带着大批人马,浩浩荡荡地回到沙龙来,被郑杰一眼看见白振飞已被执,这才不得不采用紧急措施,由黄珍妮在附近的电话亭里,打了个电话到沙龙去。

她模仿教主的口音,学得维妙维肖,终使赖有才不疑有他,唯命是从地接受了命令。

打完电话,他们就开车急急赶回了早已布置好的旧旅馆,为了争取时间,黄珍妮和那女仆在车上打扮起来……

听完这段经过,白振飞不禁犹有余悸地说:

“幸亏黄小姐这个电话,否则姓赖的已经向我下手啦!”

于是,他便把今晚的一切,简单扼要在述说了一遍。

接着姜文珠也将彭羽送到关老二处的经过,以及赖有才带人去突袭的情形说了出来。

郑杰惊诧地问:

“这么说,关老二是凶多吉少了?”

白振飞深深叹了口气,忿声说:

“自从我当年入狱以后,可说是众叛亲离,只有关老二一个讲义气的。想不到刚才他为了向我发出警告,竟不顾自己的生命,结果遭了毒手。这个仇我要不替他报,就誓不为人!”

郑杰忧形于色说:

“现在白小姐还在他们手里,即使无法把伍月香弄出来,也得赶紧设法救出白小姐才是呀!”

黄珍妮接口说:

“赖有才他们回去之后,只要教主再有电话去,或者派人去接姜文珠,马上就会发觉中了计。一定立刻带了大批人马赶来,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郑杰不以为然地说:

“我看不见得,因为他们刚才已经见到这个场面,并不知道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其余都是假的。所以我认为凭他们那一二十人,绝不敢贸然再来,除非是获得‘灵魂教’方面的支援大举来犯!”

白振飞突然灵机一动说:

“如果他们真大举来犯,而我们能知道‘灵魂教’的地方,正好趁虚而入,那倒是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呢!”

黄珍妮把眉一锁说:

“可是我们谁也不知道地点呀!”

姜文珠忽说:

“我倒有个想法,黄小姐跟我犯了错,教主就翻脸无情,要处置我们。那么赖有才中了计,也犯了大错,教主难道就会轻易饶了他?所以我想,如果教主一气之下,派人去把赖有才押回‘灵魂教’问罪,而我们能暗中跟踪,不就可以找到那秘密的地点了吗?”

白振飞微微点了下头说:

“嗯!这倒也是个办法,但不一定可靠……”

“现在我们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郑杰说:“姜小姐的这个办法倒不妨试一试,因为‘灵魂教’即使不派人把赖有才带回去问罪,也可能会派人去下手的,我们只要盯牢了一个,问题就解决啦!”

黄珍妮仍然担心地说:

“但‘灵魂教’里的人多势众,我们只有这几个人……”

郑杰笑了笑说:

“那倒不足为虑,‘灵魂教’号称有将近两百人,实际上他们的核心分子绝不会占多数,大部分都是教友,今晚的周末聚会已未终而散,那些人还会留着不走吗?”

“对!”姜文珠说:“据我估计,除了参加聚会的教友,他们的死党绝不超过三十人,而其中有一半是女的。”

郑杰又笑笑说:

“就算他们三十人吧,如果教主要派心腹的死党,会同外围分子赶来对付我们,起码就得分散一部分人手,而我们不是以力对敌,是要以智取,来个出奇制胜,又哪在乎多少人呢!”

“你又有什么锦囊妙计?”黄珍妮笑问。

郑杰胸有成竹地说:

“我们花钱赶制的这些披风面罩,不能只用一次,现在正好再派一次用场。我们不妨都带着,只要一找到‘灵魂教’的地点,大家都穿了混进去,使他们敌我不分……”

黄珍妮急问:

“那我打扮成这样,岂不是出现两个教主了!”

郑杰接下去说:

“这才能使他们阵脚大乱,到时候她也发号施令,你也发号施令,大家都不知道听谁的了!”

“那倒挺好玩的!”姜文珠笑了起来。

郑杰即说:

“我们现在事不宜迟,大家就去玩一玩吧!”

白振飞没有表示异议,于是,他们立即从那些模特儿身上,脱下了披风和面罩,把灯灭掉,便匆匆而去……

葯性逐渐消失后,彭羽终于恢复正常知觉,清醒了过来。

他张眼一看,发现这是个连着卧室的起居间,卧室没有门,而是以金黄色的布幔代替,两边拉合起来便与起居间隔开。

起居间里布置得富丽堂皇,美伦美奂,而他正躺在一只高级的墨绿色的长沙发上。

彭羽正在暗觉惊诧,忽听一声轻咳,使他一惊坐了起来。这才发觉旁边的长沙发上,坐着那仍然穿着金色披风,戴着金色面罩的教主!

“现在我们可以正式打交道了!”教主冷声说。

彭羽诧然问:

“打什么交道?”

教主正襟危坐地说:

“你现在是在‘灵魂教’里,没有别的交道可打,我准备以相当的代价,收买你的灵魂,你愿不愿意出卖?”

彭羽怔怔地问:

“什么?收买我的灵魂?……”

教主冷冷地回答:

“人只有两样东西最珍贵,一样就是生命,一样就是灵魂。但你只能保留一样,现在由你自己决定,究竟出卖那一样吧!”

彭羽茫然不解地说:

“这话是什么意思?”

教主冷笑一声说:

“如果你把灵魂卖给了我,就一切得听从我的,换句话说,就是加入了‘灵魂教’。假如你不愿意出卖,我也绝不勉强,不过你的生命却不能保留,这样你总该懂了吧?”

彭羽不置可否地说:

“那你出我什么代价呢?”

“代价相当高,”教主说:“你可以当副教主!”

“真的吗?”彭羽有些动心了。

教主断然说:

“我没有理由骗你,在下次的周末聚会,就可以当众宣布!”

彭羽正愁没有安身之处,立即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说:

“那我干了!”

教主却无动于衷地说:

“你总算还聪明,不愧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过,我还得考验你一下,看你是否真有诚意!”

“怎么考验?”彭羽急切问。

教主忽然站了起来说:

“你跟我来!”

彭羽只好站起身来,跟着她走到垂着金色布幔的卧室前,茫然问:

“干吗?”

教主置之不答,把手掌轻轻一拍,布幔便向两边拉开。原来里面站了两名戴面罩的女郎,身上仅穿“比基尼”式的三点泳装,而腰间却各佩着双枪!

彭羽这才明白,难怪教主不怕他轻举妄动了。

眼光再朝床上一看,顿时使他意外地一怔,原来床上躺着个昏迷不醒的女郎,全身赤躶躶的一丝不挂,而她赫然就是伍月香!

“这……”彭羽不由地目瞪口呆起来。

教主却冷声问:

“你认为她美不美?”

“美!美……”彭羽呐呐地回答。

教主又问:

“她的身材怎么样?”

彭羽以贪婪的眼光盯在床上说:

“非常诱人……”

教主忽然把披风解开,随手抛给一名女郎,仍然冷冷地说:

“那么你看看我!”

彭羽回头一看,这女人居然也是赤躶躶的了,除了头上戴了金色面罩,全身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

“你……”他几乎呆住了。

“我问你!”教主说:“如果是我和床上这女人,由你任择其一,你愿意选哪一个?”

“我……我……”彭羽无从回答起来。

教主突然怒问:

“你选哪一个?”

彭羽暗吃一惊,言不由衷地说:

“当,当然选教主……”

教主嘿然冷笑说:

“哼!你不必瞒我,从你的神色上,我就可以看出你是违心之论。因为我也承认,这女人确实长得非常美丽,身材也很动人……”

彭羽急说:

“教主的身材并不比她逊色,而且更成熟呀!”

“但你知道我的脸是怎样吗?”教主问。

彭羽正色说:

“天下美丽女人多的是,她只不过是跑码头的女赌徒,而你却是‘灵魂教’的教主,她怎能跟你相提并论!”

“你倒很现实,不过我却很欣赏这种人!”教主这才笑了笑,忽问:“那么如果由你选择,你是不管我长得怎么样,也愿意选择我啦!”

彭羽一本正经地说:

“当然!不过我相信,凭教主这样的身材,脸也不会比她差!”

“如果我跟你想的完全相反呢?”教主再问。

彭羽毫不迟疑地回答:

“我仍然选择教主!”

“你不后悔?”教主问。

彭羽断然说:

“绝不后悔!”

教主笑笑说:

“我再给你最后个机会,你最好考虑考虑再回答!”

彭羽毫不犹豫地说:

“教主说的不错,我很现实,假如她是教主,我一定选择她。但她并不是教主,只是个女赌徒!”

教主点点头说:

“只有你这种人,才会出卖灵魂,真合我的需要!”

于是,她吩咐两名女郎,把昏睡不醒的伍月香,合力抬了出去,然后把布幔拉上。

“既然你选择了我,”她说:“现在就看你用行动来表现,是不是出于诚意的了!”

说完,她便走过去,赤躶躶地躺在床上。

彭羽见状,不禁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教主招招手,命令说:

“过来!”

彭羽只好走近床边,无所适从的站在那里发呆。

教主不禁怒声说:

“哼!我看你根本是口是心非!”

彭羽这小子本来就好色,面对着这赤躶躶的诱人肉体,那能无动于衷?但对方身为“教主”,不比普通女人,才使他有所顾忌,不敢贸然造次。

现在看她这么一冒火,好像怪他不解风情似的,无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2 真假教主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