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女郎》

2 密商

作者:白天

上海楼是吉隆坡著名的菜馆,而它附设的茶座,则经常有黑社会的各路人马在这里“饮茶”。不过他们“饮茶”的性质不同,不像香港居民的喝下午茶,而是等于在这茶座中聚会的。

其中有的是在彼此打交道。或者双方发生了纠纷,请了有面子的人物出面来调解,也就是所谓的“喝讲茶”。

尚有来这里找财路碰运气的,以及秘密进行某种交易,或者狼狈为姦私下勾结的,企图干不法勾当的……甚至还有些游手好闲的家伙,终日无所事事,干脆成天在这里穷泡的。

总之,这个原来是很高尚的一个好好茶座,由于这批九流三教的牛鬼蛇神混迹其间,已使正正经经的人裹足不前,变成了地痞流氓聚会的地方,弄得乌烟瘴气!

程宏知道庄德武手下的那些哥们,经常都泡在上海楼的茶座,所以灵机一动,决定找到了这里来。

这位娱乐界的大亨,过去也是黑社会中的风云人物。虽然如今他已退出圈外,不再跟他们打交道,但认识他的人却大有人在。

尤其开夜总会和戏院的,干这行的就不可能不跟当地的九流三教人物接触,所不同的是,程宏近年来从不出面,任何事都由黄培元,或那三家戏院的负责人出面打交道而已。

程宏一上二楼的茶座,眼光一扫,只见高朋满座,几乎座无虚设,场面相当热闹。

在座的果然都是那些牛鬼蛇神,只要是常来这里的人,几乎每天都会发现这些熟悉的面孔。

如果是当年,程宏来到了这里,必然引起一阵騒动,使得在座的人一一起身相迎,惟恐巴结不及。但如今他已跟他们志不同,道不合,虽未明显地表示出背道而驰,也总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

因此在座的人之中,只有那些认识程宏的,才勉强向他点头打个招呼,其他的干脆装作没看见他。

程宏对这种冷淡的情形并不介意,他也只向少数的人微微点头招呼,眼光却在向四下搜索。

终于发现了目标,那是靠近临街窗口的一桌,坐了四五个衣衫不整的汉子。其中一个弓肩缩背,鸠形鹄面,五官仿佛挤作一堆的家伙,正是绰号叫“老鼠”的屠逵。

这家伙貌不惊人,才不出众,但有一股子“钻劲”。无论任何门路,他都能设法钻得进去,所以在庄德武的手下,居然成了很受重视的一个角色。

屠逵骨瘦如柴,简直弱不经风,如果跟人动手,恐怕经不起一拳就趴下了。因此庄德武就“量才用人”,利用这家伙的特长,派他经常在外各处活动。没事就泡在上海楼的茶座里,形同庄大爷的耳目,随时把一切消息向他报告。

程宏既发现屠逵在这里,心里不禁暗喜,立即向那张座位走了过去。

屠逵正在欣赏街上的两个性感女郎,眼光被她们所穿的热裤下露出的美腿所吸引,以至并未知道程宏已走近。

直到被同桌的一名大汉在桌下用足轻踢了他一下,他的眼光才从临街的窗口收回,转过头来一看,程宏已站在了桌前。

屠逵当然认识这位程大老板,他只好忙不迭起身招呼:

“哟!这不是程老大板吗?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吹到这里来了?”

程宏直截了当地说:

“屠老弟,刚才我去过庄大爷的公馆,偏偏他不在家,又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所以我特地找到这里来,不知你老弟是否可以带我去找到他?”

“这……”屠逵不禁面有难色起来。

程宏强调说: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立刻见到庄大爷,老弟如果有什么不便之处,一切由我承当!”

屠逵强自一笑说:

“程老板说哪里话,您要见我的庄大爷,还有什么不便?可是,庄大爷如果不在公馆里,我也拿不准他的行踪哦!”

程宏轻声问:

“会不会在迷宫?”

屠逵的眼光急向四下一扫,发现正有不少人在注视他们,有的更在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议。

其实他们议论的,只是对程宏的突然来到这茶座,暗自感觉好奇和诧异。而屠逵看在眼里,却感到有些作贼心虚似的,尤其听到程宏提起“迷宫”,顿时不安地轻声急说:

“程老板,在这种地方,请您最好说话顾忌一点,别提……”

“好吧!”程宏正色说:“不管庄大爷在什么地方,我必须立刻见他,老弟就是拿不准他的行踪,也麻烦你带我去找一找!”

屠逵犹豫了一下,又扫了在座的四个汉子一眼,终于无可奈何,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于是,他向在座的哥们轻声说了两句什么,便随同程宏离去。

出了上海楼,登上停候在街边的豪华轿车,程宏非常懂得屠逵这种人的心理,立即从身上掏出五张千元票面的叻币,塞在他手上说:

“屠老弟,我出来身边忘了多带钱,这区区之数实在不成敬意,就算替你们几位付的茶钱吧!”

“这……这……程老板,您这不是在骂人吗?……”屠逵嘴上虽然是这么说,可是钱还是照收不误,接过手去就往口袋里一塞,随即笑笑说:“那我就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啦!”

这家伙一向是见钱眼开,来者不拒的,既然收下了程宏的钱,哪还能不带他去找庄德武。

其实庄德武的行踪,他们这班哥们都很清楚,如果不在公馆里,只有几个固定的去处,最可能的就是迷宫。

因为男人一旦发了迹,就不免饱暖思婬慾,尤其庄德武这种酒色之徒,更不可能例外。偏偏他的两个老婆都“驭夫有术”,大老婆好比河东狮,二太太恰似母老虎,这两个女人一鼻孔出气,使得庄大爷成了英雄无用武之地。只有到迷宫去可以获得批准,别的地方去打主意根本谈都别谈,要想瞒着她们在外边搞女人,另筑香巢金屋藏娇,那真比登天还难。

至于到迷宫去,那倒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因为那里是庄德武最大的财源,而且尽管美女如云,置身其中仿佛进了众香国。但庄大爷却可望而不可及,连碰都不敢碰她们,还有什么歪念头可动?

这倒不是身份问题,而是两个老婆随时会去查勘,万一撞上了,那他就吃不完兜着走啦!

不过,纵然如此,庄大爷仍然经常泡在那里,表面上是亲自坐镇,实际却是为了大饱眼福,即使不敢揩油,让眼睛吃吃冰淇淋,也比在家里看那一狮一虎强些。

因此屠逵也认为,去迷宫一定可以找得到庄德武的,只是按照惯例,他不能不向程宏说明:

“程老板,您大概也知道庄大爷的规定,凡是去迷宫的,除了我们自己的人之外,无论任何人,都得把眼睛蒙上,为的是怕被人认出地方,所以……”

程宏不禁悻然道:

“屠老弟,如果我是去玩的,自然得遵守这个规定,但我去找庄大爷是为了正经事,难道还怕我会泄漏你们的秘密不成?”

屠逵苦笑说:

“程老板请别误会,我绝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怕庄大爷责怪下来,我可实在担待不起……”

程宏断然说:

“一切由我程某人承当!”

屠逵仍然面有难色地说:

“程老板,您这叫我为难了……”

程宏不由忿声说:

“既然老弟这么说了,我怎能让你老弟为难,那就入境随俗,一切按照你们的规定吧!”

屠逵忙不迭歉然陪笑说:

“程老板,这实在是庄大爷的命令,我们不敢违背,请您千万多多包涵……要不然就请这位开车的老兄别去,如果是我只带程老板一个人去的话,我想庄大爷大概不至于……”

程宏说:

“那倒不必!不过我们都蒙上了眼睛,谁来开车呢?”

屠逵笑笑说:

“我的驾驶技术很差劲,实在不够高明,所以至今还没有考到驾驶执照。不过,只要程老板放心让我开,我相信大概还不成问题,可是万一让交通警察抓到,发现我是无照驾驶,程老板可得替我出面呀!”

程宏犹豫之下,终于接受了屠逵刚才的提议,把司机在半途放下,吩咐他雇车先回夜总会去,然后由程宏亲自担任驾驶,照着屠逵指示的路线,风驰电掣而去。

一阵飞驰,来到了“惹兰暗邦”,隔壁就是爱之歌夜总会的“aia”大厦。

程宏不禁诧然道:

“庄大爷在这里?”他指的是那家尚未开始营业的夜总会。

屠逵摇摇头,把手向大厦一指说:

“不!迷宫今天是设在这座大厦里面,如果在这里找不到庄大爷,就不知道他在哪里了。”

程宏把车停在了爱之歌夜总会的停车场,偕同屠逵下车,走向了那座气派雄伟豪华的著名大厦。

乘电梯升上七楼,一走出电梯,便见走道里徘徊着几个穿得西装革履的大汉。虽然他们衣冠楚楚,却瞒不过程宏锐利的眼光,一眼就看出他们是担任把风的角色。

果然不出所料,站在电梯间附近的两个家伙,一见屠逵带着程宏到来,就上前招呼说:

“老屠,这位是……”

屠逵把眼一瞪说:

“妈的!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连这位水晶宫夜总会的程大老板都不认识?”

那家伙忙不迭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是程老板大驾光临……”

程宏置之一笑,遂问:

“庄大爷在这里吗?”

那家伙回答说:

“来过,可是不知道走了没有……”

程宏正暗觉诧异,屠逵已在一旁解释说:

“这个大厦还有其他的出路,庄大爷不一定会用这个电梯,我们进去看看他在不在吧!”

程宏这才释疑,否则那个把风的家伙既然说庄德武来过,又怎么不知道他走了没有呢?

于是,在屠逵的陪同下,通行无阻地走向甬道尽头,进入门口并没有人把守的一个房间。

进去一看,发现这是个布置美仑美奂的“l”型大客厅,只有几个大汉玩扑克牌,既不见黄培元,也没看到庄德武,更看不出这迷宫有什么迷人之处。

难道这就是令人意乱情迷,诱使人挥金如土,不惜付出昂贵代价,还得千方百计找到门路来寻芳问柳的神秘艳窟?

程宏的念犹未了,那几个玩牌的大汉已发觉他们进来,顿时纷纷丢下手里的牌,齐将诧异的眼光向他投来。

屠逵立即走过去说:

“这位是水晶宫夜总会的程大老板,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我带他来见庄大爷。”

一名大汉这才起身说:

“庄大爷已经走了!”

“走了!”程宏不禁暗急起来,急问:“走了有多久?上哪里去了?”

那大汉回答道:

“大概走了快有把个钟头啦!”

屠逵也诧异地问:

“迷宫今天不是设在这里吗?怎么……”

那大汉把眼皮朝他一翻说:

“老屠,你是我们的‘雷达’,消息是最灵通的,怎么反而问起我来了?”

屠逵认真地说:

“孙子王八蛋才撒谎!老魏,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大汉望了程宏一眼,似乎对他有所顾忌,不禁慾言又止起来。

屠逵茫然说:

“今天我一直没离开过上海楼,也没人通知我,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点也不知道呀!”

那大汉似信非信地说:

“你会不知道?”

屠逵只好把那姓魏的大汉,拉过一旁去,轻声急问:

“是不是这里出了事?”

那大汉这才轻声告诉他:

“本来这里已经布置好了,而且来了七八个客人,可是一个小时之前,庄大爷突然亲自赶来,吩咐我们对外面把风的人都不要声张。悄悄地把客人和那些妞儿,都由后面带走了。叫我们几个留下来,把一切的布置拆除,使这客厅恢复原状……”

“这是为什么?”屠逵困惑地问。

那大汉茫然回答说:

“庄大爷也没对我们说明,只交代我们把这里恢复原状后,就留在这里玩牌,看情形可能是有人放了风给警方……”

屠逵不解地道:

“那又何必要你们留在这里,全部的人一起撤走不就结了!”

那大汉说:

“那我们就不知道是为什么了,反正庄大爷吩咐我们留在这里,我们就谁也不敢擅自离开!”

屠逵急说:

“程老板有重要的事情,急于要见庄大爷,现在到哪里去可以找到他呢?”

那大汉暗向程宏那边瞥了一眼,急问:

“你知道他要见庄大爷是什么事吗?”

屠逵摇摇头说:

“这个我怎么好问,反正他说一切由他承当,我们何必过问呀!”

那大汉犹豫不决地说:

“可是庄大爷突然转移阵地,虽然没向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 密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香槟女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