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女郎》

3 刺探

作者:白天

庄德武的耳目众多,这件事自然由他负责,因此他立刻把屠逵叫进房来,当着程宏的面交代一番。吩咐这个绰号叫“老鼠”的家伙去“钻”消息,要他运用一切方法,尽快查出眉目。

屠逵领命而去后,程宏也就起身告辞了。

庄德武惟恐香槟总部找上门来,不便挽留程宏,亲自把他送出了门口。

程宏离开这座大厦,立即走向爱之歌夜总会的停车场取车,不料刚把车门打开,突见附近一辆停着的轿车上,跳下一名非常动人的女郎,迅速向他奔来。

那女郎边跑边叫着:

“老先生,请别忙上车,我有话告诉你……”

程宏不由地一怔,只好把已经大跨进车的右脚放下,诧然望着那奔近的女郎。

她一奔到程宏面前,就直截了当地警告说:

“老先生,有人趁你不在的时候,在这部车的引擎箱做了手脚,希望你为了安全起见,最好不要用它!”

程宏暗自一惊,急问:

“你怎么知道?”

那女郎郑重地回答:

“因为正好被我们无意中撞见,所以我就留在车上,等候这部车的车主,没想到是你这位老先生……”

程宏听她左一声“老先生”,右一声“老先生”,虽然对他表示恭敬,却使他感到自己已经衰老,不复再有当年那番英雄气概的悲哀。

他不禁暗叹一声:“唉!我真的老啦!”

“你说‘你们’?”程宏向附近那部车上一看,并未发现其他的人。

那女郎正色说:

“我们的同伴为了好奇,已经去跟踪那两个做手脚的家伙了!”

程宏“哦”了一声,犹未及发问,突见那女郎脸色微变,紧张地说:

“老先生,那两个家伙来了,快上我的车吧!”

程宏忽然对这女郎发生了怀疑,以为她是香槟总部的人,企图用计将他劫持上车。

不料侧过头去一看,果见两个穿西装的大汉,戴着黑色太阳眼镜,还故意把帽檐拉得低低的,正向停车场飞奔而来。

就在他惊疑未定之际,那女郎已不由分说,一把拖了他就走,几乎在同时,只见奔来的两个大汉已拔枪射击,他们的枪管上套着灭音器,“砰砰砰”一连几声轻响,子弹全部射在那开了的车门上,顿现一排几个弹孔。

程宏惊得魂不附体,他再也无暇犹豫了,立即飞步跟着那女郎奔向她的轿车。

他们先后上了车,那女郎便急将引擎发动,向迎面奔来的两个大汉冲去。

狙击未逞的两个大汉,眼看轿车已冲近,哪还有时间举枪射击,忙不迭分向两边闪避。

那女郎一踩油板,加足了马力,冲出停车场,一上马路就风驰电掣而去。

飞驶了一阵,并未发现后面有车追来,程宏这才惊魂稳定,松了口气,忽问:

“小姐,请问你为什么要冒险救我?”

那女郎笑笑说:

“老先生,如果是你撞上这件事,你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吗?”

“有道理!”程宏恳切地说:“不过我这个人一向是有恩必报的,承你这位小姐救了我一命,我一定要重重地报答你。希望你千万不要拒绝,否则我将终身感觉不安于心的!”

那女郎轻描淡写地说:

“老先生,我刚才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任何人撞上这件事,也会义不容辞地向你警告的,根本算不得是我救了你的命,何必说什么报答呢?”

程宏却郑重其事地说:

“不!话不能这么说,如果换了别人遇上这种事,为了怕惹麻烦,避之尚唯恐不及,怎会留在那里等着向我警告,而且还冒险把我用车救走?所以请你不要拒绝,一定要让我聊表一点心意!”

那女郎断然拒绝说:

“对不起,无论说什么,我也绝不会接受。”

程宏不便过于勉强,灵机一动,忽说:

“小姐,万一那两个家伙已认清了你,事后去找你的麻烦怎么办?”

“这……”那女郎被他突如其来的一问,似乎尚未考虑到这个问题,一时呐呐地回答不出了。

程宏趁机说:

“承你这位小姐仗义相救,又不肯接受我的报答,我看这样吧,事情是由我而起,假使万一他们真迁怒于你,去找你们的麻烦,那么一切由我来负责,你看如何?”

那女郎未置可否,忽问:

“老先生,那两个家伙是什么人?为什么向你下手?”

程宏冷静地回答:

“我也不太清楚他们是干什么的,不过有一点倒值得担心,他们既然要置我于死地,被你救了我出险,如果要找你们泄恨,就会不择手段。所以,纵然你不接受我的酬谢,对你们的安全我却必须完全负责。”

车子到了十字路口,正好遇上红灯,那女郎把车刹住,笑笑说:

“我们总不能因噎废食,成天躲在旅馆里不出门,或者躲到老先生的家里去呀!”

“那倒不必!”程宏说:“只要你把地址和姓名告诉了我,我就可以派人暗中保护你们。”

其实他自己目前还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

那女郎等绿灯一亮,继续把车向前行驶,然后落落大方地笑着说:

“我叫伍月香,住在美伦大酒店,但老先生用不着为我们的安全担心,更不必派人暗中保护。也许刚才那两个家伙,根本就没认清我,就算真找上了我们,我们自己也能随机应变的。”

程宏忽问:

“伍小姐,你们既然住在酒店里,想必不是居住在吉隆坡的啰?”

伍月香回答说:

“我们是来玩的,顺便办点事,一方面也等人……”

程宏郑重说:

“伍小姐,如果你们没有必要留在吉隆坡的话,我劝你们最好立刻离开……”

伍月香摇摇头说:

“那怎么行,我们来这里是有事情要办的,事情没办完,怎么能为了那两个家伙就吓跑了?”

程宏正色说:

“伍小姐,请你能接受我的忠告,他们并不是只有两个人,而且拥有相当庞大势力的一个秘密组织,手段之毒辣,绝不是你所能想象得到的。如今你们因为救我而惹上了麻烦,万一发生意外,岂不叫我抱憾终身?”

他虽苦口婆心,伍月香却无动于衷,置之一笑说:

“老先生的心意我很了解,不过请你放心,我们既敢多管这个闲事,就绝不怕事的。任何后果由我们自行负责,老先生大可不必为这个耿耿于怀哦!”

程宏无法说服她,只好叹了口气,改变方式说:

“那么伍小姐是否能告诉我,你们来吉隆坡要办的是什么事?假使我能略尽绵力,协助你们尽快把事情办完,早日离开此地,那我才能安心……”

伍月香犹豫了一下,始说:

“其实也没什么太重要的事,我们只不过是为了好玩,已经报名参加了即将举行的香槟皇后选举……”

“什么?”程宏大为意外地一怔,诧然问:“你们是为了这个来吉隆坡的?”

伍月香笑了笑说:

“所以无论有没有希望得到名次,我们也得等到选举以后,才能离开此地呀!”

程宏不动声色地说:

“如果伍小姐真有兴趣,我倒可以负责使你当选!”

“那怎么可能?”

伍月香侧过脸来瞥了他一眼,似乎表示不太相信。

程宏立即从身上掏出张名片,递给她说:

“伍小姐,这是我的名片。”

伍月香把握着方向盘的右手腾出来,接过名片一看,不禁惊诧说:

“原来老先生就是这次的主办人?”

程宏点点头说:

“为了报答伍小姐的救命之恩,只要我交代一声,由你当选香槟皇后是无问题的。可是,我却宁可你们立刻离开吉隆坡。”

“为什么?”伍月香问。

程宏神色凝重地说:

“说来话长,假使伍小姐有兴趣想知道的话,就请把车开到水晶宫夜总会去,让我把详情向你说吧!”

她为了好奇,毫不犹豫地就把车驶向了水晶宫夜总会。

到了夜总会,程宏带着她直接进入了经理室,一问赵彬,黄培元仍然尚未回来,也没有一点消息。

程宏心知黄培元已凶多吉少,不禁又惊又怒。可是当着伍月香的面前,他又不便露诸于形色,只有吩咐赵彬退出,以便单独跟这位救命恩人谈话。

伍月香已迫不及待地问:

“程老先生,你刚才在车上说的是怎么回事?”

程宏不便把真相和盘托出,只能断章取义地告诉她:

“不瞒伍小姐说,关于这次的香槟皇后选举,我原想为宏恩慈善院筹募一笔基金的。可是没想到竟有个势力庞大的不法组织。企图逼使我就范,答应由他们来接办,表面上则仍然用我的名义。这很明显的,他们是打算使这次的选举变质,好让他们从中牟利,发一笔不义之财。由于我的断然拒绝,他们竟然以不择手段对我报复,刚才更派人向我下手,要不是承伍小姐仗义相救,现在我恐怕早已死于非命啦!”

伍月香惊诧地问:

“那么这次的选举,是否仍然举行呢?”

“这就很难说了!”程宏说:“照目前的情形看来,他们是志在必得,不惜采取任何手段的!因此我希望伍小姐能接受我的忠告,无论是否仍然举行,你都不必参加,最好是尽快离开此地,以免卷进这个旋涡!”

伍月香却不以为然地说:

“程老先生可曾想到一个问题,假使由他们接办,就算全部收入尽归他们,又能捞到多少钱?”

“这……”程宏想了想说:“如果照我们的估计,初选、复选和决选一共三场,每场以满座计算,全部收入除了一切开支之外,大约可以净赚五十万叻币左右。”

伍月香笑笑说:

“五十万叻币自然不是个小数目,可是程老先生既认为他们是个势力庞大的不法组织,那么在他们的眼睛里,这区区之数的五十万叻币又算得了什么?我想他们绝不会为这点钱而小题大做吧!”

程宏仿佛突然被她一语提醒,不由地惊诧说:

“对呀!我竟没有想到这一点,为了五十万叻币,他们尽可用其他的任何方式向我勒索,也许更能达到目的。又何必小题大做,而且还不惜树立强敌,把那不好惹的庄大爷也……”

正说之间,突见赵彬闯了进来,气急败坏地嚷着:

“老,老板,不好……”

程宏顿吃一惊,霍地从沙发上跳起身来,急问:

“又出了什么事?”

赵彬紧张万分地回答说:

“大门口又送来了一只木箱!”

程宏的脸色突然大变,似已预感到这次送来的,很可能就是黄培元的人头!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立即吩咐赵彬:

“叫人把它弄到后面去,我马上就来。”

“是!”赵彬应了一声,就匆匆而去。

程宏急向伍月香说:

“伍小姐,请在这里坐一会儿,我有点事情需要亲自处理,恕我失陪了!”说完就夺门而出。

到了后面的空地,等了片刻,始见两名侍者合力把那木箱搬来。

果然,这只木箱的型式和大小,与那只装王盛鑫人头的,完全一模一样,盖上也贴着张红纸,写着“送交程老板亲收”几个字。

程宏一声令下:

“把它快撬开来看看!”

赵彬立即自告奋勇地挺身而出,取来铁撬。由于已经有过一次经验,所以驾轻就熟,很快就把木箱撬开了。

但他仍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揭开箱盖,把耳朵贴近去听听。谁知不听犹可,这一听顿使他吓得魂飞天外,原来这油纸包里,正发出嘀答嘀答的声响!

“定时炸弹!”

他大叫一声,跳起来拔脚逃了开去。

本来大家已围近了,一听赵彬大叫“定时炸弹”,无不大吃一惊,吓得魂不附体,立即纷纷四散逃开,鬼喊鬼叫地惊成一片。

木箱里装的既是定时炸弹,谁还敢碰它?

惊乱之中,程宏也沉不住气了,急命身旁的一名侍者,去打电话通知警方,派专门技术人员赶来处理。

五分钟后,两部警车已风驰电掣地赶到,来了八名武装警察及两个专门处理炸弹的技术人员。

现场立即封销,夜总会的职员等全被遣开,任何人不许接近,只由两个技术人员穿上防爆衣和面罩,带着器具去处理。

程宏则被两名警官叫到一旁去问话,不外乎是查问这只木箱的来源,以及最近曾与什么人结怨,是否遭到威胁或恐吓等等。

为了有所顾忌,程宏暂时不便把王盛鑫惨死的事向警方报案,只是含糊其辞地支吾着,根本不提香槟总部。

两位警官对他的回答自然不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 刺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香槟女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