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女郎》

5 投鼠忌器

作者:白天

车到了夜总会大门口,只见几个穿侍者制服的汉子,正在门外如临大敌的严密戒备着。

伍月香不愿露面,以免再被程宏挽留,使她无法脱身。因此把车停在大门口,开了车门将那家伙往外一推,使他跌出了车外。

只向那些汉子说声:

“请把这个人交给程老先生!”

说完就关上车门,加足马力飞驶而去。

这一来,总算抛下了个包袱,使她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风驰电掣地赶到爱之歌夜总会,在附近兜了一圈,却未发现白莎丽的人影。

她不禁暗急起来,不过她认为,白莎丽也许久候她不至,很可能是先回酒店去了。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驾车驶返了美伦大酒店。

他们这些人都有个共同的习惯,就是无论到任何地方住旅馆,都是自己随身携带房门钥匙,一则是为了进出方便,同时也避免每次都要去服务台取钥匙,出去还得交还。

回到二楼二○七号房间门口,她便自手提包里取出钥匙,径自开了房门进去。

不料定神一看,对着房门的沙发上,竟赫然端坐着个陌生的中年壮汉!

伍月香顿吃一惊,刚出声怒问:

“你是什么人?”

谁知那壮汉的行动竟快如闪电,一个挺身,已从沙发上霍地跳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她面前。

伍月香一进房就发现这位不速之客,所以房门尚未及关上,这时一看对方不怀好意地扑来,立即返身企图夺门而出。

但她的行动虽快,那壮汉却比她更快,扑上来就出其不意地将她拦腰一抱,同时一脚踹去,把房门踹关上了。

伍月香不由地惊怒交加,一面奋力挣扎,外加拳打脚踢,一面怒声喝斥:

“快放手,不然我就要叫啦!”

可是这壮汉毫不在乎,非但不予理会,反而紧紧抱住她狂笑不已!

伍月香不禁情急拼命起来,一双粉拳如同雨点般地,连连落在那壮汉的脸上、胸前以及两肩。

无奈这壮汉的身体非常结实,任凭她拳如雨下,击在他身上却是不痛不痒。

壮汉始终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地狂笑不已,也不知他是中了马票,还是在马路上拾到了金块,居然这么得意忘形和开心。

“你究竟放不放手?”伍月香已累得娇喘吁吁。

壮汉终于停止了狂笑,这才开了他的金口,以极低沉的声音说:

“除非你说出我是谁,否则我就绝不放开你!”

伍月香对他提出的这条件,既是感到意外,又觉得莫名其妙,不禁悻然说:

“你这人真怪,我根本不认识你,连面都没见过,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壮汉断然说:

“那就对不起,今天你别想我放手了!”

伍月香气得满脸通红,忿声说:

“我看你真有神经病!不放手又打算把我怎么样?”

壮汉仍然以低沉的声音说:

“反正我精力过盛,抱着你一天一夜也不会累的。”

伍月香怒不可遏地说:

“你不怕累是你的事,我可没兴趣让你抱上一天一夜!你究竟放不放开我?”

壮汉有恃无恐地说:

“你有力气就尽管叫吧,好在我进来既没有人看见,这房间又有隔音设备,你就是叫喊破了喉咙,外边也听不见呀!”

伍月香已忍无可忍,勃然大怒说:

“你究竟想干什么?”

壮汉笑笑说:

“我什么也不想干,只要你说出我是谁,我就立刻放开你,这个条件总不算过份的吧?”

伍月香怒形于色说:

“你这个家伙真是莫名其妙到了极点,无缘无故地闯进我房里来,我又不认识你,还非要我说出你是谁来,这不是存心在无理取闹!凭什么我说不出你是谁,你就不放开我?”

“就凭你说不出我是谁呀!”壮汉又哈哈大笑说道:“你既说不出我是谁,要我放手就得答应我另外一个条件。”

伍月香怒问:

“什么条件?”

壮汉一本正经地笑答:

“那你就得让我吻个痛快,吻个够!”

伍月香不听犹可,一听说是这个条件,更是勃然大怒,娇斥一声:

“放你的屁!”

她实在是气极了,才脱口骂出了句粗话。接着就挥动一双粉拳,又像雨点似地向紧抱着她不放的壮汉打去。

正在这时候,忽听一声哈哈大笑,从浴室里走出来了个风度翩翩,西装革履的青年绅士来。

伍月香顿吃一惊,因为就这一个疯疯癫癫的壮汉,已使她应付不过来了,想不到浴室里还有人藏着。

可是当她定神一看,却惊喜交加地大叫一声:

“郑杰!……”

原来从浴室里走出的青年绅士,正是在马尼拉跟他们不辞而别,悄然独自赶回香港,去独会金鼠队的郑杰。

郑杰的突然出现,使伍月香顿时如获救兵地感到振奋,但她却不明白,他怎么会在这个房间里,藏在浴室里眼看她被那壮汉抱住,居然不出来相助?

“郑杰!”她急说:“这家伙简直莫名其妙,你还不快叫他放开我……”

壮汉对郑杰的出现,似乎视若无睹,仍然紧紧抱住她说:

“他凭什么叫我放手,今天你要认不出我是谁,我就绝不放过你,除非让我吻个痛快,吻个够!”

他这一个“认”字可说漏了嘴,伍月香何等的聪明,她从这壮汉的体形上一观察,终于恍然大悟。忽然停止反抗和挣扎,把嘴向他一噘说:

“白大爷要吻就吻吧!”

壮汉不禁一怔,诧然惊问:

“你,你认出了我?”

伍月香笑笑说:

“我倒没认出,而是白大爷不打自招,自己说漏了嘴!”

壮汉果然就是经过改头换面,已经面目全非的白振飞,他故意用这个方法,想试试伍月香是否还能认出他来,不料结果终于被识破身份。

自振飞颇觉失望,沮然问:

“我哪里说漏了嘴?”

伍月香直截了当地指出:

“这就是一个‘认’露了马脚,你本来一直要我说出你是谁,我既不认识你的面貌,自然无法说出你是谁了。可是最后你却说成要我‘认’出你是谁,这分明是说明了我本来是认识你的,只是由于经过了一番改头换面,才使我一时无法认出。而你单独在新加坡混到那岛上去,就是为了‘整修门面’的,那我还会想不到你是白大爷吗?”

郑杰接口说:

“你别吹牛,如果我不露面,大概你一时还想不到他是谁吧?”

伍月香故作娇嗔地忿声说:

“那你又何必急着露面,可以待在里面多看一会儿笑话呀!”

郑杰哂然一笑说:

“我们在房间里已足足等了几个小时,要不开开玩笑,那不把我们憋坏啦!”

伍月香冷哼一声,忽向白振飞悻然说:

“白大爷,你们的玩笑已经开够了,我也让你们捉弄解了闷,现在你是不是要吻个痛快,吻个够才放手?”

白振飞这才脸上一红,忙不迭放开她,尴尬地笑了笑说:

“我只顾着说话,根本忘了……”

伍月香似乎在存心气郑杰,故意嫣然一笑说:

“其实我倒不在乎,只要你白大爷不怕累,抱上一天一夜,又有什么关系呀!”说时又故意风情万种地瞟了郑杰一眼,似乎含有一种挑衅的意味。

郑杰置之一笑,忽问:

“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白小姐呢?”

伍月香以为他是以牙还牙,故意对白莎丽表示关怀,不禁冷声回答:

“腿长在她身上,我怎知道!”

白振飞是旁观者清,冷眼旁观,已看出他们是在斗气,闹着情绪上的小别扭,忙正色说:

“伍小姐,我们今天一到吉隆坡,查明你们住在这里,就立刻赶到,溜进房间里来等了好几个小时。因为不知到你们上哪里去了,又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惟恐阴错阳差碰不上,所以一直没敢离开这里。现在我的改容手术已经完成,没有留在此地的必要,最好赶快把莎丽找回来,我们今晚就可以离开吉隆坡!”

伍月香忽然把眉一皱,忧形于色说:

“我们在这里遇上了点麻烦……”

“什么麻烦?”白振飞急问。

伍月香沮然回答:

“只怪我们多管闲事,为了救一个几乎被人暗算的老年人,结果……”

于是,她把全盘的经过,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白振飞听她说完,顿时一惊说:

“那么莎丽是去跟踪那两个家伙,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伍月香点点头说:

“我开车回爱之歌夜总会附近去找过她,可是没见她的人影,以为她可能先回这里来了,所以匆匆忙忙赶回来……”

白振飞急切说:

“她根本没有来过,我们在这里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

郑杰沉思了一下说:

“白小姐该不会发生意外吧!”

白振飞神色凝重地说:

“我倒不担心这个,凭她的机警和精明,任何情况之下,她都能随机应变的。值得忧虑的是她太任性,和凡事都毫不在乎的大胆作风。假使被她跟上了那两个家伙,她就会不顾一切,非查明个水落石出,不过黄河心不死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就必须赶快设法去找她,阻止她一意孤行啦!”

“可是,”郑杰说:“除非我们能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否则上哪里去找她呢?”

伍月香忽说:

“对了,企图劫持我的家伙,已被送交给水晶夜总会的人了。我们只要一起去见程老先生,也许就可以问出眉目来。”

白振飞外表力持镇定,实际上却是心急如焚,当即毫不迟疑地说:

“事不宜迟,我们说去就去吧!”

郑杰当然更是毫无异议,不过他考虑到一点:

“万一我们走了,白小姐却突然跑回来,那不是又阴错阳差了?所以我看我们总得留下一个人……”

白振飞想了想说:

“也好,反正去姓程的那里又不是打架,你老弟去也英雄无用武之地,我跟伍小姐去就行了。你就留在这里吧,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立刻会打电话通知你赶去的。”

这个主意比较想得周到,三个人一致赞同。伍月香当即带着白振飞离去,驱车赶往水晶宫夜总会,郑杰则单独留在二○八号房里。

谁知他们刚走了不到五分钟,郑杰正感到无聊万分之际,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他以为必是白莎丽打回来给伍月香的,忙不迭赶过去接听。抓起话筒只应了声:

“嗯……”

对方是个低沉的男人声音说:

“请伍月香伍小姐讲话!”

郑杰暗自一怔,回答说:

“她不在,请问你是哪一位?”

对方置之不答,却反问他:

“你是谁?”

郑杰不明白对方的身份,只好很客气地回答:

“我是伍小姐的朋友,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回头我转告她……”

对方似乎在犹豫,又像是在跟别人商量,话筒里沉寂了片刻,始传来那低沉的声音说:

“请你听着,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伍小姐的同伴白莎丽小姐,出了点意外。如果你是伍小姐的朋友,最好立刻设法通知她赶来,地点是爱之歌夜总会的侧门街边。叫她开车来,停在街边连响三声喇叭,到时候就会有人跟她联络的!”

郑杰不禁吃了一惊,急慾问明白莎丽发生了什么意外,但他未及发问,对方已将电话挂断!

接到这突如其来的电话,偏偏白振飞和伍月香刚走不久,可能尚未到达水晶宫夜总会,而他又不知道对方是谁,以及要伍月香赶去的用意何在,顿使他茫然不知所措起来了。

尤其对方既不表明身份,又不说明白莎丽出了什么意外,确实令人不能不怀疑。

郑杰放下了话筒,沉思之下,似已意识到白莎丽的处境颇堪忧虑,说不定已落在了对方的手里。

对方当然不知道他和白振飞己到了吉隆坡,甚至连白莎丽也没料到,那么对方通知伍月香赶去,难道是企图把她们双双一网成擒?

念及于此,他终于当机立断,匆匆留下个字条,用烟灰缸压在茶几上,便决定单枪匹马地赶去,赴这个用意不明的约会!

他们今天刚到,尚未及向车行租用由自己驾驶的车子,只好临时赶到一家专门出租私用汽车的车行。交付一笔保证金,登记下护照,立刻就可以把车开走。

因为对方指定要伍月香开车去的,所以他必须这么做,以免对方发现去的既不是伍月香,又不按照规定的响了三声喇叭,对他来个置之不理,那就无从再跟对方取得联络了。

现在他租了车开去,到指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5 投鼠忌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香槟女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