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女郎》

9 故弄玄虚

作者:白天

在这两个小时之内,水晶宫夜总会里已接二连三地出事,使得程宏顾此失彼,弄得焦头烂额,简直穷于应付。

首先是那位香槟总部的代表,打电话来通知程宏,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并且声明今夜一打烊后,他们的人就将开始接办一切。

接着后面地下室的酒窑遭到了袭击,等程宏亲自率领大批人手赶去,突袭的人已得手而去。酒窖里躺着四五名留守者的尸体,其中包括被伍月香击昏送来的那家伙。

据一名侍者领班的报告,乔扮侍者的郑杰,曾被一名女郎要求,陪送她醉倒的女伴而去,一去就毫无消息。

照白振飞的判断,认为郑杰绝不会在这紧要关头,轻易离开夜总会的,除非他发现了那两个女郎就是找寻的目标。

可是已经接到电话通知赶来的赵家燕,却迟迟未至,直到白莎丽把身上的油漆全部洗净,盛装而来,说明赵家燕早已离开美伦大酒店了。他们却仍未见她的人影,这才情知不妙,担心那女郎又出了事情。

在场的只有白振飞和白莎丽,知道赵家燕是什么模样,其他的人包括伍月香在内,没有任何人见过那女郎。

因此为了怕赵家燕也许直接进入了场子里,所以只好由白振飞和白莎丽,双双以来宾的姿态进入大厅,各处搜寻她的影踪。

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宏恩慈善院的女秘书朱蓓蒂,突然打电话来告诉程宏,几分钟前有一批人闯进了慈善院,持枪制住了全院的人。把她今天从夜总会带走的公事皮包,以及两名高级职员保管的,有关报名参加香槟皇后竞选者的全部资料,悉数被侵入者劫夺而去。

程宏在四面楚歌的情势之下,已毫无勇气坚持与香槟总部周旋了。虽然他的把兄弟王盛鑫惨遭毒手,使他内心感到无比的痛恨,但为了程太太的生命安全,他不得不投鼠忌器,不敢贸然采取任何报复行动。甚至必须委屈求全,完全同意对方的要求,在今夜打烊以后,即将选举筹备处的一切,整个地交给对方来接办。

白振飞和白莎丽在场子里各处搜寻过了,并未发现赵家燕的人影,只好回到经理室来,沮然说:

“赵小姐根本不在场子里。”

程宏不禁深叹一声,忧形于色说:

“对方处处比兄弟棋高一着,看来兄弟实已年老不中用,斗不过他们了!现在我已决定接受他们的条件,把这次的选美交由他们来接办。所以希望白兄赶快设法通知郑老弟,并且找到那位赵小姐,不必再卷进这场是非的漩涡。至于你们几位热忱相助之情,兄弟只好心领,容后再谢了……”

白振飞颇不以为然地说:

“程兄既有这个意思,我们自然不便横加插手,非过问这件事不可。不过,万一赵小姐已经出了事,那么这就是我们自己的事啦!”

程宏把眉一皱说:

“我想不至于会出事吧,既然她从未露过面,除了你们几位之外,根本没人见过她,对方又怎会知道她是谁呢?”

白振飞沉声说:

“但事实上她在接到我的电话通知后,立刻就离开美伦大酒店,赶向这里来了,而现在尚不见她的人影,如果不是在来这里的途中出了事,她又会上哪里去了?”

“这……”程宏不禁神色凝重起来。

伍月香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说:

“会不会是她赶来的时候,正好撞见郑杰跟那两个女的登车离去,所以没有进来,就直接去跟踪他们了?”

程宏“嗯”了一声说:

“这倒也有可能……”

白振飞正色说:

“可是赵小姐是初次来吉隆坡,又是今天刚到,对街道的情形一点也不熟悉,比不得在香港。万一把人跟丢了,说不定她自己都分不出东南西北呢!”

程宏很有把握地说:

“只要她不出事,就算是迷失了方向,兄弟也能负责派人把她找到。万一真出了事,无论是落在任何一方面的人手里,兄弟也义不容辞,由我来出面跟对方办交涉,绝对能保证使她安然归来。”

白振飞存心把他套住说:

“我们在这里是人生地不熟的,到时候可得完全仰仗程兄啦!”

程宏毅然说:

“不成问题,除非在兄弟出面以前,赵小姐已经发生了意外,那兄弟自然无法挽救,否则兄弟绝对负责她的安全!”

白振飞遂说:

“好吧,程兄既然已经决定接受对方的条件,我们就不便介入了,现在我们不必在这里碍事,也许程兄尚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和处理,我们可以到场子里去等,一方面欣赏精彩表演。如果郑老弟或赵小姐有了消息,请立刻通知我们一声!”

程宏确实千头万绪,有着许多事要安排和处理,因此也不挽留。派了赵彬陪送他们三人到大厅去,设法替他们安排个桌位。

吉隆坡的夜总会,每夜营业到午夜两点才打烊,现在十点刚过,大家所热烈期待的节目“太空漫步”尚未表演,那是压轴戏,要到午夜十二点以后才开始表演。

此刻正是今晚第二场穿插的节目在表演,第一场是日籍孪生姐妹的踢踏舞,第二场让观众换换胃口,来了个西德软骨舞蹈家,安德鲁丝小姐的软骨舞表演。

白振飞、白莎丽和伍月香三个人,占了个保留桌位。这是夜总会方面每夜自己保留的,一共是五张最好的桌位,是留作必要时派用场的。

今夜仅只剩下了这最后的一张空桌,正好给了他们三人。

他们这张桌位距离舞池最近,欣赏表演是最理想的位置,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不致被人遮挡住视线。

表演在他们之前,已进行了好几分钟,只见那女郎屈跪在地板上,把腰腹挺得高高的,使身体成为弓形,而以两手撑地。正将头从两条大腿中间钻入,使得脸部朝下,颈部渐渐挺起,慢慢地由胯下钻过去。

这女郎全身柔若无骨,而且身材非常健美,是均匀的苗条,而不是脂肪过多的丰满。穿一套红白相间斜条花纹的比基尼三点式泳装,一头金光闪闪的长发,看上去别具一番清秀脱俗之气。

接连表演两场都没有“脱”,完全凭真实的技艺供人欣赏,这倒不是水晶宫夜总会的特别高尚,不屑以暴露女人的胴体来迎合观众。实际上这正是他们棋高一着的地方,因为从头脱到尾,每一场都脱,到了最后压轴戏上场时,就会给人一种“不过如此”的感觉。

所以暴露胴体的精彩部分,要留待“太空漫步”时拿出来,到时候不脱则已,一脱就脱个彻底,那才能使观众刮目相看,对这节目激赏!

但这女郎的如此卖力表演,却不能吸引住白振飞他们三个人,他们只是心不在焉,佯作静静观赏,暗中却以目光四下搜索。一方面是继续找寻赵家燕,一方面则是希望发现对方混迹其间的目标。

可是他们应该想到,他们自己本身就是个显著的大目标呀!

他们这一桌三个人,除了伍月香穿的比较随便,白振飞是永远西装革履,俨然一副绅士的派头,白莎丽则是换上了夜礼服,盛装而来。

就在那女郎的表演进入gāo cháo,不时获得掌声之际,忽见一名穿西装,年约三十来岁的汉子走过来。突然径自拉开他们这桌唯一的一把空椅子,便迅速坐了下来,同时将手伸在桌面下轻声说:

“别出声,我的手上握着枪的!”

白莎丽和伍月香均吃了一惊,只有白振飞力持镇定地说:

“老弟,你中计啦!”

那汉子果然怔了一怔,急问:

“我中了什么计?”

白振飞从容不迫地笑笑说:

“这不妨就叫它诱敌之计,或者姜太公钓鱼之计吧!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三个人坐在这里是鱼饵,为的是要引鱼儿上钩,现在你老弟果然出面了,难道还不承认是中了我们的计?”

那汉子急将眼光向四下一扫,有恃无恐地说:

“中了计又怎么样?反正今夜打烊以后,我们的人都将露面,还怕被你们认出来不成!”

白振飞仍然神色自若地笑问:

“那么老弟坐到我们桌上来,有什么贵干?”

那汉子冷声说:

“现在除了我们的人之外,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看表演,谁也没注意到这里。而且我的枪上套有灭音器,所以你最好老老实实地照我的话做,否则就别怪我心辣手狠。现在你们好好的听着,一个个地站起来走出去,我们会有人跟着‘护送’的,先从你开始吧!”

白振飞不禁怒问:

“你要我们出去干嘛?”

那汉子狞声说:

“这里说话不方便,所以请你们三位出去谈谈,请吧!”

白振飞惟恐这家伙当真不顾一切地开枪,只好站了起来。不料就在他刚一站起之际,突然冷不防地猛将桌子一掀,推向了坐在对面的汉子。

那汉子猝不及防,被桌面向胸前一抵,顿时全身后仰,一个倒栽,连人带椅子翻了过去。白振飞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步过去,急将身子蹲下,出手如电地捉住那汉子执枪的手腕,用劲一捏,枪便脱手掉在地板上了。

他并不拾起,一脚把枪踢向白莎丽脚前,却故意忙着扶起那汉子说:

“老弟,我看你是喝多了吧?”手则仍然紧紧扣住那汉子的腕问。

那汉子痛得愁眉苦脸,却不敢声张。

附近几桌的客人虽被惊动,但一听白振飞这么说,以为那汉子当真是喝醉了,以至不慎摔倒,均一笑置之,继续聚精会神地欣赏表演了。

这时白莎丽已弯下腰,故作弄她的高跟鞋,很快把脚前的手枪拾了起来。而站在不远处的几名侍者,也赶了过来,使得对方的人眼看那汉子被白振飞制住,却不敢挺身出来抢救。

白振飞不愧是老江湖,他几乎看准了这一点,判断对方混迹在大厅里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因此故意向被制住的汉子大声说:

“老弟,别在这里耍酒疯,妨碍别人看表演,我们走吧!”

于是他不由分说地,一手紧扣住对方的手腕,一手将那汉子拦腰一挟,拖了就往外走。

那汉子被他制住,又见白莎丽以手提包遮住手枪,亦步亦趋地紧随在后,他哪还敢挣扎,只好放弃抵抗,垂头丧气地被拖出了大厅。

白振飞挟着他仍由侧门出去,白莎丽和伍月香紧紧跟着,穿过甬道直接就进入了经理室。

程宏正在亲自发号施令,安排着一切,突见白振飞押了那汉子闯进来,不由地一怔,诧然急问:

“白兄,这是什么人?”

白振飞沉声说:

“反正不是好玩意,让他自己说吧!”

那大汉居然有恃无恐地说:

“程老板,请你叫这位老兄兜着点,大家别抓破了脸,那就谁的脸上也不好看!”

程宏暗自一惊,上前问:

“你是香槟总部的人?”

那汉子嘿然冷笑说:

“程老板知道不就结了,别忘记尊夫人还在我们手里!”

程宏果然投鼠忌器地说:

“白兄,请高抬贵手,放开这位朋友吧……”

白振飞急声说:

“这里是程兄的地方,程兄要放他,兄弟自然不敢不放。但我必须先问问他,赵小姐究竟在不在他们手里?”

“赵小姐?”那汉子故意狂笑说:“也许是吧,只要你们敢把我留在这里五分钟,嘿嘿,一切后果就由你们自己负责!”

白振飞手下一用劲,厉声说:

“不要五分钟,只要一分钟之内不说出你们的窝在哪里,我就管叫你这条手臂报废!”

那汉子痛得直翻白眼,但却不甘示弱地说:

“哼!就算告诉了你,难道你们还敢去不成?”

白振飞勃然大怒说:

“敢不敢去是我们的事,不用你操心,快说吧!”

那汉子把头一扭,冲着程宏问:

“程老板,请问这里是谁当家?”

这一问颇有挑拨之意,顿使程宏面有难色起来。他刚说了声:

“白兄……”

白振飞已怒从心起,突然把心一横,冷不防将那汉子的手臂反扭,猛可一提,只听得骨节“格巴”一声,已然脱臼。

那汉子痛得惨叫一声:

“哇……”当场就昏了过去。

程宏慾阻不及,不由地大吃一惊,就在同时,穿着侍者制服的郑杰闯进来。

他见状暗自一怔,急问:

“白大爷,这家伙是……”

白振飞一放手,那汉子已倒了下去,然后沉声说:

“老弟来得正好,程老板已决定接受对方的条件,不需要我们过问这档子事了。不过,我得先问问你,赵小姐有没有跟你在一起?”

郑杰吃惊地说:

“没有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9 故弄玄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香槟女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