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争霸》

10 脂粉陷阱

作者:白天

四位女郎不约而同地嫣然一笑,齐声说:

“高先生,您好!”

高振飞简直傻了眼,忙不迭起身招呼:

“你们好……”

四位女郎燕瘦环肥,各有千秋,一一自我介绍说:

“我叫玲玲。”一个全身火红的女郎说:

“我叫爱丽丝。”这个上穿小可爱,下穿短牛仔裤的居然是洋名字。

“我叫菲菲。”她是个尤物型的惹火女郎。

最后轮到那羞答答的女郎说:

“我叫小云,刚来这里没多久,一切都不太懂,请高先生多指教。”

她身旁的菲菲立即取笑说:

“你别客气吧,其实她比我们都懂的多呢!”

小云顿时面红耳赤他说:

“菲菲!我们跟高先生才见面,说话含蓄点……”

玲玲妩媚地笑向高振飞说:

“高先生,您别见怪,我们在一齐开玩笑开惯了。”

“哪里,”高振飞呐呐他说:“我,我也很放肆的……”

玲玲那一团火似的身体,走近了他说:

“高先生,这一个星期,就由我们四个人陪你了,希望你能感觉愉快,现在请接受我们的见面礼!”

高振飞还没想出她的见面礼是什么,玲玲已投身入怀,送上了一个热情的深吻!

接着,爱丽丝、菲菲、小云,轮流送上热吻,这可是别开生面的见面礼。

高振飞侧身在肉阵之中,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而这仅仅只是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

四位女郎自有她们的一套,把高振飞按在长沙发上坐下,左边是玲玲,右边是爱丽丝,菲菲和小云便席地面坐,伏在了他的大腿上。

高振飞左右逢源,仿佛置身在迷魂阵里,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了。

玲玲是四个女郎中最老练的一个,她察言观色,已看出高振飞不是常跑这种地方的玩家,遂说:

“高先生,您既然花了钱,就不要太老实,反正这一个星期之内,我们的一切都是属于您的,您喜欢什么,我们都会尽力使你满意的。”

“我……”高振飞坦然他说:“不瞒你们,我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实在是什么也不懂……”

几个女郎都差一点忍不住笑出来,倒是玲玲提议说:

“这么吧,今天由我替你出主意,明天由爱丽丝出主意,每个人轮流一天,最后三天再由你自己决定,你看好不好?”

高振飞不置可否地笑笑,玲玲却已替他出了主意:

“现在我们先带高先生去参观‘照妖镜’,你们说好不好?”

“照妖镜?”高振飞听得莫明其妙。

小云要表示异议,玲玲已把高振飞拖了过来,吃吃地笑着说:

“你别问嘛,去参观了就明白啦!”

于是,几个女郎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拥着他出了房,走过甬道,来到了尽头。

高振飞充满了好奇,被带进一间黑乎乎的房里,好像是从一道暗门走进来,里面是个什么也看不见的地方。

连那几个女郎也是在黑暗中摸索,终于摸到中央摆着的一个短榻,大约就五尺见方,一尺来高,榻上软软的大概是垫着海绵。

高振飞被按在矮垫上坐下,感觉异常的舒服,却不明白玲玲玩的是什么花样。

黑暗中,只听得一阵轻微的宽衣解带声,难道她们在脱衣服?

正在胡思乱想,突然灯光一亮,刺激得他睁不开眼睛了。过了好一会儿,当他睁眼看时,四位女郎已赤身露体,一丝不挂地上了矮榻,以各种不同的姿态,斜卧在他的周围,如同众星拱月。

再向四周一看,嘿!四壁全嵌满了镜子,从镜子里反射出的,何止千百个躶身斜卧的女郎,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照妖镜!

高振飞想不到自己也成了“妖”,被那几个美丽动人的女妖包围,仿佛猪八戒进了盘丝洞。

那几个妖似对四壁镜内的妙相极为自赏,一个个搔首弄姿,摆出各样的姿态。只见她们举手抬足之间,满室便反映出无数的脚,如同飘动的海草。

玲玲伸手一按电钮,矮榻立即缓缓转动起来,四壁的镜内,刹时形成了一幅奇景!

“好玩吗?”她投进了高振飞的怀里,笑问。

高振飞早已看得目瞪口呆,这时他才相信苏丽文的话,高价位确实有高价位的享受。就以这种别开生面的玩意便值得所花的代价,何况尚能享受整整一星期的艳福,难怪那些有钱人乐此不倦了。

但是,香港只是有钱人的天堂,却是穷人的地狱!

玲玲看他被镜内的奇景吸引住了,又伸手按下了另一个榻旁的电钮,室内顿时变幻出五彩缤纷的灯光,忽红、忽绿……造成了更神秘,更刺激的气氛。

趁着高振飞看得眼花缭乱之际,玲玲向那三个女郎使了个眼色,她们立即采取一致行动,将赤躶躶的身体,扑向高振飞,把他按在榻上。玲玲是“主将”,以热吻首先犯难,她们则一齐动手,替他解除全部“武装”。

只见她们七手八脚地,不消片刻,早已把个毫无抵抗的高振飞,全身上下剥了个精光!

于是,满室生香,在这香艳的肉阵里,高振飞展开了厮杀,冲锋陷阵……

苏丽文当真怕他没开过洋荤,拿了钱让他来个痛快?

她可不是那种“瘟婆”,那一番花言巧语,加上三万的代价,主要是骗高振飞把两只皮箱弄走。而且她主意想的非常绝,让他带着那大卸八块的尸体,住进了崔胖子经营的玫瑰公寓!

第一步计谋得逞,接着她又安排了下一个步骤,把包正发叫来,如此这般地交代一番。

然后,她拨了个电话到“天堂招待所”,把两个大汉送来皮箱,以及说动了高振飞,带着皮箱住进“玫瑰公寓”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老吴。

老吴不听犹可,一听说高振飞住进了“玫瑰公寓”,无异是自投罗网,顿时惊急交加,额头直冒冷汗。

“小苏,”他说的话声音都发抖了:“你,你这不是存心坑我吗?”

苏丽文却是轻描淡写地说:

“没有问题,崔胖子绝对想不到他会住进‘玫瑰公寓’的,你未免有些穷紧张吧!”

“可是这实在不妥当,”老吴忧心忡忡地说:“万一那边的人发觉他的身份,暗地里向他下手,将来出了事是我背黑锅呀!”

苏丽文笑了笑说:

“你要是怕背黑锅,我倒有个主意,由我负责替你把那张东西弄回来,不过……”

“是不是有条件?”老吴说:“你开出来吧!”

苏丽文郑重说:

“这不能算是条件,只要我们彼此帮忙罢了,我要你帮我打听澳门张二爷在香港的落脚处,这不太为难吧?”

“你要打听他干嘛?”老吴颇觉诧然。

苏丽文故意卖关子说:

“我有我的打算,现在不想告诉你,反正以后你会知道的。”

老吴不便勉强她说明,但他颇有顾忌地提醒她说:

“小苏,高振飞可不是个省油灯,你让他住进‘玫瑰公寓’,崔胖子虽然不一定能找到他,可是当他发现皮箱里装的是什么时,就明白是你在整他的冤枉了,那时候叫我跟他说什么呢?”

苏丽文忽然放浪形骸地大笑起来,她说:

“你放心,他要找麻烦只会找我,绝不会找到你老吴身上的。现在我们分头进行,我尽力想办法弄回那张东西,用不着你操心。你就一心一意去查张二爷的行踪好了,回头我们再通电话。”

“好吧……”老吴只得接受了她的条件。

挂断电话,苏丽文回到卧室里,脱掉睡袍,正换上了一袭银光闪闪的浅蓝色名牌套装,衣襟尚未扣上,忽见王妈一头闯进来,神色紧张地说:

“小姐,包正发在门口抓到一个人……”

“抓到什么人?”苏丽文急问。

“不,不知道……”王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苏丽文急忙扣上衣襟,赶出客厅,已见包正发提着一个矮小汉子的衣领,抓小鸡似地抓了进来。撒手一推,那汉子便踉踉跄跄地冲到了她面前。

“这家伙是干什么的?”苏丽文喝问。

包正发神气活现地回答说:

“我刚从外面回来,看见这小子在门口鬼头鬼脑地张望,我就把他抓了进来。”

随即向矮小汉子怒问:

“喂!我问你,你他妈的来这里打什么主意?”

那汉子把衣服拉拉整齐,居然理直气壮他说:

“找人!”

包正发勃然大怒,握起拳头在他面前一幌,却被苏丽文喝阻:

“包正发!让他先把话说完,问他找什么人?”

“听见没有?”包正发气势凌人他说:“苏小姐问你找谁!”

不料那汉子竟指着苏丽文说:

“在下找的,就是这位苏小姐!”

“找我?”苏丽文大感意外。

那汉子向包正发不屑地把眼睛一翻,忿声说:

“这位朋友也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在下当小偷抓,实在有点……”

包正发眼睛一瞪,怒叱说:

“你他妈的找人进来找,在门口鬼鬼祟祟的,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那汉子居然不甘示弱,冷笑说:

“老兄,别守着家门口发狠,有种的我们到外边,不怕个子大,看我能不能把你摆平!”

“妈的!”

包正发气得怒骂一声,正待发作,苏丽文及时把他喝住。随即向那汉子说:

“你找我有什么事?”

“谈生意!”那汉子一本正经地回答。

苏丽文是吃过一次亏,学了一次乖,这回不会轻易上当了。脸色霍地一沉说:

“我这里既不开店,又不开铺,根本没有生意可谈,你大概是找错了地方吧!”

那汉子嘿然狞笑起来,他眼皮一翻说:

“苏小姐拒人于千里之外,在下也不能勉强苏小姐非谈不可。不过,我觉得苏小姐放弃这档子买卖未免可惜,有人还求之不得呢!”

苏丽文不由地起了好奇心,急问:

“你说的是什么买卖?”

那汉子望望包正发,和把住门口的两个打手,慾言又止,似乎对他们在场有所顾忌。

苏丽文急于想知道对方的来历,便吩咐他们:

“包正发,你们都出去!”

包正发冷哼一声,但又不敢违命,只好把手一挥,跟两个打手退出客厅,带上了房门。

苏丽文摆个手势,示意那汉子坐下:

“现在你有话可以直说了!”

那汉子点点头,径自在沙发上坐下,才说:

“苏小姐,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里的一切,在下早已打听得清清楚楚,现在有笔大买卖,只要苏小姐愿意干,保证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不知道苏小姐有没有兴趣?”

苏丽文淡然一笑,不置可否他说:

“送上门来的财路,我怎会没兴趣?不过你最好把话说得明白一些!”

那汉子故意卖关子说:

“在下只能告诉苏小姐这些,如果有兴趣知道详情的话,在下可以带你去见我们老板,一切当面谈!”

“你的老板是谁?”苏丽文诧然问。

那汉子以肃然起敬的语气说:

“澳门的张二爷!”

苏丽文不由地一怔,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刚才他还要让老吴去打听张二爷的行踪,想不到对方居然派人找上了门来,天下的事就有这么巧。

她禁不住心里一阵狂喜,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他说: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有兴趣,你可以带我去见张二爷?”

那汉子点点头说:

“在下就是为这个来的。”

苏丽文犹豫之下,为了安全起见,正色说:

“我很愿意见见你的老板,不过,你这位朋友的话,我不能完全相信,所以嘛,我必需带两个保镖的同去,张二爷会反对吗?”

“当然不会反对!”那汉子起身笑笑说:“咱们一言为定,一个小时之后,咱们在平安码头见面,在下会在那里恭候的,不见不散!”

苏丽文毫不迟疑地一口答应了,亲自把那汉子送出门口,等他走了没多远,便立即派了两个打手暗地跟踪。

半个小时之后,跟踪的打手从外边打了个电话回来,向正等得焦灼不安的苏丽文报告:

“那家伙一直就坐在平安码头附近的茶馆里,好像在等人……”

“他有没有打过电话?”苏丽文急问。

“没有。”对方回答。

“你们盯住他就是了!”苏丽文叮嘱了一句,放下电话,立即把包正发叫来,吩咐他挑两个打手,各人身上带着家伙,跟她一起去见张二爷。

照她的估计,张二爷一定在码头附近,说不定就在那家茶馆里,所以那汉子不需要向他回话,可能只要一个暗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10 脂粉陷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月争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