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争霸》

01 带刺玫瑰

作者:白天

苏丽文狼狈不堪地回到了香港,那艘快艇是把她载送到石塘咀,便转头驶去了。

她一上码头,立即雇车直趋“天堂招待所”。

偏偏老吴不在,使她扑了一空。想起刚才受辱的情形,真是愈想愈气,这算他妈的什么名堂嘛!

无奈老吴不知跑到哪里游魂去了,她正在气头上,哪有耐心在这里久等。问了半天,招待所的职员,都不知道老吴的行踪,她只好怅然离去,雇车打道回府。

“的士”尚未到达巷口,苏丽文忽然发现两个汉子,在巷口鬼鬼祟祟的,行动十分可疑。

她忙叫司机停车,付了车资,就在对面的街边下了车,然后装做若无其事地朝巷口走过去。

两个汉子正在向巷里探头探脑,忽然嗅到一阵香水气味,不由地回转身来,发现一个衣衫不整,但却艳丽动人的少妇,正以好奇的眼光在看着他们。

双方均微微地一怔,不过那两个汉子是有眼不识泰山。竟不知道悄然来到身边的这少妇,就是香港风月场中赫赫有名的女人,所以并未对她特别注意。

苏丽文却是心里有数,猜到这两个形迹可疑的家伙,八成是在打她的主意。于是不动声色,而在走过他们身边时,突然叫了声:

“哎哟!……”故意把脚一蹩,跌在了地上。

两个汉子见这美丽的少妇跌倒,哪能无动于衷,忙不迭争着上前搀扶。

苏丽文见计已售,更是装模作样地呼起痛来:

“哎哟……不行,不行呀,我的脚筋扭着了,站不起来了。”

两个汉子忙争着说:

“小姐,你住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好了……”

苏丽文妩媚一笑说:

“那怎么好意思麻烦二位……”

“助人为快乐之本!”其中一个汉子说:“反正我们也没有别的事,送你一下不要紧的。”

“那真谢谢二位啦!”苏丽文嗲声告诉他们:“我就住在这条巷子甲……”

两个汉子不疑有他,立即争献殷勤,一左一右,扶住了苏丽文的臂膀,便向巷子里走去。

走进巷子一半,右边的汉子忽问:

“小姐,还没有到吗?”

苏丽文嫣然一笑说:

“快到了,就在前面一点。”

两个汉子相顾愕然,仿佛有所顾忌,不敢再往巷里深入,顿时趑趄不前起来。

苏丽文又是极其妩媚地笑笑说:

“二位要是不愿进去,就送我到这里好了,谢谢你们。让我自己走走看吧。”

可是当两个汉子放开手时,她才走了一步,就表演逼真地把腿一跛,几乎又跌倒了。

“哎哟!……”她顺势倒进了右边汉子的怀里。

那汉子赶紧扶住她,心里有点不忍地说:

“小姐,你这样怎能自己走呀,我看……”

说时,他的眼光瞥向左边的汉子,似在征求那汉子的意见。

左边的汉子只好硬着头皮说:

“老叶,咱们送佛送上西天吧!”

姓叶的汉子正是这个意思,只是一个人不便自作主张,既有了左边汉子的同意,他就不必顾虑太多了。

于是,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便扶着苏丽文,继续向巷子里走去。

正走之间,忽见从巷子尽头的一幢房里,匆匆拥出几个大汉来,为首的一个,竟是跟着苏丽文去见张二爷,被方彪出手击昏,下令丢进海里的包正发!

扶着苏丽文的两个汉子,老远就认出迎面而来的是包正发,立即撇开她,准备掉头拔脚就跑。

但,苏丽文的动作快逾闪电,他们犹未及转身,她已从皮包里取出那支没有了弹的手枪对准了他们,娇声喝令:

“不许动!”

两个汉子全傻了眼,张口结舌地惊问:

“小姐,你……”

“我要你们乖乖地跟我回去!否则……”苏丽文寒着脸,冷笑说:“嘿嘿,你们就是我射击的肉靶!”

两个汉子正愕然不知所措,包正发已发现回来的是苏丽文了,急忙领着几个大汉,飞步奔赶过来,老远就认出了那两个汉子,直嚷着:

“苏小姐,别让这两个家伙跑了,那两只皮箱,就是他们送来的!”

两个汉子大惊失色,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苏丽文手里执着的是把空枪,脚底下就如同生了根似的,完全不听大脑指挥,想跑,偏偏提不起脚来。

包正发一个箭步冲到,不问青红皂白,照着右边汉子的腹部就是狠狠一拳。

那汉子的身子一弓,紧接着下巴上又捱了一拳,使他踉踉跄跄地跌了开去。

左边的汉子情急拼命,突然不顾一切地扑向包正发,猛朝他腰上递进一拳。

包正发猝不及防,被那汉子出其不意地攻来,腰上吃他势猛力沉的一拳,不由杀猪般一声怪叫:

“哇!……”痛得眼泪都几乎流了出来。

左边的汉子趁机跳开,掉头拔脚就逃!

“站住!不然开枪啦!”

那汉子根本充耳不闻,直朝巷口狂奔而去。

苏丽文把心一横,当真连扣扳机,不料撞针撞了个空,她才记起子弹已被那矮小汉子取掉,不由急令:

“追!不要放那家伙跑了!”

几个打手哪敢怠慢,急急追出了巷口。

这边留下的两个打手,已制住了那姓叶的汉子,包正发不禁迁怒于他,走上去就是“啪啪”两记耳光,掴得那汉子嘴角流出了牙血!

包正发怒仍未消,正举手再打,却被苏丽文喝阻:

“住手!把这家伙带回去!”

包正发不便违命,这才放下了手,把那汉子用劲一推,厉声命令:

“走!”

那汉子自知不是对手,怀里虽然藏着手枪,但两臂已被紧紧执住,使他毫无拔枪的机会。光棍不吃眼前亏,他只好由两个打手押着,往巷子里走去。

苏丽文走在后面,转声急问包正发。

“你们怎样逃回来的?”

包正发垂头丧气地说:

“船上那些王八蛋,真他妈的够狠,把我们丢进了海里,幸亏我们被海水一激,清醒了过来,游了一程,让一条舢舨救起,送我们回到香港。我也不敢贸然报案,只好赶回来,正准备带人赶去,没想到苏小姐已经回来了。”

苏丽文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从她的神情上可以看出,她已愤怒到了极点。

包正发对自己的护驾不力,深深引以为疚,不敢再多问,免得自找麻烦,还是少开口为妙。

默默走回艳窟,那汉子被两个打手押进客厅,立即被搜去怀里藏着的手枪。

苏丽文进卧房去,换了身衣服出来,大腿翘二腿地朝沙发上一坐,俨然一副大法官的神气,厉声问那两个打手执住的汉子:

“你叫什么名字?”

“叶进!”那汉子昂然回答。

苏丽文的眼光像两道电光,逼视着他问:

“那两只皮箱,是谁教你送到我这里来的?”

叶进发出声冷笑,置之不答。

包正发走过去,伸手“啪”地一记耳光,掴得叶进眼前直冒金星。

“说!”他的手又举了起来。

叶进悍然冷笑说:

“老兄,大家都是在外面跑的,兜着点吧,别那么逼人太甚!”

包正发似乎要把在船上受的折辱,全部的气发泄在叶进头上,不由破口大骂:

“妈的!你少来这一套,老子看你说不说!”

他老实不客气地来了个左右开弓,狠狠地掴了叶进几下,直到苏丽文出声阻止,他才停了手。

“姓叶的!”苏丽文恫吓他说:“两只皮箱我们已经打开看过,现在说不说在你,我们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你自己告诉我,是谁派你送来的,我保证绝不为难你。一个是把你交给差馆去,那更是说不说在你,与我们毫无相干,这两个办法由你自己选择吧!”

叶进不甘示弱,横了心说:

“我既然落到你们手里,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要我说是办不到的,你们就看着办吧!”

苏丽文勃然大怒,霍地从沙发上跳起来,气呼呼地命令说:

“包正发,把他带到后面去,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直到他松口为止!”

“是!”包正发把胸脯一拍:“交给我办好了!”

两个如狼似虎的打手,立即押着叶进,出了客厅,带到后面一间屋子里去。

苏丽文特别向包正发关照说:

“留活口,一定要问出他们后面提线的是谁!”

“我知道!”

包正发应了一声,一面撩起袖口,也跟着到了后面去。

随见追出巷口的几个打手回来,向苏丽文报告说:

“那家伙跑掉啦……”

“饭桶!”

苏丽文怒骂一声,挥挥手,示意那几个打手退出去,便径自在茶几上的烟盒里取了一支香烟,点着了,一口口地猛吸着。

她的情绪显得异常烦乱,独自焦灼不安地来回踱着,仿佛热锅上的蚂蚁。

忽然,电话铃响了。

她抓起一听,竟是中环警署打来的。

“苏小姐,我已经替你问过这里所有的人了,没有一个认识你那位姓高的亲戚,会不是你弄错了,恐怕是别地方的警署吧?”

“也许是我弄错了,谢谢你,我回头再去别的警署打听一下。”

挂断了电话,她又猛吸了几口烟,眉头忽然一挑,似有所悟地喃喃自语起来:

“哼!高振飞,你耍的噱头只能骗住老吴,可别想瞒得了我!”

于是,她忿然丢掉手里的烟蒂,立即赶到后面去。

走近那间小房的门口,已听得里面传出声声惨叫,更夹杂着包正发的叱喝:

“妈的,老子看你能挺多久!”

苏丽文推门而入,只见叶进的上身被剥光,由几个打手按在一条长凳上,包正发手执一根大木棍,正在他肋骨上狠击着。

每击一下,叶进就忍不住发出声惨叫,同时腹部向上一挺,但他却抵死不肯招供。

苏丽文全然无动于衷,她冷漠地在旁看着。

包正发真够心狠手辣,苏丽文亲自来监刑了,于是下手更重,狠狠地一木棍,又照叶进的肋骨上击下。

“哇!……”叶进发出刺耳的惨叫,终于昏了过去。

“泼水!”包正发意犹未足,发号施令起来。

只见旁边一个大汉,端起桌上的大碗,含了一口水,便朝叶进脸上张口喷去。

经冷水一激,叶进立即清醒,嘴里发出“唔……”地一声,两眼才慢慢睁开。

包正发嘿然一声狞笑说:

“姓叶的,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看你不必硬充好汉啦!”

叶进这时只觉肋骨痛楚不堪,好像一根根均被折断了,心知硬挺下去,面前这班凶神是手下绝不留情的,犹豫之下,终于恨声说:

“你们要知道的,只是谁派我把那两只皮箱送来的吗?”

“不错!”包正发沉声说:“只要你老老实实他说出来,就没你的事了!”

“好吧!”叶进咬牙切齿他说:“老实告诉你吧,那两只皮箱,就是我自己送来的!”

“刁你妈的!”

包正发怒骂一声,举棍慾下之际,苏丽文上前阻止说:

“包正发,让他说清楚,为什么把那两只皮箱送到我这里来?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人?”

包正发只得放下木棍,盛气凌人他说:

“姓叶的,苏小姐的话你已经听见了,不需要老子再重复,现在你回答吧!”

叶进在这情势之中,已经无法隐瞒,只好从跟踪高振飞到这里,又转到“桃源招待所”说起,直说到他与陈刚冒充警方人员,企图混进“桃源”一探究竟,不料被崔胖子识破,以致陈刚遭了毒手。

他特别强调,载着陈刚的尸体,把车子开到这里附近,找到那逃脱的汉子后,他们两个一商量,然后是他出的主意,买了两只新皮箱,把陈刚的尸体大卸八块,装在了皮箱里,假借崔胖子的名义,将尸体送到了这里来。

这样做有两种用意,一则是认为高振飞是这里的人,一则是嫁祸于崔胖子,同时免得把尸体载着乱跑,万一遇上警方查获,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丽文一直静静听他说完,才厉声问:

“你们究竟是哪方面的人?”

叶进索性坦然说:

“我们当家的,就是澳门的张二爷!”

不提张二爷倒还罢了,一提张二爷,不仅是苏丽文火冒三丈,连包正发也勃然大怒,他顿时情不自禁地举起了木棍,猛向叶进一棍击下。

苏丽文慾阻不及,只听一声惨叫,叶进又被击得昏死了过去。

“包正发!”苏丽文破口大骂:“你好大的狗胆,有我在这里,由得了你乱来?”

包正发居然振振有词他说:

“苏小姐,那王八蛋的张二爷,把我们骗到船上去,幸亏不是旱鸭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1 带刺玫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月争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