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争霸》

02 连番色诱

作者:白天

高振飞只望了瘦高个子一眼,便神色自若地向那惊慌失措的妇人说:

“你那位客人睡着了,他的枪暂时由我保管。等他醒过来,你可以转告他,要取回去的话,就自己上我房里来!”

瘦高个子不知高振飞把那壮汉怎么摆布了,忙不迭冲进了“镜室”。

那妇人早已六神无主,只是茫然地点着头。

高振飞洒然一笑,若无其事地向那四条肉虫说:

“没事啦,我们回房里去吧!”

四个女郎相顾愕然,谁也不敢跟他回房去,怕得罪了那位姓方的壮汉。

她们齐将眼光投向那妇人,似在等她的指示。

那妇人也摸不清高振飞的底子,只知道在他来到之前,曾有个自称“桃源招待所”的黄良臣,打电话通知她准备接待这位姓高的客人。

至于那姓方的壮汉,倒并不是有什么来头,才使那妇人对他敬畏。实际上,他不过是花钱痛快而已,哪怕是住个两天,也照付一星期的费用,这样的户头哪里去找?

权衡之下,姓方的壮汉虽然舍得花钱,但这位姓高的却是“桃源”方面介绍来的,说不定跟老板有点渊源,那是更不能得罪的了。

因此,那妇人终于微微点头,示意四个女郎继续陪伴高振飞,反正是锈刀切豆腐,要想两面光是办不到的,总得有一个由她去打躬作揖。

四个女郎既得指示,便欣然拥着高振飞,回到了那个精致的套房。

高振飞此刻也是兴趣索然,把四个女郎叫回到房里来,为的只是跟那壮汉斗一口气!

从古美人总是崇拜英雄的,由于刚才亲眼看到高振飞的英勇,在她们的心目中,自然把他视为英雄人物了。

回到了套房里来,四个女郎大献殷勤,忙着拿毛巾替他擦汗、倒酒、送烟,忙了个没停。

高振飞心知那壮汉虽被击昏,醒过来绝不会甘休,不得不准备他随时前来寻衅。所以,把夺来的那支四点五“曲尺”插在裤腰间。

躺上沙发,他一把搂过菲菲,问她:

“那家伙跟你们很熟?”

菲菲是个尤物型的惹火女郎,这时全身赤躶,被他一搂,一对挺实的肉球,几乎贴近了他的脸颊。

“嗯,他跟那姓弓的老家伙,每个月才来一次。”她娇声说:“谁跟他很熟呀,别自作多情!”

高振飞又问:

“他们是干什么的?”

“谁知道呀,”菲菲说:“他们从来不露一点口风,说出他们是干什么的,不过他的手面很大,据我猜,可能是个财主。”

高振飞哂然一笑说:

“早知道他是位财神爷,我就不跟他冲突了。现在这一来,你们的一条财路,不是让我给断了?”

正替他擦着身上汗的小云接口说:

“哼!谁稀罕他呀,最好是从今以后别再来啦!”

高振飞诧然问:

“怎么?你不喜欢他?”

小云把嘴一噘,忿声说:

“你才喜欢他呢!”

“我喜欢他?”高振飞哈哈大笑说:“我是喜欢他,不过我是喜欢揍他!”

四个女郎都被他逗的,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八只肉球一齐抖动,仿佛在比较谁的弹性最佳,煞是好看。

笑声未落,电话铃忽然响了。

爱丽丝走过去抓起电话问:

“找哪一位?……”

对方不知说了句什么,爱丽丝忽然用手按住了话筒,显得很紧张他说:

“高先生,是你太太打来的!”

“我太太?”高振飞不由一怔,诧然暗忖:“我是孤家寡人一个,哪来的什么太太呀!”

“她说家里有非常要紧的事,您接不接?”

高振飞被好奇心所动,即说:

“让我来听,是谁在捣鬼!”

电话是无线的,不需要他起身接听,爱丽丝已替他把话筒送了过去。

高振飞握住电话,振声问:

“喂!你是哪一位?”

“高振飞吗?”对方是娇滴滴的一个女人声音:“我的声音难道听不出来?”

高振飞颇不耐烦他说:

“我没有兴趣跟你猜哑谜,你究竟是谁,快说吧!”

对方咯咯地笑着说:

“知道你在哪里的,还会有谁呢?我是苏丽文!”

“是你?”高振飞诧然问:“有什么贵干?”

苏丽文停止了笑,郑重说:

“我现在就在对面的‘玫瑰沙龙’,你立刻到这里来……”

“对不起!”高振飞拒绝说:“我这个人不喜欢受人摆布的,你叫我到这里来,我答应来,已经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现在我正对这里有点兴趣,你又要我离开可恕难从命!”

苏丽文忿声说:

“如果马上就有大祸临头,你也舍不得离开?”

高振飞哈哈大笑说:

“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何况你自己告诉我的,这里最安全,我想不至于有什么大祸临头吧!”

“你真是顽石不化!”苏丽文气得恨声说:“老实告诉你吧,别以为仗着你在老吴面前耍的花样,他就会负责你的安全。我已经去过中环警署,局子里上上下下,根本没一个认识你!”

高振飞想不到这女人如此厉害,居然真敢到警署去打探,揭穿了他那张假王牌。

他只好强自笑笑说:

“你这一着棋,我早已经料到,所以我事先关照过那位朋友,无论任何人去打听,都不能说出认识我的,你自然是在枉费心机,打听不出啦!”

苏丽文果然信以为真,气得咬牙切齿他说:

“好!算你有先见之明,不过,我所说的大祸临头,并不完全是指的这个。要是你不愿意坐牢,最好马上到我这里来,否则就来不及了!”

高振飞仍然无动于衷,轻描淡写地说:

“我可不是让人吓大的,除非你说出个所以然来,不然我非得享受一万四千元的代价,才离开这里。”

苏丽文提醒他说:

“难道你忘了,在‘桃源’被人偷听了电话,惹出麻烦的教训了?”

“唔……”高振飞顿时哑口无言了。

苏丽文却赌气说:

“如果你不在乎,我是更不在乎,电话里不便多说,你不妨打开那两只皮箱看看,就明白我不是故意吓唬你了,十分钟之内,我不走开,来不来在你!”

说完,她重重搁下了电话。

高振飞把电话交给了爱丽丝,怀里的菲菲看他神色有异,不禁嗲声问:

“你太太要你回去?”

高振飞默不作答,轻轻推开她,起身走向了卧室。

两只大皮箱,赫然就放在衣柜旁边!

他默默地凝视着,这时候心里也暗觉奇怪起来,起初他只当是老吴和苏丽文,替他准备一些衣物,但当他发觉两只皮箱异常沉重时,已起了疑心。

不过当时他正忙着上车,无暇向苏丽文问个明白。到这里以后,又被她们缠住,根本就没有机会打开皮箱一看究竟。

刚才被苏丽文在电话里一提,他终于暗觉事有蹊跷,说不定这两只皮箱里,确实大有文章呢!

但,皮箱里装的是什么,怎么会这样沉重呢?

难道……

念犹未了,发觉四个女郎均跟了来,分立在两旁。

玲玲挽住了他的臂膀,好奇地问:

“高先生,您在干嘛?”

“我……”高振飞茫然无从回答。

当着她们的面,如果贸然打开皮箱,万一里面真是他刚才忽然想到的东西,那岂不是使她们大惊小怪。

灵机一动,他若无其事地笑了笑说:

“你们坐到沙发那边去,让我变个魔术给你们看!”

“您会变魔术?”小云年纪最轻,特别发生兴趣。

高振飞一本正经他说:

“魔术人人会变,只是各有巧妙不同,你们快去坐好,我马上就开始变!”

四个女郎大感兴趣,一个个信以为真,当真在沙发上坐成一排,静观他的表演。

高振飞等她们坐定,立即进入卧室,拉拢墨绿色的丝绒门帘。

他的心情有些紧张,忙不迭提起一只皮箱,在地上放平了,箱子上没有锁上,抽开皮带,两手按动弹簧,“嗒嗒”两声跳开了。

揭开箱盖,只见里面是个旧毡子包成的包裹,里面包的是什么,则不得而知。

他极力保持冷静,小心翼翼地取了出来,动手打开毛毡。

毛毡才一打开,就嗅出一股令人慾呕的怪味,定神一看,妈的,这是什么玩意?

透明大塑胶纸袋里装着的,赫然是个血淋淋的肉枕头!

高振飞不由机伶伶打了个寒颤,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已认出这个肉枕头,是个没有头,没有四肢的尸体!

顿时,他的心猛往下一沉,立即想到必需打开另一只皮箱,

才能知道这个被惨遭毒手的是谁。

正待去提那只皮箱,忽听四个女郎齐声催问:

“高先生,准备好了没有呀?”

高振飞漫应了一声:

“马上就好啦!”

同时,苏丽文只答应等十分钟,过时不候。他已没有足够的时间,再打开那皮箱来看,赶紧把肉枕头仍用旧毛毡裹起,装进皮箱里去。

然后,他把两只皮箱提出了卧室,四个女郎不知究竟,还以为他是出场表演了,居然鼓掌欢迎!

高振飞简直啼笑皆非,放下皮箱,就忙不迭取了衣服穿上。

四个女郎都以为他要服装整齐,才能开始表演,所以都睁大眼睛,静静地等着欣赏。

谁知高振飞穿妥衣服,竟提起了皮箱说:

“今天谢谢你们四位的招待,现在我的太太在等着我回去,再见吧!”

四个女郎闻言齐齐一怔,跳起来诧然问:

“高先生,你不是说……”

“我说的是魔术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我变的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呀!”

说完,不等她们赶来阻止,已放了右手提的皮箱,开了房门,又提了皮箱就夺门而出。

不料门外已站了那壮汉和那姓弓的客人!

壮汉横身堵住去路,嘿然冷笑说:

“小子,你想开溜了?”

高振飞不愿节外生枝,忍了口气说:

“杀人不过头落地,现在我把她们让给你了,你老兄还要怎么样?”

壮汉气颐指人地说:

“老子要讨还刚才的一场公道!”

高振飞突然把手上提着的皮箱放下,昂然说:

“你老兄有兴趣的话,我决意奉陪!”

眼看双方一言不合,又要动起手来,那姓弓的立即见风转舵,急向壮汉施了个眼色说:

“方老弟,人家既然让步了,我看你就算了吧。咱们来这种地方是存心找点乐趣的,何必惹一肚子气呢?”

壮汉怒形于色说:

“不成!老子要不给点手段让他尝尝,这小子还不知道我姓方的厉害呢!”

“我已经领教过啦!哈哈……”高振飞敞声大笑起来。

壮汉顿时面红耳赤,恼羞成怒之下,正待动手,却被姓弓的喝阻:

“方老弟!你当真要替我惹麻烦?”

壮汉似对他有些顾忌,被这一喝,居然未敢轻举妄动,只把愤恨的恶毒眼光,怒视着神态自若的高振飞。

姓弓的阻止了壮汉,皮笑肉不笑他说:

“朋友,咱们都是在外面跑的,不打不相识,咱们交个朋友吧?”说时把手伸了出来。

高振飞淡然笑笑说:

“对不起,穷小子不敢高攀!”

说罢,他提起了皮箱,就径自朝电梯间走去。

壮汉要待追去,姓弓的却劝阻说:

“老弟,放他一马吧!”

高振飞走到电梯门口,那妇人和侍者均从接待室里赶出来,诧然问:

“怎么,高先生要走了?”

高振飞笑说:

“我太太打电话找来了,有什么办法?”

那妇人一脸虚情假意地说:

“可是您已经付了一星期的费用……这么吧……这么吧,我们收的钱已经登了账,没法退还给您,无论您什么时候有空来这里,我们都随时欢迎,钱不必再付了。”

“那倒不必斤斤计较!”高振飞表示很大方,反正是慷他人之慨,花了也不心痛的。随即将夺自那壮汉的手枪,交给那妇人说:“这是那位客人的,麻烦你回头交还给他吧!”

刚好电梯间的门开了,他立即提了皮箱进去,落下底层。

当他提着两只沉重的皮箱,越过马路,走到斜对面的“玫瑰沙龙”门前时,正遇上苏丽文从里面出来。

苏丽文看他居然提着那两只大皮箱,顿时惊得脸色大变,又忿又气他说:

“你怎么把皮箱带着?”

高振飞冷声说:

“这是你交给我的,自然得还给你呀!”

苏丽文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给他两耳光,再咬他一口,可是在大街上一闹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02 连番色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月争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