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争霸》

10 烟消云散

作者:白天

在崔胖子的亲自招呼下,张二爷大剌剌地坐在了沙发上。由于这种沙发是特制的,面积甚大,几乎像大半张“席梦思”床,并且一共只摆了两个,方彪只好跟张二爷同坐一张沙发。他们带来的那十几名打手,却只有恭立一旁的份儿,不够资格有座位。

崔胖子招呼高振飞勉强地坐下,他自己也挨着坐下了,遂说:

“今天时间太仓促,未能好好招待二爷,只准备了一点不登大雅之堂的余兴节目,希望二爷多多包涵,不嫌简慢……”

张二爷冷声说:

“崔老板大可不必费事,我们并不想打扰,只希望崔老板把昨天的事,给兄弟一个交代,我们立刻就告辞!”

崔胖子看他们的来势汹汹,态势已然摆明,双方只要一言不合,就可能大打出手。

事先他早已有了准备,真要动起手来,他根本没把张二爷带来的人放在眼里。

但那狗头军师黄良臣却再三劝他,尽可能避免跟张二爷闹僵,以免中了苏丽文的离间计。

当昨夜苏丽文亲自去过“桃源招待所”后,黄良臣便疑心这女人心怀姦诈,是另有阴谋的。果然不出所料,半个小时以后,张二爷一个电话打到招待所去,怒不可遏地指责崔胖子,不该派人去阿公岩跟他的手下拼起来,暗助高振飞趁机救走了老吴。

虽经崔胖子一再解释,张二爷根本不容他分说,指定今天在“玫瑰大厦”当面摊牌,就把电话挂了。

黄良臣当时便断定,这一切必是苏丽文的阴谋,想使张二爷跟崔胖子反目,正好派出去的陈芬兰有消息回来,在电话里告诉他,高振飞已从“天堂招待所”出来,苏丽文在后面猛追,可是被高振飞摆脱了,独自住进一家小旅馆。

崔胖子获悉高振飞的行踪,本来准备立刻派人把他弄回来,但黄良臣却表示异议,出了个主意,让陈芬兰也住进那家小旅馆,不必惊动高振飞,主张在张二爷约定的时间以前,设法把他弄到“玫瑰大厦”。不妨威胁利诱,软硬兼施,使他在张二爷面前承认,昨夜那批打手是苏丽文派去的,冒充崔胖子的手下,以便在双方动手大乱之际,趁机救走了老吴。

假如高振飞真这么说,张二爷必然深信不疑,非但不致于跟崔胖子反目,而且还会把这笔账记在苏丽文的头上。这样一来,她岂不是枉费心机,弄巧成拙,替自己惹出来更大的麻烦?

可是,谁知一切都很顺利,陈芬兰跟踪到“温柔乡”酒吧,凭着崔胖子跟这里的交情,把那吧女叫去,换穿了她的衣服,以为可以把高振飞绊留住。偏偏他不吃那一套,幸而崔胖子及时赶到,总算把他弄过海,来到了“玫瑰大厦”。

但他刚才已经断然拒绝了崔胖子的要求,这时当着张二爷的面,他如果不肯作证,又能把他怎样呢?

崔胖子冷眼朝他一瞥,只好硬着头皮说:

“二爷,昨夜在阿公岩,你是亲眼看着他把老狐狸救走的,这已无需要兄弟解释。至于说到跟你手下动手的那批人,如果是兄弟派去的,他们当时既然表明身份,自己说出是我的人,我又为什么不敢承认?同时,二爷大概早已有所风闻,老狐狸和姓苏的女人是一鼻孔出气的,一直就在暗地勾结对付我。那么请问,我会派人去跟二爷的人动手,而让他们趁乱去救老狐狸吗?”

张二爷铁青着脸说:

“哼!要不是方老弟把那小子制服,刀尖顶在肚皮上,他也绝不会兜出来的!”

崔胖子忿然说:

“那么二爷是认定了,那批人是兄弟派去的?”

张二爷冷笑地说:

“事实摆在眼前,我这次来香港,始终没跟你照面。昨天又跟老吴接过头,你大概是疑心我想把你一脚踹开,另找别的门路。所以恼羞成怒,去跟他们打成了一片,否则这小子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这一问,可把个崔胖子问住了!

张二爷说的不错,既然崔胖子跟老吴,苏丽文是势不两立的,为什么高振飞会在这里呢?

并且上次他和方彪来,也遇见高振飞,还发生冲突,大打出手过。高振飞既是经常来此,自然使张二爷疑心,认为他跟崔胖子颇有交情呀!

崔胖子一急,满脸就胀得通红,不由地指着高振飞说:

“现在他人在这里,二爷不妨自己问他吧!”

高振飞立即拒绝说:

“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张二爷嘿然冷笑一声,咄咄逼人地说:

“你不知道,我可知道得清清楚楚!老吴表面上是跟姓苏的女人一鼻孔出气,其实早已就跟我们的崔老板暗地里打交道,要不是有这份交情,你们哪会一起去阿公岩救出那只老狐狸!”

高振飞矢口否认说:

“对不起,我可高攀不上,你别把我跟崔老板扯在一起!”

崔胖子趁机说:

“二爷,这是他自己说的,你总该相信,我们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了吧!”

张二爷尚未及表示,高振飞己昂然说:

“我跟谁都不相干!去救吴经理完全是出于我的本意,因为他招待我去澳门观光了一次,欠他这份人情!”

张二爷不屑地说:

“嘿!他差点没叫你去送死!”

高振飞斩钉截铁地说:

“死活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们操心!”

张二爷破口大骂说:

“喂!你小子是他妈的吃了枪葯吗?嘴里火葯气这么重!老实说,别以为在这里有崔老板替你撑腰,惹火了你二爷,照样……”

高振飞那甘示弱,霍地跳起来,怒问:

“怎么样?”

方彪憋了半天的气,这时再也按捺不住了,猛可也站了起来。

崔胖子一看情势不对,赶紧连击两掌,迷人的音乐顿时响起,从两旁的暗门,拥出了刚才那二十几名身披薄纱的女郎……

高振飞眼见机不可失,趁着张二爷、方彪,以及那十几名大汉的注意力,均被那些女郎美妙动人的舞姿吸引住,看得目瞪口呆时,突然向她们冲去。

女郎们顿时惊叫四逃,乱成了一片……

当暗门里的大汉正冲出来,犹未及阻拦,高振飞已冲出肉香四溢的迷阵,夺门而出。

他已不及等电梯升上来,急从电梯间旁的楼梯,直奔下楼,一口气冲出了“玫瑰大厦”,拦住一辆“的士”,吩咐司机直趋佐顿道码头。

到了码头,他塞给司机一张百元的钞票,来不及等找钱,就跳下车奔上轮渡码头。

正好赶上一班开往香港的轮渡,当他买好票,冲去一脚刚跳上船,船已缓缓开动了。

上了船,他才松了口气,依靠在栏杆上,望着逐渐远离的九龙,使他顿生逃出虎口之感。

他无暇去想,崔胖子和张二爷的一笔烂账,将如何算法。满脑子里一片凌乱,浑浑噩噩地,深感前途茫茫,不知何所适从,好像整个的世界上,竟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轮渡靠在了统一码头,他如同幽灵似地,怀着沉重的心,举起沉重的步子,随着人群上了岸。

他这回可学乖了,先向四下一张,确定没有被人跟踪,始迅速钻进在码头上等生意的“的士”。

司机在等他吩咐,但他一时竟说不出个目的地来!

“天堂招待所”他是决心不去了,苏丽文那女人也不能缠,那么究竟去哪里呢?

他终于随口而出:

“皇后大饭店!”

嘿!好大的气派!这次他不再住小旅馆,居然想享受一番啦!

车子来到“皇后大饭店”,他下车付过车资,却在那气象万千的大门口趑趄起来。

他这一身虽然还能称之谓西装,可是经过昨夜在坟场的两次打斗,再加上去阿公岩救出老吴,早已满身狼狈不堪。尤其右边的衣袖血迹斑斑,使他自惭形秽,不好意思走进这种第一流的高级饭店。

正在犹豫不决之际,忽然听得身旁一声紧急刹车,使他猛然一惊。刚要走避,车门开处已跳出个女郎,向他娇声叫唤着:

“高先生……”

高振飞回头一看,想不到急步追来的女郎,竟是“天堂招待所”的阿凤!

她追上了高振飞,不由分说,一把挽住了就往停着的“的士”走。

在大街上拖拖拉拉的实在不好看,高振飞只得跟她上了车,她立即吩咐司机:

“马山村!”

车子开动后,高振飞才故意问:

“你不是‘押’我回招待所?”

阿凤正色说:

“高先生,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吴经理和苏小姐的人,几乎已全部出动,连我们都被派出来,在各处找你呢!”

“找我?”高振飞诧然问:“为什么?”

阿凤仍然一本正经地说: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吴经理交代所有的人,无论是谁发现你的行踪,立刻就打电话向他报告……”

高振飞悻然说:

“你的运气真好,我刚从九龙回来,就被你发现了。现在你为什么不打电话报告吴经理,准备带我到哪里去?”

阿凤柔声说:

“我带你去的地方,是我自己的家!”

“带我去你的家?”高振飞大力意外。

阿凤终于善解人意地说:

“高先生,请你不必多疑,我之所以决定把你带到我家去,是因为别的人不至于找到那里……当然啰,假如你愿意继续替吴经理工作,昨夜就不会离开招待所。现在幸而是被我发现了你,如果是别人发现,一定会通知吴经理。他们更会千方百计,甚至于不择手段,勉强你回去。我却不愿那样做,所以先把你带到一个他们不可能找到的地方,让你能有充分的时间,冷静地作一番考虑……”

高振飞颇受感动地说:

“你这样做,万一被吴经理知道……”

阿凤笑了笑说:

“我事先根本没指望会找到你,所以没想到这些呀!”

“那你是临时决定的?”高振飞不解地问:“为什么呢?”

阿凤坦然说:

“因为我欠你的一份情!上次为了吴经理编的一套谎话,你就不顾一切地去澳门了,结果几乎害你回不了香港。由此可见,你帮我实在是仁尽义至,难道我为你做这一点事,算是报答都不能吗?”

高振飞本来对她的动机,尚觉有些可疑,现在听她说明是为了感恩图报,疑念顿消,执住了她的纤手说:

“那件事我们都把它忘掉吧,阿凤,说真的,我很感激你这样做,可是以后万一让吴经理他们知道,恐怕绝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所以我想……最好还是让我自己找个地方避一避,免得将来连累了你。”

阿凤摇了摇头,推心置腹地说:

“不瞒你说,自从昨夜张二爷的人打闹招待所,我被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几棍子以后,我的心里就开始害怕起来。尤其听苏小姐跟吴经理商量,准备不顾一切地向崔胖子和张二爷报复,我就更感觉不安了。他们这样闹下去,事态愈闹愈大,最后一定是我们倒楣,我不如趁早离开那个是非圈子……”

高振飞表示关切说:

“那么你今后的生活呢?”

阿凤叹了口气说:

“当初我干这一行,实在是出于迫不得已,我有个双目失明的母亲,需要靠我赚钱养活,这些年我积蓄了一点钱,如果改行做做小生意,大概勉强够维持啦。”

高振飞感慨万千地说:

“你这个决心是非常令人钦佩的,可是,吴经理会放你吗?”

阿凤坚定说:

“我顾不了这么多啦,反正他手下漂亮女人多的是,走了我一个,‘天堂招待所’绝不至于关门。何况苏小姐已经答应吴经理,准备全力支持他办成那个‘天体舞会’,到时候还要招兵买马,另外弄一批出色的妞儿来呢!”

高振飞第一次跟老吴见面,就听他说过,准备举办一个别开生面的“天体舞会”。当时以为老狐狸是信口胡吹,唬唬他这个“土包子”的。想不到苏丽文居然答应出来支持,显然这女人是别有居心,想以有利可图为饵,好利用老吴替她卖命吧!

因此他好奇地问:

“他们是怎样计划的?”

阿凤毫不隐瞒,把苏丽文与老吴在房中的谈话,被她在一旁听到的部分,原原本本他说了出来。

原来在苏丽文认为,昨夜张二爷一定会向崔胖子兴师问罪,甚至于会火拼起来。可是一直等到今天,仍然未见张二爷方面有任何动静,她不禁感到十分的奇怪。

据包正发得来的消息,张二爷的人马昨夜始终未曾离开阿公岩,而崔胖子方面,也是按兵未动,毫无采取行动的准备。

苏丽文愈想愈不对劲,唯恐张二爷洞悉了她的诡计,甚至怀疑高振飞和那批职业打手是同时去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10 烟消云散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