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争霸》

03 如痴如醉

作者:白天

当高振飞在四楼大享其福的时候,苏丽文已得到包正发的消息,匆匆赶到了“天堂招待所”来。

她的脸色非常难看,一进经理室,就以兴师问罪的口气,冲着正在自斟自酌的老吴责问:

“老吴!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存心跟我别瞄头?!”

老吴胸有成竹地笑笑说:

“别发脾气,有话我们慢慢谈……”

苏丽文板起了脸说:

“你少跟我来这一套,我苏丽文没什么地方对不起你老吴,你心里可得放明白些!”

老吴却是一点也不动肝火,阴阳怪气他说:“嗳,小苏,你把我老吴看成了什么样的人?千不看万不看,看在你我这几年的交情,我还能昧着良心,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吗?”

苏丽文深知他的阴险,是个口蜜腹剑,惟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势利小人,于是直截了当他说:

“我们不必绕圈子,电灯泡下说亮话,你把那姓高的保释了,带到你这里来,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这个你还不明白吗?”老吴哈哈一笑说:“我可是为你小苏用心良苦,结果你也不问个青红皂白,跑进来就乱发一通脾气,未免……唉!这年头真是好人难做!”

“你说话利落些,别这么婆婆妈妈的成吗?”苏丽文显得不耐烦起来。

老吴一本正经说:

“信不信由你,小苏,我这样做可说完全是为你设想!”

“为我设想?”苏丽文不屑地冷冷哼了一声。

老吴心里早已打好了底子,走过办公桌去,从抽屉里取出那张雇用契约书,递在她面前说:

“小苏,你先看看这个。”

苏丽文本是一肚子的火气,看了这张东西,无疑更是火上加油,气得把茶几一拍,怒不可遏他说:

“我早就料到你是安的这个心眼,我要用他没用上,你把他拉过来了,表示你有办法?”

老吴嘴里啧啧连声他说:

“你要这么说,简直是愈说愈离谱了嘛!别人不了解我老吴,也许真以为我有这个意思,你小苏等于是我肚里的蛔虫,说这种话未免不凭良心啦。”

苏丽文寒着脸说:

“既然你有良心,那就痛痛快快说出来,你安的是什么心,我可没工夫跟你猜谜语!”

“好吧!”老吴终于郑重说:“我不妨从头说起,刚才接到你的电话,要我马上把包正发从差馆保释出来,我立刻遵命照办,一点也没敢耽搁。一到上班时间,我立刻就去了差馆……”

“可是我并没叫你保释那姓高的!”苏丽文忿声说。

“你听我说呀!”老吴接下去说:“我坐在车上一路想,姓高的如果是崔胖子的人,我们不保他出来,崔胖子必定会出面保他。而据你在电话里说,包正发他们七八个人,居然让他揍了个落花流水,像这样狠的角色,可不是正合我们派用场吗?”

“这有什么稀奇,”苏丽文不屑他说:“谁逼急了也会狗急跳墙的!”

老吴却微微摇了下头,不以为然地说:

“跳墙也要跳得起来呀,要是换了我老吴,让七八个人围攻,别说是还手,早就吓得不敢动啦!”

“这么说,你倒是蛮佩服他啰?”苏丽文问。

“至少我觉得他很有种!”老吴说:“所以我灵机一动,与其让崔胖子保他出来,不如由我来做个顺水人情,把他跟包正发一起保释出来。”

苏丽文冷笑说:

“就为了你出面保他,他就决定跟你了?”

老吴收回了那张契约书,笑笑说:

“这个总假不了吧?不过我得向你说明,我这么做可不是跟你过不去,只要你认为用得着这个人,随时一句话,我绝对把他割爱!”

苏丽文何等聪明,听到这里,心里已完全明白了他的用意,不由悻然说:

“我看不会这么简单,一定是有条件的吧!”

“谈条件就伤感情了,”老吴皮笑肉不笑他说:“我这个人向来够意思,利害归利害,交情归交情,你小苏的事,我老吴绝对义务帮忙,不谈任何条件!”

他嘴上说得漂亮,心里却满不是那么回事,不然他就绝不会瞒着苏丽文,不告诉她实话,说明高振飞并不是崔胖子的人。由这一点看来,这家伙确实够厉害和狡猾的!

苏丽文何尝不了解他的为人,索性直截了当的说:

“既然你帮我的忙,我也就不能不帮你的忙。我们不必拐弯抹角,你干脆说吧,昨晚你跟我提的那件事,要我怎样帮忙?”

老吴听她自动提起昨夜谈的事,自是正中下怀,不禁眉飞色舞他说:

“小苏,我可不是拿这个作条件,说实在的,崔胖子最近对我施的压力很大,你要再不拖我一把,天堂招待所就撑不下去了……”

苏丽文冷声说:

“所以你就动出什么‘天体舞会’的念头来了?”

老吴忙说:

“这个脑筋不是我一个人动,由于近来这一行竞争得太厉害,大家为了抢生意,都在不择手段地想出各种花样。崔胖子前些时就弄了个‘上空装舞后’竞选,听说弄得有声有色,大捞了一票。最近大家都眼红了,小黄在搅什么‘情人夜’,老鸭子在筹备‘狂欢舞会’,还有什么‘洞洞装女郎竞选大会’,‘热情比赛’,都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宣传。所以我要不弄点名堂出来,眼看生意就要被他们抢光了……”

说罢,深深地叹了口长气,似在引起苏丽文的同情。

“你的意思,是要我怎样帮忙?”她问。

老吴看她已然心动,顿时振奋说:

“我的筹备工作早已做好,舞会的地点,布置都不成问题。只是我手头上出色的妞儿没几个,号召力不够,如果你肯帮忙,首先必须支持我一些登样的漂亮妞儿……”

“这个我可以考虑,”她说:“还有别的吗?”

“别的嘛……”老吴迟疑了一下说:“我想凭你的关系,多拉几个大户头捧场。”

“是要他们参加舞会?”苏丽文问。

老吴连连点头说:

“是的,我的入场券正在印,一共分为三种,一种是普通券,每位只收一千元,一种是赞助券,每张三千元,另外一种是荣誉券,每位五千元……”

苏丽文暗想:乖乖!你倒真是异想天开,准备大大地捞它一票呢!遂问:

“你要我替你推销?”

“我想交给你一百张,”老吴说:“二十张荣誉券,二十张赞助券,六十张普通券……”苏丽文默默算了一下,吃惊说:

“总共是二十二万?!”

“开销太大呀!”老吴诉苦说:“一百个妞儿,最起码的也要给她们三千两千,好的就得五千到一万,还不一定能打得住。借地方要钱,乐队要钱,招待舞会的要钱,吃的喝的也不能马虎,还有条子们要应酬几个,算下来所剩已经无几。当然,多少总得落一点,我老吴做事向来够意思,绝不会被窝里放屁——独吞的!”

“我倒不在乎你分我一份,”苏丽文面有难色说:“不过,要我去找一百个户头,我实在没这个把握。”

老吴哭丧着脸说:

“小苏,你要不帮我这个忙,难道忍心看着我垮台?”

苏丽文犹豫了一下,始说:“如果你真需要我帮忙,我也只好尽力而为,至于能不能达到理想,我可没有把握。”

“只要你肯答应帮忙,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老吴喜出望外。

“不过……”苏丽文慾言又止。

老吴察言观色,已知她必定尚有附带条件,当即毫不考虑他说:

“小苏,我们不是外人,你有条件尽管直说!”

苏丽文这才恨声说:

“刚才我在电话里不便说,昨天夜里的筋斗,我可是栽得鼻青脸肿!”

“哦?”老吴诧然吃了一惊。

苏丽文咬牙切齿他说:

“在你走了以后,我刚准备进房洗个澡睡觉,谁知一进卧房,还没来得及开灯,就被躲在门旁的一个家伙,用枪抵住了我背后……”

“是什么人?”老吴急问。

“我怎么知道!”苏丽文忿声说:“屋里是黑的,我根本没看清他们有几个人!”

“你吃了他们的亏?”老吴表示异常关切。

苏丽文点了下头,在老吴的面前,她是一向说话毫无顾忌的。但昨夜被人持强轮暴的事,说出来实在丢脸。所以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硬着头皮,把当时的情形大略述说了一遍。

“妈的!这些王八龟孙子!”老吴是发自内心的愤恨,因为他自己久慾染指苏丽文,以便人财两得,但她却若即若离,使他连边都沾不上。

没想到几个持枪的大汉,居然轮流尝到了甜头,怎不令他气恼?!

苏丽文接着又把两个警察,突然光临的经过也说了出来,最后强调说:

“我敢打赌,这件事准是崔胖子干的!”

老吴“嗯!”了一声,没接腔。

苏丽文趁机说:

“现在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要我替你销票,我可以答应尽力去办,到时候不管我销不销得掉,我负责交二十二万元给你,但你得先替我讨回这个公道!”

“你要我去对付崔胖子?”老吴颇觉棘手。

“我不能不出这口气!”苏丽文恨声说。

这可给了老吴个难题,要说答应吧,崔胖子不仅是香港风月场上的大老板,财力雄厚,手下人多势众,而且尚有黑社会的恶势力为他撑腰,实在不易对付。

要说不答应吧,眼看“天堂招待所”的房子租约已将届满,到期无法交出一笔巨款续约,势必得迁让。听说崔胖子己在施压力,准备接手过去。

老吴就靠着这个招待所混,外表看起来混得还不错,其实是外强中干,一旦场面撑不住,他就窘态毕露,一切完蛋了!

左思右想,终于硬着头皮说:

“好吧!我负责替你出这口气!”

“你准备如何着手?”苏丽文报仇心切,似乎一刻也不能等待。

“这个嘛……”老吴慎重说:“我得好好地想一想,崔胖子不是容易对付的,我们要打蛇,就要打在他的七寸上,否则反被它咬上一口!”

“那么我等你的消息好了。”苏丽文说着站了起来。

老吴不挽留,亲自送她下了楼,约好随时以电话联络,然后回到了楼上的经理室来。

妈的!这女人真厉害!

他忿忿地骂了一声,颓然坐在了沙发上,把茶几上的半杯酒,端起来一饮而尽,似在借酒浇愁。

这时他一脑门在想着,如何暗伤崔胖子一下,以便向苏丽文交差。当然,正面他是绝不敢跟对方碰的,同时他也没有这个力量。

想着,想着……

他突然间灵机一动,立刻兴奋地跳了起来,急急走出经理室,来到了梯口旁的一个房间,在房门上重敲着:

“黛黛,快开门!”

房里的少女听出是他的声音,忙从床上跳下来,抓起一件晨褛披上,就光着脚跑来开门。

老吴等房门一开,便连忙闪身而入,反手关上了门,拉着她在床边坐下,向她如此这般地面授机宜一番。

黛黛尚睡眼惺松,听他没头没脑他说了一大通,她只有惟命是从地连连点头。

然后,她匆匆漱洗完毕,又在脸上化妆一番,才意态姗姗地登上四楼,来到三温暖浴室。

走进按摩的小房间一看,不禁使她面红耳赤,只见两条肉虫缠在一起,正在皮床上赤躶躶地拥抱,而且还彼此浑身抚摸。

黛黛虽是干这一行的,见了他们的热情场面,也禁不住一阵心跳,顿时全身发热,连忙退出小房间,在门口故意声咳了一下,叫着:

“阿凤姐姐!”

两个人正在如痴如醉地狂吻,谁也没有听见,黛黛无可奈何,只好再放重脚步走进来,一直走到皮床前,他们竟浑然未觉!

黛黛别无他策,只得拉开了嗓门大叫:

“阿凤姐姐!”

阿凤这才听见,顿时吃了一惊,急忙轻轻推开搂住她的高振飞。一抬头,发现是黛黛站在面前,不由满脸通红,窘然问她:

“你吓我一跳!这时候跑来找我干嘛?”

黛黛急向她挤挤眼睛,故作紧张他说:

“你家里出了事,吴经理在办公室等着,你快下去一趟!”

阿凤虽然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但看她连连使以眼色,心知必然有原因,绝不会是存心开玩笑的,于是茫然说:“我……”

黛黛不等她说下去,已接口说:

“吴经理叫我来替你,交给我好了。”

阿凤只好向高振飞歉然一笑说:

“对不起,吴经理叫我去一下……我给你介绍,这是黛黛小姐,是我最好的小妹妹,你可不能欺侮她啊!”

高振飞赤身露体,窘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03 如痴如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月争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