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争霸》

04 人蛇集团

作者:白天

船靠了码头,他按照老吴的指示,登岸后,立即雇车前往“六国饭店”,上午已有长途电话,替他订下了一个华丽套房。

老吴计划的第一步,是要他以观光客的身份,透过拉线的——旅馆里的仆欧,通常会向单身旅客兜售色情的,打入澳门人肉贩子的圈里。

这个无需他费脑筋,在仆欧将晚餐送来套房,侍候他用毕后,收拾餐具时便向他展开攻势,搭讪说:

“先生是第一次来澳门?”

“嗯,”高振飞点上了一支香烟:“我是特地慕名来观光观光的,澳门有什么地方好玩?”

“你喜欢赌钱吗?”仆欧说:“澳门最热闹的就是赌场,差不多来的观光客,都喜欢去玩玩的。”

高振飞摇摇头说:

“赌,我是一窍不通。”

“夜总会怎么样?”仆欧建议说:“有两家夜总会每晚有特别节目,相当的精彩,保证你先生可以消磨一个愉快的晚上。”

“哦?”高振飞好奇地问:“怎么个精彩法呢?”

仆欧将餐具放在了推车上,眉飞色舞他说:

“有家叫‘爱神’的夜总会,最近聘请了三位法国女郎,在那里表演脱衣舞,个个都生得漂亮极了,身材更是无话可说,完全符合国际标准。门票只收两百五十元,没有别的开销。而且每晚由她们亲自当众摸彩,每人摸出一个号码,如果客人的彩券号码被摸中了,就可以得到那位法国妞儿陪一晚,你看多划算!”

“可是客人一定很多,我哪会有这样好的运气,偏偏让我中彩呢?”高振飞耸耸肩。

仆欧神秘地笑笑说:

“如果你先生有兴趣,我可以负责你如愿以偿!”

“哦?你有什么门路?”高振飞诧然问他。

仆欧笑着说:

“你先生真想尝尝法国味道的话,只要花三千元葡市的代价,我保证你能中彩!”

对于高振飞来说,三千元葡币是个相当大的数字,但老吴已事先授权给他,要在仆欧面前尽量充阔,不可露出寒碜相,于是点点头说:

“好!照付三千元就是!”

说着,便故意亮相,从身上掏出那五万元港币,数了十张千元大钞给他说:

“这里是一万元港币,你拿去替我兑换一下吧!”

港币与葡币的币值相差无几,港币尚略高一点,仆欧其实只需付夜总会一千五佰元,自己干落一千五,高振飞付的是港币,无形中更多赚了个虚头。

于是,他欢天喜地他说:

“你请稍等一下,我立刻替你去打电话通知他们。”

说罢便推着餐车出房去,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交给高振飞一张精制卡片,上面印着“爱神夜总会”字样。右上角是个小天使弯弓射箭的图案,左下角则是地址和电话号码,背面尚签有那仆欧的名字,大概是以资识别。

“你到那里去后,只要把卡片交给招待的人,他们就会安排的。”

高振飞想不到这仆欧,居然有如此大的神通,能够操纵大庭广众之下举行的“摸彩”,当时不便多问犯忌,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卡片,然后笑笑问:

“那里几点钟开始?”

“现在已经开始了,”仆欧说:“法国妞儿要到九点钟才出场,不过现在的节目也不错,你先生要是有兴趣,不妨先欣赏一下。”

“好吧!”

高振飞反正闲着也无聊,便吩咐仆欧锁上房门,出了“六国饭店”,雇车直趋“爱神夜总会”。

到了目的地,只见大门外车水马龙,好不热闹,门口几幅巨大的广告,画着三个赤身露体,身材极其诱人的法国女郎,并且用几只强光水银灯,照射在她们身上,使许多路过的人,也都不由地驻足而观。

显然,她们确实具有莫大的号召力呢!

高振飞照章购票入场,由侍者招呼在一张小台子坐下,他立即出示那张卡片。

侍者看过卡片,微微一点头,然后径自离去。

过了不一会儿,侍者送上饮料,盘子里压着一张彩券,轻声说:

“彩券别弄丢了!”

高振飞会意地点了下头,即将彩券自杯底抽出,收进上装的小口袋里。

眼光向四下一扫,只见偌大的一个夜总会里,除了中央一个圆型舞池是空的,周围的桌上几乎坐满,真是座无虚设!

“爱神夜总会”备有舞池但并不供人跳舞,而是专门表演节目用的。

此刻音乐台上,正有几个奇装异服的男女,在抽筋似地演唱热门歌曲,听得高振飞汗毛直竖。看他们拉长了脖子鬼喊鬼叫,简直不知他们发的什么羊痫疯!

演唱完毕,他们已是声嘶力竭,只留下了一口气,总算鞠躬下台,接下去便是脱衣舞上场。

脱衣舞永远就是那么一套,穿得整整齐齐上场,逐渐地脱,脱,脱!……直脱到无可再脱,赤身露体为止。

于是,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满足了。她们亮完了相,跑回后台的化妆室,穿上另一袭舞装,再出场脱到一丝不挂。说穿了不过是那么回事,穿了脱,脱了穿,观众居然乐此不倦,百看不厌!

高振飞从前是根本没机会涉足这种声色场所,一日三餐都在发愁,哪有如此豪兴。但自昨夜起,他非但大饱眼福,彻底欣赏到胡小姐,阿凤和黛黛,三个不同女郎的胴体,更在她们身上获得了“临床经验”,比现在看台上的舞娘表演更为刺激、过瘾!

但他毕竟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几乎是全神贯注,目不稍瞬地盯在那些女郎的身上,看她们搔首弄姿,rǔ浪滚滚,臀波乱摇……

节目一个紧接一个,相当的紧凑,直到九点钟,司仪在一阵急鼓声中,走上音乐台,对着麦克风报告说:

“谢谢各位来宾的光临,今天晚上我们特地请到了法国尤物,露露、娜娜、丽丽三位青春美丽的舞后,为各位表演最精彩的节目。节目之后,并且由她们三位小姐,亲自当众举行摸彩,将有三位幸运来宾中彩,得到她们的特别招待。希望各位在今晚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谢谢各位,现在就请静静欣赏她们的表演!”

说罢,他又以英语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于是,全场灯光齐灭,只有两只聚光灯,由不同的角度,集中射向音乐台右边,垂着绒幔的台口。

一阵急鼓后,乐队奏起了一支闻名的“海宫仙蕊”伦巴舞曲,随着小喇叭的响起,从绒幔后伸出了一条雪白赛玉的粉腿,灯光耀下,腿上金黄色的汗毛美极了!

她似在故意吊人胃口,把腿伸屈了几下,又缩了回去,然后把另一只玉腿伸出来,使观众只见其腿,而不见其人。

接着,她再伸出那娇嫩的藕臂,跟着音乐的旋律,作出柔美曼妙的动作,如同轻纱随风飘舞。然后她以绒幔裹住了全身,始将头部露出,只见她面色洁白娇艳,一头金黄色的长发,散披在两肩,果然像刚才司仪介绍的,是个美丽动人的尤物!

观众为她的美丽,情不自禁地,报以一阵如雷的掌声……

她妩媚地嫣然一笑,仍然裹着绒幔,向台中央移动了几步,便开始浑身扭动,一会儿伸臂,一会儿露腿,让观众能惊鸿一瞥地看清,并且意识到她是全身赤躶的,但她很巧妙地利用了绒幔,使人不能一窥全貌。

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她总算大发慈悲,在激昂的小喇叭声中,突然撤开绒幔,以赤躶的胴体背对观众,将纤腰和丰臀,一阵轻摆,扭动。

观众全都屏息静观,似乎连呼吸都忘了……

蓦地,她猛一转身,赤躶躶地面向了观众!

全场顿时掌声如雷,只见她从台上跳下了舞池,动作愈来愈野,愈来愈疯狂,两只跟着她的聚光灯,也开始变化成五颜六色,忽红、忽蓝、忽紫……将她诱人的胴体,幻成了各种颜色,令人眼花缭乱。

观众疯狂了……

当表演达到最gāo cháo时,小喇叭正好吹奏完最后一个音符,余声嘎然而落,全场灯光突然齐明。

那法国尤物表演完毕,向鼓掌的观众深深一鞠躬,光着身子跑回了音乐台,再鞠躬而退。

下个节目仍然是位法国女郎表演,节目叫“荡妇卡门”,不外乎是将全身脱光为止,但她舞技造诣很深,并非完全卖弄色情,舞来蛮像回事,颇多可取之处。

接下去表演的一位法国女郎,居然载歌载舞,大展其性感的歌喉,边唱边脱,倒是别出心裁。

只是观众并不欣赏她的歌喉,只以贪婪的眼光,盯着她一对特别丰满的双峰,以及她身上最神秘的地方,饱览无遗。

舞罢,三个尤物再同时出场,全身一丝不挂地站在音乐台上,准备开始摸彩!

这时候是今晚的最gāo cháo了,在场的每个观众,无不希望鸿运高照,能够幸运中彩,一尝异国情趣。

其实天知道,数百来宾之中,早已内定了是哪三位将中彩,成为今晚的幸运儿。

只见两个侍者,抬来一只大玻璃盒,里面散乱地放着数百张印有号码的小卡片,由司仪当场说明:

“这里面装着今晚每一位来宾所待彩券的号码,由她们三位小姐,各人从其中摸出一张卡片。如果摸出的号码,跟你们哪一位的相同,那就是中彩了。今晚将由摸彩的小姐,与你共度一个美满愉快的良宵!”

全场爆起了一片疯狂的掌声!

司仪又用流利的英语,重复说了一遍,然后捧起玻璃盒,用力摇动几下,大声宣布:

“现在开始摸彩,第一位,请露露小姐摸!”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几百双眼睛,齐向台上看着,其实他们真是空自紧张,露露的手心里,早已暗握了一张卡片,只是装模作样地,把手伸入玻璃盒,在里面一阵搅动,然后取出那张卡片,交给了司仪。

司仪看了一下,便高高举起,让坐得较近的来宾也能看到,嘴里大声宣布说:

“露露小姐摸的是一○七号!哪一位是今晚幸运的来宾?”

全场的眼睛都在四下搜索,只见一位脑满肠肥的中年绅士,兴奋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高举自己的彩票大叫:

“我是一○七号!”

一片热烈掌声,露露赤身躶体地从台上走了下来,含笑走向那张台子,热情地送上一吻,然后挽着那春风满面的中年绅士,在数百双羡慕的眼光注视下,大大方方地走向音乐台旁的小门里了。

当来宾的喧嚣逐渐平息下来,司仪又开始宣布说:

“第二位幸运的来宾,将由娜娜小姐来决定!”

娜娜依样画葫芦,在玻璃盒里摸了半天,才将手心里预藏的卡片,交给了司仪宣布:

“娜娜小姐摸出的是一九四号,哪位先生是今晚第二位幸运来宾?”

高振飞一看自己手持的彩券,可不正是一九四号?!不觉心里一阵狂跳,怯生生地站了起来,鼓足勇气高叫:

“在这里!”

掌声,喧嚣交识下,那美丽动人的尤物,颤动着一对高耸的丰rǔ,走下音乐台,含笑走到他面前,照样先送上一个热情的香吻,然后挽着他,也走向了那个小门。

于是,音乐台上又在“摸”最后一位幸运来宾了……

经过一夜消魂,高振飞在第二天中午,才返回“六国饭店”。

昨天的“三温暖”浴,他算开的是“洋荤”,昨晚居然又开了一次真正的“洋”荤,真使他大开眼界。

东方女人的体型,确实要比洋妞儿逊色许多,胡小姐、阿凤、黛黛,她们的身材已经算得丰满的了,可是跟娜娜一比,就显得小了一号。尤其她全身那金黄色的细细汗毛,非常的够刺激,再加之法国女郎的天生热情、大胆,她们自然要相形见绌了。

初尝异国风情的高振飞,返回“六国饭店”,仍感到回味无穷,恨不得今晚再花上三千葡币!

仆欧看他回来,见面就神秘地笑问:

“高先生,昨晚玩得痛快吗?”

高振飞说了一声:

“还不错!”随手掏出两百元,塞在他手里,算是额外的犒赏。

仆欧连声称谢不已,为了巴结这位豪客,大献殷勤说:

“今晚您要不要再去?”

高振飞是食髓知味,自然巴不得再去玩个痛快,但他想到此来是为了阿凤的妹妹,怎忍心花老吴的钱,只图自己风流快活,而搁下正经事不办,于是笑笑说:

“我想换换味口,有没有什么好的妞儿,最好是由香港来的,本地的没劲!”

仆欧已把他认作了冤大头,想了想说:

“回头我替您物色一位应招女郎,可以整天陪着您,要观光澳门,她还能作向导,玩名胜,逛赌场,保险使您称心满意!”

仆欧应命而去,高振飞便立即动起脑筋,他必需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04 人蛇集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月争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