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争霸》

07 图穷匕现

作者:白天

高振飞从未见过崔胖子,对方也未通名报姓,不过刚才老吴在电话里已告诉他,这个“桃源招待所”就是崔胖子开的。所以,但看闯进来的这人,穿的虽是西装革履,身体却活像个杀猪的屠夫,尤其那份目中无人的神气,想必就是那位风月场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了!

崔胖子面带狞笑,满脸的横肉不停地跳动着,眼光只向高振飞一扫,便大剌剌地喝问:

“你就是老吴派来踩盘子的?”

“老吴?老吴是谁?”高振飞佯作不识其为何人。

崔胖子把脸一沉,嘿嘿冷笑说:

“你别他妈的装孙子,刚才还跟他通过电话,以为你崔大爷不知道?”

高振飞心知必是楼下的总机,窃听了他打给老吴的电话,已是无法抵赖,只得强自镇定说:

“既然你们偷听了我的电话,那又何必再问!”

“你认为我是多此一问?”崔胖子哈哈大笑说:“我这个人就是有点死心眼,任何事都得打破了沙锅问到底,所以嘛,你最好顺着我点儿!”

高振飞勉强笑笑说:

“现在你已经打破沙锅,锅底也让你见到了,还有什么可问的?”

“我还得问问!”崔胖子把眼一翻说:“你最好老实说出来,告诉我,老吴派你来打的什么主意?”

“你何不问楼下的人?”高振飞不屑地反问。

崔胖子咄咄逼人他说:

“我偏要问你!”

高振飞不甘示弱,泰然一笑说:

“那么让我告诉你吧!吴经理既没有派我来,我也根本不知道这个招待所是谁开的,是那个替你拉生意的司机,把我送到这里来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崔胖子的脸色更难看了。

“信不信由你!”高振飞忿声说:“反正那开车的是你们的人,你可以问得出来……”

“不必!我自有办法叫你说实话!”

崔胖子勃然大怒,说时向手下一使眼色,跟进来的大汉们正待上前动手,忽见那仆欧一头闯进来,气急败坏地嚷着:

“崔老板,外面来了两个条子!”

“哦?”崔胖子不由紧张起来,顾不得威胁高振飞了,急向那仆欧吩咐:“赶快发讯号,通知各房间!”

仆欧应了一声,忙不迭返身奔了出去。

崔胖子这才恢复冷静,把眼光阴森森地逼视着高振飞,狞声说:

“嘿!想不到老狐狸敢跟我来这一手,他大概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啦!”

高振飞保持缄默,他心里也猜到了是老吴捣的鬼,怪不得在电话里,要他招个女人玩玩,原来是存的这个心!

那女郎早已惊慌失措,忙把敞开的衣襟扣上,急问:

“崔老板,我得避一避吧?”

崔胖子还未及表示可否,那仆欧又奔了进来,紧张万分他说:

“条子已经上来啦!”

崔胖子“嗯”了一声,心知这时候让那女郎出去,万一被撞见,反而会引起警察怀疑,于是急中生智,向高振飞威胁说:

“把她留在房里,如果条子进来查问,就说是你带来的女朋友。要是漏了我的底子,你可别想活着出去!”

说罢,他已等不及高振飞的回答,急急一挥手,带着手下的人夺门而出,顺手带上了房门。

高振飞沉哼了一声,霍地从沙发上跳起,准备穿衣离去,免得卷进这个漩涡。

女郎大为紧张,一把夺过那半干不湿的衣服,抱住他不放说:

“你,你不能走……”

“为什么?”忿声问。

“因为……”女郎满面戚容说:“你得帮帮我的忙,我们干这一行,实在是出于万不得已,回头要是让警察抓到了,罚款倒在其次,以后这里就不会要我了。”

高振飞实在弄不懂,这女郎既然怕被警察抓到,就应该叫他赶快离去,何以反而要留住他,难道说成双作对地辟室幽会,却不怕警察抓?

因此,他不禁诧然说:

“我不走,能帮你什么忙?”

女郎嫣然笑笑说:

“这你还不懂吗?有你跟我在一起,回头警察进来查问,你只要说我是你的女朋友,那就没事了。不然的话,你是可以一走了之,我可惨了,他们看见你离去,而我还留在房里,我要说是你的女朋友,他们绝对不相信的。”

“你是要我留下证明你的身份?”高振飞问。

女郎点点头说:

“除非你在场证明我是你的女朋友,我只好等着让他们抓去了!”

“我很愿意帮你这个忙,”高振飞看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终于心软了下来:“可是,我连你的姓名都不知道,警察怎么会相信你是我的女朋友?”

女郎由于过分紧张,几乎疏忽了这一点,忙说:

“我的真姓名叫陈芬兰,耳东陈,芬芳的芬,兰花的兰……”

“嗯!好名字。”高振飞嗅嗅鼻子说:“怪不得我闻出一股香味呢!”

“你别打岔嘛!”女郎娇嗔说:“他们很可能还要问你别的,让我快些告诉你,我住在石塘咀……”

还没等她把住址说出来,两个警察已挨间查了过来,门并未落锁,一推就推开了。

高振飞非常镇定,故意表示忿慨问:

“干嘛?”

警察眼光向他们一阵打量,才向那女郎厉声问:

“喂,你是干什么的?”

“我……”女郎吓得不知所答起来。

高振飞神色自若说:

“她是我的女朋友!”

警察充耳不闻,仍冲着女郎喝问:

“你叫什么名字?”

高振飞抢着回答说:

“她叫陈芬兰,耳东陈,芬芳的……”

警察把眼一瞪,怒斥说:

“我没有问你,她自己不会回答?”

高振飞只好把手一摊,作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径自坐到一边去,跷起了二郎腿。

警察随向女郎吩咐:

“把身份证给我看!”

女郎惟命是从,心虚地应了一声,从茶几上拿起手提包,取出身份证来交给那警察。

身份证上的姓名果然是陈芬兰,警察无可挑剔,目标转向了高振飞,把手一伸说:

“身份证拿出来!”

高振飞不屑地冷笑说:

“我还以为你们不问我了呢!”

说罢,才懒洋洋地站起来,拿起那半干不湿的衣服,可是,翻遍所有的口袋,竟未摸出老吴替他弄的那张伪造身份证!

他这才着慌了,想起必是张二奶奶的手下,搜他口袋时,把他身上所有的东西,一股脑儿全没收了。

警察看他只顾发愣,不禁冷声说:

“怎么啦?是不是没带身份证?”

“不是没带,”高振飞掩饰说:“是我昨晚挨了闷棍,身上的钱全部被搜光,要不是你们要看身份证,我还不知道身份证也丢了呢。”

“这倒有趣!”警察寒着脸说:“大概我要不问你姓名,你连姓什么都忘了吧!”

高振飞尚慾分辩,另一警察已厉声命令:

“走!跟我们回署里去一趟!”

跟在警察后面的仆欧,见势不妙,连忙飞报崔胖子去了。

高振飞据理力争,但两个警察似乎吃定了他,丝毫不对那女郎为难,偏偏有意跟他过不去。

双方争执不已之际,崔胖子闻报赶来,自以为在这一带很吃得开,而且跟管区的警署颇有交情,心想:凭我崔某人的牌头,既然亲自出面,这两个警察总得买账吧!

“怎么回事?”他派头十足地走了进来。

警察朝他看看,肃然问:

“你是这里负责人?”

崔胖子立即掏出名片,递给那警察说:

“在下是这里经理,贵署韩帮办跟我很熟……”

他故意抬出了警署的的韩帮办,表示他跟“衙门”里颇熟,并非一般庶民。换句话说,他在地方上是有点苗头的人物,小小一个警察还没有放在眼里。

可是那警察毫不买他账,一脸公事公办的神气说:

“这个人没有身份证,我们要带回署里去!”

“哦,这点小事情!”崔胖子哈哈一笑说:“他是我这里的常客,我替他证明身份,有问题由我负责好了!”

警察抓住了他的语病,毫不放松他说:

“他要是这里的常客,那么不仅他有问题,连你这里也有问题了,哪有一个人没事经常住招待所的?”

“这……”崔胖子被他问得呐呐不知所答。

那警察铁面无私他说:

“这是公事,我们只好公办,这个人身份可疑,一定得跟我们回署里去一趟。如果崔经理愿意替他证明,最好劳驾跟我们一起去!”

“这……”崔胖子急说:“不用了,我马上打电话给韩帮办。”

“那也可以,”警察并不反对,遂向高振飞说:“既然崔经理愿意出面,向我们韩帮办打招呼,那就没问题,现在请跟我们走吧!”

高振飞不愿向他们求情,忿然说了声:

“好!”便将那半干不湿的衣服穿上,跟着那个警察离开招待所。

崔胖子在背后不由怒骂:

“妈的,老子要不给你们点颜色看,大概还不知道你崔大爷是干什么的!”

“准是那姓吴的老狐狸捣的鬼……”仆欧在一旁火上加油,似乎惟恐天下不乱。

崔胖子哼了一声,跟了下楼,只见外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两个警察押着高振飞登车疾驰而去。

由于这轿车并非警车,崔胖子顿觉生疑,诧然向身后的仆欧急问:

“刚才这小子真是跟老狐狸通电话的?”

“没错!”仆欧肯定说:“是黄先生偷听的,我也在边上,老狐狸听说他在这里,好像很吃惊,立刻告诉他这里是你开的,接着又叫他弄个女人玩玩。没隔一会儿,两个条子就来了,他们别的房间都不查,单单就查那小子的房间,所以我看准是老狐狸报的案!”

崔胖子铁青着脸,抓起服务台上的电话,拨通了警署,指名道姓要跟韩帮办讲话。

但这时候帮办大人尚未上班,值班的警员留下了这边的电话号码,等韩帮办上班再打电话到“桃源招待所”来。

崔胖子刚放下电话,忽见两个穿西装的平头大汉走进来,冲着脑满肠肥的崔胖子一打量,没开腔,先从身上掏出“派司”一亮,然后才大剌剌地问:

“谁是这里负责人?”

崔胖子虽是惊鸿一瞥,已认出那红色“派司”是警署的那种,来人想必是便衣警探之流。

以常情判断,差馆出动的行动必是配合,或者一致步骤的,像刚才两个穿制服的警察光临突击检查,显然是有人向警方密报。那么他们绝对是奉命而来的,不会擅自采取行动。

这就有问题了,两个穿制服的警察,刚把高振飞带走,怎会接着又来了两个便衣警察?警方只会在必要情况下来个突击检查,目的是要在突如其来之下,令人不及掩灭罪证,可是从未听说用这种“疲劳轰炸”检查的。

崔胖子顿觉事有蹊跷,仗着自己在地面上吃得开,警方也很兜得转,于是笑笑说:

“兄弟就是这儿负责人,两位有何赐教?”

仍旧是亮“派司”的那位老兄代表发言:

“刚才乘车来这里的那个人,是什么人?”

这一句话,他已露出了破绽,崔胖子心里更觉起疑,表面上一点不动声色,若无其事地反问:

“阁下是问的哪一位?”

那位“便衣”只得说:

“就是刚才被带走的,他是这里的常客?”

崔胖子胸有成竹,随机应变地回答说:

“他在这里包了个长房间,不过,并不是每天来住,有时候三天两天来一次,有时候说不定个把星期不来,请问二位……”

“唔……”那便衣警探呐呐他说:“这个人的身份有点问题,希望你能跟我们合作,提供一些关于他的资料。”

崔胖子差点想问他们:“你们的人已经把他带回差馆去了,有什么都尽可问他本人,何必向我打听,那不是多此一举!”

但他心里已然有了主意,故意装出惊讶他说:

“他不会有问题吧?”

“你不愿意替他保证?”那便衣警探把他套上了。

崔胖子忙说:

“兄弟可不找这个麻烦,不过,二位不信的话,他还有位朋友在,也许他能提供二位所需要的资料。”

两个便衣警探听崔胖子这么说,不禁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仍然是那位老兄发言:

“好吧,就请你带我们见见那个人!”

崔胖子微微一点头,便带领两个“便衣”,来到走道尽头最后的一个房间门口,举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接着又敲一下,仿佛是在打暗号似的。

跟在后面的两个“便衣”并未疑心,只见房门开了一半,出现个短装大汉,刚把嘴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07 图穷匕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月争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