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争霸》

09 黑道血祭

作者:白天

任是老狐狸老姦巨猾,也没想到高振飞是故弄玄虚,来个意想不到的惊人之事!

眼见高振飞大摇大摆地走进警署,老吴真摸不清他的底细,还真以为他有什么割头换颈的朋友,在警署里当差呢!因此老狐狸大为心虚,赶紧吩咐司机把车开走。

其实高振飞不过是进去打个转,他讹称身份证遗失,不谙申请补发手续,问明了就出来,谁知找了半天,已不知老吴的去向了。

高振飞这才恍然大悟,老狐狸必定是吓跑啦!

他此举的目的,就是要让老吴投鼠忌器,不敢对他使坏心眼,目的既已达到,尚何虑之有?

于是,他拦了一部“的士”,立即乘到“天堂招待所”。先一步回来的老吴,果然对他刮目相看,脸上的笑容完全是硬挤出来的。

“怎么一转眼,吴经理就不见了?”高振飞逮住了机会,存心损他两句。

老吴却是笑着掩饰:

“我刚才匆匆忙忙出去,有件重要的事情忘记交代,临时忽然想起来,又怕老弟进去跟朋友聊上了,耽搁时间太久,所以只好先走一步。我也刚到,老弟就回来啦。”

高振飞淡然一笑,趁机大吹法螺说:

“他倒真是要留我穷聊的,我因为怕吴经理在外面等,所以把那张东西用信封密封起来,交给他就走,不然聊上了真是没有完了呢!”

老吴听他说得活龙活现,更是信以为真,忙问:

“老弟那位朋友,在差馆里面是干什么的?”

高振飞故意装傻问:

“吴经理问这个是……”

“我不过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老吴干巴巴笑了声说:“如果方便的话,老弟不妨替我介绍介绍,也许有时候需要跟他们这些人打打交道呀。”

高振飞把胸脯一拍说:

“没问题,吴经理要是有事情找他帮忙,随时只要我一句话,他绝对照办!不过……”

他后面拉的这个尾巴,使老吴顿时迫不及待地问:

“不过怎样?”

“问题是没问题,”高振飞哈哈一笑说:“不过呢,得等我对吴经理完全信任以后,否则吴经理要是以银弹攻势,把他的心打动了……”

他的话尚未说完,老吴已沉不住气了,胀得脸红脖子粗他说:

“怎么会?怎么会!老弟简直把我吴某人看成了什么人……”

“这很难说,”高振飞摇摇头说:“现在这年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譬如说吧,吴经理派去澳门协助我的那几个家伙,应该是吴经理的心腹,可是为了点钱,他们就眼红了,结果使我前功尽弃!”

“那些王八蛋,简直不是人揍出来的!”老吴是不提他们犹可,一提起来就火冒三丈,气得咬牙切齿地把桌子一捶,随即堆起了笑脸说:“老弟千万不要对我存有疑念,我这个人是最重人才,最讲义气的。老弟只要跟我相处时间长了,就会明自我是怎样的人。”

“但愿我们能合作愉快!”高振飞敞声大笑起来。

老吴为了表示他的重才,说的话不能兑现,必需让高振飞吃到甜头,才会死心塌地,心悦诚服地替他效力。所以忙打开了保险箱,取出两万元来,笑笑说:

“老弟先拿去花,这不算薪水,是我额外给你的。”

“这怎么好意思……”高振飞颇有些不好意思。

老吴却像是对方不收这个钱,他就活不下去似的,硬往他手里一塞:

“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老弟要不收,就是看不起我吴某人!”

“那么……我就却不之恭,受之有愧啦。”高振飞老实不客气地装在了身上,这倒并不是他贪图小便宜,而是实在有此需要。

在香港这种现实的社会上,钱足以代表一切,虽然并不一定能教鬼推磨。可是它能抬高一个人的身份。囊空如洗和腰缠万贯的人,走路的神气就不同。不信的话,只要看那些在街上低着头走路的,准是妄想检到一块黄金似的穷措大,那些趾高气扬的必是怕让黄金绊个筋斗的暴发户!

老吴看他收下了钱,犹恐钱还不能完全通他这“穷神”,需以“色”兼攻,始收事半功倍之效,便说:

“老弟对阿凤可有胃口?”

高振飞被他问得心里霍然一动,呐呐说:

“这个嘛……我记得吴经理曾经说过,招待所有严格规定,凡是这里的职员,都不许跟小姐们接近的。吴经理这么问,不是存心吊我胃口吗?”

老吴大笑说:

“规定只是对一般职员订的,老弟如今身为副经理,自然另当别论啦,哈哈……”

“那么……”高振飞顿时心花怒放,不禁跃跃慾试起来。

老吴心里暗喜,遂投其所好说:

“本来嘛,肥水不落外人田,老弟只要有兴趣,不仅是阿凤,任凭挑选,反正闲着也是让她们闲着,何必不近水楼台先得月。人生几何,能快活就快活吧!”

他说的一点不错,这里的女郎们,都是按月支薪的,有的甚至于定有“合同”,一次付若干,她们就得把身体押给“天堂招待所”多少期限。无论“生意”的清淡或是茂盛,赔赚都与她们无关。所以嘛,与其让她们闲着,不如落得做个顺水之情,那又少不了一块肉。或是像别的东西,用了会减折秤旧的呀!

高振飞心里暗忖:这倒真是份好差事!

记得不过是早几天以前,他想在码头上出卖劳力,当一名搬运夫,尚且未能如愿,因为他没有加入码头工人的组织。现在居然摇身一变,堂堂身任“天堂招待所”的副经理,难道真是否极泰来,时来运转了?

想想老吴所说的一番话,自己如今俨然是居于招待所的第二把交椅,就是作威作福,也不会有人敢说话的。

可是他并不想利用职权,在那些不幸的女郎身上占便宜,随即淡然笑笑说:

“我只要能混口饭吃,已经心满意足,不想其他的了。”

老吴报以干笑,好像是笑他太“本分”了。

笑声中,高振飞向老吴把头一点,径自走出了经理室。

走道上守着个花枝招展的女郎,正是那温柔体贴的阿凤!

高振飞心知阿凤必是在等他,只好走过去,笑问:

“阿凤小姐,你在等我吗?”

阿凤只点了点头,就把他拖到自己的房间里去,赶紧把房门关上,落下了锁,仿佛怕他跑了似的。

“这是干嘛?”高振飞颇觉诧异。

阿凤转过身来,嫣然一笑,把他按在床边坐下了,才娇声说:

“哟,你还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高振飞顺势拉她在腿上坐下,双手搂住她纤腰说:

“只要你能吃得下,你就尽管吃吧!”

阿凤妩媚地笑笑,忽然正色说:

“高先生,我跟你说正经的,你知不知道,有人要对付你?”

“谁?”高振飞若无其事他说:“是不是你们的那位吴经理?”

“吴经理倒是没这个意思,”阿凤说:“可是姓苏的女人非常厉害,谁要是得罪了她,都不会放过的!”

高振飞诧然地问:

“你怎么知道我得罪了她呢?”

说时,手在她胸前不老实起来了。

阿凤任由他轻抚双峰,笑着说:

“我当然知道!刚才你跑了之后,姓苏的女人就大发了一顿脾气,逼着我们吴经理对付你呢!”

“哦?”高振飞毫不在乎地笑了起来,遂说:“阿凤小姐,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你不辞辛劳,仗义去澳门救我的妹妹呀!”阿凤的回答,不禁使高振飞纵声大笑。

阿凤被笑得一怔,急问:

“你笑什么?”

高振飞笑声突止,冷冷地说:

“我笑你根本没有个妹妹!”

“你……”阿凤显得异常吃惊,把眼睛睁得大大地望着他,一时间真无所适从了。

高振飞看她吓得这样,终于心有不忍,重又恢复他那洒脱的笑容说:

“我并不怪你,这个鬼主意,都是吴经理跟那姓苏的女人出的。好在我没把命丢在澳门。总算是托天之福,不幸中之大幸啦!”

阿凤天良未涡,叹了口气说:

“他们也太过分了,高先生这次去澳门替他们办事,就凭你辛苦这一趟,也不该这样对你呀!”

高振飞扳转她的脸来,吻了一下,趁机说:

“阿凤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们跟崔胖子之间究竟有什么过不去的?”

“还不是为了抢生意!”阿凤感叹他说:“这年头啊,干哪一行都不简单,就连我们这种出卖肉体的行业,大家也在挖空心思地明争暗斗,抢客人呢!”

高振飞是身受其苦的,由于没有加入工会组织,便被码头工人排挤,无法出卖劳力谋生。可是他想不到,连出卖肉体也得勾心斗角,互相争夺嫖客,由此可见在香港这地方谋生实在不易,现实生活是如何的逼人啊!

他沉默了,心情顿时烦乱起来,甚至连在她双峰上活动的手也停止住了。

阿凤深深叹了口气,又说:

“高先生,我看你还是趁早离开这里吧,这地方是个是非之地,你犯不着替他们卖命,凭你高先生的才干,哪里不能混口饭吃?”

这几句话正刺中了高振飞的伤痛处,使他不禁苦笑说:

“阿凤小姐,你说得未免太简单啦,如果哪里都能混到口饭吃,我又何必留在这里,譬如像你……”

“我是没办法呀!”阿凤截断了他的话说:“我是因为哥哥犯罪关在牢里,嫂子生着病,拖的几个孩子要生活,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挨饥受饿,见死不救呢?”

高振飞“哦?”了一声,似笑非笑地说:

“你真有个关在牢里的哥哥?”

阿风凄然点点头,认真地说:

“高先生,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话,是因为上次我骗你,说有个妹妹被崔胖子绑去卖了。可是,那是迫不得已呀,吴经理叫我那样说,我有什么法子?这回……”

“这回是真的了?”高振飞的语义,仍然是将信将疑,不敢完全听信她的话。

阿凤只好又叹了口气,黯然说: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说的是事实,将来总会有一天,你会相信我说的是真话……”

高振飞淡然一笑说:

“是不是事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彼此都需要生活,即使是说谎,也是迫不得已。一个人为了要生存,不需要更好的理由,说谎是值得同情和原谅的。”

“我并没有说谎呀!……”阿凤犹图分辩。

但高振飞却阻止她说:

“你不必太认真,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至于你说的是不是事实,和我相不相信,那都不重要。这年头嘛,大家能过一天就算一天,谁也不能预料明天的事,还是想开一些的好,何必自寻烦恼呢?”

阿凤沉默了一下,始说:

“也许你说的对,能过一天就算一天……高先生,我们就今日有酒今日醉吧!”

高振飞点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话,实际上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副经理的职位,等于是建筑在沙漠上的高楼大厦基础毫不稳固,随时都可能要倒塌的。倘不把握机会,得乐且乐,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有此机遇啦!

于是,他忘了“色”字头上一把刀的古训,忘了几天前流浪街头的狼狈,甚至于忘了目前的处境,忘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就在阿凤施出浑身解数,迷得高振飞销魂蚀骨的时候,殊不知他危机四伏,将有大祸临头了……

这时候,崔胖子方面,已经跟韩帮办通过电话,获知带走高振飞的两个警察是冒充的。黄良臣不愧是他的狗头军师,立即猜到是老狐狸的诡计。

崔胖子大为震怒,当时就按捺不住,慾率众直捣“天堂招待所”,向老吴还以颜色!

黄良臣工于心计,他极力劝阻崔胖子劳师动众,认为与其冒两败俱伤的险,去跟老吴硬拼,不如用借刀杀人之计,让澳门的张二爷去对付这只老狐狸。

崔胖子冷静一想,觉得黄良臣的话颇有见地,不愧是多喝几瓶墨水的,肚子里确实有点文章!

于是,黄良臣安排下一条毒计……

在另一方面,老吴安抚住了高振飞之后,立即赶到苏丽文的艳窟。

他把一切经过都告诉了苏丽文,表示委曲求全地拴住高振飞,完完全全是为了她。

不料苏丽文毫不领情,反而抱怨说:

“老吴,你也太糊涂啦!怎么可以随便写那张东西给他,有这个把柄在他手里,以后要是发生什么事情,就是你没干,也脱不了关系呀!”

老吴何尝不明白这一点,只是在当时的情形下,要不答应写那个字据,高振飞就要投靠崔胖子去了,根本没有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09 黑道血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月争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