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的滑稽大师》

发疯的女人

作者:江户川乱步

可怜的女人立刻被送进附近的医院,受到精心的护理。但由于发高烧而失去知觉长达二天,始终徘徊在生死线上,因此对女人的来历仍无从知晓。

警察们自然怀疑这个女人会不会是失踪的野上间子,于是把间子的母亲叫到医院,让她从身体的特征方面识别一下失去知觉的受害者,结果判明完全是另外一个女人。

除了大家所知的野上姊妹以外,化妆广告人不知什么时候又诱拐了别的女性。照这种情况看,可想而知,成了魔鬼饵食的人也许还有很多。

来历不明的女人第三天完全恢复了知觉,能够稍微说出一点话来,但令人遗憾的是她好像疯了。长期被魔鬼监察的折磨和烈性葯所给予的沉重打击,终于使纤弱的少女发疯了。

然而,对于她来说发疯也许反倒是幸运的事,因为这样就无须为自己不堪再睹的容貌悲伤,摆脱了将忍受一辈子的苛责。

她的头部整个被缠满了绷带,宛如一个大球,只有两只耳朵露在外面,眼睛和嘴所在的地方被用剪刀分别开了一个三角形的孔,黑糊糊的,那凄惨的形象让人难辨是人是物?她偶而一高兴就用细弱的声音唱起哀痛的歌曲,那曲调像是她小学时代流行的童谣,但也许是由于她的舌头不灵,所以歌词儿几乎听不出来。医院的护士们得知她悲惨的境遇,再听到这悲哀的歌声,无不为之流泪。

过了七天,又过了十天,女人的来历仍然一点不明。报纸上详细地刊登了有关她的报导,消息传遍了全国。尽管这样,可是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亲朋好友前来认领。由于她已面目全非,加上布满全身的烧伤斑点以及遭受到的残酷打击使她变得瘦弱不堪,所以即使有人前来认领恐怕也辨认不出她了。

被同一个魔鬼盯上的相泽丽子听到这一消息后,自然十分同情那个女人。一天,她和好友钢琴家白井商量过之后,请他陪同一起去医院看望那个可怜的女人。听说不幸中的大幸是保住了视力,所以至少要买一件东西慰问她的眼睛,于是丽子和白井特意去了一家花店,作为慰问品,在那里买了一束鲜艳的花,然后朝医院走去。

他俩来到病房一看,一个像大白球似的东西卧在床上,此景不禁令人心碎。丽子把花束给她看了一下,女人马上激动地嘟嚷了些幼儿般的话语,那语调里充满了喜悦,仅此一点丽子也就十分满足,而且同情之心越发加深了。

“真可怜啊!来历还没弄清吗?”

“是啊,还没弄清。今天早上又有一名妇女跟着警察先生来到医院,但看了以后说和她要找的那个人的特征毫无相似之处,说完就失望地回去了……真可怜呀!”

负责护理的护士热情地作了回答,然后从丽子手里接过花束,和放在床头花瓶中枯萎了的花调换了一下,重新摆在病人能够看得见的位置上。

丽子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看着疯女人的眼睛问道:

“你认识我吗?我是相泽呀!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疯女人似乎在聚精会神地听丽子说话,而且还说了些什么。但她说的话就像隔着暮蔼愿看东西那样朦脓,又像幼儿吃力地学说大人复杂的言语那样含糊不清,根本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不一会儿,疯女人细声唱起了歌,是一首听不出歌词的古老童谣。再凝神谛听,那声音非常悲戚,催人泪下。

丽子眼泪汪汪地听着。过了一会儿,像是拿定了主意,态度非常明朗地回过头来对站在身后的白井说:

“白井先生,我想出一个好主意!如果总弄不清这人来历,我打算认领她!你看行吗?”

“是为了跟那家伙赌气吗?”

白井显得十分惊讶。

“不,绝对不是。设身处地,我觉得她太可怜了……嗯,就这样定了,我来说服父亲,一定干个样给他们看看!”

要强的丽子似乎为这急公好义的想法所陶醉,她这个人不说则已,只要说了就不会收回。就拿今天外出来说,父亲和白井拍化妆广告人袭击,费尽chún舌再三劝阻,但丽子仍毅然决然地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了。

“嗯,我不想说什么,但也不必着急,还是再好好考虑一下吧!因为你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啊!”

“嗯,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可怜她,我这样干定了。”

丽子说完又安慰了一下疯女人,然后和白井同车离开了医院。回到家以后,她的话题仍然不离开那个白雪球似的可怜女人。看这势头,最后势必会说服父亲领回那疯女人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地狱的滑稽大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