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博士》

天花板上的一张脸

作者:江户川乱步

那个驼背殿村被剥去了伪装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明智君,你说我是蛭田博士吗?这可真可笑。是不是有点糊涂了?你是说那个名叫蛭田博士的犯人吗?就是我这么个小青年吗?哈哈哈…这家伙,可真好笑。哈哈哈……

“各位,请仔细地看看我这张股。这不是一个青年的脸吗?怎么可能是蛭田博士呢?啊?我跟那个叫蛭田博士的老人,会是一个人吗?

“没有人认识蛭田博士吗?这可就叫人为难了。有好办法了。那儿四位少年不是倍受了蛭田博士的折磨吗?你们当然见过他的脸喽。

来,相川君、大野君、斋藤君和上村君到这儿来,好好看看我的脸。你们说叔叔跟那个蛭田博士是同一个人吗?喂,你们说怎么样?”

被他这么一说,少年们互相看了一眼,又轻声地商量了一会。他们派相川做代表说出大家意见。

“这个人不是蛭田博士。蛭田博士要比他年纪大得多,声音也完全不一样。”

殿村听了这话,好像又有点恢复了元气。

“怎么样?我有这么可爱的证人作证。如果我是犯人蛭田博士的话,怎么可能把大家引到这个家里来呢?怎么可能将好不容易藏起来的孩子们和机密文件交给警察呢?蛭田博士本人将蛭田博士的秘密结揭露出来,这不是天方夜谭吗?是不是这样啊?哈哈哈……”

各位读者,看到这儿是不是也有点担心起来?万一明智侦探失策了怎么办?殿村的这番话说得句句在理啊。犯人怎么可能揭露自己的秘密呢?

再看看明智,他丝毫没有吃惊的样子,依然不动声色地微笑着。他真的不要紧吗?是不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呢?

中村组长忍不住在旁边发了话。

“殿村君,那你为什么又要化装成那样呢?如果你是清白的话,就完全没有必要化装的嘛。这一点你又怎么解释呢?”

这可是个实实在在的问题。要是他不能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的话,那就算他不是蛭田博士,也非常值得怀疑。

“哈哈哈……这可是只有警察才问得出来的问题啊。可是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是个私人侦探嘛。在进行侦查的时候,根据需要不得不做些必要的化装。现在在场的明智君不也是一个化装的高手嘛。一个侦探作些乔装改扮又有什么可以奇怪的呢?我是为了侦查工作的需要,才改装成那样的。明白了吧?哈哈哈……”

这回又让殿村给巧妙地躲了过去。我们的那位大侦探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殿村。

“我,是化装的高手?哈哈哈……能被像你这样的天才夸奖,可真是荣幸啊。不过,很遗憾。我一点也不能跟你相比。你的化装,连中村组长这位专家都没能识破,哈哈哈……真可谓高明啊。这么了不起的化装天才,要想变成另外一个人物一一蛭田博士的话,没让这几个孩子们识破,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哎,你说什么?”

殿村装着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也就是说,你一个人扮演了三个角色。成功地化装成了蛭田博士,也化装成了驼背的殿村嘛。”

“哼哼哼……就是吹牛也要有点分寸啊。这样说的话,当然是对你有利喽。

“可是你说来说去,那犯人自己揭露了犯人的秘密这个问题又该怎样解释呢?你这是毫无意义的故意寻衅,还是不要再坚持下去了。你是不是有证据呢?哈哈哈……喂,明智先生,你不要这样苦苦地乱猜嘛。有本事拿出证据来,证据。你有确凿的证据吗?”

殿村赵发得意,紧追不舍地质问着明智侦探。各位读者,请放心。我们的明智侦探绝对还没有输。而且他还信心十足。

“你是说一定要看证据是吗?”

“嗯,有的话,当然要看喽。”

“那么,就给你看看吧。你朝头顶上看看。不,不是那儿。是那天花板的角落上。”

明智的话有点奇怪,殿村忍不住抬起了头朝天花板的一角看去。忽然他忍不住“啊”地叫出了声来。

在那高高的天花板的一角,有一个四角形的黑孔。那里的一块板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抽掉了。从那个黑孔里,伸出了一张脸正笑嘻嘻地俯视着整个房间。

不要说殿村,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情景吓得不知所措。大家一齐抬起了头朝天花板上望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怪博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