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博士》

名侦探的胜利

作者:江户川乱步

躲在天花板上的那张脸又一下子缩了回去。过了一会,从那个洞里伸出了两只脏脚来。又滑出了膝盖、大腿和腰,然后就见整个人吊在天花板上。那人就像是吊环上的体操运动员似的,做了个动作,便轻松地落到了房间当中的地板上。

那动作实在是太漂亮了。他接连翻了几个空翻,然后一挺身稳稳当当地朝房间的正当中一站,向在场的各位莞尔一笑。

这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一身要饭的打扮。人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从高高的天花板上会掉下来一个少年。

明智侦探开了口。

“殿村君,这孩子你还记得吗?从你第一次去东洋制作会社的时候开始,这个要饭的孩子就跟踪你了。好好看看,你一定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过他了。”

殿村死死地盯着乞丐少年的脸,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好像是见过的,也说不清是在哪儿。可的确是见过的。

明智侦探把惊慌失措的殿村丢在一边,向各位介绍天花板上跳下来的少年。

“各位,让我来介绍一下。他就是我的少年助手小林芳雄。这孩子虽然是这么一身打扮,可不是要饭的,是我让他化装成这样的。从前几天起,就叫他一直跟踪着这个男人。小林君每天都把殿村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然后一五一十地向我汇报。”

各位读者,一定还记得那个每天晚上都要从窗口爬进明智侦探书房的要饭少年吧,他就是小林芳雄。

在场的人们听了这些话,不由地从心里发出了感叹。

“原来还有这样的绝招啊。明智侦探可真是了不起。”

“那么,就让小林君来把殿村君的秘密介绍一下吧。小林君,你来简要地说一下。”

小林马上大声地向大家介绍起事情的经过。

“我是遵照明智先生的命令,跟踪殿村的。我亲眼看见殿村偷偷摸摸地钻进这幢房子里。跟先生商定,由我趁殿村不在家的时候,躲进这个屋子的屋顶。

“我钻进天花板以后,找到一块地方悄悄地用小刀割下一块,透过那个小洞观察下面房间里的动静。

“这段时间里,我看到了主人的所有秘密。他不仅扮成驼背的殿村侦探,还扮成了别人,一个神气十足的绅士。下巴上长着三角胡子、戴着一副圆圆的黑边大眼镜。

“今天早晨,他变成那副样子以后,从地下室把相川君他们四个人带到了这个房间。先把他们一个一个地绑了起来,嘴里还塞上了布,再把他们一个一个从石膏像底座的大洞里塞进去,然后再把这几座石膏像—一竖起,搬回原来的地方。

“他在虐待相川君他们的时候,就自称蛭田博士。趁他扮成殿村外出的时候,我赶回事务所,把当天的所见所闻向明智先生作汇报。”

殿村的秘密已经全部暴露出来了,这回可没什么再可以狡辩了的吧。那个既叫殿村又是蛭田博士的家伙的脸色变成了灰白,正咬牙切齿地对着小林直瞪眼睛。过了一会,这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又打肿脸充胖子地哈哈大笑起来。

“啊哈哈哈……小崽子,不许你胡说八道。是不是在做梦?像我这个样子扮成什么蛭田博士?混、混蛋。我可不知道。我不记得做过那种事。”

可是少年小林一点也不怕。他一下子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团东西伸到殿村的面前。

“那就先把这个戴上看看。这是你扮成蛭田博士时用的假头套、假胡子和眼镜。白天,你脱去伪装扔进那个放衣服的房间的时候,我悄悄地收了起来。来,戴上看看,这样的话,相川君他们就可以一眼辨出你到底是不是蛭田博士了。”

少年小林真了不起。为了不让对方有狡辩的余地,事先把证据都掌握好了。殿村就是脸皮再厚,也没有勇气戴上这些假头发和假胡子面对四个孩子。这回,他总算是走投无路了。

殿村瞪着那双充血的眼睛,像是求救似的看了一圈。然后,表情可怕地慢慢朝后面退去。

开始的时候,殿村是站在那张大书桌前面的,渐渐地他退到书桌的后面去了。然后,他乘众人不备,对准书桌下突出来的按钮拼命地辟了下去。

啊!不好。这家伙踩的就是那个按钮,那个他陷害相川泰二时辟的按钮。

不知为什么,殿村死命地踩着那个按钮,却不见房间里发生任何变化。本来在明智侦探和小林此刻站着的地方,应该已经陷下去了,可是现在却不见任何动静。

“哈哈哈……”

突然,明智侦探放声大笑。他对殿村大声地喊道:

“喂,你不要再玩那种毫无意义的把戏了。那个按钮已经不起作用了。我早就想到你会来这一招,所以在到这个房间之前,先下了地下室把那个机关给卸了。你就是再按,那个陷阱也掉不下去了。”

真不愧是名侦探,一切都做得那么无懈可击。真可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他妈的。”

殿村气急败坏地歪着嘴破口大骂。随后一头冲进了那个放衣服的密室,就听啪嗒一声电灯被关掉了。房里顿时~片漆黑,就像被灌满了墨汁一样。这当然是那个殿村玩的又一出鬼把戏。

电灯被关上后,房间里顿时乱作一团,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喧闹声。只听见有人大声叫嚷,也有人跑来跑去。突然一个响亮声音盖过了那一片嘈杂声,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请大家安静,不要乱。那家伙已经成了袋中之鼠跑不了了。每个房间的出口都有警察守着呢。”

这是明智侦探的声音。他在进入这个书斋之前,已经跟中村警部的部下悄悄地讲明了自己的身份,并请警察们在这幢房子所有的出口处都布上哨。

不一会,房间里又重新有了一点亮光。原来中村警部想起了刚才殿村领着大家到地下室去时拿的那个烛台,还放在那张大书桌上,便马上点亮了烛台上的蜡烛,使房间里有这点光亮。乘着昏暗的烛光,明智侦探冲进了那个放衣服的密室。他仔仔细细地把那里捏了一遍,连挂在墙上的那些衣服也没放过,却见不到人影。

“有人开过这扇门吗?”

明智侦探问守在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口处的警察。啪嗒一声那扇门开了,露出了两个警察的脸。

“没有。没人从这门里出来过。因为书斋里灯一下子熄了,我们还倍加注意了呢。”其中一位警察答道。

明智接过其中一位警察手里的手电筒,又一次将放衣服的密室捏了一遍,还是没有见到殿村的影子。他顺便把电灯开关也检查了一遍,可是那个殿村在关灯时,故意把开关的拉手拉断了,看来书斋里的灯还暂时不会亮。

明智又来到书斋里那扇朝着走廊的门,这里用不着警察把门,那几位新闻记者已经自发地形成了一道人墙,摆出了绝不放走坏蛋的阵势。

“这里没有一个人出去过。”

记者们异口同声地告诉明智。

为了保险,他又拿起手电仔细地检查了书斋的窗户。那仅有的两扇窗户也是紧紧地关着,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现象。而且,窗户旁边还有相川总工程师和那四位少年守着。看来那个家伙也无法从这儿逃出去。这样看来殿村是无路可跑的。可是在场的各位把整个房间都搜过了,还是没有发现一个可疑分子。难道那个蛭田博士使了什么隐身术,像一阵烟似地消失了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请各位站在原地,暂时不要动。那家伙还在这个房间里,就躲在大家的当中。”

听明智这么一说,大家都站住了。在昏暗的烛光下,他们仔细地观察自己身边的人的脸,因为对手是个化装变身的高手啊。刚才他是跑过那个放衣服的密室里去的,说不定现在已经变成了什么模样呢。

当然,他是不可能变成孩子的。可是,房间里即使除去小林和相川他们五个少年,还有明智、中村警部、相川总工程师以及那六七个新闻记者呢。如果冒出两个中村警部的话,就可以一下子辨清其中一个是冒牌货。可是,要是他变成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人呢,不是就很难识破了吗?

明智侦探拿着手电筒把所有人的脸都照了一遍。因为那几个记者的脸,他也不是记得那么清楚,所以检查得特别仔细。

“你们的确是来了六个人吗?”

“不,是七个人喔。在走廊外边数的时候的确是有七个人的。”其中一位记者急忙回答。

“不,不。还是六个人。在走廊里数的时候不是把我也算在里面了吗?”

的确,当时由于明智还没有暴露身份,他是以记者的名义进来的。

“啊,对对。那就是六个人啦。”

一位记者好像想了起来。

“那么,请再数一遍。你们的确是六个人吗?”

记者们又开始数起了人数。

“哎呀,不对啊。怎么还是七个人呢?”

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什么,明智笑了起来。

“是啊。我刚才也觉得有点奇怪。”

明智自言自语似地边说,边拿起手电筒对着那七个人的脸仔细地照了起来。照到第七个人的时候,那圆圆的光环停住了。

“请问,这位是哪家报社的记者啊?好像在那见过嘛。”

在那个圆圆的光环中,照出了一个年轻记者的脸,就像电影中的特写镜头。他那满头的黑发流成了小分头,鼻子下留着一簇小胡子。还戴着一副黑框圆眼镜。

“是啊,你是哪个报社的啊?我们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啊?”

在场的两三个记者开始嘀咕起来了。

“哈哈哈……大家当然是没见过喽。这家伙可不是你们的同行啊……他化妆的速度可真快啊。”

说时迟那时快,明智一伸手将那人的假发和眼镜及小胡子给摘了下来,露出了那个殿村的真面目。在这种情况下被揭穿了真相,就是再有本事的坏蛋,也无法狡辩了。他一副哭丧着脸,耷拉着脑袋,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刚才他实在是无路可逃,想混在人群里,乘人不注意和各位记者一起从这儿走出去。哈哈哈……这个坏蛋,这回可真是走到了穷途末路。中村先生,请派人把这家伙带走吧。”

那个怪物蛭田博士终于败在了明智侦探的手下,可怜巴巴地束手就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怪博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