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博士》

名侦探的妙计

作者:江户川乱步

过了大约三十分钟,小泉信太郎坐在了自家书斋的大书桌前,举起了电话。

“喂,是明智侦探事务所吗?我是涩谷的小泉,请问明智先生在吗?”

小泉和明智是同一个社交俱乐部的会员,平时谈不上什么深交,可也曾说过二三次话。

就是因为有这层关系,当初听说信雄加入了少年侦探团这件事,并没什么担心。因为相信明智侦探,也就默许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

这件事不能报警,要是那样做了,让那个机警的二十面相察觉的话,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因此,小泉信太郎想到了与明智侦探商量这件事。他考虑到,明智侦探既是熟人,又与少年侦探团有着密切的关系,一定会认真地对待此事。刚巧是明智侦探本人接的电话。

“哦,是明智先生吗?我是小泉。很冒昧地打扰您,实在不好意思。有一件急事要请您帮忙。因为在电话里,有点不方便。详情等见了面后再说好吗?这次案情重大,请您务必相助。

“啊,您亲自光临寒舍?谢谢,谢谢!那就不好意思了。您的助手小林君知道我家的地址。我就在家里等着你了。”

喀嚓一声挂上了话筒,小泉信太郎暂时松了一口气。

刚巧,明智侦探在他的事务所里,这对小泉信太郎来说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他想,这个案子只要交给明智侦探的话,他就会巧施妙计骗过罪犯,不交出传家宝挂轴名画来,也可平安地救出信雄了。

想到这里,他总算放下心来。急得发白的脸上,也渐渐泛起了一点红晕。

就在小泉全神贯注地给明智侦探打电话的时候,有一个形迹可疑的白发老头在小泉身旁的玻璃窗外,盯着房间里张望呢。

窗外是个宽宽敞敞的大院子。不知什么时候,先前出现在神社树林里的那个怪老头,也就是二十面相又从什么地方钻了进来。他就像是盯着猎物的毒蛇一般,用执拗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小泉信太郎打电话的身影。看来,刚才消失在神社树林里的那一幕是他虚晃一枪,实际上他是尾随着小泉信太郎来到了这里。

就在小泉信太郎放下话筒的那一刻,他编起了脖子隐藏到院子里的树影里去了。小泉信太郎当然是毫无察觉。

然后,那二十面相扮成的怪老头,穿过院中的树林,来到了后院的院墙下,像猴子一样灵活地轻身一跃跳过了院墙。院墙外面是一条行人稀少的小路。二十面相神态自若,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穿过这条小路,急急忙忙地朝热闹的商店街方向走去。他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的电话亭里,抓起话筒拨的竟然是明智侦探事务所的电话号码。

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二十面相亲自给明智侦探打电话,这可是谁也想不到的怪事啊。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这个怪盗又在策划着什么阴谋诡计呢?真是叫人不放心。

先不管这些,让我们再回到小泉的府上。在这里,必须先对小泉府上这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作一番详细的叙说。

就在小泉信太郎放下话筒,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门外响起了小汽车的声音。名侦探明智小五郎与平时一样,穿着一身瀟洒的黑西服来到了小泉家的门前。

等候已久的小泉信太郎亲自出门迎接名侦探的到来。并将明智侦探引到了内客厅,避开佣人们的耳目,与明智侦探谈起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明智侦探全神贯注地听完了小泉信太郎的叙述,抱着双臂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想出了什么妙计,口气轻松地对小泉信太郎说:

“小泉先生,这个案子我接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叫那个家伙显出原形。救出信雄君那是理所当然,不但不交出雪舟的挂轴,还要将那家伙擒获到手。不瞒你说,我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机会呢。对这个二十面相,我可真是恨之入骨啊。今天的事件,对我来说可真是求之不得。信雄君又是因为参加少年侦探团的活动才遇上这样的不幸,我也应该负很大的责任啊。我一定要平安救出信雄君,请您放心。”

“谢谢!听了您这番话,我也就放心了。可是您到底打算用什么方法救出信雄呢?您已经知道二十面相的藏身之处了吗?”

“不,这一点我还没有掌握。”

“那,为什么?……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您将会作怎样的打算。”

“那家伙不是要以雪舟的挂轴作为交出信雄君的交换条件吗?”

“是啊,正因为这样,您想如果不交出那幅名画,又可以用什么方法救出信雄呢?”

“那就把那幅名画交给他嘛。”

“啊,您说什么啊?您的意思是叫我交出那幅传家宝吗?”

“不,我当然不是指雪舟的那幅挂轴喽。您府上一定还有一些即使被偷去,也没什么可惜的挂轴吧。只要从中选出一幅与雪舟那幅相似的,来个偷梁换柱嘛。”

“原来如此。这虽然是一条妙计,可是那家伙会这样轻易地上当受骗吗?他怎么可能不加确认就收下呢?”

“哈哈哈……就这样交给他的话,当然要露馅喽。还得变一下戏法嘛。那二十面相不是个变戏法的高手吗?我也不打算输给他。这,您就尽管交给我好啦。”

“可是,要说变戏法的话,这幅挂轴不是叫我必须亲自送去吗?我可不会变戏法啊。”

“哈哈哈……不好意思,这您当然不行了。这套戏法可是非本人上场不可啊。”

“可是托您做我的代理人可不行啊。不是我亲自送去,是绝对换不回信雄的啊。”

“那当然得下一番工夫喽。我早有准备。这里面就装着一套工具。”

明智侦探拿起放在腿边的一只小包,打开小包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能不能借用一下您夫人的化妆室呢?”

“哎,化妆室?您打算干什么啊?”

“哦,您马上就会明白的。还有求您夫人帮忙的地方呢,能不能介绍一下啊?”

小泉信太郎有点莫名其妙。他一想,明智侦探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也就顺着他的意思,把夫人叫了出来,给明智作了介绍。并叫夫人把他领到化妆室。

小泉信太郎回到原来的座位等着明智侦探出来。他抽着烟,坐了大约有十五分钟左右,突然,靠近走廊那边的一扇纸拉门响了一下,闪进一个人影。

小泉信太郎回过头去,朝进来的那人一看,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嘴里发出了惊讶的喊声。

此刻,笑眯眯地站在那儿的那人,无论是五官脸型还是身材打扮,都可以说,与小泉信太郎是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小泉信太郎仿佛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走了出来,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甚至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还是在做梦。这显然又不是梦。那另一个自己毫不拘束地走到了明智侦探刚才坐的地方,坐了下来。

“哈哈哈……小泉先生,看您吃惊的样子。连您也没有识破的话,这个装化得还算成功吧。是我啊,是明智。”

那人有点滑稽地笑着,道出了真相。

“啊,是吗?我可真是吃了一惊。还以为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呢。您的化装术实在是高明。就像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一样。”

“哈哈哈……刚才在聆听您叙述事情经过时,我就把您的脸部特征—一记下了。然后,贴上事先准备好的胡须,再梳平乱七八糟的头发,嘴里含上些棉花,再在脸上施上些秘术,脸部的妆就基本画好了。这身和服和外套还是托您夫人找出来的呢,怎么样?这个冒牌货还行吧?”

“哦,连声音也伪装得这么像。真是太绝了。我怎么也没想到您还会有这么高明的化装变身技术啊。这样一来无论对手是谁都无法识破的。”

“哈哈哈……能得到您本人的认可,我就放心了。让我就以这身打扮作为您的替身,去吓一吓二十面相那个家伙吧。

“接下来,要准备那幅挂轴的替身了。我想先看一下雪舟的那幅名画好吗?然后再选出一幅用来迷惑对手的冒牌货来。”

“明白了。那就请您跟我一起去收藏室吧。”

小泉信太郎为明智侦探这套高明的变身术所佩服,心想只要按明智侦探说的去做,就一定会万事大吉的。他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亲自举着手电筒,走在前面领着明智侦探朝收藏室走去。

真不愧是收藏国宝的地方。收藏室的入口处可真是戒备森严。开了第一道锁,先将最外面的一扇铁门打开。然后再打开第二道包着金丝网的板门,进了收藏室。里面放着一只看上去非常沉重的铁制保险箱,箱子上有一把密码锁。小泉信太郎对上了密码,打开了保险箱,从里面的架子上取出了一只细长的桐木盒子。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将那件传家宝——名画家雪舟的挂轴展示在明智侦探的眼前。

“啊,真了不起啊。我虽然对画是一窍不通,可这真不愧是一幅名画,看了叫人感动。看,这精致的笔锋,真是令人感叹不已。这样的宝物,难怪那个二十面相要垂涎三尺了。看来在这方面,那家伙还是有点鉴赏能力的。”

明智侦探用手电筒照在小泉信太郎展开的那幅画上,嘴里不停地发出叹息。

“这可是祖传七代、地地道道的传家宝啊。如果不交出这件传家宝便将这件事顺顺当当地了结,就太好了。要是成功的话,我一定备下厚礼重谢。”

“不,那就不用操心了。与其说是为了您,还不如说是为了我自己。不将那个家伙打败,我决不罢休。

“好吧。让我们来找一幅与此挂轴外表相似的替身吧。”

在明智侦探离开了那幅名画后,小泉信太郎小心翼翼地一边卷著名画,一边说:

“哦,要是找替身的话,我心里已经想好了。请等一下。嗯……就是这幅。这幅画虽然外表看上去非常漂亮,实际上是一个无名画家的作品,就是叫那个家伙拿去也没什么可惜。”

说完,小泉信太郎从墙上的架子上取下了一个黑乎乎的桐木盒子交给了明智侦探。

明智侦探从桐木盆中取出那幅挂轴,稍微打开一点拿到手电筒下看了一下,便马上卷了起来。放到了雪舟的那幅挂轴旁边。

“嗯,这两幅画的轴嘛,是同样色调的象牙做成的,核装的新旧程度也极为相似。这样看来真可谓是天衣无缝了。就选这幅吧。

“哎,这两副挂轴的盒子上都题着字呢。要是盒子不用原装的话,就容易被识破。

“当心不要搞错了。将这幅替身放入真品的盒子里去,再将雪舟的那幅换到这只冒牌货的盒子里来。这不就行了嘛。

“虽然换了盒子,觉得有点怪,可这是真正的雪舟的原作。没错,请将它放回原处吧。”

小泉信太郎接过了明智侦探递过来的桐木盒子,放到了保险箱的架子上,关上了门,将密码打乱。

两人走出收藏室,关上了最外面的那扇铁门,回到了原来的房间。明智侦探接过女佣交给他的包袱皮,将那个放着冒牌货挂轴的桐木盒子仔细地包好。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主人打开珍藏的陈葡萄酒,摆上了几样西式的下酒菜招待明智侦探。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该赴约的时间了。

“哦,已经是十一点半了。该去赴约会了。这约会可不能迟到啊。那,我就去了。请务必放心。我一定完壁归赵地将信雄君带回来交到您手里。”

扮成小泉信太郎的明智侦探站起身来,打了声招呼。小泉信太郎千叮万嘱地叫他无论如何也不要出什么差错。然后,一直将名侦探明智送至门外的拐角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怪博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