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博士》

会说话的盔甲

作者:江户川乱步

小泉信太郎心情十分沮丧,坐在那儿好一阵子不说一句话。过了一会,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明智侦探说:

“明智先生,那家伙也总算是践了约。把那幅挂轴偷去后,也将信雄放回来了。要是普通的画,只要信雄能平安无事,我也就算了。那幅雪舟可是国宝啊,不是我个人损失一点就可以了结的。我做了一件对不起日本美术界的事啊。明智先生,您看看有什么办法,将那幅名画夺回来吗?”

明智侦探同情地看着主人的脸,慎重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难度是很大的。即使现在找到那个家伙的秘密据点冲进去,恐怕他已经是金蝉脱壳,早就溜之大吉了。

“不过还好,信雄君不是认识那儿吗?我们现在就到那儿去查看一下,总会找到一些线索的。”

信雄刚才吃了妈妈为他精心烹制的饭菜,已经填饱了饿瘪了的肚子,恢复了元气。他非常乐意为尊敬的明智侦探作向导。得到小泉信太郎的同意以后,明智侦探、小林芳雄和小泉信雄三人坐上明智侦探的小汽车,在夜深人静的马路上,朝着世田谷区池尻町方向出发。

一行三人在离那幢房子大约一百米的地方下了车,装成普通的行人样子,来到了那房子的院门前。院门还和两个小时之前信雄从这儿逃出去时一样大敞着。

“果然,那个二十面相已经不在里面了。先进去看看再说,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呢?”

明智侦探小声咕咕着,率先进了院门。

玄关处的门是关着的,可是把手一拧也就开了。朝屋里一看,里面是漆黑一团。

“小林君,手电筒。”

按照明智侦探的指示,小林打开了手电筒的开关。一束圆形的光线照在了正面的墙壁上。

在手电筒光的帮助下,明智侦探找到了电灯的开关。用手按了几次,灯也没亮。肯定是那个二十面相意识到,信雄回家以后,一定会带人到这儿来搜索的,便切断总开关,溜之大吉了。

“股办法。就着手电筒的光,再往里面走走吧。小泉君,那个监禁你的铁屋子在哪儿啊?”

“在最里面呢。顺着这个走廊一直走就行。我来作向导吧。”

信雄说完这句话,借过小林手里的手电筒,慢慢地朝走廊深处走去。

走着走着,他担心那个三角胡子的蛭田博士会一下子伸出头来,掏出手枪来对着他,吓得他浑身颤抖不止。还好,一路上什么也没出现,便找到了那个天花板会动的小房间。

“嗯,是这儿吧。要是被关在里面,看着天花板往下沉,真是要被吓坏的啊。那家伙竟然造出如此可怕的刑讯道具来。”

明智侦探边说边查完控制天花板活动的机关以后,走进了那个可怕的小房间。他举着手电筒查看地板和天花板,也没找出什么重要的线索。于是,他吩咐两个少年和他一起把这幢房子里的每个房间都好好地搜查一遍。

那些房间的门都没有上锁,所以三人举着手电筒一个接一个地把房间里的墙壁和天花板都照了一遍。全是些没放家具的空房间,地上连一张纸片都找不到。就这样,三个人仔细地查完了三个房间,来到了位于这幢房子正中的一个最大的房间。

当走在最前面的明智侦探一步跨进房间里的时候,突然,真的是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阵笑声,而且是啊哈哈地高声大笑。

明智侦探、小林还有信雄他们三人都一直以为这是一间没人住的空房子,在这漆黑一团的房间里乍然听到笑声,受到的惊吓是可以想象的。

连名侦探明智也情不自禁地停住了脚步。信雄的手在剧烈地抖动,拿在手里的手电筒的光也跟着上下晃个不停。

几个小时之前,受到了那样惊吓的少年信雄,此刻在心里喊着,“啊,又出来啦!”他作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在黑暗中,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可是脸色一定变得像幽灵一样苍白。

“啊哈哈哈……明智君,辛苦了。你是来取回国宝的呢?还是为抓获本人而来的呢?真可惜,我还没有笨到可以让你这样平凡的侦探随便抓获的地步。啊哈哈哈……”

那个黑暗中的声音旁若无人地大笑着。

啊,是二十面相。被认为已经远走高飞的二十面相,还隐身于这幢空荡荡的房子里,像一匹凶恶的野兽一样等待着他的老对手明智小五郎的到来。

听到这个声音,明智侦探全身一振,一把夺过信雄手里的手电筒,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照去。

可是,在这个房间里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和其他三个房间一样,也是一个空房间。

哦,对了。这个房间和刚才几个房间不同,进门的地方先是有一个小间,里面还有个里间。现在,手电筒的光正好照在里间的门上。二十面相的声音就是从里间发出来的。

二十面相摆出这么胆大包天的阵势,一定有诈。他会不会已经在内间的黑暗里摆好了可怕的陷阱,等待着冒然闯入的三人呢?

信雄想到这儿,觉得像是走进了鬼屋一样可怕。

真不愧是名侦探明智,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他毫无顾忌地走到了里间的门前,一下子把门推开。然后,举起手电筒朝宽敞的里间照了起来。小林也神气十足地紧跟其后。看着他们勇敢的样子,就是再害怕也不能缩在后面了。事后说不定还要被小林取笑,也给少年侦探团丢脸啊。信雄只好鼓足了勇气,战战兢兢地跟在两人的后面。

看到这里,各位读者会感到从听到二十面相的声音到三人进入里间的门,一定费了好长时间吧。其实,也只有在一二秒钟的一刹那间。

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一刻也没有停过,还继续在摆着威风。

“喂,明智君,我现在可真是高兴极了。把你那些可恨的手下一个一个结结实实地给收拾了一遍不算,还得到了那些价值连城的宝物。

“今后,我也不打算放弃这个赚钱的好买卖啊。没有接受我的礼遇的小子嘛,还剩下包括小林在内的一半呢。

“等到这几个都完了,就轮到你了,明智君。我打算给你的那份礼物留到最后呢。因为留在后面可以获得更大的快感嘛。啊哈哈哈……明智君,你还是现在就做好准备吧,免得到时候摆出一副哭丧的脸。”

明智侦探进了这个房间,一句话也没说过,只是举着手电筒对准放出声音的那个方向。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房间也是空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也看不见二十面相的影子。

窗户也关得严严实实地,除了三人进来时的那扇房门以外,看不出有其他的出入口。这是一个没有一样家具的空房间,没有任何藏身的地方。

三人把这个漆黑的大房间里仔细地看了一遍后,小林好像注意到了什么。

“啊,那边好像有人!”

他小声地说了一句,拿过明智侦探手里的手电筒对准了房间的一角照去。

在那个圆形的光环里,显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是一个古代的西洋盔甲。那头盔和铠甲都是铁制的。那银灰色的盔甲摆成西洋画里骑士身上穿的样子。因为放在一个角落里,所以到现在为止没有引起三人的注意。

在这个空洞无物的房间里,放上一副谁也预料不到的西洋的盔甲,实在是有点阴森可怕。

为了好好地查一查那个被发现的盔甲,明智侦探径直朝它走去。可是,当他走到离盔甲一米远的地方,那个阴险的笑声又带着可怕回声在整个房间里回荡起来。这个声音实在太响了,明智侦探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这时,那个笑声一下子停住了。

明智侦探再一次起步朝那个盔甲靠近时,像是等在那儿一样,那个笑声又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好像是从盔甲中传出来的,而且好像是从头盔和脸盔那被遮着的部分里传出来的。

啊,是那个装饰品的盔甲在笑。不,盔甲是不可能一会儿笑,一会儿说话的。肯定是有人钻到里面。那不是装饰品,而是一个人戴着头盔,穿着铠甲站在那儿呢。到底是谁脚不用说也可以猜到,一定是二十面相。

明智侦探注意到这一点后,便摆好了架势,逼视着那个怪物盔甲。小林和信雄情不自禁地握住了手,身子也凑到了一起了。

那个盔甲会不会马上迈开步子,拔出挂在腰间的那把剑,朝三人劈过去呢?二十面相可不会做这种想当然的动作。不过,谁也不能否定那个盔甲的里面藏着什么可怕的阴谋。

明智侦探摆好架势,一步一步地继续朝盔甲靠近。当他走到一定的距离的时候,盔甲便在那儿放声大笑。

这一回明智侦探可没有后退,而是停下了脚步,瞪眼怒视着对手。

那盔甲仿佛为了与他较劲,也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笑个不停。像遇见了非常可笑的事情,毫不停顿地一直笑下去,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二十面相是不是疯了?

可是,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不单是二十面相,就连明智侦探也像发了疯似的,冷不防地开口大笑起来。信雄被这可怕的场面,吓得浑身颤抖。

“先生,您是怎么了?有什么可笑的啊?”

小林也忍不住抱著名侦探的手臂大声地喊叫。

可是,明智侦探还是没有收起笑声。不仅如此,还更大声地,捧着肚子笑个不停。

“哈哈哈……实在是太好笑了。小林君,我们是被一个假人吓住的啊。这里,除了我们以外什么人也没有。这是真的是没人住的空房子啊。”

啊,明智侦探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啊。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他明明听见二十面相在笑,还说这儿除了他们谁也没有。

“可是,先生,那个盔甲里不是有人藏在里面吗?”

小林为了让先生回过神来,提醒了他一句。明智仍旧笑个不停。

“哈哈哈……那个盔甲里什么也没有啊。你还没注意到吗?好吧,那我就把发出笑声的家伙找出来给你看看吧。”

明智侦探一边说着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一边放下刚才的架势快步靠近了盔甲,一把将那个头盔打落了下来。只见那个头盔就像是一只被切下来的脑袋,在地板上滚动。这样一来,就可以证明里面的确是什么也没有。因为,那没了脑袋的铠甲还在不停地笑着。简直是个妖怪。一只没了脑袋也会发出声音的妖怪。

明智侦探不管这些,又抱起铠甲的身体部分,将它搬离原地。

“看,那声音就来源于这里。”

顺着明智侦探手指的地方一看,那个刚才放铠甲的地方,放着一台留声机,一张唱片还在不停地转着呢。

二十面相跟他们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料到,明智一定会到这儿来的。为了取笑明智,故意使出了一个费工费时的把戏来,好像是在警告明智,“要想抓我的话,就是这个下场。”

经过仔细的检查才发现,从留声机上拉出了一根电线安在走廊入口处的门内侧和离盔甲大约一米左右的地方。只要有人踩在电线上,留声机上的唱片就会转起来。真是个巧妙的机关啊。

看来,这回又让那个怪盗二十面相获得了胜利。就算一开始明智侦探没有接这个案子,可是显然他又输给了二十面相一次。

“小林君,还有信雄君你们都好好地记住。我无论如何也要将那个家伙抓获。就用这只手抓住那家伙的脖子。被他这么嘲笑了一番,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从现在开始算起,一个月以内,怎么样?一个月以内,我一定把二十面相送进监牢。”

平时,无论遇到怎样的大敌都是笑眯眯的名侦探,只有这一次才瞪起了愤怒的眼睛,咬牙切齿地发誓要向二十面相报仇。

二十面相也发出了继续向少年侦探团报仇的誓言。不光是这些,那个留声机里还说就连明智侦探也不会放过的。

啊,人称日本第一的名侦探和举世无双的怪盗之间的这场斗争,马上就要到达高峰了。是明智侦探赢,还是二十面相胜,决战的那一天真是叫人望眼慾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怪博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