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鬼》

第06节

作者:江户川乱步

巨人的眼睛

却说到y温泉后过了一个星期,瑙璃子怎么邀请都不见我去拜访,终于沉不住气了。这天晚上,她在川村的陪同下,来到了我住的饭店。

我想见毒妇,心中都急得发痒了。要驯服瑙璃子这样的妖妇,房门就是故意冷淡,使她焦急起来。(唉,诸侯华族的少爷竟琢磨起这种卑鄙的勾当,这是因为谁?!不出所料,她急不可耐,自动钻进了我撒下的网里。

她打电话询问我这边是否方便。我回答说恭候光临,便做好了一切准备(诸位,那是什么样的准备?)。可是一旦要见面了,我竟禁不住心情激动起来。

我在陈设异常华丽的专用客厅里等候片刻,在穿着新西服的川村义雄之后,我过去的爱妻瑙璃子终于来了。

川村介绍后,她斯斯文文地问候了一番。

瑙璃子身穿我熟悉的和服,上面有我喜欢的花样;头上、指头上佩戴着耀眼的钻石;脸上化着淡妆,散发出扑鼻的芳香;嘴chún上抹着口红。啊,真是个妖妇卜一个害死丈夫,甚至杀死自己亲生子的死有余辜、十恶不赦的罪人,居然打扮得如此风流。这美吗?那张脸美吗?与其说是美丽,不如说是妖艳。

我禁不住浑身颤抖。对这个有着可爱的脸蛋的女人真能一恨到底吗?任何铁石心肠遇上这个妖妇都会荡然融化的。当心!可不能被狐狸迷住啊。精神点!你的身心已经献给了复仇之神。

我一下振作起精神,用那种训练有素的假嗓,恰如其分地收了答礼。

瑙璃子当然丝毫也没发觉我就是她过去的丈夫。须发统统变白了,关键的双眼又戴着一副墨镜,虽是昔日的老婆也认不出来。

三人各随己意,分别坐到沙发和扶手椅子上,一边呷着茶,一边海阔天空地谈了起来。

瑙璃子倒出了许多恳切的心里话,说什么子爵家继承遗产的近亲不久就要到家里来,那样我就得按照亲属会议商定的结果,住到别邪去。对此,因为您是子爵家的一门远亲,还请您给予帮助,等等。看来,我那份贵重的礼物紧紧地勾住了她的心。

然而可笑的是,那个贪得无厌的瑙璃子当初为了与人私通而急急忙忙地害死了我,殊不知这都是白白失去子爵家财产的一个愚蠢的下策。在害死我之前为什么没生下一个继承人呢!她又不是不知道这一点。

不,生是生了,生了一个同川村有的私生儿。不过姦夫姦妇也犯了个大错误,居然在我住院期间怀上了孩子。因此,他们再厚颜无耻也不能说成是我的后嗣,于是便编造出全身生肿瘤这一异想天开的借口。

背着我在y温泉别墅生下那个孩子,又把他杀了。若不杀也有别的手段,然而姦夫姦妇是没有心肝的魔鬼,对自己的孩子丝毫没有爱怜之心,惟恐暴露自己的罪恶。

虽说生总算生了,但由于阴错阳差,碰巧还能成为子爵继承人的孩子,不仅没成继承人,反被夺去了性命。这真是没等我复仇,恶报便早已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了。

为什么不考虑继承人就干掉我呢?这是为爱情而发了疯的川村顾前不顾后的独断。后来知道,姦夫姦妇之间常常为此发生纠纷。在瑙璃子来说,除掉多余的大牟田敏清是件好事,可是又为失去在子爵家的权利感到可惜,为不能占有那些财产,不能荣华富贵感到遗憾。

值得庆幸的是,正因为姦夫姦妇之间有这些矛盾,正因为瑙璃子失去了子爵家的财产,我的复仇计划才能够那样圆满地获得成功。如果瑙璃子还像原来那样掌握着子爵家的实权,那么即使我用再多的资财来诱惑,她也不会那样轻易地被驯服的。

却说在那样交谈之中,定好的时间到了。定好的晚上8点到了。是谁同谁定好的时间?我这就告诉诸位。

这当儿,我装作要上厕所,走进了隔壁的房间。不用说,隔壁的房间也是我包租的。我一关上门,便眼睛贴在锁孔上,目不转睛地瞪着,等待事情的发生。

这时候,只见川村好像刚分开一会儿就忍不住了似的,悄悄地坐到瑜璃子的沙发上,恨近她,握住了她的手。

“别这样,里又先生要回来了。”

瑙璃子桥嘻地嘟味道。

“哎,没关系。里见先生也略有所知了。他还说我们是般配的夫妻哩。”

川村那副无耻的劲头同他那张漂亮的面孔极不相称。他握着瑙璃子的手,老早吃起了醋:

“不过,不要紧吧?我有点儿担心哩。”

“唉呀,你说的什么呀。”

瑙璃子假装糊涂。川村用下巴朝我在窥视的门的方向点了点:

“那位先生嘛。你可实在是个贪婪的人哟。连干爵你都那样迷恋,比子爵富多少倍的富翁里见先生虽是个老头儿也危险呐。像你这样的虚荣女真叫我不放心啊。”

啊,这是什么话?这是被尊为s市社交界绅士的人说的话吗?

“难道…可是你不说他不喜欢女人吗?别这样卑鄙地胡乱猜疑。”

瑙璃子装作要打川村的样子,娇滴滴地笑了。

正在这时,屋里突然变得一团漆黑。

“唉呀!”瑙璃子轻轻地叫了一声。

“好像是停电了。”川村说道。

哼,什么停电!是我的秘书志村按照约定,溜进饭店的供电室,切断了电源。是s饭店内的人为停电。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定好的时间。

我急忙朝房间的一侧跑去,那里安设着一台小型机器。不一会儿,隔壁的客厅里传来了女人失魂喀魄般的惊叫声。是瑙璃子的声音。

她为什么惊叫?

那是有道理的。原来停了电而一团漆黑的客厅里,出现了一个极不寻常的怪物。

黑暗中,两个模模糊糊的东西隐约显现出来,接着慢慢变成可怕的形状。在黑暗的空间,两只眼睛,两只分别有半领榻榻米那样大的巨眼,一动也不动地怒视着他们。

川村和瑙璃子难以为是幻影。可是,若是幻影,为什么久久不消失?那双巨人的眼睛决不是初次见到。看着看着,那竟像是实际存在的某个人的眼睛。哦,对了,是死去的大牟田敏清的眼睛。那双眼睛被放大千百倍,此刻正浮现在姦夫姦妇的面前,在黑暗中对他们瞑目而视。

毒妇一明白这些,吓得不由得惊叫起来,紧紧地抱住了川村。川村强忍住没叫出来,望着巨人的眼睛,腋下、额上冷汗直淌。

这是我想象出来的,并不是我亲眼所见。就是想看也不能看呀。我的眼睛诚然放大一千倍瞪着他们,但那只不过是我的眼睛的幻影。真正的我是将摘下墨镜的脸,伸进安在隔壁房间的实物幻灯机中,贴近连接室外电线的一千瓦灯泡,忍着刺眼的强光,一眨也不眨地瞪着眼睛。就是说,妖怪似的巨眼是通过实物幻灯装置,将我自己的双眼映在客厅墙壁上的。

戏法的秘密一旦公开,那是极其简单的。可是,当时谁也不知道什么实物幻灯。姦夫姦妇弄不清是死者的亡魂显灵还是由于良心的谴责而产生的幻影,极度的恐怖使他们惊恐万状,效果比预期的还要好。

仿佛是以瑙璃子的惊叫为信号似的,电灯突然亮了。不用说,那是供电室的志村相机接通了电源。

电灯一亮,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开门,回到了客厅。

“唉呀,怎么回事?”

虽在意料之中,因效果极佳,我不由得问了一声。

瑙璃子和川村,真像是见到了幽灵,茫然的眼睛怯生生地四下环顾着屋内,额头上挂着汗珠,嘴chún发干,面无人色。那情景简直让人以为他们就是幽灵。

“哦,没什么。突然黑下来,稍受了点惊。”

川村辩解似地说着,悄悄舔了舔嘴chún。

哈哈哈哈!开心,开心,我的初试成功了。照这样下去,前奏也会顺利的。那就慢慢开始吧。

不寻常的恋爱

那以后又过了几天。

其间,我一方面使川村就范,让他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另一方面积极接近瑙璃子,尽一切力量争取得到她的心。

我没有徒劳。现在,川村把我当成亲生父亲一般,对我无话不谈,有时还征求我的意见,甚至连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也来找我商量。

我们经常坐车去下饭馆。在那里,点上当地的名艺人,又是弹又是唱他要酒疯。酒鬼川村一喝醉酒便丑态百出,几乎使人不敢相信他就是平素的那个美男子。

我怂恿酩酊大醉的川村,经常把他送到瑙璃子的住处。女人是不会喜欢醉鬼的。

好像瑙璃子每看到一次这种丑态,她的心便离开川村一点。

离开川村到何处去?不言而喻,到我这儿来了。瑙璃子爱上了过去最讨厌的我。没有比女人的心更不可捉摸的百。我这个白发白须的老头儿好在哪里?不用说,是钱。也许我这满是白发的头也同荣华富贵一样把人喜爱吧。

“您自己老是说您老了、老了,可我看哪,决不像您说的那样哩。瞧您那红润的脸色,结实的体格,简直像个30岁左右的小伙子哩。头发是清一色的白发,比那种褐色的要漂亮多了。”

她就这样夸赞我。

随着与她日益亲近,我像父亲爱女儿那样有时碰碰她的身子;有时还握握她的手。那种时候,瑙璃子就会满不在乎地反握起我的手,给我一个娇媚的笑脸。

每当那时,我就像背上放了块冰一样,浑身毛发直竖。我觉得,要是不留神,那就会将复仇大业遗忘脑后,身心真的被融化掉。

那时期,她已经住在另分给她的别队有时候,她也背着川村,独自从那里到我住的饭店里来玩。

一个月色皎洁的夜晚,我和瑙璃子两人到阳台上翻天。当时那种不可名状的奇怪心情,我现在仍记忆犹新。

我全身沐浴着月光,靠在藤椅上。淘璃子从后面靠着椅背,像要注视我的脸似地头伸过资背,对我本出她那动人的微笑。

月光把她照得像梦中的女长一样美丽。我对她看得出神,迷迷糊糊地做了梦。

你这还不满足吗?即使是说谎,也能够得到这个女人的情爱。你有用之不尽的财宝。你不想带着那些财宝和这个美人,平平安安地度过余生吗?

有仇?什么仇?即使是一夜使头发变白的仇恨,也只不过是一出尘世的滑稽戏!

不知是月光的魔力还是美女的魔力,在那一瞬间,我懦弱地想到了这些。然而,祖先传下来的复仇心旋即驱走了那短暂的梦境。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之外,没有真理。

我终究只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白发复仇鬼。

瓶装的婴儿

复仇剧的序幕渐渐拉开了。一天,我发出了这样的请帖,邀请三位客人到饭店聚会。

老夫今在郊外购得别墅一座,拟于15日为此设宴,恭请光临,不胜欣喜。请于当日午后1时至s饭店,由老夫陪同乘车前往别墅。

按照我的请帖准时前来聚会的客人是川村义雄、大牟田瑙璃子、住田大夫三位。住田大夫就是赚取一大笔酬金,对瑙璃子的假病佯装不知的那位原先的y温泉开业医生。

人一到齐,我们便一同坐上当时s市仅有三辆的汽车,前往目的地。

“我们三人好像都还没问过那座别墅的所在地呢。真奇怪,里见先生好像故意瞒着我们似的。”

汽车驶出市街的时候,川村忽然注意到这一点,不解地问道。

“想让你们大吃一惊啊!哈哈哈哈哈。”

我好像很滑稽地笑了起来。

“哦,那座别墅准是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吧。说不定房子还是我们知道的哩,里见先生,您是从谁那儿买过来的?”

瑙璃子饶有兴趣地问。

“从谁那里么,我不太清楚。一切全是我的秘书志村办的。”

我明知不该奖,嘴角上仍禁不住浮现出异样的微笑。

汽车在坑坑洼洼的乡间土路上颠簸而行。随着汽车的行驶,岔道没了,我们的行进路线渐渐明晰了。

少时,川村突然发病地叫道:

“唉呀,这条路不是往y温泉去的吗?”

“不错,您说的对。这么说别墅是在y温泉附近买的咯?”

住田大夫随声附和。

“猜得很对,正是这样。我的新别墅位于y温泉的尽头。”

听了我的回答,川村和瑙璃子不安地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人都缄口不语,脸色好像也不大好。

“啼,诸位,我买的房子就是这儿。”

汽车停下的地方,正是大牟田家那座小别墅的房前。就是这座住宅,瑙璃子曾来进行过长时期的温泉疗养。就是这座住宅,前不久发现院子里埋着一具私生儿的尸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发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