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室》

第一章 隐阱和钟摆

作者:江户川乱步

两个青年

自此以后,又过了二十年。

二十年来,既没有听说恶魔大曾根五郎落网,也没有听到久留须和有明友之助报仇的消息。也许恶魔和正义的骑士都各自躲在自己的藏身之处,在分别修炼着各自的地狱之路和天堂之路吧。而且不知道恶魔的儿子,那个生性残忍剜小狗眼珠的大曾根龙次,现在长成一个什么样的大恶魔了。有明友之助那个要报仇的骑士,在忠诚的久留须的熏陶下,也不知长成什么样的好男儿了。两个人都已二十多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昭和某年三月下旬的一天。在东京湾的h机场举行了前所未有的大型民间飞行运动会。

运动会由帝都飞行协会主办,陆海军做后援。帝都附近的各飞行学校、各大学的航空系,都纷纷选派优秀的选手参赛。东京湾上空一时间盛况空前。

举行比赛的这天,皇太子亲临观看。参加者中有航空部门的著名人土以及陆海军的将校等众多头面人物。一般的参观者更是多得几乎占据了半个机场。其场面热闹非凡。

上午十点,随着几颗礼花的升空,比赛正式开始。十几架型号各异的小型飞机交替飞向天空。他们以春天的蓝天为背景,争相展示自己如燕子般高超的飞行绝技。礼花的响声、乐队的鼓乐声以及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声响彻了机场上的天空。

下午三点,比赛到了最后阶段。由k飞行研究所的代表选手一等飞行员有村清和g飞行学校的代表选手一等飞行员大野木隆一进行共同飞行。

有村和大野木都是二十刚刚出头的年轻飞行员。在民间,他们作为数一数二的飞行高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空中的勇士。有村情是毕业于东京大学史学系的高材生,柔道二段、剑道初段、射击协会会员,而且还是著名的快艇驾驶员,著名的青年运动健将。

大野木隆一出身于赤岩马戏团,是有名的高空杂技表演者,并且还是优秀的魔术师。另外他不仅是汽车赛车的记录保持者,而且还是射击高手,是个少有的奇才。据说,虽然他的经历和境遇与众不同,但不可思议的是他背后有一个经济资助人,日常生活过得像贵族少爷一般。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的比赛是当天的压轴戏。宣布最后比赛开始的信号一发出,机场内顿时喧闹起来。双方的啦啦队一齐挥动起手中的小旗子,“有村!”“大野木!”他叫个不停。礼花声、乐器声、群众的喝彩声响彻云霄。

两架飞机螺旋桨的声音雄壮有力,他们几乎同时离开地面,迅速爬高朗品川海面上空飞去。

只见两架飞机的机翼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很光。大野木首先来个横向翻转,有村随即做一个斜浪翻;大野木不甘落后做前浪翻,有村就做后浪翻;一个像树叶一样飘然下落,一个还以会直下降;一个进行垂直上升,一个进行垂直8字飞行;一个回旋下降,一个背朝大地回旋下降。其惊险程度让每个观众都感到提心吊胆。两个人互不相让,甚至使人感到品川海面上空变得狭小了。他们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变化多端的飞行,使在场的冒险飞行的行家和陆海军的将校们都感到膛目结舌。

然而,观众也能清楚地看出两人飞行技术的优劣。与有村一丝不乱的飞行技巧相比,大野木要不航线混乱,要不动作衔接欠流畅。越是不甘落后就越使操纵不稳定。

“啊!行啦!快停下来吧。”

胆小的观众手里捏着一把汗,心脏跳个不停,盼望比赛尽快结束。

两架飞机现在正位于最高的位置,准备做最后绝技的比赛。

有村首先开始回旋下降。当他结束第一个回旋时,大野术突然开始急速下降。这是普通的回旋下降。

机场内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垂直下降的大野水当然要超过有村。但是这样以来,两机的出发位置就显得靠得太近了。

刹那间,机场内一片寂静。人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忘掉了一切,只是茫然地看着。人们觉得是在做恶梦,或感到是在着银幕上的故事。

转眼之间,垂直回旋的大野木的飞机就冲正在回旋的有村的机翼插了下去。

失去平衡的两架飞机立刻迅速往下坠落。观众不由得梧上了眼睛,他们不忍心看这悲惨的场面。

不过,两个飞行员并不像人们担心的那样不成熟。当他们发现危险时,几乎不约而同地弃机跳了伞。

人们首先看到的是降落伞打开之前的惊险和被抛向一边的两个黑点,然后是拖着长长尾巴的降落伞。

啊!糟糕!降落伞打不开。两个黑点撞到了一起。

会摔死吗?不,伞打开了,两个伞全都打开了。但伞相互缠绕在一起,像雌雄两个水母似的悠然地飘荡在空中。

得救啦!得救啦!机场上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空中的水母下面吊着的是手拉着手的有村清和大野木隆一。

青年大野木坦率地高声道歉说:

“都怪我。请你原谅。”

青年有村也爽快地大声说:

“不,我们都只顾比赛了。没办法,可惜了飞机了。不过幸亏保住了性命。

水母似的降落伞吊着两个好友随风向海上一直飘去。

“这样下去不行。否则会把我们一直吹到大海里去的。”

“那又有什么办法!天又不怎么冷,我们可以游着回去。而且快艇会来救我们的。”

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降落伞在逐步接近海面。

“喂!看样子我们可以免受冻了。你瞧,如果按照这个角度前进,我们可以降落在那个炮台上的草丛中。”

“嗯,风再大些就好了。我看有点危险。”

“没问题。快要着陆时我们可以使劲摆动身体,肯定可以降落到那个炮台上。”

当降落伞高水面五十米左右时,两个人一齐不停地划动腿和胳膊,尽可能一点一点地靠近炮台。最后,两人终于降落到了炮台上。

他们好不容易才解下飘向一边会的降落伞。两个年轻人这才松了p气,在草丛中坐下来,取下箍在头上的飞行帽,得出两张年轻的脸。

两个青年长得都很英俊,但英俊中又各有不同。有树造出一种令人不可冒犯的气质,而大野木则显得面带嘲讽。

假如二十五年前在东中国海上葬身海底的已故有明友走男爵的朋友在场的话,可能会对有村情的长相很像已故男爵感到奇怪。同样,如果二十年前失去踪影的大曾根的朋友在场,可能也会对大野木隆一的长相与大曾根相似而感到奇怪。

两个青年人看见搭救他们的水上署的汽艇从远远的岸边朝他们开来。但是汽艇到达他台可能抢要十来分钟,于是有村和大野木躺在草丛中仰望着蓝天闲聊了起来。

有村绷着英俊的脸有点不快地问道:

“你这个人真可怕。你真的是那么想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为此而出生,为此而一直锻炼至今。你瞧东京那起伏不平的屋脊,那凡夫俗子居住的大城市,真是无聊极了。你能想象得出那平凡的蓝天下燃烧着的黑烟滚滚的火焰,以及六百万凡夫俗子吵吵闹闹的情景吗?我的梦想就是要当一个像尼禄那样的暴君。”

大野木两眼露出凶光,像魔鬼附身似的描绘着自己可怕的梦想。

“凭我的智慧、能力和勇气,世界上没有我做不成的事情。我要像尼禄那样享尽荣华富贵,把全世界所有的财宝和所有的美女据为己有。所谓法律就是和对方比智慧,想办法让警察去抓对方。你明白我的心情吗?

“我是从十八层地狱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作恶是我的使命。为此我学习了所有的知识和武功,含着性命练习惊险的动作。我学习飞行也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能成为魔鬼王国的拿破仑。

“啊!我好像热血沸腾了。你想一想看,我的魔影像一只巨大的编捐把东京笼罩其中。”

英俊的有村气愤得满脸通红地说:

“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听够了。你真是疯了。一次小小的撞机事件就把你搞得神经错乱,你也真是个胆小鬼!

“我读书,学武术,学习驾船和驾驶飞机。我认为我无论是智慧或能力都不比你差。但是我的使命与你完全相反。我受的教育是要把罪恶和肮脏从这个世界清除干净,要求我成为除恶的勇士。我为此而生,为此而受教育。

“我从一个人那里听了这个世界上恶魔的故事。那个恶魔是一个和你一样从地狱爬出来的男人。也许我必须犯一次今生推一的可怕的罪恶,那就是把那个恶魔碎尸万段。”

他像是难以忍受悲愤似地盯着东京的天空声嘶力竭地喊叫着。

“啊!有村君,你也不是一个凡人啊。我们两个不同寻常的人在这个岛上肩并肩地躺着。这多么棒啊!地狱的恶魔和地上的天使。喂!你和我是天生的对手啊。我们两个谁会最后得胜呢?来,握握手!”

“好,我也想体验一下恶魔的手是个什么感觉。来!

就这样,仿佛是命运的安排,两个英俊的青年在品川海面的波涛中,在春天晴朗的蓝天下,眼里闪着难以名状的激情,不可思议地把手握在了一起。

杀人事务所

在品川海面上举行的民间飞行比赛结束约半个月之后的一个温暖的夜晚,一个须发皆白衣衫不整的老人醉酒田地走在东京浅草公园观音堂后面的路上。

老人身穿旧式西装,发黄的赛珊格的衣领,继皱巴巴的领带,腋下夹着一个像是收款员用的折叠式皮包。

因天刚黑,观音堂后面空阔的黑暗中不仅有打算在此过夜的流浪者,也有从观音堂后面抄近路去观音堂参拜的香客,还有不少在黑暗中散步的绅士和学生。另外还有那些看上去像是香妓女拉皮条的婆娘。这些人像深海里的鱼一样来往不断。

“喂!先生,先生。”

一个流浪汉模样的男人摇摇晃晃地从白发老人身后出来,像是要告诉他什么秘密似的向老人打招呼。

“是喊我吗?你有什么事?”

虽然像收款员似的老人看上去寒碜,但声音却很洪亮,态度也显得很傲慢。

“先生,请你小点声。我有一个秘密想告诉你。”

男人一步步向老人靠过来。

“你这个人真会套近乎。你到底是谁?我从来没见过你

老人虽然醉了,但还是心存戒心地站稳了脚跟。

“哈哈哈哈,也许先生不认得我,但我对先生却很熟悉。您是仁堂先生,是百万富翁……”

听到这里,老人像是被点中了要害,吃惊地停住了脚步。

“嗯,我的确是仁堂。你是谁?”

“我吗?我是一个无名小辈。不过,我有一个秘密想告诉先生。我也是为了贪几个钱。如果先生您真想听,那我就可以得几个钱了。”

“哈哈哈哈,真是个怪人。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老人以为无非是赌博或女人之类的事,所以忍不住想听一听。

于是,男人像蝙蝠似地靠近老人,把嘴贴在他耳朵上说:

“是关于杀人事务所的事。”

就这一句话,差点没把老人吓得跳起来。

江堂老人并非没有听说过杀人事务所。

在东京的某个地方有一个非常秘密的专门从事替人杀人的事务所。这样的消息,不用谁讲也会传到对坏事感兴趣的人的耳朵里。据说,那个奇特的事务所的所长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像恶魔一样可怕的男人。他具有魔鬼的神通,在别人看来不可能的事情,到他手里都能够轻而易举地得到解决。

江堂老人是一个为了金钱什么坏事都会做的守财奴。虽然是百万富翁,但看上去像一个收款员,有车不坐偏步行。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他有多么吝啬。虽然他小心翼翼地避免触犯刑律,但为了一点点钱,他甚至会把欠债的病人盖在身上的被子抱走。他今天的财富都是通过无数的坏事积累起来的。

正因为他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他的敌人肯定不少。即便不是他的敌人,但能够随意地让一个人停止呼吸,这对于他这样一个想赚钱的人来说肯定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嗯,杀人事务所的事我也听说过。不过,那十有八九是一些人瞻编出来的谣言。”

老人慾擒放纵地故意装作不以为然地说。

“先生这样想也难怪。不过,那并不是谣言。您瞧瞧那些证据就明白了。干脆直说吧,今天报纸上第三版的报道您看了吗?呶,一个年轻的办事员从s大楼的第七层上坠楼身亡。人们都以为他是厌世自杀,实际上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买通杀人事务所,让他们把这个情敌从这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一章 隐阱和钟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