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

第03节

作者:江户川乱步

怪客

在茂被诱拐、柳倭文子去向不明的第二天,没有主人的烟柳家,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

三谷暂回公寓了;听到变故赶来的亲戚等人也回去了,家里只剩下老管家齐藤和佣人。

警察署方面不用说正全力搜查两人的踪迹,但这是一起毫无线索、扑朔迷离的失踪案,自然不能马上带来喜讯。

不消说,那封把柳倭文子骗出去的假信上写的北川医院,已经调查过了;可是,不出所料,医院与这一事件毫无关系。

怪客是那天傍晚到的。他声称关于这次的事件有话需要密谈,于是,老管家齐藤把他让进了客厅,与他会面。

这位不速之客年约三十五六岁,身着西服,没有一点儿特征,他自称小川正一。可是,尽管齐藤催促起来,他却怎么也不谈正题,老是不厌其烦地扯着无聊的闲话。

老人等得不耐烦,乘柳倭文子熟人打电话来问候之机中途退席了。这是一个错误。

等老人回到客厅一看,自称小川的客人已不见踪影。

向看门的学仆打听是不是回去了,回答说没见他回去。最充分的证据是鞋子还脱在那里。难道他会光着脚回去?

由于正值家中出事之际,总有些放心不下,老人便命佣人全部出动,逐一房间到处搜寻。

于是,他们发现已故主人烟柳二楼那间西式书房的门打不开了,好像是从里面领了。

本来是不该锁上的。大家觉得蹊跷,便去找钥匙;可是又想起因为那门不怎么需要上锁,钥匙就放在室内书桌的抽屉里。

大概是谁溜进书房,用抽屉里的钥匙从里面把门锁上了。

眼睛贴在锁扎上一看,钥匙竟从那边插在里面,孔堵住了,什么也看不见。

“没办法。在院子里架上梯子,打窗户上看吧。”

大家绕到院子里。一个学仆遵命架上梯子,往二楼的窗户爬去。

已是掌灯时分,隔着窗子看到室内好似大雾弥漫,晦瞑空漾。

学仆脸贴在玻璃上,窥视良久。

“把窗户打开。”

齐藤在下面发话。

“不行啊。里面会闩上的。”学仆嘴上这样说,可是,为了慎重,他还是推了推玻璃窗,没想到窗户居然毫不费力地味溜一下开了。

“咦,真见鬼。”

学仆嘟饿着,翻过窗户,跳进了屋里。

从下面看,学仆进去的窗口宛如妖怪的大嘴,黑洞洞的,着实叫人望而发怵。

下面那伙人为某种预感而惴惴不安,个个全神贯注,默然不语。

少时,黑洞洞的窗户里突然传来“啊”的一声惨叫。那声音无法形容,简直像人被勒死时发出的声音。

听到身强力壮的学仆发出鹅鸣般的惨叫,齐藤等人不知道屋里出了什么可怕的事,吓得心惊胆战,连梯子也不敢上了。

“喂,怎么回事?”另一个学仆在下面大声喊。

半晌,什么回音都没有。可是过了一会儿,二楼那个像妖怪的大嘴一样黑洞洞的窗户里,影影绰绰地露出了学仆苍白的面孔。

他把右手举到脸前,像近视眼一样直勾勾地瞅着自己的手指。他干吗要做那样傻乎乎的举动?

墓地,他发疯地摇着右手,一桩怪事脱口而出:

“血,血,倘血了。”

“‘你说什么?伤着了吗?”齐藤急不暇待地问。

“不是。有个人死了,浑身粘糊糊的,全是血。”学仆语无伦次地回答。

“什么,浑身是血的死人?是谁?是不是刚才那位客人?快开灯,还磨蹭什么!”

沉毅的老人一面大声呵斥,一面登上了梯子,学仆也跟在他的后头。女佣们挤成一团,面面相觑,脸色惨白,噤若寒蝉。

老人和学仆翻越窗户时,灯已经开亮,室内的恐怖景象一目了然。

已故烟柳爱好古玩,书房里也放置着古色古香的佛像一类的东西,他死后,那些东西仍都原封没动。

在一尊双臂伸展、叉腿站立、浑身黝黑不知是哪路菩萨的古怪的佛像脚下,躺着一个身着西服、血迹斑斑的男人。真是刚才那位叫小川的客人。

死者半个脸血糊糊的,一副临死时的痛苦表情;衬衣的胸口上沾满了血;手指屈伸着。

老人和两个学仆呆若木鸡,默然良久。少时,一个学仆前咕起来:

“奇怪呀,凶手从哪儿进来,又逃到哪儿去了呢?”

高阔的门从里面锁着,窗户没闩;可是若不是什么轻功杂技演员,那就不可能从这样高的二楼的窗户上进去。

更为诡奇的是小川这个人的行动。这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为什么不打个招呼就擅自上了二楼的书房?还从里面把门锁上,在干什么?不光凶手,连被害者的身份以及凶杀的动机等等,一切全然不明。

这是这个故事里的第一起凶杀事件,然而,却又是多么莫名奇妙,多么不可思议的凶杀事件啊!

齐藤决定一点儿也不动尸体,先报告警察署。

一个学仆打开门,朝电话间奔去。

剩下的两人让院子里的女佣人把梯子放下,关上窗户,挂上窗钩,从外面把门也上了锁,便到楼下去了。

就是说,其后不久,小川的尸体就被严密地关闭在那间书房里了。

过了三十分钟左右,警察署和警视厅派员赶到。

从著名侦探恒川警部也涉足其间来看,当局对烟柳家接连发生的怪事是颇为重视的。

警察们听了齐藤介绍的大概情况,便决定检查一下现场。他们在老人的引导下,登上了二楼的书房。

“我已再次提醒,让他们别把屋子搞乱,不用说尸体,就是别的也一样没动过。那样惨的死尸,我们看一眼都会吓得逃出去的。”

老人边说边扭动钥匙打开了门。

人们想象着那种血腥场面,踌躇着往屋里瞅。电灯亮着,一眼就能望尽每一个角落。

“咦,房间错了吧?”

最先进屋的警察署司法主任惊诧地嘀咕着,回头望着老人。

一个古绝的质问。

大家觉得奇怪,陆续进了屋。

“呀!”

引路的老人也惊叫起来。

刚才的尸体不翼而飞了。

难道是搞错了房间不成!那个血人就是在那尊黑佛像前躺着的,别的房间没有那样的佛像。

老人诚惶诚恐地跪到窗户跟前,查看两个紧闭的窗户的挂钩,窗钩没有一点异常。

出了件完全不可能的事。只能认为尸体是融化了,或者蒸发了。

老人像被狐狸迷住了一样,瞪着眼睛环视着周围,好像尸体失踪是他的疏忽似地引咎自责道:

“难道三个人都是做梦?除我之外,两个学仆确实看到尸体的。”

恒川警部向老人询问了尸体躺过的地方,对那儿的地毯作了一番检查。

“你不是做梦,这儿真有血迹。”恒川指着地毯的一处说道。

地毯的花纹是黑紫色的,因此,乍一看上去什么也没有,可是用手一摸,指头就给染红了。

警察仍对这件怪诞诡奇的案件感到异常的职业性的紧张。他们分头在屋子内外四处搜查,结果一无所获。

“请把佣人全部集合起来,说不定有人看到过什么。”

应恒川警部的要求,佣人们被召集到楼下的客厅里。他们是两个学仆、奶妈阿波\两个女佣人。

“阿菊不在,谁知道她上哪儿去了?”齐藤发现后问道。原来待女阿菊不见了。

“阿菊刚才听到赤熊叫得很凶,说去看看狗窝,就到院子里去了。可是,已经有好大一会儿了。”一个女佣人想起来答道。

赤熊前天受伤以来,做过治疗后就挂在院内的狗窝里。阿菊平素极爱这条狗,她大概听到叫声去抚慰这只伤犬去了。

遵照齐藤的吩咐,一个学仆到拘窝所在的后院找阿菊去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大叫大喊着跑进了客厅。

“不得了啦,阿菊被杀了,躺在院子里。快点来。”

警察们闻声大惊,跟着学仆往后院奔去。

“看,那儿。”

往学仆手指处一看,只见惨白的月光下,一个女人赫然仰卧在院子里离狗窝不远的草坪上。

妖术

躺在月光下的是侍女阿菊。难道来历不明的杀人魔鬼又紧接着杀害了第二个人?

在学仆怯生生地却步之际,老练而有经验的恒川警部快步赶至阿菊身旁,抱起上半身,大声呼叫她的名字。

“没关系,放心吧。她哪儿也没伤着,只是昏过去了。”

听了恒川警部的话,大家松了口气,紧紧地围住了侍女。

终于苏醒过来的阿菊扫视了一下四周,少顷,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苍白而漂亮的脸上浮现出不可名状的恐怖表情。

“啊,那儿,就是从那片树丛里面看的。”

在她惶恐地用颤抖的手指指着黑漆漆的树丛的暗处时,连强健的警察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谁?谁在看?”

恒川焦急地问。

“是……那个……呵!我怕……”

惨白的月光,黑漆漆的树丛,怪物似的人影。在那样恐怖的现场讲述刚才目睹的那个怪物的形象,她感到万分可怖。

“别怕,我们不是有很多人在这里吗?快说吧,那是我们侦察的重要线索。”

恒川认为:小川的尸体失踪与阿菊看到的东西之间有着必然的关系。

在再三催促之下,阿菊终于开口了。

由于赤熊狂吠不停,她爱怜地以为它是伤口痛了,就想去看看它。到拘窝一看,真不愧是条烈犬,原来它不是因为疼痛而叫的。可能是发现了什么可疑的东西,它正远远地虎视着刚才说的那片树丛(所以如此,是因为赤熊被挂在狗窝上了),勇敢地狂吠着。

阿菊不由得将树丛扒开看了看。“啊,我想起来都觉得害怕。那里有个我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怕的东西。”

“是人?”

“嗯。不过说不定不是人。像在画上见过的骷髅一样,长长的牙齿全露在外面,脸上没有鼻子,也没有嘴chún,光秃秃的,眼睛凸出,滴溜儿圆。”

“哈、哈、哈,真是笑话。你大概是因为老觉得害怕。害怕,看到幻影了吧。哪会有那样的妖怪。”

毫不知情的警察们对阿菊的话付之一笑。可是笑声未落,又听见赤能可怕的吼声。

“瞧,又叫啦。啊,真可怕,那家伙可能还藏在那片黑影里。”

阿菊惶恐地紧搂着恒川警部。

“见鬼。为了慎重,谁到那儿去搜一下。”

司法主任命令部下的警察。

正当一个警察要闯入树丛时,慕地,“啊、啊、啊——”阿菊惨叫着一下将脸埋在恒川的怀里。她又看见了怪物。

“呀,围墙上。”

随着警察一声喊,大家把视线一齐射向树丛斜对面的上空。

一个怪物蹲在高高的水泥墙上,一动不动地朝这边瞅。半面映着月光正独自嗤笑的面孔,果真像阿菊形容的那样,的确是个活骷髅。

倘若这个怪物是杀死小川的凶手,就不能不抱着被害者的尸体,可怪物却是只身一人。那么,尸体是不是已经藏在什么地方了?

然而,不论这家伙是不是凶手,都不能不把这个夜晚在他人住宅内徘徊的相貌奇特的形迹可疑者抓起来。

“喂,站住!”

警察们齐声叫喊着,往围墙边冲去。

怪物像淘气鬼招呼“到这儿来”似的,发出“嘻、嘻、嘻”的令人生畏的声音,倏地消失在围墙外。

有人爬上围墙,有人绕到门口,恒川和警察们追赶怪物去了。司法主任独自留在宅内继续搜查。

到了围墙外,借着月光,可以清楚地看到头戴黑色便帽,身穿黑色短大衣的怪物,在没有行人的住宅街上距离一百米左右的前方拼命奔跑。

读者请君知道,这个怪物左臂和右腿是假肢。只见他驱动那不灵活的身子,连手杖也不用,吃力地跑啊跑。那是曾经在盐温泉a旅馆的长阶梯上往下走时的那副劲头。即使是假腿,只要习惯了,照样运用自如,奔走如飞。

警察们蜂拥而上,紧追不舍。人影憧憧脚步声阵阵,一场月下大追捕。

怪物朝附近的一条大街跑去。警察们轻率地以为,天刚黑,要是窜到热闹的大街上,他就会马上被抓住。他们大大地失算了。

拐过了街角,一辆汽车等在那儿。怪物刚钻进汽车,车子便像离弦的箭一样飞驶而过。

恰巧,一辆没载乘客的出租汽车从对面驶来。恒川陪部立刻将车截住,让警察们都上了车,吩咐道:

“追那辆车,多给你钱。”

怪物的汽车从热闹的大街上拐向一旁,在一条又一条冷清的街道上飞也似地疾驶。

遗憾的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