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

第04节

作者:江户川乱步

神探

不可思议的不单是没有嘴chún的人在青山的怪屋里三度消失。

在同一天傍晚突然造访妇柳家的那位小川正一究竟是何许人?他为何擅自进入已故烟柳的书房,从里面把门锁上?是谁杀害了他?凶手为何能从锁着门的屋里逃脱?

更使人不解的奇中之奇是,躺在书房里的小川血糊糊的尸体,是谁给弄到哪儿去了?为什么?

恒川认为,那个没有嘴chún的人就是杀死小川的凶手,他把尸体搬出书房,又藏到什么地方去了。也许真是那个妖术师干出了这番奇事。可是,他把尸体藏到哪儿去了呢?他翻越烟柳家的围墙逃走时,确实只是一个人。那么,尸体就肯定藏在住宅内的什么地方,而当时留下来的警察署司法主任,在屋内屋外找遍了每一个角落,不光尸体,连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发现,这实在不能不令人觉得奇怪。

此话暂且不谈。却说在恒川警部的努力下,烟柳倭文子与茂能够平安归来确属万幸。

一回到家,茂便由于恐怖和疲劳,发烧病倒在床。倭文子也忘不掉没有嘴chún的人那种说不出的下流相和滑不聊溜的牙床的触感,又是羞愤,又是恼恨,两三天内一直闷在一间屋里,几乎谁也不见。

恒川向他们俩详细地了解了可供侦缉罪犯作为线索的情况,结果,除了读者所知的以外,没有新的发现。关于那个鞭打茂的人,只知道是个“用黑布裹着脸的叔叔”,别的便一无所知。

三谷每天都来看望。他不来的时候,倭文号等得不耐烦就打电话去叫他。

亲戚中没一个能来过问的近亲,管家齐藤是个只懂忠实、性情温和的老人,在这种时候帮不了多大忙;奶妈阿波是个能说会道心直口快的女人,除了好哭没别的长处。即使除开恋爱关系,作为倭文子,除了依靠三谷,别无他人。

那两三天没出什么事,平平安安地过去了。可是,被夺走猎物的恶魔不会善罢甘休。没多久,侯文子的身边又开始发生了莫名其妙的怪事。

她发现,那个可怕的怪物的脸有时从卧室的窗户里,有时在化妆室的镜子里,有时甚至从客厅的门后,偷偷地朝她窥视。

不知是怎样进来的,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逃走的,学仆他们不论追得多快,都没能抓住那个怪物。

警察署在侦缉罪犯方面绞尽了脑汁,想尽了办法,可是,就连恒川警部对怪物施展的妖术也一筹莫展。

三谷不忍眼看着情人一天天地拨怀下去,这一天,终于提出了最后一计。

他征得倭文子的同意,拜访了茶水的“开化公寓”。那裹住着赫赫有名的私家侦探明智小五郎。

三谷曾经从新闻报道上看到过这名侦探的消息,而且搞张介绍信也很方便。

到那儿一看,真是巧得很,名侦探手头的案子都已了结,正苦于无事可做。因此,三谷受到了热情的接待。

私家侦探小五郎租下“开化公寓”二楼外侧的三间房间,在那儿既当住处,又当事务所。

三谷敲了敲门,一个身穿立领眼、脸蛋像苹果一样的十三四岁的少年通报了来客。他是名侦探的徒弟。

这位少年,就是熟悉小五郎的读者诸君也准是初次见到;除他之外,这家侦探事务所还新添了一个奇妙的助手。那是一位名叫文代的妩媚可爱的姑娘。

关于这位俏丽的侦探助手为何到了这里,她与小五郎是什么样的关系,三谷由于曾有所闻,一眼便知她就是这位私家侦探的情人。

小五郎靠在客厅的沙发扶手上,吸着他最喜欢的埃及香烟菲茄露。透过紫色的烟雾,可以看到他头上的长发密厚而蓬乱,讨人喜爱的混血儿似的脸上没有胡须,两眼却炯炯有神。

美丽的文代小姐身穿合体的西服,愉快地忙着招待客人。她那小鸟一样欢快的笑声,使这个严肃的侦探事务所洋溢着新婚之家似的欢乐气氛。

三谷一边呷着文代小姐给泡的条,一边毫不隐瞒地详细讲述了盐原温泉以来所发生的事件。

“净是些莫名其妙的事。我们所到之处,都碰到一些不可想象的怪事。我并不相信什么妖术,可那些事,不说它是妖术,便无从解释。”三谷说道。

“巧妙的犯罪看起来总像是妖术。”

小五郎听三谷说话的时候,脸上不断浮现出一种异样的微笑。他终于开口了。

“可是,你认为那个没有嘴chún的人究竟是什么人?你们一点儿线索也没有?”小五郎用那种仿佛看透了对方内心深处的口吻问道,“嗯,你是否有了什么发现?”

三谷一惊,脸上浮现出恐怖的表情,他瞅着小五郎的眼睛,说道;

“实际上,我还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我有个可怕的怀疑。这个像噩梦一样的怀疑老是在脑子中索绕,抛也抛不开。”

说到这里,他忽然打住话头,环视了一下周围,文代已退到隔壁的房间,客厅里只有宾主二人。

“没人听,你的怀疑是?”

小五郎催门下文。

“比如说吧,”三谷似乎不太好讲,“由硫酸一类的东西烧烂了的皮肤,痊愈要多少天?半个月足够了吧?”

“是的,大概半个月左右吧。”

小五郎用异常风趣的口吻回答。

“这样的话,那个可怕的想象就能够成立了。”三谷脸色苍白,继续说道,“我认为,从这次这个罪犯诱拐茂,勒索赎身钱这一点来看,似乎钱是他的目的,而实际上钱是次要的,把茂的妈妈弄到手才是他的主要目的。证据是,当时他附加了赎身钱一定要由倭文子亲自带去这样一个条件。”

“有道理,有道理。”

小五郎颇感兴趣,不住地随声附和。

“那个妖怪似的家伙在盐原温泉出现,就是在我刚才说的,冈田道彦离开温泉旅馆恰好半个月左右之后。”三谷轻轻地用肯定的口气说道。

“可是,那个冈田不是因为失恋而投身瀑潭自杀了吗?”

“社会上的人相信是那样。不过,发现冈田的尸体是死了十多天以后,只不过是简单地根据死者的衣着、身高、携带物品、大致年龄等和冈田相同,判定他是冈田道彦的。”

“腥,这么说,脸上的皮肤已经烂了?”

小五郎手搭在膝上,微微挪了挪身子。

“好像是在河里漂流时,撞到了石尖上,脸上烂得一塌糊涂。”

“那么,您的意思是,从河里漂来的是穿着冈田衣服的另外一个人的尸体,而冈田本人则用硫酸或别的什么东西,使自己变成了一副妖怪似的面孔,还活在世上。是吗?”

“而且,他还设法让人把他完好的胳膊、腿看成假肢,成为一个在世上没有户籍的人,一个虚幻的人,一个失恋鬼,运用各种手段,使他的爱如愿以偿。”

“在常识上,这种心理是不能想象的。”

小五郎歪着头,自言自语似地咕咕道。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冈田这个人。那家伙是个疯子。他的职业是画家,而那些艺术家的心理却是我们无法想象、莫名其妙的。”

三谷把冈田在离开旅馆时弄了一张三谷和倭文子的尸体照片留下来的事,述说了一遍。

小五郎默默地听着。

“那家伙的爱真可怕。向我提出毒葯决斗的也是他。不仅如此,在温泉旅馆里逗留的一个来月里.他形影不离地跟着倭文号,那到德件像发了病一样,想起来都叫人害怕。像是一头只有婬慾的野兽。只能认为,他从很早以前就爱着倭文子,只是想得到接近倭文子的机会,才特意追她到温泉来的。”

三爷满腔憎恶,激愤地继续往下说:

“但是,他的目的并不只是要把倭文于搞到手。他故意伪造一具假尸,甚至煞费苦心,把脸烧烂,在世上销声匿迹,这里面肯定有更深的阴谋。”

“比如说复仇?”

“对。我一想到这些,就浑身直冒冷汗。他是想向我报复,他是想完成毫无理由的复仇。”

然而,后来知道,冈田这家伙是个穷凶极恶的恶魔,他要干的坏事比三谷想到的更加可怕。

“来找您商量,不仅是由于痛恨横加给倭文号的极度侮辱,而且还因为惧怕他的复仇。他是恶魔的化身。您也许会笑话,我可是亲眼看见的。那家伙不可理解的消失,不看成妖术便无法解释。他简直像是一头从另一个世界来迷惑我们这个社会的异常可怕的怪兽。”

“您知道冈田以前的住址吗?”在三谷的故事告一段落时,小五郎问道。

“在温泉曾向他要了一张名片,记得好像是在涩谷附近的郊外。”

“还没变过那里吗?”

真是的,竟没想到检查冈田以前的住所。三谷为这个疏忽而略有愧色。

“哦,那儿可一定要去看看。”小五郎微笑着,“不过,我想先看一看现成的贼巢。把你所谓的妖术是怎样施展的弄明白了,贼自然就要现原形了。”

“那么如果方便的话,您是否能尽快到青山去一下?”

三谷满带对名侦探的敬佩说道。

小五郎由于对此案颇感兴趣,爽快地答应立即同去。

可是,在正要出发的当儿,出了一件预兆不祥的事。

在小五郎做出门的准备,向文代小姐交待留在家里的事务时,想先行一步的三谷,发现门下边的隙缝里露着一封信。准是谁悄悄地塞进来的。

“哦,好像是信。”

他抬起了信,交给了小五郎。

“谁来的?字迹从没见过呀。”

小五郎自言自语着撕开信封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他脸上露出了一种异样的笑容:

“三谷先生,这个贼清楚地知道您到这儿来了哩。”

只见塞进来的信上赫然写道。

“小五郎:

终于由你出马了,我还是值得费点功夫的。可你要当心。我嘛,我同你以前对付的那些坏蛋们是不大一样的。证据就是,你刚刚受理这个案子,我就已经了上一旨掌了。”

“这么说,这家伙在门外偷听了我们的谈话?”三谷脸色苍白。

“那是偷听不到的。我并没有用门外能听到的声音说话,您的声音也很轻。贼很可能是跟踪您,看到您到这儿来了,猜到我将受理这个案子。”

“那么,那家伙说不定还在这一带转悠哩。会不会再跟踪我们?”

三谷愈是担心,小五郎反倒愈是笑吟吟地说:

“要是跟踪那倒好咯。那样就可以省点麻烦,不用搜查那家伙的下落了。”

他一面给三谷打气,一面先钻进了等在门口的出租汽车。

在驶往青山那座怪屋的途中,他们时常注意后面,可是并没有发现跟踪的汽车。

贼也许是察觉了他们的去处,早已捷足先登,暗中抢在前面了。危险,危险。仅只两个赤手空拳的人到那座怪屋里去,委实是铤而走险的莽撞行为。

两人下了车,往那座怪屋走去。

也许是警察署干的,紧闭的门上森然挂着铁锁。阳光映照的怪屋,看上去只是一座平平常常的空房。

“没钥匙还进不去呢。”

三谷看到锁说道。

“绕到后面看看吧,到贼消失的围墙那儿去。”

小五郎已经朝那边走去。

“从后面更进不去呀。没有后门,围墙那么高。”

“可是,贼是打那儿进去的,我们也该能进去。”

小五郎当然不相信什么妖术。

绕过这排房子,来到了一条宽阔的大街上,从那儿捐向后头高围墙夹着的那条出事的巷子。

“是这儿吗?”

“是的。您看,除了乘梯子翻过去,没法从这儿到院子里去。无论什么样的跳高名将都不可能跳过这么高的围墙,而且那上面还栽满了玻璃碎片。”

“那天晚上有月亮吗?”

“月亮亮得像白天一样,而且,绝对设时间挂绳梯什么的。”

两人边谈边在那条路上踌躇。小五郎时而仰望两侧的水泥围墙,时而注视着地面,接着,他突然跑到那条宽阔的大街上,朝周围扫视。他又浮现出那种异样的微笑,鬼扼地说道:

“如果贼是从这儿进去的,那么,即使我们眼睛没看到,这附近的什么地方也该有个进出口。比如说,因为是个异常古怪的进出口,我们虽然看得清清楚楚,却丝毫未能发觉,那样的话……”

“您是说这道围墙有暗洞?”

三谷惊诧地望着对方的脸。

“暗洞什么的,警察署已经作过周密的检查,那类东西不会有的。”

“那样的话,别的还有什么办法?”

三谷益发迷惑不解。

“办法是行还是不行,我先模仿贼,从这儿进进看,您是否可以像当时那样在后面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