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

第05节

作者:江户川乱步

神秘的书房

“哆、咯”,鞋跟接连发出“咯咯”的声响,石膏碎块稀里哗拉地飞散到四面八方。

几乎与此同时,就像是此刻石膏裂声的回声一样,响起了第三种异样的声响。

小五郎只踢了两次,可奇怪的是声音倒响了三次。

接着在第三次声音响过之后,稀里晔啦地飞散到地板上的不是石膏的碎块,而是锋利明亮的玻璃碎片。那声音与石膏的破裂声几乎是同时发生的,因此,一时弄不清楚声音发自何处。他们感到十分奇怪,可是不一会,小五郎忙朝一扇窗户奔去,窥探窗外的暮纪,于是望干弄清了情由。是什么人从窗外投进了小石头,飞散的是被打破的窗玻璃碎片。

“捣蛋鬼,孩子们都在后面的广场上玩,没办法。”

“跑得真快,转眼就没影儿了。”小五郎咕哝着从窗户前转过身来,忽然发现脚下有个白色的东西,便拾了起来。

是一张包着石块的纸片。打开一看,上面用铅笔写道:

干吗老管闲事?这是第二次,屯是最后一次警告。

当心追悔莫及!

又是怪物对小五郎的警告。

“畜生!”

小五郎骂了一声就打开窗户,纵身跳到窗外,可是不一会儿仍徒劳而归。

“真见鬼。”他现在用先前在青山勘查完怪屋时同样的那种异样的困惑表情嘀咕道。这一事件有双重意义,他好像恍德者破了那险恶的用心。

在房子的周围四下搜寻,到处都不见投石头的家伙。虽是黄昏,还能看清东西,在短短的二三十秒内怎能逃出那个一眼望尽的广场?不可能。又出了一件不可能的事,而且,这一次是连小五郎也无法解开的谜。

“因为揭露得太彻底了,所以,罪犯不堪忍受,做出了这样的恶作剧。可是越这样我越是要使他原形毕露。”

小五郎像是想到了什么,从画室的墙角拾来了雕塑用的裙子,使劲地在受了伤的三尊躶体女塑像的脸上、胸部敲了起来。

石膏叭聘叭略地飞散,随着梭子的敲击,躶体女尸的腐肉一点一点地显露出来。

于是,黄昏的画室中展现出意外的景象。若在这里细细描述,未免太残酷了,那一切就只好听凭读者去想象噗。

笔者只能记述那样塑像中包藏着年轻女人的尸体这一事实,只能记述尸体都裹着白布,上面涂上了石膏这一事实。

不言而喻,这件事即刻就报告了所属警察署和警视厅,继警察之后,又来了一伙检察官。

小五郎与三谷已经将能看的都看了,因此就向最先赶来的警察们叙说了事情的始末,留下了姓名住址,而后便急忙驱车驶向烟柳家。

“我看这个世界十分可怕,跟以前已不大一样了,这些天来的事件像是一场漫长的噩梦。”三谷在疾驶的汽车里毫不掩饰又惊又怕的神情,像求救于小五郎似地说道。

“人类社会的黑暗面包藏着许许多多令人难以置信的罪孽,不论什么鬼诗人的幻想都达不到现实社会的恐怖。我迄今屡屡看到了那些东西,就像解剖学的学者不断炫耀外行不知道的人体内脏一样,我充分地看到了这世界内脏的肮脏的恐怖。尽管如此,我对今天这样可怕的事也是初次碰到,你觉得像噩梦一样并非没有道理呀。”小五郎沉郁地说。

“冈田这个人为什么要杀死那么多的女人,把她们藏在石膏像里呢?真是不可想象的心理。是疯子?还是有些故事里讲的杀人狂?”

“恐怕是的。不过,我觉得这件事虽然怕,但还有别的意思。我好像觉得我恍惚看到迄今出现的事件里,有个莫名其妙、像影子一样的东西,而我没能抓住它。坦白地说,比起没有嘴chún的人以及女尸塑像什么来,倒是那个看不见的影子一样的东西更为可怕,使我觉得棘手。”

接着,两人陷入了沉默。说得多了,事件的印象就更深了。

不一会儿,汽车驶到烟柳家的门口。倭文子身边带着茂,在健壮的学仆们护卫下,闲居在里院的一间屋子里。当听说她所信赖的三谷与神探小五郎同车来到,便振作起精神,来到客厅与他们相见。

齐藤及佣人们在三谷的介绍下,到侦探的面前寒暄了一番。

正好是用餐时间,晚餐已经备好。小五郎想到勘查邪内需要相当的时间,便不客气地决定就在这儿吃饭。于是他给开化公寓挂了个电话,将情况告诉了家里。

是文代接的电话。那会儿家里还没有什么异常。

接着,小五郎想在吃饭前去看看那个二楼的书房,便在三谷和齐藤的带领下登上了二楼。

室内的情景眼前天小川被杀尸体失踪时毫无变化。

一眼看去,与普通书房不同的是,一面的墙边摆着几着古色古香的佛像。

书房是西式构造,天花板报高,大写字台上摆着佛像,墙上挂着几副*部的油画,整个房子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小五郎在齐藤的指导呼,走近小川躺卧的地方,检查地毯上的血迹。他忽然扬起脸,瞅了瞅面前奇怪的佛像,接着便惊奇地久久打量着佛像。

伸着腿扬着手叉腿站立的佛像跟小孩差不多大,摆在旁边黑不溜秋的金属像像缩小了的大佛高约三尺。

小五郎目不转睛地盯着金属座像那张木无表情的光溜溜的脸。

“你们没发现吗?’”过了一会儿,小五郎回头望着三谷和齐藤说道。

不知为什么,那语调听起来异乎寻常,几乎要吓人一跳。

“是不是佛像的眼睛不太对头?”齐藤不息地反问道。

“是的,我看到这尊佛像的眼睛眨了一下,你们也看到了吗?”

“没有…,可是,那尊佛像说不定是能眨眼的。”齐藤一本正经地说出了十分诙谐的话。

“那是为什么?真有那样荒唐的事?”三谷惊奇地插话道。

“以前就有过这样的说法,像是传说,也像是迷信。过世的主人说他深夜在这间屋子里的时候就常看到它眨眼。我虽上了年纪,却不相信这种迷信似的说法。不过主人是个笃信神佛的人,一直把它奉为灵验的神明。”

“有意思。那么,除了你的主人外还有没有人看到过?”小五郎问。

“佣人们也偶尔说起这件事,可是主人不让人瞎说这些无聊的事,他不喜欢人家把他的住所说成是凶宅。”

“这么说,并不是我神经过敏学?”

小五郎似乎对这个神奇的迷信很感兴趣,又走到佛像旁边,细心地查看佛像的眼睛,可是什么也没发现。

然而,不论怎么说,金属铸成的佛像是不该会眨眼的。

可是,就在小五郎弯腰查看佛像的时候,屋里突然一团漆黑,电灯灭了。

与此同时,只听得“啊”的一声惊叫,有人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小五郎先生,怎么了?”黑暗中响起三谷的尖叫声。

“快点灯,谁有火柴?”

然而,已经不需要火柴了,转眼功夫,电灯又刚地照亮了整个屋子。

只见小五郎倒在佛像前,正好是卧在前几天傍晚小川被杀的地方。齐藤联想起小川前天的事,以为小五郎也遭到了同样的不幸,大吃一惊。

三谷跑上前,扶起了私家侦探。

“伤着了吗。’

“没有,没事儿。”

小五郎推开三谷的手,一下子站了起来,可是脸色却惨白如纸。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齐藤战战兢兢地问。

“不,没什么。放心好了。走,到那边去吧。”小五郎什么也没说,径自走出屋子。另外二人也无心留在这个鬼地方,跟着小五郎走了。

“齐藤先生,把门锁上。”来到走廊里,小五郎低声说道。

齐藤照小五郎说的,从外面锁上了书房的门。就是说,将眼睛看不到的什么东西关在屋里了。

“把钥匙借给我一会儿好吗?”小五郎道。

于是,老人一面交出钥匙,一面像开玩笑似地问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点儿都不明白。”

“三谷先生,你也什么都没看见吗?”小五郎没回答老人,向三谷间道。

“电灯灭了,屋里什么也看不见。出了什么事?”三谷也不得其解。

小五郎并不多言,只说了几句含蓄的话。

不一会儿,三人坐到了楼下的餐桌前用餐。主人是倭文子,茂也坐在她的旁边。

席间闲话不多。大家都避免谈及那令人讨厌的犯罪案件。

有一点要交待一下。小五郎问:“刚才停电没有?”倭文子回答说;“电灯从没熄过。”这就是说,刚才二楼书房电灯熄灭好像不是停电,而是什么人关掉了那间屋子的开关。

用餐过后,人们都回到客厅,分别坐在舒适的沙发上休息,断断续续地进行着不甚热烈的谈话。这会儿,一个学仆来叫小五郎接电话。

进来一看,不知是什么时候离开客厅的,小五郎不见了。

以为他上厕所了,等了一会儿老不见他回来。

“他拿着二楼书房的钥匙,会不会一个人上那儿去了?”齐藤发觉后说道。

于是,连忙叫学仆去看看,可是也不在那儿。

“奇怪。先把他的电话接到这儿来吧。”

在三谷的指示下,电话接到客厅里来了。

“喂、喂,小五郎先生这会儿不知到哪儿去了,有急事吗?”三谷说道。

于是,一个孩子尖锐的声音回答了他:“我是小五郎侦探事务所的,快叫先生,出大事啦。”

“哦,你是那个小家伙吗?”

三谷想起了白天在开化公寓见到的小五郎那个可爱的少年助手。

“嗯,我是小林。你是三谷先生吗?”

“是的,小五郎先生啊,不知到哪儿去了,到处都找不到他。你说出大事了,出了什么事?”

“我现在用的是公用电话,文代小姐被人拐走了,准是白天送恐吓信来的家伙。”

“哦,文代小姐?”

“就是先生的女助手,你也见过的。”

啊,赋开始从想不到的方面进行反击了,其阴谋就是抢走小五郎的情人,以此折磨侦探,迫使他不再干预这一案件。

“你现在在哪儿?文代小姐是怎么被拐走的?”三谷拼命地朝话筒呼喊。

“我到你那儿去吧。在电话里讲不清楚,而且先生又不见了,我很不放心。”

少年侦探小林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三谷将这一情况告诉了倭文子和管家齐藤,决定再寻找小五郎。

佣人们分头在屋子和院子里寻找,然而奇怪的是,到处都不见小五郎的踪影。

难道他会不声不响地回去了?又是一起人身失踪案。从前天的小川尸体,到现在的私家侦探,都在这所住宅内失踪了,使人觉得烟柳家已变成了一幢可怕的凶宅。

齐藤忽然想起二楼书房钥匙交给小五郎的事。刚才学仆说书房里没人,说不定小五郎正锁上门在屋里勘查呢。

老人想弄清小五郎在不在书房,独自一人上了灰蒙蒙的二楼,朝书房走去。

走近一看,书房的门半开着,屋里有灯光。

“咦,见鬼,门上的钥匙明明交给小五郎先生了,别人没有钥匙呀,这么说,小五郎先生可能还在屋里哩。”齐藤一边想一边走近屋子。屋里仍旧空无一人。像殿堂一样空荡荡的房间内,只有缄默的佛像赫然立在那儿。

小五郎说过,这起案件所有的谜底都在这间屋子里,而且从房门开着来看,这间屋子他至少进来过一次。

那么那以后又怎样了呢?是不是通过小川尸体相同的途径消失到什么地方去了?

老人细心地搜寻每一个角落,到处都不见小五郎,连他的尸体也找不到,于是他歪着头走到门边,想离开这间屋子。

这当儿,电灯又一下子熄灭了,只有走廊上暗淡的灯光微微照在门边上,老人的身后是骤然袭来的黑暗。

电灯开关就在门旁边老人的视界之内,确实没有任何人动过它。就是说,电灯是神奇地自动熄灭的。

齐藤不由得回过身来,对黑暗中看不见的敌人拉好了架势。

“谁?谁在屋里?”

一个人也没有,可是由于恐怖,老人禁不住吼叫起来。

然而,吼声未落,简直像老人唤出了恶魔一般,漫漫的黑暗中有人的动静。借着亮光一看,有个人影像阵烟雾一样呼地一下子从对面的窗前闪过。

“谁?谁?”

老人不住地发出惨叫似的喊声。

黑暗中还有更黑的。那团黑影似的东西慢慢地朝这边走来。

齐藤老人惊恐至极,准备关上门逃走时,黑暗中突然响起了宏亮的笑声。

与此同时,像早有约定似地,屋里豁然明亮起来,那看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