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

第06节

作者:江户川乱步

假偶人

在舞台前面的广场上,几百个观众正在观看这个国技馆特有的少女赤脚舞。

突然,电灯“叭”地熄灭了。

一开始,谁也没感到奇怪。

这台市最常换,令人眼花缘乱的节目,每次换市景时都熄掉电灯,因此观众们还以为又要换布景了呢。

明智小五郎正驱车朝国技馆疾驶。他从飞驶的车窗里看到了闪耀在那座巨大的圆屋顶上的灯饰。

像华人帽子似的巨大的圆屋顶直决黑沉沉的天空,星星般的灯泡成串地连在一起。

啊,多么恐怖的景象!群星“叭叭叭”、“叭叭叭”一齐有节奏地闪耀,那是“sos.sos、sos’。

小五郎立刻明白了那可怕的含义。

“门机,全速。我负责任,四十码、五十码,越快越好!”小五郎近乎疯狂地叫道。

这会儿,在国技馆的事务所里,负责这台余兴节目的经理s先生正为接连打来的奇怪电话而张惶失措。

最初的电话是某轮船公司一个正在度假的电讯工程师打来的。

不一会儿,水上警察署也打来了电话。

小五郎赶到那里,向经理s先生递上名片时,正好是那场騒乱的最gāo cháo。

s先生面色苍白,心想事情可真是非同小可。

小五郎说明了详情,要求先检查一下配电室。于是,s先生直接把他带到那里去了。不用说,那时候屋子里已空无一人。

找来了电工,小五郎亲自追根问底,再三盘问,他终于坦白说,他从一个戴着口罩、面目不明的怪人那里得到一笔贿赂,便把配电室的钥匙借给了他。

“就是这间屋里出过事。发出信号的恐怕就是被关在这里的受害者。我知道,那个叫文代的女被害者精通电信技术。”小五郎担心地皱着眉头,焦急地说道。

于是,人们一下子大乱起来。电话立即打到了警察署,工作人员有的奔向出入口,观察出入的观众;有的在宽大的场内东跑西窜,寻找打扮像那个家伙的人。

少时,赶来了几名警察。协商的结果,因为已经快到闭馆时间了,决定在观众们全部离去之前,分头严密看守各出人口。

九点三十分,观众走了。

然而奇怪的是,所有的出入口都没有出现过戴口罩的男人和像文代的西装女人。

剩下的是以经理为首的二十来个工作人员,十名警察,还有小五郎和小林。

各个入口、太平门紧紧地关上了,而且还各派了一名警察站岗。

接着,其余二十多人再次分别划定区域,把场内搜个底朝天,可仍旧没有找到一个可疑的人影。

“这么找也没有用,看来那家伙可能早已出去了吧。他若是混在那么多的观众中,就是瞪大眼睛盯着,也会溜出去的。”一个老警察像死了心一样说道。

“戏看不然。”小五郎表示反对。“贼是特意把文代骗到这儿来的。既然把她骗到这里,那就必须看到,这座国技馆的建筑是特别便于进行某种犯罪行为的,把她带进配电室大概不是他的最终目的吧。如你所知,那家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即使他从这儿逃出去了,那么被害者或者,…被害者的尸体也应该是藏在场内的什么地方。”

再次协商后,这回决定改变手段,警察们都集中到各出人口,由小五郎和小林两人悄悄地在宽大的场内转一圈。

为防止万一,他们都把手枪拿在手里,小五郎和小林的口袋里各装上一支枪,开始了最后一次搜查。

电灯仍在亮着。可是越亮,空无一人的场内越是异样地沉寂、恐怖。

现在的场内是数百尊俩人的天下。

在偶人中间行走的小五郎与小林倒好像是在被偶人注视,使人产生一种恐怖感。

对缉捕尚无经验的小林不论怎样自我壮胆,仍抑制不住内心的阵阵恐惧。他握着口袋里的手枪,紧挨在小五郎的后面。

不一会儿,二人走进了场内最暗的地方,那里四周是高高的杉树林和竹丛。

正由于是人工造的,所以比真正的森林更加可怕,而且,树丛中有时会突然露出栩栩如生的偶人头来,因此,使人想到简直就像进魔窟一般。

前面,一个身穿御寒大衣的陆军军官模样的偶人,靠着一棵大杉树站在那里。

“见鬼”!他们好生奇怪,却又不能相信那是活人,便不声不响地走过去。这当儿,那军官忽然像机器人一样动了起来,挡住了小五郎的去路,一下子握住小五郎的手,紧张而又迅速地将嘴贴在小五郎的耳朵上,小声地叽咕着什么。

小林大吃一惊,禁不住想溜。可是再一看,那军官偶人又像一阵风一样轻飘飘地在前面走了起来,小五郎并不像要抓他的样子,竟无动于衷地跟在后面。

走不多远,是“清玄庵”的场景。

破旧的庵堂建在黑漆漆的杉树林中。樱姬偶人像被什么惊吓了一样,脸色惨白地蹲在庵堂前的草地上,昏暗的灯光只照出了偶人脸那一部分。

军官偶人在那个樱姬前面站住了,黑暗中,勉强能看到他那模糊的身影,举起右手,在指着什么。

或许是因为黯淡的电灯忽明忽灭的缘故,也许是那偶人制作得特别好的缘故吧,樱姬那张为清玄的亡灵而惊恐失色的脸看上去简直同活人一样。

樱姬的身躯全用菊叶包着,看上去与别的偶人总有些不同。外表不光滑,扯下来的菊枝遮盖得很马虎,有的部分特别密,而有的部分却又稀得净是缝儿。

从那些缝隙里可以隐约看到里面鲜红色的东西。是西服布料。偶人在菊花外衣的里面穿着西服,倒是有些蹊跷。

“说不定是贼杀死了文代,又巧妙地把她伪装成偶人了。”小林觉得像被噩梦宽了一样。

小林惊恐之极,一面呆滞地盯着偶人,一面抓着小五郎的手腕。

小五郎当然明白他的想法,可是那当地,他发现了一个更为重要的东西,无暇顾及小林的恐惧。

顺着奇怪的军官偶人手指的方向,在庵堂舞台里面的暗处,有一张朦胧可见的人脸。

那装扮确实是清玄。蓬松的头发,灰色的衣着,正是戏中常见的清玄。可是,清玄是有嘴chún的呀。

此时出现的那张人脸没有嘴chún,如同骷髅一般。

把文代装扮成樱姬,自己扮成清玄,罪犯这主意确实是别出心裁,令人惊叹。

“轻点儿,别出声,手枪拿着,不过不能开枪啊。”小五郎嘴贴在小林的耳朵上,轻轻地说道。

二人跨过栅栏,钻进了竹丛。

绝招

小五郎他们走到一个大箱子旁边。

原来,贼是站在那只大箱中。已是囊中之鼠。

可是,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却出了岔子。没有经验的小林被什么绊了一下,轻轻碰了一下那只黑箱子。

虽然并没有什么声响,可是箱子微微晃动了一下,突然,箱子的空档中倏地露出一张可怕的脸来。

那当地怪物一个猛虎扑羊,朝小林扑去。与此同时,可能是跌倒在地的小林勾动了抢机,只听“叭”的一声枪响。

怪物毫不畏惧,他扭住小林的右手,夺下手枪,端着枪一步一步朝通道退去。

小五郎马上站稳身子,想去追,可是从还在冒烟的枪口和持枪的贼那拼死的表情来看,他是无法接近敌人,也无法掏出自己口袋中的手枪的。

在他犹豫不决之际,怪物将那个樱姬偶人从菊花外衣里拉出来,挟在腋下。那当儿,露出来的衣服是鲜红色,同文代外出时穿的衣服一模一样。

“啊,文代小姐。”小林惊叫起来。

于是又响起了可怕的枪声。

贼威吓地放了一枪,便跳过栅栏,顺着通道消失在杉树林的黑暗中。

这一切几乎是转瞬之间的事。

不用说,小五郎立刻就去追贼了。然而那地方是黑压压的杉树林,前面又是一连串极其复杂的菊偶人舞台,到处都可以藏身,到处都有逃路。怪物无影无踪,不知钻到哪儿去了。

刚才那个不可思议的军官偶人已经不在那一带了。

不一会,被枪声惊动的警察们纷纷跑来,同小五郎一起搜索贼的去向。可是那地方装饰得错综复杂,绝非轻而易举就能找到的。

然而,不论藏在哪里,贼并没有逃出国技馆。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因为所有的出口都布上了岗。

搜索一直在继续。掀开纸糊的假山,揭开木地板,搜索可以藏人的缝隙。

徒劳的搜索持续了近一个小时,突然从什么地方传来了尖锐的叫声。

“喂、喂。”尖声呼叫的是小林。

人们以为是出了什么事,顺着声音跑去一看,只见小林站在菊偶人舞台外面昏暗的走廊上,不住地指着顶棚,像说胡话似地喊道:“文代小姐,文代小姐。”

从那里一眼可以望见圆顶棚的里面。他们恍惚看见支撑顶棚的辐射形钢骨上面吊着一个小东西,是人,还是个穿西装的女人。

从西服的颜色上可以看出,那就是文代。

贼将失去知觉的文代搬到无法上去的棚顶。

圆棚顶的顶上开着一个圆孔,孔的外面还有一个小屋顶。那是一种通风扎。

贼也许是想从那个通风孔将文代带到屋顶上去。

既然贼要把文代带走,那就说明她并没有被害死,只是一时昏过去了。因为,再漂亮的姑娘,尸体总是毫无用处的。

“贼刚才将文代吊在这儿想作息一下,我朝上面一喊,他受了惊,就扔下文代自己逃走了。”小林激动地说道。

“达到哪儿了?屋顶外头?”一位警察问。

“是的,从上面那个圆孔里爬到外面去了。”

“谁爬上去把那女人救下来?”警察头儿回头朝着他的部下叫道。

追捕者中混杂着二三个国技馆雇的土木杂工。

“我来试试。”一个身着工作服的年轻人挤出人群,飞快地爬上柱子,从柱子的顶端攀上钢骨。

假若小五郎在场,准会制止这位年轻人,可是也许刚才到哪儿去了,周围都没有他的影子。警察们和小林由于十分激动,都没注意到这一点。

年轻人同文代的距离一点一点地缩短,终于手能触到了。

怪物虽已不见,说不定就埋伏在黑洞的外边,只要年青人敢碰一下文代,就一下子把他打死。

赤手空拳的土木杂工对此毫无顾忌,腿勾在钢骨上,像来灭火梯一样放开两手将文代悬空抱了过来。

人们手心里燃着汗,屏住气息,焦急不安地盯住顶棚。

啊,顶上的圆孔里突然露出怪物头朝下的上半身来,右手慢慢往下伸,手里有枪。

“呀,手枪,危险!”仰望的人们一齐发出惊叫。

年轻人好像也为之一惊,可是转眼间只见他身子吊在钢骨上骨碌一扭。接着,啊,真是胡闹,他竟拿文代的身子当盾牌来掩护自己。

与此同时,“叭…”,枪声在圆顶棚上发出了回声。

“呀!”可怕的惨叫。

他们看见一个物体像出弦的箭一样随地坠落下去。一个红色的物体,是文代。

可怜的少女骨碌碌地转着,不停地加快速度,就像一根红棒,转眼摔到蓝布做的菊偶人顶棚上,接着像炮弹一样击破布顶棚,扑通一声传来可怕的声响。

“水池,掉到水池里了。”

有人嚷叫着,顺着阶梯朝那儿跑去。大伙儿一窝蜂地跟在他的后面。

空中,年轻的土木杂工毫无变化,仍旧用在钢骨上,不像受了伤,只是被枪声吓得没抱住文代,失手让她掉下去了。

怪物仍旧瞪着那位青年,隐约能听见他在哈哈大笑。

勇敢的青年好像为这次意外的失手而大为恼怒,不仅不逃,反倒拿出惊人的斗志,勇敢地朝怪物逼近。

人们顺着阶梯往下跑,从走廊上涌进了菊偶人中。

场内中央有人工瀑布,瀑潭近旁有个不深的水池,文代小组坠落的地方好像就在那一带。

不一会,人们来到水池旁边,面对这样的惨景,呆若木鸡。

水池中央,一张惨白的脸朝天仰着,文代小姐的尸体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上。

粉红色的西服像朵初放的莲花,透过黑漆漆的池水,可以看到两只光滑的手腕,毛发像水藻一样漂荡着,真像是一幅美丽而又阴郁的油画。

攀然,往对面的岸上一看,只见林木深处一块巨大的黑石头上站着一个人。

那是一位身着黑色军服式防寒外套的美丽的少女、因为没戴头巾,能清楚地看到她那丰厚的头发、漂亮的脸蛋儿,原来这位漂亮的少女就是刚才那个神秘的军官偶人。

“呀,文代,是文代。”

忽然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