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金色的恐怖

作者:江户川乱步

人世间,每隔五十年,或者一百年,要发生一次异常怪的事情。这如同天地异变、大规模战争和瘟疫大流行一样,比人们的恶梦和小说家变的凭空臆想要怪诞得多。

人间社会不啻不头庞然巨兽,不知什么时候患上莫名其妙的怪病,脾气会因此变得乖戾反常,不可捉摸。因而,世上往往会突如其来地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中,关于“黄金面具”的荒唐无稽的风情,兴许可算作这每五十年或者每一百年发生一次的社会疯狂和变态吧。

某一年的初春,时值人们沿未脱去冬装的三月初,社会上出现了有关一位戴黄金面具的怪人的传说。最初只是街谈巷议,随着时候的推移,这种风情愈演愈烈。最后,连后,连各大报纸的社会版也不惜笔墨连篇累牍地报道此事。

传说不胫而走,很快变成许多不尽相同的奇变怪议,但其中所蕴含的不同凡响的怪异和荒诞,却刺激着人们的好奇心。对这一新时代的幽灵,东京市民们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一们年轻姑娘说她在银座大街的橱窗前亲眼看见过这个传说中的男人。当时他正倚在黄铜扶手上往玻璃窗里窥视。他身材颀长,一顶软毡礼帽拉得很低,看不见眼睛,风衣的领子竖着,遮掩住整个面庞。那姑娘觉得此人很奇怪,便装出观赏橱窗中陈列品的样子,偷偷地瞅了瞅他的面部。她看见在男人帽檐和衣领中间仅只不过寸的缝隙里,射出刺目的光。姑娘吓得面色苍白,飞也似地逃离了那位古怪男人身边,但据说她认出了那陌生男人的面孔是黄金做的,一张毫无表情的脸,活象一尊古代镀金佛像。

那姑娘心里怦怦直跳,站在很远的地方回头望去,只见那男人象被人认破了伪装的妖怪似地慌慌张张闪身便逃,转瞬间风也似地混入对面夜晚闹市的杂沓人群。他久久窥视的那片橱窗,那是一位著名古董收藏家商人的陈列橱窗。正中央陈列着一副邯郸男人的能乐假面具,其中半开,黑齿外露,一双细眯眼盯着正前方。至于这副阴森可怖的面具同那位古怪男人佩戴的黄金面具怎样相似,世上流传着各种各样令人不敢置信的说法。

另有一位中年商人,夜晚横穿东海道铁路岔口时,发现了一具被火车辗轧过的惨不忍睹的女尸。据他说,在看热闹的好事者们还没发现之前,他目击到一位身穿西服的男人在女尸旁鬼鬼祟祟地徘徊。据说此人仍然头戴软毡礼帽,竖着外套领子,象是有意遮住面部。朦胧月光下,这位商人的的确确看清此人面孔闪着金光。当然不仅这些,还看到那副毫无表情的黄金面具嘴角咧到下巴颏,正往下流着一缕鲜红鲜红的液体。面具的嘴巴,据说还冲着商人直笑。

还有一位老太太,据说是深更半夜在自家厕所里看见窗外大街上匆匆走过一个浑身金光灿灿的怪人,此人与先前出现过的怪人不同的是不光是面部、整个身子都闪烁着耀眼的金光。据说看样子此人除了佩戴着黄金面具之外,身上还穿着一件近乎透明的黄金制成的衣裳。真可谓令人难以置信的稀奇古怪的事情!也许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昏花老眼里出现的幻觉。不过这位老太太坚持说她看见的是一位阿弥陀佛似的身罩高贵祥光的奇人。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数不胜数的风传。在此恕不一一诉诸于文字。总而言之,此类与现代文明格调不符的幽灵故事,一时成了东京人最主要最时髦的谈论话题。虽然是传说中的幽灵,可现实中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至少有十几位精神健全的正常人碰见过这位佩戴黄金面具的怪人。因此,这个被人们视为人为凭空杜撰的故事,开始带上了难以抹去的现实色彩。

有人猜疑这是发生恐怖的天地异变的前兆。也有人说这只不过是人为的恶作剧,和那些天降石雨,古潭边听见婴儿啼哭等耸人听闻的奇谈怪论无甚区别。

然而,世上也有胆小如鼠之人。假如孑然一人于深夜行走,影只形单,偶尔与一穿西服的男人交臂而过,对方如果衣服竖起,便会大惊失色,魂飞魄散,将对方误认为传说中戴黄金面具的怪人。这种呆滞无表情的面具所具有的人为制造的罕见的恐怖,竟使得不信鬼神的现代文明人为之不寒而栗。

迄今为止,这个怪物似乎只象某种凶兆不时显现于此处彼处,并没有危害人类。若是避开镀金佛般令人胆怯的恐怖感不谈,这个怪物就和平素司空见惯的纸糊广告人一样。另外,警方也并非不知道世上的传说,只是怕贸然出手,结果落得庸人自扰,授人以柄。故警方的态度是偃旗息鼓、静观事态的发展。

然而,没过多久人们便明白这黄金面具的出现并非社会上不良少年的恶作剧。四月初的一天,这位神秘幽灵般的男人突然以一名大胆无谋的罪犯狂徒的姿态出现在东京人面前。其犯罪场所、作案对象、犯罪手段以及逃遁伎俩等等等,无不出人意外,让人觉得不可想像,不可揣摩。其大胆包天,来无踪去无影的手段,让人想起便觉得害怕。仿佛那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而是一具残酷无情的金属机器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