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凶手真面目

作者:江户川乱步

“是谁?那家伙究竟是谁?”侯爵向小五郎紧紧逼问。爱女惨死和无价之宝被劫使得这位有贵族血统和风度的鹫尾侯爵失去了理智。

“别急别急。这家伙暂时还没有逃走的迹象。因为他心里明白不逃比逃更安全。”

小五郎沉着镇定地应答道。侯爵以及在场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望着小五郎。从他们脸上的表情,不难看出他心里一定在想,这是什么话?偷了东西还欠了血债的犯人岂有逃之理?真是一派胡言!

“阁下用不着担心。罪犯现在已经等于被捕我敢跟您打赌,五分钟内将罪犯带来见您。可是在这儿不行,请大家先到那边那间屋子里去。拜托了!”

五分钟以内抓住罪犯,看来小五郎是胸有成竹。大家都为这位著名侦探的自信所威慑住了,言听计从地退到了主建筑正厅。侯爵和老管家由于过于悲伤,再加上以为已经发生了盗窃就不会再有危险,一念之差,疏忽之中忘了锁上美术馆的大门。他们为了尽早见到杀人凶手,糊里糊涂地就径直到主建筑正厅去了。谁知道,就因为他们忘了锁门,又引出了另一件棘手的怪事。

这间大厅,正好是小五郎因涉嫌杀害侯爵千金而受审的那间大客厅。大厅角落一张桌子上,仍旧放着那副让人胆寒的金色面具和斗篷。

谁也不想就座,只渴望尽早看见罪犯。

“还剩下三分钟,打赌的时间就到了。”警察署长不悦地嘟哝了一句,话中明显含有敌意。

“还剩三分钟?太长了点吧,别说三分钟,只需一分钟,甚至三十钞就绰绰有余了。”小五郎开心地反chún相讥。

“哎,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小五郎的朋友波越警长有些担心地小声提醒着。三十秒钟以内要逮住那个戴黄金面具的凶犯,就是神仙也办不到。

“侯爵阁下,可以把小姐的贴身佣人叫到这儿来吗?”小五郎对波越警长的提醒似乎置若罔闻,对联侯爵说道。

“找小雪有事吗?对那姑娘,该问的已经都问过了。我想没啥可盘问的了。”

侯爵在怀疑小五郎的能力。三十秒?这种玩魔术似的断言听上去让人火冒。

“我打过赌,说定要把罪犯交给您。这件事至关重要。”

“那么好吧……”侯爵无可奈何,命身旁的一位寄宿学生去叫小雪来见。

稍事片刻,侍女小雪进了客厅。与她朋友般和睦相处的美子惨遭不幸,使她悲伤过度,哭肿了双眼。那副满面泪痕的脸蛋,洋溢着一种特殊的魅力。

“小五郎君,等你盘问过这个女佣人再来抓罪犯,三十秒恐怕来不及吧?喏,这不,三十秒已经过啦!”警察署长终于沉不住气地提醒道。

“时间超过啦?”小五郎泰然地答道,“我不是打过赌了吗?”

“哈哈哈……这就怪了。那么说,罪犯呢?”

“正等着您逮捕哩!”

“在哪儿?那个男人究竟在何处?”

“男人?”小五郎脸上现出神秘的微笑,“哪儿有什么男人?这儿只有一位叫小雪的姑娘,一位象小麻雀一样瑟瑟发抖的姑娘!”

“小雪?你是说她?……”

“正是她。怪可怜的。可她就是杀死小姐的真正凶手!”

人们对这种出乎意料的结局感到滑稽可笑。只有一个人没有笑,她就是小雪。

直到刚才还觉得干得天衣无缝而自鸣得意的侍女小雪,画皮一下被著名侦探戳破,惊愕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不过,说时迟、那时快,她心中巳暗暗下了决心。她意识到如今栽在久闻大名的小五郎手上,无论怎样辩解也无济于事。她决意按某人授意的那样办,采取最后的手段。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关键时刻的蛇蝎心肠连男人也有所不及。她那张美丽的脸蛋益发变得煞白、两眼倒勾,显示出一个可怕的决定。

“啊!糟啦!”

一种预感顿时笼罩了小五郎,当他惊叫出声时,已经为时太迟了。周围的人一时还没从哄笑中回过神来。

小雪身子一闪,到了房间角落里那张桌子旁边。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她拿起桌上的金色面具和斗篷三下两下穿戴在身上,转眼之间站在了顿时张口结舌的人面前。

那位让人同情的侍女的形象不复存在了。人们面前,是一个龇牙咧嘴怪笑的狰狞的黄金假面窃贼!

一种令人不可思议的错觉,使人们茫然不知所措。明知她是位姑娘,可那身金色的装束却让人感到畏惧却步。

波越先生不愧为警长,他第一个抛开幻觉,扑向金色怪物。再说小雪;在人们发愣的一瞬巳做好了逃走准备。只见她象一只轻盈的燕子,灵巧地钻过波越警长伸开的大手,飞身向门外逃去。

一道金色的光芒飞过曲拐的走廊。波越警长率先追了上去。身后,紧跟着警察署长和另几名刑警。

怪物冲出正房后,疾风般穿过庭院,跑进了大门洞开的美术馆。警察们小看了这位rǔ臭未干的姑娘,他们不相信她会逃出他们的手心。要知道,逃命的人已经豁出去。转瞬之间,巳和追赶她的人拉开了距离。

小雪跑进美术馆,迅速关上了美术馆沉重的大门,随之大门自动锁上了。她将自己关闭在钢筋水泥筑成的仓库之中。

“哈,她跑进去成了口袋中的老鼠。别急,不用慌!”侯爵喊道。他和小五郎最后才追上来。

“不会从后窗逃走吧?”正准备转到美术馆后面去的波越警长回头问。

“没问题。窗户上全都装有铁条。一个妇道人家、女流之辈是弄不断的!”

“那么,大门的钥匙呢?……管家去哪儿啦?”

“还在那边大厅里哩。喂,谁去叫他一下!瞎!慌什么?她巳是瓮中之鳖了。”

这样,假面人所作的最后努力也徒劳白费了。她终于成了追敌的手中之物。

黄金假面人即是侍女小雪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人们做梦也不会联想到她就是罪魁祸首。事实真相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们一个黄毛丫头,能在博览会高塔顶上做出那种非凡的高难动作?这里边是不是潜在有一种阴差阳错的因素?追赶凶手的人们心中都在纳闷。读者诸君许心中也抱有同样的疑惑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