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奇妙的呼吸器

作者:江户川乱步

这头被视为瓮中之鳖的猎物究竟是怎样弄断了铁窗逃走的,而且事先还备好了逃跑用的摩托艇,就连老谋深算的小五郎也始料未及。更不用说追赶凶手的警官们了。他们更是为眼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奇迹个个惊愕得目瞪口呆。他们围聚在湖边,眼睁睁地看着摩托艇远去。

虽然遥遥的彼岸有几家影影绰绰的农舍,可罪犯真要是从那儿上了岸,事情倒会更麻烦。没有一条可以绕过湖水提前赶到对岸的迂回道路。

“难道就没有别的机动船啦?”小五郎急不可待地吼了一句。

“有的,有的。正从对面朝这边驶来呢!那是附近渔民的船”一名夹在警察中的侯爵家的寄宿学生喊道。

真算幸运!这时果然见一条安装有引擎的机动小渔船沿着湖岸正朝这边驶来。掌舵的人看上去象附近的渔民,四十岁上下,身穿木棉条纹马褂。

“喂——借用一下你的船!我们是警察,去追赶那艘摩托艇!”

一名刑警喊道。那渔民听说是警察,显得有点吃惊,随后后上把船驶了过来。

上船的有警察署长、波越警长、小五郎,另两名刑警,加上掌舵的渔夫正好六个人。

“看来,咱们的船马力大些。追上前面的摩托艇不费吹灰之力!”

渔夫自夸地说着启动了机动船。这时,两船之间已经拉开了近三百米的距离,前方的摩托艇正好驶进一处伸进湖里的一小块陆地后面,没了踪影。

然而,警察们并不担心罪犯会登陆上岸。如果从那儿上岸,旁边正好是县立公路大道,更容易被人发现。再说,谅她也没时间上岸,追赶的般眨眼间巳驶近,岸上的一切都将逃不过警的眼睛。

这时,只见前方的摩托艇猛一下掉过头,朝湖中心飞驶而去。黄金假面人蹲在船尾,看上去如同巨大的金块,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一场院惊心动魄的湖上追击战。

两艘船船头划破恬静的水面。飞溅的水雾裹住了船体。船尾拖曳着两条蔚为壮观的白浪。好一场以命向争的水上竞赛!

渔夫的自夸一点不假。两艘船的机械动力果然相差甚大,眼看着机动船逼近了摩托艇。

两名刑警以防假面人拒捕,获准随身带了手枪。一旦进入有效射程,他们便瘵着武器对逃窜的摩托艇以示威胁。

“喂——快停下!要不就开枪啦!”

摩托艇上的假面人一动不动。警察们紧盯不放,全速追了上去。

后面的机动船上冒起一缕白烟,只听得湖面响起“砰”的一声枪响。这一枪是朝天开的空枪,算是警告。

姑娘象是死了心豁出去了,只见枪响也无动于衷,伏在引擎上宛如一尊化石。

瞧!两船靠近了!三十米、二十米、十米……正好到这湖心时,警察终于捕获了企图逃走的摩托艇。

一名刑警一个健步飞峰上了摩托艇,猛虎似地从后面朝假面人扑去……

“哎呀,上当啦!”

随着这个刑警的儿狂叫声,人们的视线一下集中到假面人身上。

怎么回事?只是一件金色斗篷和面具,中间是空的!斗篷里支撑着两块木板。

黄金假面人的惯用使俩。无人驾驶的摩托艇,只要事先定好方位,会自动行驶。

如此看来,难道这艘小艇上从一开始就根本没坐过任何人?

岂有此理!当初平静的湖面,不可能看漏一个在水中游泳的人。

上岸了?她肯定没有时间。

难道她变成了美人鱼潜入湖底了?或是变成一团霞雾朝高空蒸发了?左思右想,还是没有可能。

“瞎,我太小看那姑娘了。没想到她鬼点子也真多!诸位不必失望。船夫,快把船开回刚才路过的那片岸边去!要快!”小五郎大声叫道,制止住议论纷纷的同僚。

无人驾驶的摩托艇,被系在渔船尾部拖着。机动船全速驶向来时的方位。到了这种场合,警察署长也无计可施,人们只好默默地言听计从于小五郎的建议了。

“你认为罪犯从那边岸上登陆了吧?”行进之中,波越警长不放心地问。

“绝不可能!”

“那么这是……”

“只剩下最后一种可以逃遁的方法。可这绝不可能是那小姑娘想出的妙计。除此以外,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解释她的突然失踪。尽管有可能觉得太离奇,可我觉得她一定是用了这条计谋……波越君,告诉你,这妙计绝不是那小姑娘一个人的主意!瞧那铁窗是怎么弄断的。手段多么高超熟练。肯定有同案犯!一个黄毛丫头竟然如此大胆,全都是另外一个家伙给出的点子!”

“同案犯?你掌握什么线索了吗?”

“也许是一个你我都不认识的家伙,躲在美术馆黑暗的角落见机行事。”

真不愧为赫赫有名的大侦探,只凭想像,无不言中。

“可是,摩托艇上的的确确只有小雪一个人哪!你说的同案犯,怎么……”

“完成使命后溜之大吉了呗。关键要看他朝什么方向逃走的。对我们来说,最可怕的问题是这家伙的去向。”

小五郎的忧虑不幸言中了。到底怎么个言中法,结果不久便知。

机动船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此处可以看见湖心,很远人们就发现这里没有一点异常。

“小五郎君,你的想法实在让我们这些平庸之辈感到费解。把船又驶回这里到底准备干啥?喏,你瞧,岸上水面有可以藏人的地方吗?”

警察署长虽说自己提不出高见,可他总是难以克制对眼前这位半道上杀出的著名侦探的敌意。

小五郎对此并不介意。他指挥着船夫在浅水地带缓缓行驶,时而掀开茂密的水草,仔细地寻找着什么。

“啊,你是说那姑娘跳水自杀了吧?在找尸体?”

警察署长禁不住又奚落了一句。

这一带好象是垃圾回流的水沱。湖面除了一大片茂繁浓密的水草叶之外,漂满了稻草屑。在这种地方跳水自杀未免太浅了点儿,再说尸体沉入这尽是水草和垃圾的混浊的水中,从上面很难发现。

“好,停船!……谁身上带有薄纸?”小五郎说了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一名刑警拿出一些擤鼻的纸巾递给小五郎。小五郎将它撕碎弯下腰蹲在船舷边上,继而把撕碎的纸屑靠近水面。他不会是想用它钓鱼吧。

“你在念什么咒呀?”波越警长对此也深感不解,禁区住调侃道。

小五郎一本正经地让纸屑接近水面。

人们都被小五郎奇怪的举动吸引住了,一齐注视着水面。

“喏,你们看!水草中间有一根细竹竿伸出水面。咱们来瞧瞧它会有什么反应。这玩艺儿说不定很有趣。”说着,小五郎将纸屑放在伸出水面的竹竿端口上。

奇迹发生了。纸片突然被忽地一下吸住了,旋即又松开。与此同时,竹竿周围咕嘟咕嘟地冒上来一串小气泡。

有什么东西藏在水底借助空心竹竿呼吸。呼气没通过竹竿,空气便变成小气泡从水底冒了上来。

不可能是鱼!是人!是人潜伏在水底用竹竿进行呼吸。

这时,就连反应迟钝的人也都看出些名堂来了。逃犯也真够惨的,遭这份罪!人们面面相觑,一张张苍白的脸孔。半晌无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