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第二桩血案

作者:江户川乱步

不言而喻,这节空心竹竿的下端衔在一个人的嘴里,这人正是小雪。她紧紧贴在小底的岩石上,一直用竹竿在呼吸。她企图在小下等到上面平安无事了再悄悄爬上岸,趁着漆黑的夜色逃走。虽然时令巳届春天,但眼下正值四月中旬,料峭的春寒尚未过去,想在小下潜伏数小时,也真可谓太犯傻,除了畏惧绞架断头台的疯狂杀人犯,谁能坚持得住?

“哼!瞧你这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顽固家伙!我要叫你原形毕露!”

粗野的刑警猛一伸手,按住了竹竿的顶端口。他想,这一来小下的人一定因憋不住气而浮上水面。

啊,罪犯的恐怖心理真叫人望而生畏!十秒、二十秒,一分钟过去了仍不见水下的人浮上来。她屏住呼吸,在水底和对手进行着一场意志的较量。凭着尚存的一线死里逃生的希望,她蹲在水底竟然可以象碰海女一样不呼吸!

“住手!太残忍了!”波越警长制止道,他有些于心不忍了。

其实,这位粗暴的刑警也正准备放手。一听见警长招呼,即刻松开了手,恢复了水下人呼吸的自由。

然而,这时正巧是水下人屏息静气的忍耐力最大极限。几乎在刑警松开手的同时,一个披头散发的姑娘哗啦一声从水草丛中冒出头来。

神志巳迷糊的姑娘立刻被拖上了小船。

“啊——我受不了啦!快,快杀死我吧!”

她横躺在船上,手脚挣扎着,梦呓般喊叫。也许是精力耗尽的缘故,旋即安静了下来。

“听我说,我的话如果与事实不符,你来纠正,行吧?”

等姑娘的神志一清醒过来,小五郎在船上就急不可待地开始了审讯。

“你杀死侯爵小姐,是为了在英国的千秋先生吧?对不对?”

小雪无力地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千秋先生出国之前,在侯爵府上你就已经和他有了很深的关系。他不久将回国同侯爵小姐结为伉俪,你去忍受不了了。我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你经常给在伦敦的千秋先生写信。而且每一封回信都与你所期待的相反。换句话说,你是被他无情地抛弃了。”

小雪再次点点头。关于千秋先生巳同美子小姐定婚一事,故事前面已经交待过。

“你这人天生性情暴烈,企图杀死你的女主人美子小姐,除掉绊脚石。其实你并不仇恨美子。你相信只要除掉情故,意中人就会回到你的身边。你清楚要杀死情故是件很难成功的事情,还知道必须干得手脚利索,天衣无缝。这时你正巧看到了报纸上关于黄金假面人的报道,于是你就策划了一个可怕的杀人方案。你说,这没错吧?”

“然后,”小五郎一口气接着说了下去,“你设法弄到一套木制假面具和斗篷,然后再贴上金箔,悄悄做成了黄金假面具和斗篷。哼!我连你买金箔的那家伙商店都调查过了!后来,你就装扮成传说中的黄金假面怪人,在树林中躲躲闪闪。故意让人发现,这才有了所谓黄金假面怪人重新露面的流言传闻,同时也招来了警察。对你来说,这一切正中下怀。所以你才会那么顺利地得手!”

此刻,如果读者还记得侯爵小姐临死前看见黄金假面时惊叫了一声“啊——是你!”一幕,这个谜团到此可以解开了。

“我听到传闻后,化装住进了管家老人家中。不巧遇上某国大使来访,加上出了点因蒙汗葯闹出来的乱子,我的暗中侦察没有成功。让我喝了蒙汗葯的人并不是你小雪。干偷梁换柱的鬼把戏,用假玩艺儿替换真佛像和佛画的自然更与你毫不相关。换句话说,另外还有一个比你这个杀人凶手更可怕更重要的罪犯,突然一脚插了进来。你说,我的话和事实真相有没有出入?”

小雪微微摇了摇头。

“好!关于你的杀人罪,我不想再问下去了。这案子实际上比表面现象简单易破得多。我想问你的是,你认识的另外一个犯人!也就是偷走美术馆佛像的那个家伙。你肯定见过他。我问你,见过他,对不对?”

波越警长和警察署长被小五郎的一席话惊得发愣发呆,简直听入神了。小五郎心里也有这个打算,想把事实真相一一在众人面前揭开。

见小雪点点头,小五郎继续说道:“如果说为什么我会怀疑这一点嘛,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你刚才逃避追赶的手段未免太高超了!就凭你一个人,不可能安排得前后谨严有条,不可能有一般人望尘莫及的高超手段!一定有另外的人替你出谋划策。那家伙为什么要如此煞费苦心帮助你逃走呢?我想不是为了别的。是因为你目睹了他所干的罪恶勾当。他害怕你被抓住后他干的勾当会东窗事发!不是吗?照实说,你见过的是谁?是怎么潜入美术馆的?”

小雪缄口不语了。不知是在回忆,还是无力说话。这时,一直蹲在船尾的渔夫突然大喊大叫起来。

“瞧!什么东西漂过来了!”

人们大吃一惊,一齐往船舷望去。果然有样奇怪的东西漂在水面。一名刑警伸手将此物捞了起来,原本是一只男式钱夹,还没被水浸透。大家都觉悟得奇怪,这只男人用的钱夹既不是小雪的随身携带之物(其中钞票的金额相当可观),怎么会在船舷边的水面漂着呢?然而,此刻毕竟不是去追究一只钱夹的时候。

小五郎回身又走近小雪蹲下,继续着关重大的审讯。

“听我说,小雪姑娘。哪怕是说一句半也好,回答我的问题。我之所以要急着在这不方便的船上问你,为的是想尽早知道另一个罪犯的真面目。说不准上了岸会遇到麻烦。要知道,那家伙可是一个狡猾多诈、身手不凡的歹徒。这一点,从他替你出的鬼点子便可略知一二。快说吧,我请求你啦!一句话就行。这是你赎罪的机会。只需你一句话,就可以防止另一桩空前的恶性大案于未然。求你啦!小雪……小雪!你怎么啦?喂,挺住!……”

小五郎惊骇万分,使劲摇晃着小雪的双肩。小雪没有一点反应,突然之间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橡皮偶人。

奇怪的突然死亡。

人们默默地注视着惨死在眼前的少女的尸体,顿时感到如临大故,似乎有一种不可言状的东西正从背后袭来。

“啊呀!血!在流血!”有人惊叫道。

只见从瘫倒的小雪的背上,一缕鲜红的血液正缓缓地渗出,随后流向船底。

小五郎叫一名刑警帮忙把尸体扶了起来。

“是谁?谁杀死了小雪?”几个人异口同声。

简直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小雪被杀。一柄水手用的大折刀似乎正好从背后刺穿了心脏。鲜血从刀口往外冒,渗透了衣服,啪嗒啪嗒往下滴。

刚才将她从不中拖上船时,并没有发现她背上插着一把刀。她是在上船后仅仅十几分钟里,被什么人使用魔法杀死的。

然而,船上的人几乎都知道彼此的底细。四名警官、小五郎,还有船的主人渔夫。这几个人中间,一定有一个是对小雪怀恨在心,并将她置于死地而后快的凶手!

湖面上,除了船上的人以外,连个人影也没有。无论怎么觉得不可能,凶手一定就在这六个人中间!

难道是……

人们的脑海里慢慢映现出某种心寒胆战的真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