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恐怖的水中圈套

作者:江户川乱步

不可思议。实在不可思议。船上除了几名警官,再就是小五郎和船主,其他没别的任何人。又是在远离岸边的湖上。事情真是神了!

惊愕不巳的人们,脑子里产生了一个难以令人置信的念头。难道……难道是……这个模糊的念头不禁使人们不寒而栗。

突然间,湖上响起了突突突的引擎声,接着是小五郎的一声惊呼。人们猛一回头,看见刚才还拖在机动船尾的摩托艇飞也似地开走了。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幅使人为之惊叹的奇怪景象:操纵摩托艇的不是别人,正是这艘机动船的船主,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乘上去的。

“畜牲!就是他!那小子杀死了小雪!”

面对先下手为强的对手,小五郎怒不可遏,扑向引擎,亲自操纵着机动船刻不容缓地追了上去。

“那家伙一定是窃贼的走狗!替小雪出主意的一定是他。他担心小雪一个人会出事,就从什么地方弄了条船,化装成渔夫一直在暗中监视着咱们的举动。他见小雪被擒,正要如实招供,就杀人灭口!”

小五郎边驾驶着船,边对波越警长唠叨地说。

“是啥时候下手的?”

“你还不明白吗?”小五郎气急败坏地说,“那小子玩了个把戏。喏,就是刚才那只钱夹。不是他第一个发现说有钱夹漂过来吗?肯定是他自己投到水里去的!那玩艺吸引了咱们的注意力,他趁机行凶杀了人呗!”

经小五郎一说,大家才幡然醒悟。当时船上的人都去捞钱夹和搜查里面的东西去了。小雪被暂时撇在一旁没人看守,如果趁此空子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小雪背上捅上致命的一刀,不是没有可能。

人们愤怒地发泄着。机动船加大马力朝贼艇追逼过去。

“没问题,咱们的船速度快。马上就可以逮住那家伙。”

警察署长有些得意忘形。这话和刚才追小雪时船夫自夸的话如出一辙。

咦?不对劲儿!那家伙是知道这艘机动船速度快的。明明知道反正最终要被追上,干吗还要逃!他绝不是饭桶草包,岂会干这种吃亏的买卖?必须小心提防,要不然太危险!小五郎心里暗自思忖。

小五郎手握舵柄,无意之中扫了一眼脚下这艘船,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惶向他袭来。

怎么啦?怎么搞的,船底已经被水淹了两寸!哪儿来的汩汩冒水声?人们由于太兴奋太激动,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自己的双脚巳踩在水中。

“谁去检查一下船底!看水是从哪儿进来的!”

人们好不容易才听明白了小五郎话中的含义。这才手忙脚慌地在水中胡乱摸开了。

“糟啦!这儿有个大洞!有堵塞的东西吗?”一名刑警发现了船底的漏洞,面色如土地喊道。

慌乱之中,水愈淹愈深了,淹了人们的鞋,浸湿了裤腿。

“拿着。用这个堵住!”小五郎动作麻利地脱下外套扔了过去。

刑警将它裹成一团用力塞向洞口。可是,一切努力都巳为时太晚了。湖水以与六个人体重相同的反作用压力毫不留情地涌入船内。仅靠东西去堵已经防不胜防了。

慌乱之中,水巳于顷刻间浸过了半个船舱。船开始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引擎虽在拚命转动,但船重量越来越大,速度顿时减半。

要知道,这是在不知有多深的湖上。船上有会游泳的,也有不会游泳的,这时都变得惊惶失措,大叫起来。

“妈的!上那混蛋的圈套了!王八蛋!唉!我这人怎么就这么傻!”

小五郎抓住自己乱蓬蓬的头发追悔莫及。

远处,传来那家伙得意忘形的大笑声。他将穷追猛逼的追船引到湖中心,方向一转,朝湖东岸飞逝而去了。只见他摇晃着手,幸灾乐祸地大笑着。原来,他早就在船底凿了个洞,逃走时,顺手拨去了洞塞。

面对歹徒的嘲笑,人们顾不上愤怒了,因为这时船已经彻底沉入了水中。

真够惨的!扛着金闪闪的肩章,表情总是严肃的警察署长、被誉为铁腕警长的波越、还有大名鼎鼎的侦探小五郎竟落到如此困境。他们拚命抓住还在继续往下沉的船舷,身子泡在水里,头伸出水面,艰难地呼吸着。

谁也说不准这样能坚持多长时间。当然,擅长游泳的小五郎例外。可其他的几位不久便会精疲力尽。结果会怎样委实让人捏一把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