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爱情的魔力

作者:江户川乱步

暂且不提小五郎和老总管正朝大鸟先生府上赶去这码事儿,先看看老总管离开家后,大鸟先生府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鸟先生根据管家尾形老人的盯悄,了解到女儿不二子的行踪,并获悉她的恋爱对象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黄金假面人。他一方面向小五郎乞求援助,同时,为了女儿不重蹈覆辙,把她关在最里面的一套西式房间里软禁了起来。

两间一套的西式房间里,临时搭了张床。室内由rǔ母阿丰照应;室外走廊上有一名姓青山的寄宿学生,两人各尽看守之责。房门从外面紧紧地锁上,连去洗脸间,也必须从里面敲门,让青山把门打开。里里外外,可谓戒备森严。

出入仅此一道门,别无他处。窗户虽然有好几扇,可都装上了防盗的铁条。无论是悄悄潜入还是从中溜出都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不二子小姐的父亲不时来这里一趟,他对女儿又是威吓又是哄劝,一心想让女儿回心转意。然而,爱情的巨大魔力已经使不二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一味固执,对父亲的好言相劝软硬不吃。

“小姐,没想到您弄成如今这种难堪的田地。简直就象一声恶梦。阿婆我一手把您带大,从没觉得您这么任性……小姐,不二子小姐,我叨叨了这么些,您听进去了吗?”负责看守不二子的rǔ母阿丰苦口婆心地规劝道。

不二子小姐倒在一张巨大的沙发里,两眼呆滞地盯着室内空间,身子一动不动,心里憋着气,一句话不说。

精心描过的黛眉、长长睫毛的双眼皮、直挺而稍往上翘的漂亮鼻子、丰腴的面颊,茶花般娇艳的红chún、苍白的面孔。头埋在沙发靠背上,一头美发弄得蓬乱不堪。

“小姐,您是给妖怪迷住心窍了。您变了。您可要头脑清醒!要三思啊!这种事情与您的身份也太不相符了。”

阿丰唠唠叨叨地继续说。

“阿婆,这些话我听够啦!让我一个人呆会儿好不好?你根本不能理解我的心情!”不二子冷冰冰地斥责了rǔ母阿丰一句。

“那么说,您还是不想和那个可怕的男人一刀两断罗?”阿丰并不退让,眼睛露出惊愕的神色。

“我问你!你知道他是多么好的一个男子汉吗?”不二子出语惊人。

rǔ母阿丰潸然泪下。

“瞧您说些什么呀!怎么……怎么会说出那种话来?我这当rǔ娘的,真没想到小姐您是这样的堕落……”阿丰出于对主人的忠心,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哭着说。

“哈哈哈……阿婆,你又不了解他的人品,”不二子愈说愈放肆,“如果了解他,你再固执也会吓一跳的。肯定还会夸我。盗窃尽管不好,可他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盗贼。他简直是个英雄,对,是英雄!他是一位令全世界的女人都为之倾倒的超人!”

瞧见不二子小姐失神错乱的样子,阿丰忍不住又哭着说开了。

“管他是什么,不都是您的感觉吗?小姐,您的脑子已经不正常,您已经失去了理智。肯定没错。正是因为您失去了理智,才觉得他是英雄是超人!反正我不会跨出这房间半步,除非小姐您回心转意。”

“哈哈哈……完全跟我父亲说的话一模一样。”不二子显出出人意料的镇静,“我告诉你,这样做等于白费心机!门窗关闭得再严实,看守得再戒备森严,对于他来说来根本成不了障碍。咱们走着瞧,他马上就会来把我接走!”

“什么?阿丰狂吼一声,”您是说那个金色的怪物会来这儿接您出去?小姐您别不是疯了吧?门上可是上了锁的!走廊上还有青山守着,小伙子可是柔道二段,功夫不凡!”

“你们尽管小心把守好了。愈是难入,愈能显出他非凡的功夫和手段。你刚才称他是金色怪物,一点不错,也许他是妖怪。超人总是被人误解。不是被当做神就是被视为妖怪。你要知道,那有多帅!黄金假面人!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就兴奋得快要昏过去!”

大鸟家独一无二的千金小姐不二子,难道真地精神失常了吗?恐怕听了这话,除了rǔ母阿丰以外,谁都难免这样想。

“阿婆,我口渴了。去沏点红茶来!”

不二子也不管rǔ母的心情有多么难过,硬邦邦地吩咐道。

“是想撵我出去吧?这办不到,办不到!我不会离开这房间半步,要红茶,我会让女佣人端来!”

rǔ母阿丰办起事来真可谓滴水不漏。她按了按柱子上的传呼电铃。一会儿,走廊上传来脚步声和女佣人的说话声。

“就说要双份。恐怕你嗓子也说干了吧?”

“好吧,我也来一杯。”

阿丰气呼呼地把不二子的原话告诉了门外的女佣人。

过了一会儿,青山拿钥匙打开了门,女佣人将茶盘放在桌上后转身离去了。不用说,门又重新被关上,锁上了锁。

“阿婆,房间里太暗了。”不二子用眼神对阿丰说。

此时此刻,暮色渐浓。夜色,不知不觉地潜入了室内。

“哎呀,瞧我疏忽的,对不起。”

阿丰转身走过去按了一下墙上的电灯开关。室内一下亮堂了。

就在阿丰转身的一刹那,不二子迅速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纸包,然后将包里的白色粉末倒进两个茶杯的一个之中,飞快地用小匙搅了搅。这一连串动作在一瞬间完成,干净利索,阿丰一点也没发现。

阿丰回到椅子上时,不二子已经开始喝红茶了。

“阿婆,你也喝吧!”

阿丰全然被蒙在鼓里,她还在想,毕竟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姑娘,吵完架拌完嘴,还得安慰几句。她端起那杯放有白色粉末的红茶,一古脑地全喝了下去。看样子,她真是渴了。

三十分钟之后,rǔ母阿丰又唠叨开了。可这一次不二子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一句嘴也没顶。过了一会儿,见阿丰说话停了下来,不二了说:“我都了。”

“怎么,天刚刚黑就了?晚饭都还没吃呢!”阿丰老泪纵横的脸,也和颜悦色多了。

“太累了,把我软禁在这儿,休息也没个地方,只好上床睡觉!肚子一点也不觉得饿。”

不二子撒娇似地边说着边朝卧室走去。卧室里没有通向走廊的门。要想出去,必须走客厅的唯王码电脑公司软件中心出口。

“啪”地一声,卧床枕头边上那盏昏暗的灯被掀亮了。不二子飞快地脱去外衣外裤,只剩下一件单衣。只见她把一只网状头罩戴在头发上,钻进了被窝。

阿丰为不二子就寝前的宽衣动作看傻眼了。她脸上带着慈祥的笑意,回到椅子上继续忠实地执行自己的使命。

十几分钟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位忠于职守的固执的rǔ母阿丰,不知怎么回事,竟玩忽职守地打起瞌睡来了。

明白了。刚才不二子往茶杯里放的是安眠葯。如果不是,这位对主人忠心无二的rǔ母绝对不会打盹。

不二子小姐究竟为了什么目的干这种蠢事呢?把在室内的阿丰弄睡了,门还依然锁着,走廊上还有位自恃武功高强的青山严格把守,她不是照样出不去吗?再说,如果想从这里逃走,要通过几间屋和走廊才能到达前门或者后门。整个住宅里里外外戒备森严,四处有人把守。如此说来,把rǔ母一个人弄睡,不是白费心机吗?

读者诸君,切记千万不可大意!要知道,不二子的靠山是黄金假面!是一个魔术师一样的怪物。鬼知道他脑子里会转出些什么点子。也许一般人认为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经他一摆弄,就办成了也说不定。要不然,不二子小姐是不会那么自信他定会前来相救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